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店被粗暴 绑 跪 玩弄 湿

      本来一切都是顺利的,可偏偏秦浩川在作梗,他的心里彻底记恨上了秦浩川,这个逆子不但给买卖费用增加了一倍,而且又是把长期的买卖给搅了。

      秦大海笑着说:“李神医,那我就办理住院了。”

      “嗯,好的!”李爱牛回答了一声。

      廖勇接到了秦大海的电话,他就快步的来到了诊室。

      秦大海看到了廖勇,就对廖勇说:“廖勇,你去把这里的住院手续办理一下。”

      “爸,我这就去办理!”廖勇答应了一声,他就走出了诊室。

      不一会儿,廖勇拿着办理好的手续回来了。

      就这样秦大海被安排到了最好的病房,这个最好的病房一直是由金玉珠在里面修养,不过金玉珠昨天已经出院了,因此空下来正好可以让秦大海住进去。

      秦大海看着住的病房,他感到挺满意。

      这时候,廖勇还在忙着倒水,而其他两个抬着担架车的人,把担架车收起来放在病房一角。

      秦大海觉得病房里面收拾差不多了,就对那两个人说:“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你们出去吧,我和廖勇有话说。”

      等着两个人走出病房,关好了门,廖勇就赶紧来到了秦大海的病床前。

      秦大海用手拍拍俯身过来的廖勇,笑着说:“廖勇,你做的很好,现在由你全面代理公司总经理职务,我马上给公司董事会传达一下。”

      “谢谢爸!其实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廖勇卑躬屈膝的回答着。

      “嗯,好好工作,我不会亏待你和雨菲菲。对了,你要记住了,你一定要把大川给我看住了,他在公司里面也有不少的亲信,不要让他坏了大事。”

      “爸,一切听你的安排,我一定会努力做好的。”廖勇开心的答复着。

      “嗯,廖勇,我这里没什么事了,留下来两个人就行,明天我让你小敏阿姨过来。你把大川给带回去,然后你和雨菲一起管理好公司,等我病情转好,我就回公司的。”

      “爸,你一定能长命百岁的,天运集团离不开你。”廖勇是个马屁精,当然能说出奉承的话来。

      秦大海以前不喜欢廖勇,但经过了大病一场,对生存的渴望中,是廖勇让他死里逃生,所以他认为廖勇能带给他福气,也开始重用廖勇。

      秦大海拍拍廖勇的胳膊,然后挥挥手,“廖勇,回去吧!”

      “爸,你照顾好自己,有事给我和雨菲打电话。”廖勇依依不舍走开了。

      秦大海在李家中医门诊住下了,他给李爱牛的两个亿是治疗的费用,而生活费还需要他自己出。

      李爱牛安排沈鸿雁来照顾着秦大海,沈鸿雁就是随着金玉珠过来的护工,当她听说李爱牛要给她加一千块钱的奖金,立刻就是答应下来。

      秦大海的病情对于李爱牛来说,虽然有些棘手,不过还是在掌控之中的。肿瘤的病变说到底就是人类DNA的病变,人类DNA自身无法修复的大问题,那么它的主人也就束手无策了。

      李爱牛不是神医,要想完全修复肿瘤病人的DNA病变,还是有些难度的,不过他可以运用高科技的治疗方法,来控制住极端的肿瘤的生长,以及肿瘤细胞的转移,这就是让病变的DNA不再病变。

      但这些只是针对一小部分人,面对更多的恶性肿瘤患者,李爱牛也是无能无力的,不过他相信,未很快有一天,医学一定能全面战胜和消灭肿瘤,让天下人摆脱恶性肿瘤的威胁折磨。

      没有病就不会死人,不过万物都有自己的寿命,因此每个人不可能长生不老的。

      做为医者,就是控制延缓病情,延长人的寿命。

      李爱牛被秦大海称为神医,他听了,只是在内心一笑罢了。

      不过,李爱牛真正开心的,是有人给他送钱来了。

      秦大海是个大财主,他的到来,一下子给李爱牛带来了不菲的收入,有了这些充足的资金,李爱牛才能放手做更多的事。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李爱牛使计,秦浩川和秦大海开始反目,秦浩川的公司总经理职位便被秦大海给罢免了。

      权利和金钱是极大的诱惑,人的贪婪和欲望,往往都和诱惑有关。

      秦浩川一下子没有了权利,他的内心是极其痛苦的,回来的一路上,他也在一直考虑着,怎么夺回属于他自己的东西。

      秦浩川心里明白老爷子是中了李爱牛的道儿,现在就是傻乎乎的给李爱牛送钱,用不上半年时间,老爷子就得一命呜呼。

      老爷子一命呜呼,秦浩川倒是不在意的,他是心痛公司的钱白白的给了别人,同时他也在为自己的未来担忧。

      秦浩川冷静下来,他觉得现在最大的威胁有两人,一个是廖勇,一个是李爱牛。廖勇如果趁着老爷子去世前掌握了大权,他要想再翻身,就会变得很艰难,因此廖勇就成了绊脚石,必须清理或者除掉的。不过,他也不想放过李爱牛,如果在老爷子去世前,揭开李爱牛的假面具,这也能让老爷子回心转意。

      秦浩川一直深得秦大海的重用,除了父子之情,还有秦浩川做事果敢狠辣。只要他想做的事,就会不择手段,不达目的不罢休。

      回去的路上,秦浩川没有对抗廖勇,他知道这不是时候,因此很老实的待在车里,让人看起来,就是颓废不振的人。

      廖勇虽然是代理总经理,不过他的心里也是惧怕着秦浩川,因为秦浩川的强势,让他一直有着心理阴影。

      在车上的时候,秦浩川想打电话,没等电话接通,廖勇就没收了他的手机。

      秦浩川想动手打廖勇,一看车里的情况对他不利,于是又收回了拳头,他只能忍声吞气的闭目养神。

      当廖勇看到了秦浩川变得老实的时候,他突然就明白了,秦浩川现在就是没有牙的老虎,没有了权利,他又能怎样!

      回到了海川市,廖勇立刻让人把秦浩川软禁起来,于是秦浩川就被安排住在一个公司的仓库里。

      这个仓库,廖勇最熟悉不过,他曾经就在这里工作过,后来从仓库去了销售部。

      秦浩川提出想回家,廖勇没有答应,廖勇让秦浩川在仓库住两天时间,然后再把他送回家。

      秦浩川没有办法,廖勇安排了四个人看着他,因此他只能住在仓库里面的小屋子中。

      秦浩川在仓库小屋子待了一个晚上,小屋子里面有一张破旧的木床,木床上放了一些纸箱板,还有一个旧的军大衣。

      第二天起来,秦浩川觉得浑身难受,他可从来没有睡过这样条件的房子,因此他也是发了几句牢骚。

      这时候,秦浩川对门外喊着:“有人吗!”

      屋子的铁门在外面上着锁,不过铁门上面的玻璃窗早已经碎掉了,也没有安装玻璃窗,因此只有竖向的三个铁栏杆。

      当秦浩川喊完,就有人凑到铁门跟前,秦浩川一看,认识这个人,他是石小飞,外号“石头”。

      石小飞急忙透过窗栏杆,小声的对秦浩川说:“秦总,你小点声,让他们听到了,就会传上去的。”

      “知不知道,你们这样做是犯法,这是控制我的人身自由,我要见我的律师。”秦浩川依然不满的说着。

      “秦总,你还是忍忍吧!”石小飞无奈的回答。

      秦浩川知道四个人轮流看着小屋子,前半夜是两个人,这后半夜又换了两个人。

      这四个人都是廖勇的人,只不过这个石小飞为人比较圆滑机警,他可不愿意得罪秦浩川,毕竟秦浩川是秦家的大儿子,这以后的公司还会是他的,所以石小飞就留了心眼。

      秦浩川转念一想,这样待着这里不是办法,于是他在石小飞身上打这主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