青山葵所有作品介绍

      “谁是谁非无从定论?每次一见面就恨不得本尊马上陨落的架势, 本尊还以为衡无道尊是想报仇。毕竟——”

      陆清予的唇角挑着一抹笑,眼眸却冰凉无甚笑意,“是我亲手杀了她,你亲眼所见不是吗?”

      姚九霄面无表情, 冷冷的看了陆清予一眼。

      他走进屋, 坐在陆清予对面。

      “这是大师姐的选择。”

      “我想杀你, 并非因为她,是你的手上染了太多无辜的血。”

      姚九霄每次见到陆清予,必打一场, 并非是那些恩恩怨怨的关系,如今这世上,只有他才能阻止他肆意妄为。

      一个行事狠辣无所顾忌, 任由自己释放杀戮天『性』的魔, 人人得而诛之, 他若无法阻止,便只能拼尽全力, 哪怕同归于尽也要杀了,免得祸害苍生。

      陆清予先是烦躁的一拧眉,而后讽刺一笑, “你倒是直白。可惜,你杀不了本尊。”

      姚九霄面『色』不变,并未被激怒。

      他垂眸专注的重新煮茶,举手投足间动作优雅,不急不缓。

      陆清予把玩着扇子, 片刻后他用扇尖扣扣桌面,“本尊不是来跟你叙旧的。”

      陆清予抬眸,“小崽子在哪里?”

      姚九霄的神『色』终于起了变化, 他看向陆清予,“我不知。”

      “你也找不到?”陆清予的神『色』怀疑,似乎在掂量姚九霄是否说谎,他转念一想,自己都没找到,姚九霄找不到也正常。

      何况,他若是找到了,哪里还能待得住。

      “同心铃响了。”同心铃一旦响起,另一个主人定是遭遇危险,然而同心铃却无法将他带到幼崽身边。

      小崽子究竟掉到哪里去了?

      陆清予拧眉。

      同心铃响了片刻才停下来,要是小崽子没有脱离危险,他不介意让整个元启大陆陪葬,翻天覆地也要把小崽子找出来。

      他在魔界待得心情暴戾,整个魔宫风声鹤唳,战战兢兢。于是他来了修真界,想看看姚九霄这边有没有消息。

      倒是没想到,他比自己还坐得住。

      “我知道。”陆清予知道的事,姚九霄自然也是第一时间知道。

      他心中担忧,再次尝试血脉指引,然而同样无法再次确定位置。

      能让姚九霄和陆清予同时找不到地方的,他们只能想到一些连他们都未曾涉足的地方。

      时空裂缝或许把小崽子带进没有开放的秘境或者那些传说中的地方。

      小崽子遇到危险,他们没法不在意,但找不到位置,他们心里再焦灼,面上也如寻常。

      幸好他们给小崽子的保护层,不止一道两道,只要身体受伤太过或是感应到致命伤害,会触发他们下的重重攻击,还有很多可以保命的东西。

      两尊在元启大陆已经无敌手,他们的每一道攻击可以杀死大乘期以下的任何生灵。

      何况小崽子机灵,肯定能保护好自己。

      只要无生命之忧,受点伤没什么,小崽子好好历练,以后可以继承魔界。

      这般想着,陆清予毫不掩饰的杀气蔓延,桌面的杯子不停地颤动。

      姚九霄置身其中,丝毫没受影响。

      陆清予的心思百转,片刻后才收敛一身的气势。

      他看着姚九霄慢条斯理的煮茶,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待姚九霄煮好茶,自己抬手倒了一杯。

      千年极品云雾茶,取自雪山之巅的灵泉,汤『色』清澈,嫩芽在杯子里悠悠悬浮,扑面而来的茶香仿佛裹着雪山的冷冽之气。

      “可真会享受。”

      姚九霄没说话。

      喝完茶,陆清予起身,踱步在屋子里走一圈,随后出了木屋。

      极寒之峰只有一片素白,风景单调,呼啸的寒风挡在禁制之外。

      他在道场走了一圈,白『色』的冰雪将那一袭霸气的衣服衬得更加鲜红。

      陆清予看了一会儿,颇觉无趣,转身就道:“姚九霄,打一场。”

      姚九霄没回应,不过在陆清予出手的瞬间,回以一剑。

      下一刻,两道身影变成虚影,在半空中若隐若现。

      “小子陆君扬,求见师伯。”

      禁制外,列列寒风中,站立着一个俊朗的年轻男子,他望向山顶的目光敬仰而濡慕。

      这正是宗主的徒弟,亦是宗门大比中拿下首席的大师兄。

      陆君扬在归元宗的地位很高,他是陆重云最重视的徒弟,亦是年轻一辈中最被寄予厚望的继承人。

      归元宗曾遭过灭顶之灾,很多长老以上大能纷纷陨落,如今的各大峰主和宗门长老,名义上和宗主及道尊同辈分,实则非同一代。

      最年长的峰主,年纪不过八.九百。

      不过修真界强者为尊,峰主和长老们年龄上是小了宗主和尊上几百岁,但他们天赋异凛,修为稳坐峰主之位绰绰有余。

      陆君扬面对峰主长老们,仍要尊称一声师叔。

      禁制外的声音传进来,两尊停下交手。

      陆清予意犹未尽,这世上,如今只有姚九霄才能让他打得尽兴,其他的妖魔人都不经打,随便一根手指头就能戳死。

      看在他发泄了心中暴戾,此时心情愉快的份上,他姑且给个面子。

      姚九霄听到陆君扬的声音,他收起本命剑,转身走出禁制,转眼站在结界外。

      寒冷的大风吹起姚九霄的衣摆和发丝,他垂眸看向陆君扬。

      “何事?”

      陆君扬意外姚九霄竟是自己走出来,而非让他进去。

      他敛去瞬间的失态,恭敬一躬身,“拜见师伯。”

      “自师伯回来,一直未能得见,小子心中惦念……小子最近于剑法有一些心得,厚脸皮前来请师伯指点。”

      陆君扬『露』出崇敬的笑容,看向姚九霄的眼神濡慕。

      姚九霄不动声『色』,“十日后再来罢。”

      陆君扬顿觉失望,不过仍恭敬应声,他并未立即离开,踌躇片刻,“师伯,小子方才见师尊神『色』不愉,师伯能否告诉小子,师尊何故不高兴?”

      陆君扬早就想来拜见姚九霄,今日终于寻得机会过来,刚好见到师尊怒气冲冲的离开。

      陆君扬对师尊十分尊敬,自然关心他的心情。他很久没有见过师尊如此生气的样子。

      当然,陆君扬敢开口询问,自然是因为他知道,姚九霄对他十分宽容,年轻一代的弟子中,也只有他才有这份殊荣,可以随时来找姚九霄。

      姚九霄定定看他片刻,随后道:“无事,你回罢。”

      说着,他转身离开。

      陆君扬一抬头,只来得及看见一片衣角消失在结界里,陆君扬不敢放肆,只得失望离开。

      姚九霄走进结界,一身红衣的陆清予站在结界前,他看着陆君扬离去的方向,眼神意味不明。

      他抬眸看向姚九霄,潋滟的桃花眼泛着刻骨的凉意。

      “她的后代?”虽是男子的容貌,眉宇间却让他想到另一个人。

      骨龄不到百年……

      一千多年的时光过去,她的孩子不至于这么小,只能是她延续了好几代的血脉。没想到,归元宗竟然能找回来。

      姚九霄的神『色』一顿,默然不语。

      陆清予嗤笑一声,下一刻,他的身影消失在姚九霄面前。

      陆夭夭和沈长渊在蛇君的洞府走了很久,依然没有找到线索。

      最后天『色』已晚,陆夭夭实在熬不住,准备先睡觉,第二天再继续寻找。

      他们在一个干燥的洞『穴』歇息。

      陆夭夭躺在角落的地上,离沈长渊远远的。

      她总觉得圆圆哥哥怪怪的,有时让她觉得十分陌生。

      但哪里怪她又说不出来,最后决定自己睡了。

      她闭上眼,其实睡得并不安稳,不过困极的她还是『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沈长渊趴伏在地上,一直默默看着远处的幼崽。

      血眸慢慢变化成翠绿的蛇瞳。

      “可爱的幼崽,本君很喜欢。”墨麒麟低低笑着,似在自言自语,实则却在跟神识中被他压制在角落的沈长渊说话。

      原本他想趁机杀死这个幼崽吞吃掉,但现在觉得幼崽挺讨妖喜欢,他可以先留着解闷,等哪天不耐烦了再杀掉也不迟。

      这个时候的墨麒麟不是沈长渊,而是本该死掉的蛇君连蛰。

      他的肉身被毁,神魂也受到波及,但他那融合了一部分神兽精魄的神魂侥幸逃脱。

      肉身没了反而助他一臂之力,连蛰的神魂盯上墨麒麟,他趁墨麒麟心神松懈的瞬间,侵入对方的神识。

      他强行去夺舍,以为凭自己强大的神魂可以瞬间将对方绞杀,成功夺舍。

      没想到对方这么顽强的反抗,他只能将其压制在意识深处,只待慢慢消灭。

      要不是连蛰的神魂受了创,他能轻易夺舍。

      不过老天终究厚待他,兜兜转转,还是让他夺舍,成功就在不远的将来。

      沈长渊的神魂被压制,他负隅顽抗,尤其是感应到对方的想法,他更是愤怒,企图夺回身体控制权。

      他没想到,这老怪物一开始就看中他的身体。

      沈长渊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更是不甘,他愤怒到极致。

      哪怕是被所谓的亲人背叛受尽折磨也未让他产生如此暴戾负面的情绪。

      沈长渊的血眸鲜红欲滴,一时神魂震『荡』,身体呈现入魔征兆。

      连蛰哪会任由沈长渊入魔?

      他把这具身体据为己有,神兽可比堕魔的神兽更容易得道,他可不想得不偿失,因而不会放任沈长渊入魔。

      连蛰的神识毫不留情到碾压过去。

      沈长渊坚持了片刻,最终不堪一击,神识弱了下去,无力再反抗。

      连蛰心中得意不已。

      他开始炼化神兽的血脉精魄,让神兽的血脉更加精纯。

      神兽的躯体不愧是神兽的躯体,哪怕血脉不纯,也比他那本体好很多。

      他能感受到神兽的精魄毫无阻碍的融合,迅速被接纳,不再有爆体的可能。

      陆夭夭半夜惊醒,她睁开眼,山洞内静悄悄的,她一动不动的躺了一会儿,悄悄扭头看过去,墨麒麟正闭目休息。

      陆夭夭又躺了片刻,悄悄爬起来,轻手轻脚往外走。

      “小崽子,你去哪儿?”身后传来沈长渊清冷的声音,莫名带着一股诡谲。

      陆夭夭转过身,眨眨眼,“圆圆哥哥你怎么醒了啊?我还想偷偷给你个惊喜呢!”

      “嗯?什么惊喜?”墨麒麟饶有兴致的站起来。

      陆夭夭撒娇道:“我不管,你要当做没看见,我现在要去准备惊喜,你就——”她想了想,理直气壮道:“你得一炷香之后才能出来,不然就没有惊喜!”

      墨麒麟甩了甩尾巴,十分配合,“好,我就等着你给我惊喜。”

      “如果不够惊喜,哥哥我可是不高兴的。”

      陆夭夭顿时好气,“我给你的惊喜只有好跟更好,你要是敢嫌弃,以后就没有惊喜了!”

      “是哥哥说错话了。”墨麒麟低低的笑。

      “那说好了哦,一炷香后才能出来。”

      “好。”

      陆夭夭看他片刻,见他果真没有动作,便迅速跑出山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