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妇的欲火

      一直躲在透晴天梯偷看红毯秀的龙宝虽然听不见磐涅说什么,但是一双龙眼金睛在看清潘导的容貌时,突然大吃一惊,张大嘴巴: 歩

      냣“妈呀!主人食涯尔?!不对呀!主人不是约会去了嘛,嵷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主人。我的龙鼻晤子能闻到,主人一身人味浩然正气鐪,哪像这个杀嘛叛逆,从头到脚从身体到灵魂,쑛一幅刚从蛋壳里爬出来的屎粪腥臭味儿절。”

      龙宝皱眉,不由ꭟ得伸长脖子仔细打量着磐涅。那时潘导正对着一记者,ড轻轻伸出一根葱섅白玉手指,但⎜是却敽有意涊无意指向自己这边。

      뒣龙宝再次皱眉,奇了怪了,为什么感觉他的目光好似能打通这面透晴天梯,穿过这顶世间独一无二的“巫纱渧帽”看清ɋ主人真容呢?!

      鎽 妈呀!天杀的磐涅侧脸看过来了!先是微微蹙眉,而后,嘴角竟然浮起一个有趣的笑容。

      龙宝眨眨眼,以为自己看错了,是在讥笑自己买ᥗ吗?草!我现在可是顶着主人食涯尔俊美无疆的帅脸!草!他胆敢嘲笑压?也不撒泡尿照照銛他自个长得傻么德行?……

      䤶哦呸!

      态 龙宝乜眼瞧去,恰巧潘导也向这边回头。好像是嗽在盯着ꂀ自己看!又好像是在盯着角落檂看。那目光拆深的仿佛能溺死你!再定睛一看,吓得о两眼一黑差点晕倒:

      “女——女主人小鄧仙尊?!”

      这不可能!太不可思议了!我龙宝别的本事没有,但过目不忘溢的本事还是쫺有的!虽然只是今早儿匆匆见过女主人,但是凭着我的龙眼金睛,她就是化成焜灰也能认出来!

      걲 所以眼前潘导的这半边嘴脸,鉃鼻子眉眼小巴掌脸的,不是女主人炎天赐?还౔能是ඎ谁呀?!哦买噶!大道啊!咋就变成这样啦?谁能告诉我这个潘导到底是谁?什么来路呀?

      而藏在天梯角落的帝凤更抓狂!那磐导៏的探射ᤙ目光肆无忌惮的蹭蹭蹭打过来,立刻被激得浑身不自,鸡皮疙瘩碎一地!索性,짟魂息一隐՝直接躲回蜗轮里。

      “炎天意?炎天意?实话实说,你是跟磐㜕导有什么纠结吗?”ᙼ帝凤抱紧发抖的肩膀漟,疑神疑鬼道掤。

      “哈哈...哪有什么结?(才不会告诉你,这厮曾试图擅闯፴光阴谷,结果被谷兄一招就给电糊了)是你想多了。

      咳咳!伦家这么美,是癙个物都会色迷迷得直盯人家,从灵魂伂到肉侽体,都不放ﰞ过的.鶍..所以,你给我安分点,还想不想走红毯了!拥有身体支配权的帝凤更南加尴尬,脸红脖子粗。

      “...这是”

      西凰皱眉。

      帝凤瞪大眼,呆立在黄金池!初次重生为人,为男人,谁能救救我?为什么这个死区宇宙里的男人要戴姨妈套泥⭯?

      “咳咳!差点忘记了,你元神是西凰,是女体!歓自没见识过周经!喂帝凤!别傻站着啊!我已经帮你弄好了,以后每隔两周自己弄啊!”

      帉“...神马?已经好了?!哇啊啊啊!我的...婘不帝凤惊吓韱得差点失声,脸色顿时煞白。

      “.호..瞎嚷嚷傻ំ嘛!(这谷外혯东东质量也蛮好쵅的薄如蝉翼量再大再多都不怕的䄰)”炎天意不耐烦得呵斥:

      惊呆的帝凤被炎天意踉跄推出黄金池(在伽地星,基本上厕所不叫厕所,美其名曰黄金池)。

      “阿凤!快换嘠装!沾了周经的衣服可不吉利的!”

      Ⓖ 西凰将一件血红古风高定粗鲁丢到帝凤෴身上。

      “红色可除秽ޫ气,就这件了!”

      下一秒,换装后的帝雮凤如朝阳般耀眼升起,娇嫩的仿桦佛头茬的韭菜,簣青的不能再青…

      四周ᑘ响起粗重的喘气声。

      光阴谷众物更是俱看得眼冒红㎯心哈劢喇춫子直流!炎天意果真妖孽,不愧是主人第一就选中的万相之体。

      就连地心偷窥得清零㜆小天使也禁不住啧啧称赞。我᎝的眼光不会错!好你个炎天赐,就是仅凭你的男譵相颜值,行走充在四区宇宙里丁也绝对第一!

      턻 而西駇凰直接被震得眼冒红光!天啊!太不公平啦!吾男体惊为天人!为什么女体我却这副尊容……

      ᄇ呜呜呜!不能疰低痜头!皇冠会掉!可是,为什么,会听见心在吧嗒吧嗒哭泣滴血啊?!

      壹三羊观。

      无论殿内殿外,众弟子们皆忙得像陀螺一刻不停歇。青羊红羊白羊三位羊观퉍主,士兵一尅样训练有素的在净心殿中央列成队迎宾。头顶榘的羊角高高伫立,山羊胡子颤抖个不停,뗲毕恭毕敬的热樟情接待各陆贵客,时不时骄傲的对望几眼。

      덢“真没想䈮到啊!我们区区一个百亿年小道观,举行的葕上香及庆典活动竟然会有如此多的名流来参加。这㝘让那些拥ᔽ有千亿年几大百亿年历史的古刹名寺庙宇塔楼,情ⷐ何以堪啊!”

      三位观主激动得眼睛湿润。

      尤其青羊感慨万千:“还是჉主要归功与食导啊,因为,历史将会记住这里,三羊观——食导的首个红毯秀。正是有了他的加入才有了今天这场盛会!”

      ⦎㇠红羊继续煽情说:“是啊!多亏了有食导来参加!食导真乃我三羊观的贵人啊!”

      白羊更是激땹动地眼泪汪汪,舌头像打结:“真是幸运啊!我当初只是侥煨幸把ힴ邀请函发出去,没想到食食导竟答玵应ᕊ,멹竟真得来咱大观了!师祖显灵!简直就像做梦一样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