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御影院

      “亲ᥤ爱的各位囚徒们,镜头后面的各位赌客们,今晚将有一场激烈的比赛,准备好你ፄ们口袋里的筹码了厊吗?!”

      麦克风带着激动亢奋的声音响彻环形的建筑内,起重的吊臂,悬挂的平台上,一身黑色西K装戴墨镜的摩洛西亚人抓着起重的铁链,激动的望去下面搭建的方形擂台。

      两个戴着脚链的身影,披着亚麻布缝制的斗篷,看不清他们面孔,拖着叮叮当当的铁链声缓缓走出牢门,后面跟随的狱卒上来黔,叮嘱两人几句,掏出钥匙打开脚链推搡一把૙,回籒去将牢门呯的关上。

      鼡 “今晚先出场的两位,是来坆自巴巴雷尼监狱的‘双头狮’,十战九胜!!”

      站在擂台前的两人放松手脚,主持人的话语声里,相互对视一眼,纵身齐齐跃上台面,赤裸的双足稳稳落在台面,抬手握拳,默契的对䇟了一下拳头,随后分开站去两侧角落,摘下斗篷扔去台下。

      “看看,来自巴巴雷尼的双头狮子已经急不可耐了,对于今晚的战斗,他们似乎充燻满了自信。”

      “闭粍嘴!”

      “让他出来与我兄弟俩决斗!!”

      占据擂台两个角落的兄弟俩抖动精壮的肌肉,捏着手指关节,朝吊臂下面悬挂的铁台吐出一口口水。

      主持摘下墨镜,拿着麦克风来回走动,比蔂划着手势咧嘴笑起来,“自信真똜是鈬美好的词汇,希望等会儿你们还能有这样的活力,两头骄傲的狮子㸫。”

      语气顿了顿,走动的主持停下脚步,铁台晃荡间,伸手指去另一面▆建筑,声音亢奋拔高。

      “那么......我们欢迎塔贡监狱,最令人振奋的、期待的,以及最残㺢忍的狂㹭兽——”

      声音传开,环形建筑由下而上,一、二层封闭됪的钢铁栅栏后面,无数身影伸出手臂在外面挥舞,拍着铁栏轰轰ⴼ作响,喧嚣的尖叫、呐喊潮水般轰然席卷而来!

      主持指去的那岈面建筑之中,悬着粗大铁链的穹顶一阵一阵的抖动灰尘簌簌掉落下来,不远站立的十횖多名身着监狱制눔服的看守紧张的看着那边高高扬起沙袋回落,然后又倒飞回去。

      人潮的嘶喊隐隐约约响在外面。 섋

      阳光透过旋转的壁扇,转动的光斑落在줣来回摆动的沙袋,忽然布满老茧的拳锋触及,又是嘭的一声闷响,拽着铁链高高扬起,搅乱斑驳里的灰尘。

      一个身形高大壮硕的男人,一拳一拳砸飞回落的沙袋,肩胛拉扯下,虬结的的肌肉舒张、聚ᠮ紧,后背一颗白额吊睛虎ꢦ头仿如活了过来,呈出斑斓色彩的凶恶。 

      一拳、两拳.......

      男人三十出头,浓眉高鼻,下颔一圈浓密的短须,즭面无表情的看着高高摇摆的沙袋,浓眉下目光威凛,看着搅动的尘粒,脑海之中有着零零碎碎的记忆,可惜无法拼凑出完整的画面。

      鿝他失忆了。

      쨒很多东西他都不记得,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通往这间监狱的路上,这里的人与他鰶相貌有着很大的差别,他不相信自己是这里的人,可无处可嗞去,又不知道自己是谁,就在狱中渡过了三年,这三年,学会了这里的语言,明白了这个国家摩洛西亚,也打听到关于自己入狱的原因,竟是莫名其妙的罪名。

      比如吓唬小孩、打断一个威尔士人对羊施法过程,以及裸体引诱年老妇人.......

      这些当然不是真的,他也从来没信过,至于还留在这里,也是自己没处可陊去,偶尔参与狱中的牢笼斗,活络筋骨的同时,试探自己体内的本能,以及一些特殊的能力——威慑。 ✡

      鸳失忆后的一段时间,察縵觉到的一种能力。

      能让周围的人,产生恐惧。

      最后一拳嘭的砸在沙袋,激起的尘粒呈圆扩散开去,两边守圇卫像是得到信号一般,拿过手中刀刃齐齐冲来,锋口、刀剑落去隆起的肌肉就是一阵疯狂劈刺,连一点红痕都未在男人身上留下。

      ‘......我的过去,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被抵在十多柄刀尖中间旗的男人,摩挲着手上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他能看懂的字体——王如虎。

      ‘王如虎。’他轻念道。

      外面沸腾的嘶喊持续,紧闭的喕房门吱嘎一声打开,一个狱卒站在门口,看着刺有斑斓虎头的背影,紧张的张了张口,站去一侧。

      “该......该你了。”

      沙袋还在微微摇晃,王如虎一把捏紧纸条嗇,᳥身躯猛地一震,抵在身上㖄的一柄柄刀尖龟裂,呯的接连几声被震的碎裂,坠去地上。

      围成一圈的狱卒哗的退散开,王如ࡈ虎将纸条揣去裤兜转过身,大步走去Ꮞ敞开的门扇,外面的灯光照在他脸上,眼帘眯了起춢来。

      ‘原来的名字在这里不重要......我更䶨喜欢,听他们叫我........’

      “怒加。”ൗ

      几乎同时,外面主持的声音响彻全场,也落下了最后一声。

      “他们即将挑战的,是两끧年二十一场,未有败绩的猛兽——怒加!!”

      哗!

      监狱之中,栅栏后无数的身影沸腾起来,激动的伸㧂手疯狂拍打铁栏,跟着主持喊出的名字,大声呼喊出来。

      “怒加!”

      뻚“怒加!”

      “怒劵加!”

      ......

      “两年没有败绩,那是我们还没有进监狱。”

      “两头狮子对一头࣫老虎?呵呵..埒....撕下他那身䮦好看的皮!”

      下方擂台,挑战的两人咧嘴笑起来,活动起脖子,发出‘咔咔’一连串骨骼轻响,随着周围呐喊的名字声浪里,陡然听到金属撕裂的声音,两人停下动作抬起头,二楼的栅栏带着水泥块轰然倒塌。

      “你们要撕下我的皮?”烟尘弥漫,裸真着上身的高大人影走了出来。

      掀起的尘粒像是被魁梧的身形挤压,朝着其他方向弥漫散去,空气里,隐隐约约有着虎声咆哮。

      밢 쒑威慑!

      儺周围嘶喊的囚徒顿鎮时雅雀无声,擂台上的两个挑战者,只感无比沉重的压力落在了肩头,无人察觉下,两人手指都在微微颤퓪抖。

      二人咬紧牙关挤出声音。

      被굹“怒加.......”

      视线望去的二楼,迈开的皮鞋踩着满地水泥块,王如虎垂着双手,面色冰冷站荗在高台边沿,微微仰起的脸上,眸子下移,佯俯瞰擂台上两人。

      下Ꝥ一秒。

      鞋下的水ᾃ泥迸裂溅开,身形如同炮弹般直冲而下,拉出一道残影冲进擂台,两人还뷟未反应过来,其中一人就觉颈脖一紧,整个辪身子压着擂桩一起轰然倒下。

      粗糙的大手捏住对方往水泥地上一掼。滂

      狂暴列车!

      一뱴瞬间,俯冲而下的身影按着那人,テ压塌擂桩,擂台都倾斜塌下一角,王如虎单手结结实实븑压着对方身体,在人的视线之中멒,拉出一道碎ᙘ裂的沟壑,极快的速度推去监狱大厅的边缘。

      섐轰!鯆

      结实的水泥墙面震了一下,周围栅栏里的一个个囚徒鸦雀无声的看着墙面洒开的一片᣻殷红,好半晌才从震撼里回过神来,爆发出一片歇斯底里的呐喊。

      迸裂的墙砖落下细粒,降下的烟尘之中,露出半截高大的身躯缓缓转㟾过来,双眸冰冷的望去擂台,仅剩的一个挑战者。

      “轮到你了。”

      “啊啊......”那人陡然尖叫,跌跌撞撞一屁股坐去了台面湋。

      这边,高大的身形举步走出两步,腿侧陡然传来震动,叮铃铃的手机铃声在裤兜响起,王如虎皱了皱眉,看也不看那边擂台被惊吓瘫坐的身影,拿出电话接通放去脸侧。

      “说。”

      电话那头,有着尖细䥪的嗓⑚音,用着别扭的汉话响起:“刚才,城里一家银行被抢了。”

      钶 王如虎看了眼那边慢慢起焁身的男人,转过目光,嗓音低哑:“跟黣我没关䣷系。”

      “但你的东西也在里面.......”

      那头电话里传来的话语间,起来的那人摸起一根断木,小心的接近,然后,“啊——”的嘶吼出来,使劲挥舞,狠狠砸在背对的身躯肩颈,落下的木棍触及对方的刹那,断裂成两턜截,噹噹两声落⒭到地上。

      誸王如虎垂下视线看了眼ꔯ地上的一截断棍,收起电话,面无表情侧脸,忽然抬手向后一扫,拳头砸在对方胸獓口,后者口中闷哼,拖着一道血线,犹如炮弹般轰然飞出七八米,整个人直接贴在墙上,缓缓滑坐到墙根。

      “一般货色。”

      㺁王如虎捡起地上一件斗篷,走过跑来的狱卒身边,斗篷‘哗’的洒开,披在上身,大步走进前方敞开的铁栏门扇。

      谌“下次赲找强一点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