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天堂

      看到山谷里的原住民,拿起武器对准陆易这群外来者。

      “交给我。”

      费罗莎对陆易道。

      陆易点头,并吩咐所有人都暂时听费罗莎指示。

      打开车门,费罗莎独自走到溪边,驻足原地,对着那群原住民张开怀抱:

      “我是沃瓦利尼的一员,我属于母亲的部族。我的引荐母亲K?T康凯农,我是玛丽?贾巴萨的女儿。”

      费罗莎的神情有对往事的憧憬和怀念。

      “叮,费罗莎的愿望完成,获得一次抽奖机会,是否抽取。”

      “先不抽。”

      现在这一幕挺让人感动,陆易不想破坏气氛。

      对岸人群中,有一个长发女人从中挤了出来,小跑着冲到费罗莎身边,抱着她的脸认认真真的看了一会儿。

      费罗莎笑着说:“是我。”

      康凯农心疼得把费罗莎拥入怀中。

      “那对眼睛,是玛丽?贾巴萨的女儿。”

      女人哽咽道:“这是我们的费罗莎。”

      然后她又问:

      “多久没见了?”

      “3000天,还有些我记不清楚的天数。”

      有位女性长者问费罗莎:“你妈妈怎么了?”

      费罗莎带着释然的神情笑着说:“她死了,在第三天。”

      不想让故人替她难过。

      这些原住民像基督徒一样单手握拳扣近心门。

      “你从哪里来?”

      “西面的城堡大本营,要穿过山和荒原。”

      在他们注视下,陆易一行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们是谁?”

      费罗莎笑着解释:“可以信任的同伴。”

      “那个带头的男人?”

      “他是路易斯,是他帮助我回到这里,其他人都是路易斯的部下。”

      “你看向那个男人的,眼睛里有光。”女性长者露出过来人的笑容。

      费罗莎笑着不答话,注视陆易带着人越走越近。

      “那些高个子的女孩皮肤真好,还有一口干净的牙齿。”

      “带头的男人真英俊,他也有一口干净的牙齿,哈哈,他的皮肤不比那几个女孩差。”

      “失踪了十年,一回来就带了男人,小费罗莎真的长大了。”

      山谷里的女人和孩子比男人要多些,而且他们不怕生,在知道陆易他们都是费罗莎的同伴后,都熟络得交流起来。

      晚上的篝火晚会。

      陆易他们吃了烤鱼和许多新鲜蔬果,可见这里的环境比外面强太多。

      夜晚,费罗莎被长者拉去说话,她们的故事应该能聊好几天。好事今晚肯定没了,陆易喝了不少原住民酿的酒水,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听到石洞门口,那扇简易木门被人敲响。

      是奇朵初尝禁果,食之髓味了?

      当陆易打开门后,却看到一个同样高挑的女人,不是奇朵的娃娃脸,而是个成熟的御姐。

      安哈拉德。

      “我能进去坐坐吗?”

      陆易侧身让开一条道。

      “谢谢。”

      安哈拉德露出甜甜笑容。

      第二天,陆易睁开眼,发现自己的宝枪还落在女土匪的手里,本想偷偷拿回来,期间却把女土匪给弄醒了。

      “小甜心,你怎么起得这么早。”

      安哈拉德睡眼惺忪的问道。

      陆易找了个理由:

      “刚来这里,想起早四处去看看。”

      “等等。”

      陆易被女人拉住,不解的看着她,就发现安哈拉德露出个妩媚的掉,指了指陆易的兵器道:“小甜心是指它。”

      “嗯~”

      感觉兵器又被女土匪抢去了,好在质量上乘,泡在水里反复敲击也不会磨损。

      在溪边遇到同样准备洗漱的费罗莎。

      “你怎么不洗。”

      费罗莎擦拭脸上的水珠,不解的看着还站在原地不动的陆易。

      “额,我担心熊孩子在这里嘘嘘。”

      费罗莎手僵在半空。

      陆易笑嘻嘻的问她:“勾起你童年的回忆了?”

      费罗莎一听,回过味来的她面带羞愤的踹向男人屁股。

      陆易也不躲,这力道不痛不痒的,可见费罗莎也没用力。

      “我才没那么没品,而且溪水是部落赖以生存的基础,哪个孩子敢在这放水,都得被长辈打断腿。”

      “那我就放心了。”

      陆易把脖子上挂的毛巾放进溪水里,完全浸湿后拧干,半湿的毛巾擦拭面部,带来清爽的触感。

      “这里的生活环境真好,我想今后我的族人也在这安居。”

      费罗莎耸了耸肩:

      “昨晚不是已经说好了,长者她们也同意了。”

      “我现在是在问你,因为是你带我们进来的,我希望得到你的认可。”陆易笑道。

      费罗莎失笑着往回走,然后扭头对陆易喊道:“我早就同意了。”

      陆易在绿洲一直住到第六天,期间奇朵和安哈拉德像说好一样,每天晚上隔着来。

      甚至第五晚上,奇朵居然拉着银发的达格一起过来了。

      陆易很是吃惊得看向奇朵。

      “被达格发现了。”

      奇朵吐舌,想靠卖萌混过去。

      没想陆易不单没训她,倒是搂住她安慰道:“反正她们迟早会知道的。”

      达格脾气最烈,好姐妹又是个小绵羊,陆易这头大灰狼肯定威逼利诱才得逞的,所以达格今天就是来伸张正义的。

      “你有没有胁迫奇朵。”

      “有没有你马上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

      达格很懵。

      但很快她就不懵了,反而亲眼见证好姐妹的水磨工夫。

      晚上,达格不仅解救姐妹不成,反倒自己也深陷泥潭。

      另外三个女孩身上也没抽到实用技能,就单单磨练枪技了。

      五天时间,费罗莎没有主动提及那次在天空的吻,陆易知道她在等自己表明心意,但陆易觉得好饭不怕晚,也不急于一时,先尝点餐前甜点,废土世界的规则和文明社会总是不一样的,这里更加弱肉强食,也没有一夫一妻制度,吃醋是人的天性,但没有不能接受彼此生活在一起的可能。

      陆易在第六天清晨,带着柯尔特巨蟒和充足的弹药,鹿皮水袋,以及一些肉干,独自开着摩托车离开了山谷。

      他要回到巴顿镇做两件事,一调查不死乔的手下有没有找过来;二是巴顿镇的天才侏儒,那个能够用猪粪自制燃料的技术,如果能用“马杀鸡”抽到最好,如果不能,那得另做打算,想要偷偷把人带走很难,守护侏儒的爆炸王哪怕没看过剧本,也好对付,但巴顿镇另一个控制者安特女王却不是好相与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