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之战全集下载软件

      如果说,这調个世界上有一首歌,是在这个时空尚未出世而木兰不敢抄袭的,那非《BOHEMIAN RHAPSODY》莫属。木兰认为,他需要沉浸歌剧푻十年以上,并阅读数十本英文经典读物,才有可能驾驭得住这首歌。这首歌已经超越流行歌曲的范畴,开创出摇滚歌剧的独特领域。

      因为对这首歌的印象太过深刻,木兰曾遗憾过这首歌未能出世,也可惜过皇Q乐队没能登上巅峰。电子音乐的提前崛起彉,让摇滚乐更早的被流行乐淘汰,披头士之后在无人能挑起摇滚乐队的大梁,滚S与皇Q虽曾展露一时锋芒,却抵不过时代的滚滚潮流。

      不过,在得⊮知皇Q魔乐队的主唱,《BOHEMIAN RHA驓PSODY》的编曲与作词者,弗雷迪无病无灾地活着,还与玛丽ᝠ登记结婚之后,木兰心中的遗憾消减不少。世界或许会因为少了几位才子而失色些许,但有什么比与爱人相知相守要美好的事呢?这或许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所以,在知道뎲自己樶早间拒绝见面的人,正是弗雷迪的时候,木兰庆幸自己喜欢的歌手没有因为自己的无礼而转韛身离开。펏

      能和一名理论上的超级大歌手探讨音乐,木兰的心情还是无比兴奋的。甭管木兰身份穿越者的身份,也甭管木兰身怀金手指,那种“我就是个普通人”心态根深蒂固。궱

      或许是未能大红大紫的原因,时逧间给了弗雷迪更多的机会去思考去沉淀。木兰眼中的弗雷迪,퍺比之电影、比之录影、比之专辑都要深邃与睿智,言⧄谈举止透露出由内而外的魅力异常耀眼。短短数个小时的闲聊,木兰쉌就从一名路人粉升级为人精粉。

      两人聊到兴起,木兰一时脑热便说:“弗雷迪,我能请你教我怎么唱歌吗?想必你也看得出来,我的唱功很普通,一直都是靠一些小技巧才掩饰这个弱点。无䦻论将来是做唱片还是要唱现场,我不希望歌迷们会失望听到我的真实歌喉。”

      话说出口,木兰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让人家超级大歌星来教自己唱歌,有点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同㪣样一句话,弗雷迪听来感受全然不同。早间来拜访时吃的闭门掏羹,让弗雷迪将心底的期望放到最低,本以为自己报下自尊守在门臨外也不会改变什么,哪知道对方在见到自己后会邀请自己进屋细ퟂ谈;本以为对方年少得志会看不起自己这“过时的老家伙”,哪知道对方会和自己热嘰情地畅谈数个小时;本以为对方只是出于옖礼貌地与自己交流,哪知道对方会提出邀自己做老师的请求。

      縩一系列的“本以为”和“哪知道”造成的反差,녍让弗雷迪颇为受宠若惊,自己的粉丝都没对方多,凭什么给人家当老师。

      셼造成这倝样的状况,无非是木兰和呡弗雷迪的信␨息不对{称,木兰将弗雷迪看做名垂青史的大歌星,弗雷迪则把木兰视为将远超自己的未来之星,两人高看对方읲低估自己后,木兰请弗雷迪做老师的事被两人当做玩笑,都没有再提。

      不过,木兰下定决心要好好向弗雷迪学习,弗雷迪也有意把自己所会ɛ的一切倾囊相授。十六쨮岁的饉木兰和四렓十六岁的弗雷迪,ᢆ因此结成忘年交。

      高一第二学期开学当天,木兰就逃了半天课,和弗雷迪ۤ聊了一上午,结果宾主긺尽欢。木兰没能留下弗雷迪一起吃午饭继续聊,人家要赶回去和他的挚爱通报今日的成果。

      约好下Η次见面的时间獻,木兰送别弗雷迪后,开始整理今日的收获。许多空泛的合作意向暂且不提,光弗雷迪拿出表的《BOHEMIAN R㣠HAPSODY䑌》就足以让木兰心满意足。

      木兰干抄袭这个行当,自然要쪫对真·原创作者做足功课,皇Q乐队作为另떘一个时空的绝对传奇,木兰自然不会错过对他们的研究。

      这个时空的皇Q莀乐队只能算小有名气,除了摇滚乐没落的大环境外,也是因为许多本属于鍵皇Q的经典歌曲未能显世。诸多木兰喜欢的歌曲包括《BOH啟EMIAN RHAPSODY》、《CRAZY LITTLE THING CALLED LOV鈜E》、《ANOTHER ONE BITES THE DUST》、《WE WILL RヨOCK YOU》、《WE ARE THE CHAMPIONS》、和《RADIO 翁GAGA》都因为各种原因未能发行。

       木탒兰就曾经考虑过一个因果影响,没有《RADIO GAGA》这首歌的话,LADY GAGA到时会用什么艺名出道呢?还是世间会因此再少了一位歌后?

      皇Q乐队的歌曲除了《BOHEMIAN RHAPSODY》外,《WE WILL ROCK YꔈOU曇》和《WE A᥵RE TH憐E TCHAMPIONS》也是木兰暂时不敢下手抄袭的神曲,这种歌曲无论是写还是唱,都需要极强的自信与实力才有资쁨格演绎。

      哪怕是另一됤个时空的皇Q乐队,在初期演绎鮶《WE WIL௼L RO磡CK YOU》和《WE ARE THE CHAMPI多ONS》的꤁时候,都引来大片骂声。而这个时空里相对弱㖁势的皇Q乐队,甚至没能写出进攻性与自信心极惦强ᮑ的《WE WILL ROᨫCK YOUᖜ》和《WE ARE TH⢍E箓 CHAMPIONS》。

      《CRAƴZY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SOMEBODY TO LOVE》、《DON’T STOP ME NOW》、加上《BOHEMIAN RHAPSODY》是弗雷迪这次带来的四首歌曲,也是弗雷迪手雀头上仅有的四首曲子。

      “欧尼酱,你这么看好那位怪大叔吗?居然愿意帮他那样的过气小歌手写歌。”丽美今早也逃学了,全程陪在木兰旁濊边。在丽美鏹眼中,长相怪异的弗雷迪并没有什么闪亮的地方,她甚至没有听过弗雷迪的歌。

      ై时势造英雄,另一个时空螻如日中天的弗雷迪,因为这个时空摇滚乐的쎺提前衰落,成了丽美眼中的过气小歌星。木兰无处去诉说某种感叹,只能借用弗⥯雷໕迪自嘲的一句话:“你看他上牙床那么宽,那赋予了他远超常人的音域,他是个天生的歌手。” ༠

      丽美并不懂得怎么评判一个歌手的天赋,她只需要全力支持欧尼酱就好:“那欧尼酱是要为怪大叔量身打造新歌,还是动用咱们的词库。”

      木兰毫无廉耻地说:“当然是要量身打造啊,词库是我们的棺纊材໗本,尽可能减少使用的速度。”木兰刚刚试探过,弗雷迪本人并没有写出《WE WILL ROCK YᩂOU》和《WE ARE THE CHAMPIONS》,他准备抄袭皇Q的歌再还给皇Q。那么问题来了:这算借花献佛呢뀱?或是算康人之慨呢?还是算完璧归赵呢?木兰的成语不够用了。

      뤺丽美开心地点点脑袋,十分享受欧尼酱用我们这个词湌,也很盲信欧尼酱能䩛随手就写出好的歌词来,说:“那欧尼㹙酱负责写歌,丽美去联系有希子姐姐、好二与不二大叔。”丽美小事随木兰,跟着一起叫新一씋的妈妈为有希子姐姐。

      反正已经逃了一上午的课,等会有希子和好二、不二可能会来,木兰干脆⛾连下午的课也旷了,尽快把那两首歌完成。今年看巴塞洛娜奥运会的时候,总感觉差点什么,或许让这两﷧首歌面世后会好一些。

      ს 抄袭比创作快太多了,又是自己喜欢且熟悉的歌曲,木兰花了一个小时就把《WE WILL ROCK YOU》和《WE ARE THE CHAMPIONS》复现出来,填词和编曲齐全。

      葬 眼看有希子和好二、不二还没来,木兰就想着可以唱歌㖣小样。

      另外,木兰之前一心只想着抄袭九十年代及其之后的歌曲,要不是弗雷迪今天拜访木兰都没想到,一些因时代背景而ك没有出现的经典歌曲,也是有机会捡漏的。这算是一种思维误区吧,明明很简单,木兰视而不见了好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