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斗h百度云

      蓝色妖火幽幽,剑齿落入其中,竟缓缓开始㰝融化,断刀一入,宛如石子投湖,祭器之法作用二物,巨虎异兽直觉妖火失控,心中翀惊骇,张口欲收回妖火,却毫无感应,

       穆守一笑,飞身而起,落在巨虎异兽背上,巨虎异兽一惊,摇晃身体要把穆守摔下去,

      穆守左手抓䶑住巨虎异兽颈肩毛发,任晴凭晃动,右手抬拳便轰,巨虎욼异兽脚步一软,扑通跪地,

      穆守拳势不止,巨虎异兽发出阵阵哀鸣,终于拳势暂䶗缓,

      ⫓穆守道:“你听我쨫的话,才能活下去,”

      巨虎异兽连连点头,觉得全身虎骨都要散架,

      穆守道:“籛放出你的妖火,帮我祭炼兵器,我可饶ꕔ你一命。”

      巨虎异兽领命,穆守跳下,巨虎异兽大口一张,一颗内丹飞出,一道道妖火从妖丹中飞出,

      空中断刀和剑琷齿加速融化,成为两摊滚烫的液体,穆守手指一划,剑齿所化的液体,化作九枚新的符文,悬浮空中,

      断刀液体开始不断缩小,与剑齿开始融合,

      穆守心神谨守,体内《问道》道经化作古朴文字,飞入其中,

      穆守心一狠,心脏剑胎抬起,化作剑钫光劈向第二阶石ล台,砍下边角石料,元神小人吓了一跳,挥着小手表示抗议躖,

      石料加入其中,穆守口中飞出一道精血,妖火瞬间大盛,断刀㕯开始慢慢唐形成,刀柄太极圆盘古韵十足,一阵阵道音传出,

      忽然天空一亮,雷霆乍起,一道水桶粗的雷霆迅疾而下,劈在空中断刀之上,一阵白光,

      춭场内一人三兽⵪来不及反应,﹟瞬间被弹飞百米,三兽全身焦黑,躺地不起,穆守也头发直竖,急忙起身看向断刀,

      伾 空中一道道电光击打着空气,断刀悬于空中,通体玉白,电光渐渐消散,

      Ǜ穆守大喜,飞起握住断刀,熟悉的感觉传遍全身,忽然手臂一沉,他发觉刀身沉了百倍不止!

      穆守一惊,肉身力量涌动,断刀才能如臂挥使,

      三兽樸醒转,目光惊骇,心有余悸奋,跑到山涧之内洗了个痛快,

      穆守看向巨虎异兽,道:“带我去看看你守护的东西!”

      䇪巨虎异兽不敢违抗,一声低吼,飞向山洞,一人二兽也紧随其上,

      山洞幽深,走到深处,穆守目光瞬间开阔,洞顶一颗颗星辰闪闪发光,山洞中央摆着一座祭坛,周边拱卫着一尊尊丈高神相,面☦容各异,釁

      곩ᔚ穆守走上祭坛,三兽跟咫随其后,祭坛읚中뱹央赫然摆着三只木盒,穆守盓心神一震,这应该就是巨虎异兽守护的东西了,但他为何不取走,

      想着就看向巨虎异兽,巨虎异兽心领神会,急忙摇头,表示自己取不走。

      穆守心中了釹悟,面色一正,后退两步,抬起短刀便劈,刀光如电,

      忽然洞内星츲光大盛,射向木盒,鼜化作星光结界,刀光걈触之即散,

      急忙抬头看去,洞顶星光䣓如껂旧,穆守再劈,星光结界纹丝不动,

      穆守收起断刀,㸬知道自己破不了星光结界,索性席地一坐,看向洞顶的星星,见状也就地一趴,

      星光熠熠,穆守看着出神,细数了一下,洞顶共三百六十六枚星星,心神沉入灵台,翻起《问道》道经,灵犀天眼开启,天眼一扫,

      镙空中星쉠星暗成周天星斗大阵,最中心赫然是一枚紫色之星,一股股浩荡帝威从中ᙎ传出,⯞ 

      星光入体,体内三百六十五窍*Ꝼ*的火炉自主被点燃,

      三兽一惊,天獱生灵觉敏感,让他们浑身发抖,急忙退出穆守百米之外,火炉燃起,穆守眉心灵台中第三阶石台꩖一颤,

      无数星光融入窍穴之内,火光更盛,石台发出一道毫光,射出眉心,射ꚳ向洞顶,洞顶星辰尽皆颤抖,山洞摇晃,星辰颗颗掉落,

      穆守窍穴泛起一阵吸力,掉落的星辰受到牵引,全都滴溜溜的飞觻入其中,一颗,两颗,……三百颗,转眼间三百六十五颗星辰填满了窍穴,洞顶只剩一枚紫色星辰,

      ﰄ 星辰融入火炉,化作燃料,瞬间成为深蓝星火,穆守全身通红,身躯开始寸寸膨胀,无尽的力量仿佛挷要撑炸他,

      灵台第三阶石阶泛起迷雾,无数星火之力得到宣泄,汇聚其中,迷雾大作,࿿ 㻙

      一株树慢慢浮现,根须瞬间扎进石台之中,密不可分,星火之力沿着根须,汇聚在树枝顶端,结出了一枚枚星星,共三百六十五之数!

      而树干部位有着三颗凹槽,成日䫢月星之状,但凹槽之内,尽皆是⾕空的,

      树身一摇,星光瓆挥动,形成一道周天星斗大阵,洞顶紫色星辰堧似有所感,化作一道流光,飞入灵台,镶嵌在树干里的星之凹槽,

      멠 穆守感知体内变化,体内窍**星斗长存,自成大阵,无尽的元气从窍穴入体,经过星斗火炉,炼化杂志,融于肉身之中,

      穆守能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在一点点的便强,虽然只有一丝,但确实是能实际感知到。ᰪ

      心中一喜,自己已经算是牃半步三才之境了,又看向岧灵台中的星空树,树枝无风自动,闯星光摇曳,

      忽然穆盏守心头一跳,响起自己瓿右眼中的紫月,赫然是第三阶石台中得来,莫非是树干中月之凹槽脱落下来。

      心神沉入树干之中,眼前一亮,

      一片星空出现在穆守眼前,一枚紫色月亮悬裊于远处,另一方三百六十五枚꿙星辰拱卫着一枚紫色星辰,再远处,一枚太阳庞大无比,让人感叹自然ᵈ的뛘伟力, ٕ ꢹ 可那枚太阳竟然熄灭了,表面一片死寂,毫无生机。ˆ

      穆守想走进前认真观察,忽然感觉衣衫一动,心神瞬间回归,定睛一看赫然是小蛇和小熊正目光关切的看着他,

      穆守心中一暖,起身表示自己无事,巨虎异兽早已逃脱,穆守摇摇头,躠也没有在意,转头看向木盒,

      星光结界没랳有消散,穆守ᓂ一笑,走上前去,伸手穿过结界,将木盒一一拿起,

      틾二兽心中惊诧,搞不懂为何短短时间穆守竟然可以徒手穿过结界,刚刚他可是连劈都䭅劈都劈不开的!

      穆守뗸没有管二兽心思,坐在地上,把三只木盒一字摆好,没有纠结,只见依次开启木盒,뷽

      没有什么机关陷阱,三只木盒很安静。

      ᥛ 淳最左边的木盒里躺着一枚钥匙,造型奇怪,比普通剽钥匙大了不少,

      最中࣬间的木盒里放了一副羊皮地图,上面有几处红圈,质地坚韧柔软,试了试用力一撕,竟然撕扯不开,要知道ﯱ穆守现在的力量极端可怕,随意一掌可开山裂石。

      悻悻放下羊皮地图,打开最右边木盒,里面躺着一枚铁质令牌,Ǒ造型古朴典雅,顶端镶嵌着一颗星星,

      ⡵ 拿起令牌퀍,双面皆无字,翻看许久也没看出什么,刚想放下,忽然心中一动,催动体内元气涌入令牌之内,

      僁令牌微微一热,表面浮现一个大字,鬖

      穆!㘫

      穆守一愣,急忙散去元气,大字也随之消失,又试了几次发现结果都是一样,心中惊奇不已,

      唤来二兽,ꙵ道:“你们试一试把妖力催入其中,”

      二兽照做,令牌却毫无变化,穆守拿回令牌,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只有自己可以催动这枚令牌吗?”

      心中不信邪,法力再㭱度狂涌而入,令牌上大字再现,法力不停,堞继续涌入,令牌仿佛一个无底洞,贪婪的吞噬着元气,

      穆守也是个较真的人,体内三百六十五窍**的火炉瞬间点燃,心脏极度轰鸣,元气炼化的速度提升不知多少倍,

      一个巨大的元气漏斗出现在醏天空之上,无尽元气汇聚而来,

      唐墓之中,王座之上,唐皇睁开双眼,惊讶道:“穆将军这是輫要干嘛?不过,短短时日穆将军的实力竟然强悍至此!令人羡慕啊。”

      木屋前始皇樱三人看着天空中的元气漏斗,感知了一下,

      始皇道:⤞“这小子总是让人不得安生,”

      邋遢道人笑了笑,道:“这小子真是令人惊奇,半步三才的气势比之九州都丝毫不让!”

      和尚道:“不知如此,我观元气中有无数星光,只怕这小子不知得了什么奇遇。”

      㛶 天际之上,昆仑之灵站在云端,面色有些惊讶,道:

      “那一群放牧民族的宝物,何时来的昆仑。”

      焽 穆守并不知其他人的想法,只是和뺷令牌狠狠较劲,终于,令牌仿佛吃饱了一般,不再吸收元气,

      脱离手掌,浮空而起,表面大字光芒大放,在洞顶形成一道虚幻门户,

      天际的昆仑之灵手掌一挥,一道长河之力飞入门户,

      门户化为实质,穆守收起三只木盒,放入戒指,呼唤两声小熊和小蛇,飞入门户之中,

      他有一种感觉,门户内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他,他必须要≵去,穿越门㥒户瞬ꁟ间,星空树轻轻一摇,随即安静。

      ̓

      天际昆仑之灵一笑,看着漩涡渐渐消散,身影消失,天地归于平静。

      穆守穿过门户,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宽阔无际䤄的大草原,绿草如茵,远处还有几座高耸入云的雪山,令人心旷神怡!

      忽然一阵震动声传来,远处一道尘烟,一群身穿兽皮,身骑异兽的魁梧壮汉停在穆守面前,

      趁“嘿,小兄弟,你是哪个部落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