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跑甜心下载

      瓦提尔·德·李道克斯。

      尼弗迦德情报机构首脑、帝国皇帝恩希尔·恩瑞斯身边的第一宠臣和最信任之潺人。

      一个实际权力远高于其子爵头衔的男人。

      作为尼弗迦德情报机构首脑,瓦提尔为整个帝国多次立下汗马功劳。

      他不单纯是帝国皇帝的马前卒,更是尼弗迦德这个南方帝国进攻北方的战略策划人和执行人。

      在第一次北方战争中见识了术士们ᗬ毁天灭地般的力量后,皇帝恩厘希尔和瓦提尔精心策።划了一系列的阴谋行动,企图从内部分裂术士兄弟会,同时离间北方国王们与术士们的关系。

      整个谋划的第一步,就是六年前发生在仙鍭尼德岛上的政变。

      那本应只是又一场术士臟兄弟会穷奢极欲的聚会而已。

      但在那之前,瓦提尔策反了精灵女王法兰茜斯卡、威戈佛特兹等一批“识时务”的术士,企图在聚会当天暴力接管术士兄弟会,并屠杀支持北方的术士们。

      ꉹ 搶 但不知是谁走漏了风덗声,得知消息的菲丽芭·艾哈特带领北方派提前发动了政变。殛

      结果聚会直接演变成了一场带路党、北方派以及不明真相的中立派之间的魔法大战。

      莁战斗不但摧毁了半个仙⫹尼德岛,更是造成了无数术士的伤亡。

      从此之后术士兄弟会分崩离析,而这场政变中暴露웓出来的无数阴谋和暗流,更是窎第一次让北方国王们见识到了术士们的阴险狡诈,自此出现了严ӈ重的信任危机。

      䗙 而瓦提尔的手段不止于此,옥

      不久之后,他又派人刺杀了瑞达尼亚国王维兹米尔二世。

      一片互相甩锅的混乱之中,尼弗迦德发动了第二次北方战争,吞并了数个北方小国,直到泰莫利亚军队在国王弗尔泰斯的领导下力挽Კ狂澜,尼弗迦㖹德才暂时止住了北骖侵的步伐。

      术士兄弟会在仙尼德岛政变之后已不复存在,菲丽芭却重新뒉拉起了一个只接受女术士的团体——女术士集会所。

      荈 而且她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同时拉入了不久之前刚打过架的各方术士,包括已经投奔了尼弗迦德的“精灵女王”法兰茜斯卡、仍然担任北方王国顾问的女术士们、隐居深山老林的艾达·艾敏、以及叶奈詑法、特莉丝这样的出世派。

      眼看촗整个大陆就㈾要落入菲丽芭的掌控之中,仅仅过了갛三年,刚刚逃离狂猎魔爪的叶奈法就落到了瓦提尔手中。

      一同被抓的还有受諾杰洛特之托保护叶奈法的猎魔人⻋雷索。

      严刑拷打之下叶奈法吐露了女术譽士集会所的存在。

      此时的女术士集会所正忙着搅动北方王国亚甸和科德温内战,试图分裂亚甸从而成立赦一个真正意义上由珪女术士统治的国家。

      她们的手段也一如既往得下三滥——哴刺杀亚甸国王德马维䥥三世。

      襇 早从叶奈法口망中得知了计划扟的皇帝恩希尔和瓦提尔决定将计就计。

      他们以重建蝮蛇◜学派为条件收买了雷索,让他装作无意地接触到女术士集会所,并展示了强大ρ的战斗能力。

      已经多次从叶奈法口中听闻猎魔人“战斗力”的女术士们果然中计,毫不犹豫地委托了雷索去刺杀亚甸国王德马维三世。

      雷索出色的完成了任务೩,并且“首次惠顾大放送”,顺便多杀厍了几个北方国王。

      然后又一脸无辜地说:“全是这帮ꃊ无耻的女术士叫我干的!”

      女术士们表示:“我擦!”

      北方国王뮑们表示:“我擦!”

      于是北方再次大乱。

      虽然在杰洛特的努力下,最终揭露了尼弗迦德帝国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让瓦提尔的算计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但亚甸国王之삞死是女术士集会所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的。

      她们的名声也自此万劫不复。

      縳 昨天还打得你死我活,今天却又联合在一起试图操纵各国,而且还毫无立场、南ﯧ北通吃、无所不用其极的恶劣行径。

      无耻、无耻、还是无耻。

      包括菲丽芭、席儿在内的数名刺杀主谋被捕。

      席儿在狱中不惃堪凌辱选择了自尽。

      菲丽芭沦为拉多维德的톜阶下囚,体验了极致的监禁普雷。

      而刚刚重建的术士兄弟会也跟着躺枪名誉扫地,只檧能寄人篱下、完全落入了瑞弗尼駯亚的掌控之下,成为了拉多维德国王的傀儡。

      同时,伴随着数个国王的殒命,北方阵营四分五裂,在政治、军事ꕝ、人员上遭到了严重削弱,恩希尔也顺势发起了第三次北侵战争。

      帝国军队的进攻势如破竹,曾ࢗ经独立的泰莫利亚、亚甸、莱里亚和利维亚全部沦陷,瑞达尼亚则趁机占领了邻国科德温爔,联合莄北方残余势力苦苦支撑。

      最终,随着拉多维德——这位北方的最后堡垒——被杰洛特与菲丽芭联手暗杀,扫清了所有障碍的尼弗迦德横扫北方,最终吞并了除柯维尔以外的所有国家,基本统一了科拉兹沙漠ﱻ以西的已知大陆。

      可以说近代所有的大事件:阴谋、⨟政变、战争,甚至包嫏括“地表最强术士”威戈佛特홉兹的死亡,背后都站着这个男人的身影。

      他不过둤四十岁出头,却对女术士们—欇—这帮活了几百岁的老巫婆们进行了数酷次智力上的降维打击。

      他老谋深算,更是出了名的杀伐果断。“癱精心策划的暗杀能解决所有麻烦。”就是他的一긗句广为流传的口头禅。

      而这位当之无愧的츨帝国巨头,现在正身体抽搐着漂浮在嘄扎克面前,嘴里㦁不停地发出模糊不清的呜咽和破风箱般的呼吸声。

      瓦提尔努力想要喘气,但他的胸腔仿佛被无数捪的皮带紧紧地勒着,只能勉强탚进出微᬴乎其微的空气,却说不出一个字。

      身体的每一个关节都像是锈蚀了几百年的齿轮,他用尽了全力却㰧无法动弹分毫。

      他的眼球无法转动,只能在余光之中鷌看到那个黑发青年正面替带微笑地看着自己。

      --

      半晌之后,周围那些士兵们终于从恍惚中回过神来,一个个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然而他们并没有举큡剑砍向扎克,而是疑惑地低头看去。

      手中只有空空如也的剑柄。

      傶 惊疑不定的他们却又纷纷痛叫了起来。

      “啊!”

      “好烫!”

      叮骦当作响,一把又一把的剑柄掉落地上。

      士兵们的动作却并没有停下来,他们纷纷手忙脚乱地从腰间解ڏ下剑鞘扔在了地上。

      那里面缓缓流出了橙红色的铁水。

      皮质的剑鞘迅速变得焦諿黑,然后燃烧了起来。

      十几只箭矢从城墙上射了下来,却像羽毛一样飘落在地,然后随着几声炸响,连城㊸头上也失去了动静。

      周围的人群中传툘出几声尖叫⩯,先前整齐的队伍也乱成了一团。

      ☣但没人有心思维持秩序,失去武器的士䆺兵们只能不知所措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ᙶ一旁的杰洛特已经目瞪口呆。阶

      而叶奈法更是早已冷汗淋漓,那是极为痛苦的经历才给她留下的本蠚能反应。

      她很清楚瓦提尔·德·李道克斯是谁,这个男人几乎以一己之力扳倒了整个术士群体,叶奈法自己更是在他手中遭到过非人的虐待。

      她完全没想会在这里遭遇到这个尼弗迦德싺的情报首脑。

      䮇 更没想到扎克就这么毫无顾忌地出手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局面?这个局面怎么和解?得罪了整个尼弗迦德会有什么后果?

      㞪 所有这一切在她的脑子里搅成了一锅粥。

      而扎克却完全没有停手的意思。

      他看着面前悬浮的瓦提尔,伸手从他腰间抽出了一把华丽的钢剑。

      抸“尼弗迦德短剑...”青年摆弄着短剑,自言自语道:“征服世Ꮙ界之剑。”

      他左手平䷁举起这把武器,插向了右手掌心。

      那把短撣剑如同抵在火炉上的蜡烛一般,一截截地融化成了白灼的钢水,从扎⩛克的指缝间流淌而过,洒落在地上。

      “瓦提尔·德·李봇道克斯。”揾

      扎克伸手拍了拍特务头子的瞃脸,几滴왑铁水溅在上面,顺着那个瘦铦削的下巴划入了领口。

      滋滋作响,丝丝白雾从瓦提尔脖颈间冒出,那张颤抖不止的嘴中挤出了一阵阵扭曲的哀嚎。

      “呜....啊....”

      訾 “嘘...”法师的食指抵在唇上,一股无形的力量把特퀐务头子的嘴唇缝在了一起。

       城门前再次安静了下来。

      黑发青年随手把剑柄扔在地上昵,向前凑了凑,缓缓说道:

      “我说憪,你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