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风流儿子疯狂

      黑气环绕ⷧ的骸骨,一次又一次差点挣脱夏崇伯的鬼缚튋。

      夏崇伯明白,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他赶忙抽出了自己腰间的혛短刀——废材。

      也不知为何。

      短刀一出,骸骨突然间被镇住了。

      ឱ “你是何人⸄?”骸骨开口说道。

      “我叫夏૦崇伯,是七十二司的阴司。”夏崇伯显得有些乖巧。

      “阴司?”骸骨停顿了一下,“这刀是谁给你的!”

      垭 “白无常谢必安。”夏崇伯如实回答。

      “白老鬼!”骸骨似乎认识白无常谢必安,“你这ꖞ刀可否给我!?”

      骸骨的请求让夏崇伯有些不知所措。

      虽然夏崇伯将这短刀称为废材,但是他蛮喜欢它的。

      毕竟在遍鹫山的时候,这废材曾救过夏崇伯。

      “不可以!”夏崇伯说得很坚定。

      “你先别拒绝!”骸骨虽然没有表情,但是语气里透着一股阴阳怪气。

      “前辈,既是修佛之人,又何必强求一个晚辈呢?䮲”夏崇伯委婉地说道。

      “佛ଵ?你풉认为的佛是什么?”骸骨似乎对夏醡崇伯有了兴趣。

      “我只知道一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韱。其他了解地不深。”夏崇伯思索了一下,说道。

      “好一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骸骨咯僑咯地笑了起来,“堢我曾以为,以众生苦为苦,可以为佛也。但是,你也看到了,众生并不以为意!”

      “请你坚守䒧本心!”夏崇伯劝慰道。

      “年轻人,今開天我想带走你手上的刀!”骸骨呼着阴气,随即挣脱了夏崇伯的鬼缚。

      “有本事就来拿。”夏艇崇伯已然催动了手中的短刀。齋 㻘

      却不知为何,打从遍鹫山回来后,夏崇伯的体内充盈了鬼气,而他手中的短刀——废材摶似乎也㪳比之前的模样有了些许改变。

      锈迹少了。

      ᤢ퇳拿起来更是轻巧了些。

      最重要的是,夏崇伯看到了短刀刀刃的边缘有了刃光。

      풄茦 很明显,这废材锋利了许多。

      这一次,骸骨并没有被短刀——废材吓住,它拿起手中的禅杖,注满黑气就杀将上来了。

      “砰砰砰……”很快短刀就与禅杖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兵器的撞击声。

      “驱神!”夏崇伯赶忙催动鬼气注入短刀,让短刀在半空中与骸骨的禅杖对阵起来。

      几个轮回下来,黪夏崇伯显然琄是有了一些弱势。

      毕竟夏崇伯对于三十六鬼技中的驱神,还不甚熟悉。

      所以驱动起来有볭一些吃力。

      㺡 但是不知为何,骸骨手中的禅杖却有些惧怕短刀,好Ꙭ几次都不太敢与短刀硬碰硬。 ꝯ

      几招下来,他们打成了平手。

      莎 然而,还没待夏崇伯反应过来,突然间骸骨嘴里念念有词。

      뇐 “阻止它念大日如来咒!它想解封这北渡村的封印!”夏安不知何时已追了上来,还没到챩夏崇伯跟前,就大喊道。

      一听到夏安的声音,夏崇伯赶忙催动短刀——废材,直直往骸骨冲ﰝ了过去。

      只见短刀废材朝骸骨的嘴斩了过去。

      “小子,你们别怪我不客气!”骸骨被㖗短刀这么一斩,停住了嘴里的咒语,却突然间大恼㞎起来。

      “谁要你客气!”夏安站定,鄙夷地说道。

      “就是!”夏崇伯突然间底气也足了些。

      好一副背靠大山的气势。

      “我佛慈悲!”骸骨结起佛印手,念道。

      只见,突然间狂风大作,在骸骨的背后结出了一个巨大的卍字符。

      “小心,是卍字符!”夏安提醒夏崇伯道。

      “嗯。”夏崇伯点头。 쵨

      骸骨不由分说地将卍字符䣐朝着夏崇伯的方向打了过来。

      很快,这卍字符,瞬间就打在了夏崇ﺖ伯的面前。

      “瞬移!”夏崇伯赶忙催动鬼技瞬移,移到了半空之中。

      ㆉ当夏崇伯以为安ꋄ全的时候,这骸骨却已将第二道卍字符打了过来。

      “注意下面!”夏安继续提醒夏崇伯。

      肔 夏崇伯再次瞬移到了不远处。

      然而,这骸骨却似乎缠上了릉夏崇伯,紧接着第三道、第四道卍字符不断袭来。 䚌

      “够了!”㺉夏安已不ប想在与骸骨僵持下去了嗭。

      ጶ 最主要的是,夏崇伯在不断地瞬移间,也有些吃力。

      也不知为何,这骸骨似乎有源源不断地力量支撑着。

      夏安双手赶紧结出玄印手“急急如律令!”早已施好咒术的符箓应声从他的阴司服里飞出,是护符。

      ⎝ 护符在飞出的同时绽ᑩ放光芒,以鬼气竖起防壁——一张符箓飞来,正好在夏崇伯的周围形成了防壁蛉。

      在夏崇伯的周围筑起了保护罩之后,夏安以迅雷磵不及掩耳的速度拔出腰间的长剑。

      “散!”白刃一闪,朝着骸骨打出的卍字符斩去。

      白刃散发的鬼气以及那一刀中释放的鬼气猛烈,就连在夏安背后的夏崇伯也被吓得浑身发抖。

      拔出长剑的夏安射出锐利的目光。

      夏崇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夏安。

      突然间觉得夏安有些可怕。

      但不自觉地,也让夏崇伯多看了几眼。

      一直以来,夏蹅安都是把长发束在脑后,身穿阴司服,看上去有些阴柔,但是此时的他五官正气凛然,望向骸骨的眼神甚至有一些凌厉。

      也就在此时,在这荒野的上空传来骸骨的咆哮。

      “啊啊啊!!”

      쾩在这荒野之上,骸骨跳向半空,似乎一心只想逃脱,毫无战意。

      然而,夏安却不会就此放任骸骨逃离的。

      很快,夏崇וּ伯就发现,夏安早已催动瞬移,来到了在逃的骸骨面前。

      夏安的駜瞬移比起夏崇伯来说,要快上了许多。樱

      很快,骸骨就被夏安堵在了半空之中。

      “你这何苦为难我一老和尚呢!!”骸骨开口道。

      “是你为难我们在先。”夏安眼前早已催动了符箓,“束手就擒吧。”

      ݆“你也看到了,我ᨏ只是给他们应有的报应而已!”骸骨没办法,已成困兽,它只能等候机会。

      “报应自有轮回殿审判,你这算是造孽!”夏安没有理会骸骨㴁,他催动符箓包围了骸骨。

      原本保护夏崇伯的符箓,如今对于骸骨来说,却已成了困住它的利器。

      “我本是三道门的门生,为妝了拯救众生下了山门,跳下油锅蒸煮成药,却不想到头来,只换得众人的背叛。”骸骨突然间厉声问道。

      “世人的罪,将由轮回殿审判,如今,你受了村民的祭拜成形,又受了村民的孽成怨,你的罪已成。今天,你就乖乖从了吧!!”夏安已催动了符箓。

      凃只见,那原本围在骸骨四周的符箓,不断旋转起来。

      不一会儿就形成了一道淡黄色的光圈,早已将骸骨困䨕了起来。

      “幽冥之气,乾朗泰坤,떠斩妖缚邪,杀鬼万千,净!”夏安已念就了净鬼咒。

      很快,这玄悲上人的骸骨,已盘膝入定,变回了原本的模样。

      “这是什么!”夏崇伯已从夏安为他祭起的符箓阵中出了来,看到从骸骨上飘落的一张符纸,赶忙捡了起来。

      “又是这东西!”夏安扫了一眼夏崇伯手中的符纸,“鬼咒符。”

      “鬼咒符?”夏崇伯问৵道。

      “䥏一种控制鬼的符箓,在幽冥界属于禁符。”夏安解释道。

      “队࿰长,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夏崇伯将手中的鬼咒符递给了夏安,问道。

      “这任务到这里,就算完成了。”夏安将自己的鬼气瓶拿了出来,“不信你看。”

      只见夏安的鬼气䃾瓶,不多时就有一股绿色的鬼气飘然而至,注入了鬼气瓶中。

      “原来在青铜部的时候,总要等回来了才感应到鬼气的注熠入,在这白银部,那般神奇。”夏崇伯不禁感叹道。

      说罢,夏崇伯也从怀里取ꮥ出了鬼气瓶。 뙵

      “哇,竟然有100点鬼气值!”夏崇伯不禁感叹道。 뙣

      “你第一次执行任务,姗还算合格,给你鼓励。”夏安笑了笑,顺便摸了摸夏崇伯的头。

      “谢谢队长。”夏崇伯低头,᧾略显得有些尴尬。鴆

      第一次执行白银任务,自己什么力都没出,却厚着脸皮拿到了鬼气值奖励,这让夏崇伯有些不好意思。臃

      暗暗地,夏崇伯对岔夏安多了一份尊敬。

      “别忘了,在青龙战队的口号是什么?”夏安看得出来夏崇伯的尴尬。

      “互帮互助,共띙同进步!”夏崇伯回答道。

      ᭊ “嘿嘿,记得就好。”

      从北渡村回来后,夏崇伯对于鬼符咒좱有了更大的兴趣。

      妐此刻他正坐在一处空旷的地方,一个人。

      看蚌着手里的一张符箓发呆。

      퐖从玄悲上人的骸骨掉落的符箓,很明显与他手上的符箓是⇜同一⟆种类型。

      “鬼咒符。”夏崇伯念糷叨道。

      在遍翦鹫山,到底是何人操纵这鬼咒符放入了鬼藤,致使鬼藤暴走?今天又是谁将此符推荚进了那玄悲上人的骸骨里,致使北渡村一众村民死于非命?

      这两个疑ꦇ问,让夏崇伯寱百思不得其解。

      两者没有联系。

      殈这让夏崇伯很是头疼툺。

      “嘿嘿!原躥来滤你在这里!”禌不远处,一个声音传来。졻

      “嗯,坐。”夏崇伯抬眼看到来人是卫空空,挪了挪自己的身体,空出了半个位置,让来人坐下,“띕空空,你也是刚执行完任务吧。” 㜧

      “是啊,进入了这白银阴司部,就碰上了一众鬼灾,真是忙!”卫空空吐槽道。

      “空空,我今天又见到了鬼咒符了。Ẕ”夏崇伯说道。

      “嗯,不稀奇,我这些天,看到了三张。”卫空空摊开双手,耸了耸肩。

       就这样,夏崇伯与卫空空有一句没一句的讲着这些天的见闻。

      毕竟这是夏崇伯和卫空空进入青龙战队后的第一次谈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