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直播苹果版Testlight

      地震发生后,很多遇难者遗体被抢救出来时,血肉模糊、缺肢断膀,已经无法通过外观来辨认ﶙ究竟是谁븩。

      而死者家属找䛸不到亲人遗体,情绪十分激动,天天来派出所吵着要“人”。

      觍 ^ 这଩就要对遇难者遗体᧮进行医学检验确팻定,让遇难者“回家”。

      法医,乃已成为家属在震后找到亲人遗体的技术使者。

      乌蒙市公安局刑科所法医李姗姗与刘勇等二十名法医,组成了遇难者遗体㕯检验组,提上检验箱,迅速赶往天关灾区。㻳

      李姗姗他们到达天銯关后,在乔星雨、柏文秀的协助下䕕,来到茶马古道广场。

      这里是集中停放ు没有及时认领的遇难者遗体敂的地方。

      乔星雨来到广场时,惊呆了,脚都不敢᏷挪动半步。

      上百具面目全非、残缺不全的遇难者遗体,横七竖八地摆放在场地上。

      糽 她细细一看,还有猪脚、狗腿、牛脚等肢体夹杂在里面。

      表面看人畜难分,更不要说男女ߵ肢体混杂了。

      这些是家属、亲友没有认领的遗体,暂时摆放在广场上。

      掦 有的是来灾区办事、旅游的外地人员,有的亲人在外地而一时无法回来认领,㚝还䝷有的是全家罹难。

      第一次看到这种悲壮的场面,她心里非常痛苦,禁不住的眼泪接连往下淌。

      生死就是一秒,生死就是一瞬间。

      她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띵,着앋实把她吓了一大跳,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心里嘀咕,“还以为是鬼魂殚在跳动”。

      她掏出手机,是几条短괢信。

      最新一条是刑警队提示:请各中队在各点徇有序组织抗震救灾,所有人员坚守岗텎位鿓;注㹂意收集信息、情报,严厉㈭打击借灾难之机的违法犯罪人员;一有刑事案情及时上报,协作处理。

      嶺 她回复:收到。

      第二条⋽,是ࢗ卫城发来的救꾊灾物资清单,她看了一下,有帐蓬、衣被,有蔬菜、饼干、水果、矿泉ㅱ水等三十⣡多种物品,初步预算一百二十多万元。

       卫城最后说,特意给派出所和现场⻝救灾民警购置了两百个睡袋。

      她回왱复:谢谢卫城。

      还有一条信息,是爸爸发来的。爸爸说道:“坚强起来,保护好自己,妈妈想ᯉ来看你。”

      这条,她没有回复,这种场合最好䄤不要来了,晚上打븄电话细说。늰

      李姗姗拿来一套卫生防护服,让她穿上,又给她一个登记本,让她跟在后面进行厚流水作业。

      ᇱ 李姗姗和现场管理人员在前面给遇难者收拾肢体,섗贴编号、拍照。

      岿乔星雨驼在后面进行登记,登记遗体发现的时间、地点、当时的模样,登记遗体身上的特有标记,以及清点的遗䙺体身上的遗物等。

      第一次检查登记完后,她又跟着李姗姗进笚行第二次紃登记。

      李姗姗和刘勇,用解剖刀在每一位遇똑难者身上切下一小块软肋骨等组织,作为DNA检材,编号登记后装瓶保管,以便日后做鉴定,为家属认领遗体的身踓份识别提供基础条件籜。ꮸ

      嫯以前Ṝ觉得李姗姗细声细气、胆小怕事,但干起法医工作来,却手脚慮麻利,胆大心细。

      职责面前,人人都会坚强。

      쒙 就像她毫不犹豫地緧钻进䂌废墟里抢救出孩子一样,是以前从没有过的勇气。

      她对李姗姗有了新的看法痍。

      灾区䜥连日高温多雨,两三天后,满目疮痍⾱的废墟下,便发出了令人䆱难以忍受的臭味。

      乔星雨戴着两层口罩,可也挡不住烂臭气味的侵ᩫ扰。手上戴着医用塑料手套,也担心处理遗体时不小心被骨头㊨茬子或者什么锐器划破,如果伤口沾上尸水,感狌染尸毒就十分危险。

      为了让这些罹难者的亲人们心里好受一点,他们﨣在提取DNA检材后,简单整理䞁一下遗体面容,再让殡仪馆的人抬走。

      连续高温,被掩埋在废墟๳下面的遗体,有的腐烂溶败了,挖出来后有的用死者的衣服兜着还能勉强抬起,有的只能用铁锹铲到就近捡来的被单棉絮里,才能提起来。

      到最后几天,挖出来的遗体基本都是粘着烂肉的骨架了。

      乔星雨拿着登记本,蹲在臭气熏天的遗体旁边,逐一进行登记。

      一团一团的大蛆虫鼓涌着,从腐烂的遗体里拱出来到处乱爬乱窜,一群一群撵不散的大头苍蝇末,围着他们纐“嗡嗡嗡”打转䁰。

      乔星雨实在忍不住了,跑到侧面一个劲地呕吐,一次又一次,连苦胆水都吐了出来。

      刘勇穿上解剖服,检验了七十多具遗体后,累得眼珠冒起了血丝,腰酸背痛,身子都直不起来,衣服上满是污垢,胶手套上血糊糊地羐粘着尸液。앰

      ヰ 乔星雨缥上前给ᤔ他点了一根香烟,送到他嘴边,他拉下口罩,抽了几劇口就叼着半截香烟,依靠在废墟上睡着了。

      晚上,他们和受灾群众一样,住进搭在泥土上的帐篷里。

      群众仌的帐篷里还可以铺几块从废墟里抢出来的门板、木料和棉絮,他们的帐篷里脚下就是泥地,阴冷潮湿,除了Ŀ挡雨之外根本不能睡觉,只好到外边捡几块砖头垫在泥水上坐着打盹。

      经过一天的“臭熏”,乔星雨吃不下东西,满脑子都是各种各样的遗体在飘动,各种肢体在飞舞。

      子杰去提来一壶开水,拿着两包酸菜方便面过来,撕开袋子䑪,将开水直接倒入袋子蓣里,捏着口脺子,对乔星身雨和李姗훼姗说道:“‘康师傅’那样味道好一쑻点的方便食品都直接发给群众了,这是酸菜的,将就吃連吧,也好调调胃口,压压臭味。”

      李姗姗看了一眼方便面,说道:“摸了一天尸体,连訒洗脸洗手的水都没有,끚怎么敢接触옎食物啊。偙”

      鰯 这也是让乔星雨感到最恼䞜火的,他们找不到洗浴用水,连一盆干净的洗脸水都没有。

      ㅜ以前派出所那股“哗哗哗”的清亮山泉,被垮下的山石压断了。

      子杰递给乔星雨一瓶矿泉水,说道:“用这个洗脸、漱口。”

      䣡 乔星雨拿过一瓶矿泉水,喝一口䜹水在嘴中,先含在嘴里漱漱口,再“细水长流”地吐ᨼ到手上洗手,最后再倒一口뀊水在手心里洗脸。

      衣服也不能换,换了也没办法洗,쭟身上都捂馊臭了,苍蝇老是飞来围着转。

      䂊灾区,洗一次澡,都是奢望。

      这是常人难以想像到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