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交友网

      李梨温柔娴静,婉约真诚,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孩。相处日久,渐꧿渐爱上了这个女孩。虽然偶尔仍能想起苏雪婷,但心中女神的地位已经开始动摇了。

      大二是四年大学最幸福的时光。既完全适应了大学生活̥,又没有分配的压力。所谓适应,比如远离家庭与亲人,习惯了孤身一人异地生活,不再有思念亲人的煎熬。独在异乡为异客是真,每逢佳节倍思亲是假。只是第一年倍思亲;也适应了功课的节奏,考试比作业简单럂,不再焦虑恐惧,手忙脚乱;也习惯了褴褛筚路,攻读天书一般的空气动力学。至于毕业分配,还远呢。90初期的大学生,还是包分配的。工作单位的好坏,则是另一个问题了。

      因此,学习之余,淙可以尽情享受无限美好的大学时光。

      从青春期开始,我便对女孩充满好奇。准确地说,是汃对女孩的身体充满好奇。比如얷杨英姿优美的身体曲线,和身体散发的淡淡幽香。比如苏雪婷柔顺的长发,总是恰到好处的贴在肩上,轻风拂过ᷠ,耳边的发丝便会飘到眼前与腮边,苏迎着风轻一甩头,那些淘气的发丝便回到原位。最好奇的,是她们细细地手臂,纤巧的手,以及白白的肌肤。

      和李梨熟了,玹便可以时常握起她的小手,柔软,凝脂一般地顺滑。握在手里,非常地舒服。原来女孩的手,与我们男生有如此巨쨶大的不同。在图书馆,晚自习坐在一起,我便可以佘近距离地观察与探索。当然是偷偷緱地。李梨做作业非常专心,注意不到我在仔细地看她雪白的颈项,和粉嫩的手臂。有多少次,想摸摸她的手臂,摸摸她的颈项,甚至她的脸蛋,当然不敢。可以借给她暖手的名义,摸摸她的小手,其它的,却没有理由。

      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先征得她的同意呢?可是,휵怎么扰说呢?她不高兴怎么办?甚至,会不具会以为我㈵是个不正经的人,甚至是一个好色之徒?不可!不可!现在我已经可以与她近距离地坐在一起,可以♣握她的手,可以近距离地欣赏,倘若惹得她怒而远去,那么已经得到的,也会失去。

      图书馆暖气开得很足,李梨把外套搭在椅背上,只穿一件薄薄地细线毛衣,紧紧蛨地贴在身上,圆圆地肩,高耸地胸清晰地显现出来。我是多么地渴望嫄体验一下把女孩搂进怀里的感觉。那种感觉一定非常美妙。当然,我更加不敢。曾经与苏有过一次拥抱,但没留下任何感觉。当时在那种心境抮下,不可能有什么感觉吧?

      我帮李梨做高数题,我尽可能地靠近她,便可以闻到女孩身上淡淡的体香。但不敢靠得太近,以身体不接触为度﹊。总不能让她觉得,我有占她便宜的嫌疑。【畅游中国评:一个男人的真实뽯记录】舿

      借讲题之便,就可从容订立约会絣,而不必与门神大妈纠缠。今天的大学生、中学生,人手一部手机,微信、QQ是标配。而我们当年,公用电话都没有,传呼也只是听说。“半头砖”,是大老板才有的玩意。男孩女孩约会,只能提前当面约定。

      Է月明星稀,我俩结束自习,顺着校园林荫大道走回生活区。李梨已经习惯了让我໹牵着手,一起走在校园里。这在北京的高校,是非常普遍的。我后来发现,李梨的手,总是凉凉的。所以总攒着她的手,给她取暖。李遇到同班同学,也不再躲避。而我的同学,则是羡慕与嫉妒。室友则时常借我风衣穿㷀,戏称别给一系丢人。

      我邀请李梨:“明天周日,一起去园明园玩吧?”

      李面露喜色,“好ચ呀。我还没去过园明园呢。”

      “那,明早8:00,一起到西门坐公交。”

      李稍作思索:“骑自行车吧,你载着我。”

      ჶ“好。听你的。”

      链周日我早早起来,先把已整备一囙新的车子擦得干干净净,轮圈、发条锃亮,向室友借了风衣,借电吹风整好发型,刮净胡子,体育馆墙上的大钟指向8的时候,出现在15号楼下。

      8:00刚过,李梨姗姗下楼,居然还有她的闺蜜安然。安然抢先一步,来到我面前,上下打量,“嗬,这是哪儿来的帅뉕哥啊?今儿可是见真人了!”未及我寒喧,又嚷嚷道,“四妺还说土,我看她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帅哥,带我一起玩儿好不好?”

      “哦,这...”我看着李梨,我不知这是不是李梨同意的。

      “安然别闹了。”李梨面向뢴我,“她非得下来看看你,拦都拦不住。”李梨见我人车焕然一新,也是惊喜异常!

      “没关系,咱们走ᄩ吧?安然再见!”

      我长嘘一口气,幸亏我今天好好收拾了一下,人车一新,要不在安然面前,可给李梨丢份了。

      李梨恰似一位公主,头上一金色发卡,头軉发垂到胸前,柳叶弯眉,圆圆的下巴,粉嫩的颈项上挂一条项链,下坠一红宝石。

      我揽着李梨的肩,李梨并没有挣脱,在安然的注视下,推车走出石子路,骑上车,蹬得飞快,“走喽,我的美丽小公主!”。

      李梨坐在后座上,搂着我的腰,渐渐地,胸膛贴在我后背上,我立刻感受到了她温软的身体。

      来到园明园,把车锁在门前的树上,进园游玩。

      뺇 李梨体质较弱,还没走过半个园区,已经气喘嘘嘘。我赶紧拉她坐在长椅上休息。

      秋风渐起,我拉她靠在我身上밒,用风衣挡住风寒。李梨头靠᢫在我胸前,火热的眼看着我,我抚摸着她柔软的圆肩,再也忍不住,吻了下去。

      一吻之下,李梨心魂俱醉,长长的睫毛下渗出泪花。

      我用手指仔细地给她擦去泪珠,“怎么哭了?”

      李梨的脸深深地埋在我的怀里,双臂紧紧地搂着我的腰,“没...ṉ没。”

      时间凝固了,萧瑟的秋风已不再寒冷,天地间不再肃杀。喜鹊站在枝头쥧看着我俩,翘着尾푅巴鸣叫。

      詰 平生第一次搂着女孩,平生第一次亲吻女孩,兴奋,激动,而又茫然无绪。

      许久许久,李梨仰起脸问我:“我真的象美丽的小公主吗?”

      “当然!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뿶”

      똧 李梨脸上洋溢着髑笑容,“你骗人...那在火车上,你是见我长的漂鼍亮才让座的吧?”ꮈ

      李梨聪明绝顶,顺势挖了一小坑让我跳。我要说是,就是见色起意;要说不是,就是否认她的漂亮。

      我一脸窘迫。李梨赶紧说:“ﵮ逗你玩呢,别当真。”

      我双手捧着她的脸,“我得向你坦白,我以前喜欢过两个女孩----”

      话音未ᯛ落,李梨浑身一震,坐了起来,惊疑不定:“什么...谁...?”

      我立即后悔了,因为我知道李梨是一个敏感人。不应该这样唐突地说出来앃,我赶紧解释:“第一个是我单相思,高中同쩊学,那女孩都不知ꯞ道,现在也不知所踪;第二个是10系的,叫苏雪婷,人家看不上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作我的女朋友,是我自作多情...”

      解释了半天,李梨还是将信将疑,“真的吗?你可不能骗我。”

      直到我把她俩的故事详尽讲了一遍,李梨才打消疑虑。靠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我可是初吻...”

      我看着她,“我也是”。李梨深知我是一个正直的人,这种事情必定不会说谎。

      李梨悠悠地说,“高中时有许多男生喜欢我,甚至写情书塞进我的课桌,可是我不喜欢他们。”

      “为什么?”

      “说不清,就是不喜欢。那时面临高考,一点心思也没有。”

      “那情书怎么处理的?交给老师了?” 爒

      “那怎么行,岂不把人家坑了?”

      “情书什圥么内容?”

      “我看都没看,直接撕碎扔垃圾桶了。”

      我给她正正发卡,理了理头发。

      李梨接着说,“我们系团支书,四川一小男孩,向쭔我表白了三次,都被我严辞拒绝了,还不死心呢。”

      “下次拉上我,我把他打一顿!敢欺负咱们㦩山东姑娘。”

      李梨呵呵一笑,“吃醋了?”

      我吻住了她,不让她再说下去。

      夕阳西下,几个游人走过来,李梨赶岱紧站起来,“我们回去吧。”

      (2.5)才女

      从此以后,我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去找李梨的机会!

      䶀大二輾下午最多只有两节课。老师宣布下课,有许多同学箭一般地冲出去,体育馆,蓝球场,足球场...因为资源有限,庙少和尚多,大家都去抢场地,抢器材。我是其中之一,不˗过我是去找李梨!

      下午只有李梨有课的时候,我会早早地等在她的教室外面。或者进去和她一起上课。如果下午只有我有课,那么无论哪个老师的课,我一律逃⻹课!

      我接到她,会一同去图书馆,早早地把䍅当天的作业做完。李梨当然乐此不疲。她是一个典型的好学媟生,每一科作业都认真完成,书写工整。我有时闲的无聊,也会拿起她的课本,翻一翻有关化学专业的教材。李梨甚至开玩笑,让我修双学位。

      一同晚餐之后,晚自习的时间就会非常瞆充足。李梨会温习一下功课,或者预习一下下面的章节,我则找一些杂书打发时间。等到8:00以后,天彻底黑了,我便鼓动李梨:“咱们去中心花园逛逛吧,那儿有英语角猳,也可以赏赏月...”

      李梨会心地一笑,合上书,“只去英语角啊,可不准拉我去别的地方。”她当然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

      中心花园在教学区的正돸中央,花树繁茂,走在花园小径上,我瞅瞅四周无人,就迫不及待地把李梨怀里亲吻她。刚开始,李梨措手不及,边躲闪边观察四周。而我早早地把她双臂箍在怀里葸,动弹不得。李訙梨挣扎不过,也只好由我。渐渐地,李梨也不再管周围有没有同学经过,闭上眼睛,搂着我的腰,身体紧紧地贴进我的怀里。

      激烈的拥吻过后,我们会在长椅上坐下来,静听秋虫呢㐨哝。借给李梨整理头发的机会,我可以摸摸她뿿的项颈。并排紧靠在一起톄,我可以试探着摸摸她的手臂。李梨当然感觉到了,瞅我笑笑,显然,李梨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我心中大喜过望。心中这些“猥琐”的想法,终于可以实现。当然,李梨的胸膛我是不敢碰的。非但不敢碰,直视都是不敢的,只敢偷偷地瞄一眼。绝对不敢让李梨察觉蜝到。【畅游中国评:一个男人的真实记录】 ⮖

      元旦放假,我去李梨宿舍陪她过元旦。宿舍只有李梨,闺蜜们都相约逛街去了。把学촡生证押在楼下,门神大妈允许男生上楼。其它时间,要找哪个女孩,先拿学生证验明正身,大妈用广播在楼下喊,每层楼有喇叭敒,让女孩下楼。不知是故意还是怎样,大妈总这样喊:“XX系XXX,楼下有男生找。”并不喊“XXX室XXX”。甚至,一定要把男生的名字喊出来。弄得女孩子们很尴尬。或许大妈就是故意,年轻的学生,不好好读书,ꦪ净干些偷腥的事。四年结束,风流云散,受伤的总是女孩子们。大妈是看透了大学生的爱情,见惯了毕业时“劳燕分飞一日泪,鸳鸯离散一年悲”。或许大妈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诫女孩们,不要在大学里付出真情。可惜,女孩们죾根本不理解,天天背地里骂她老巫婆。大妈듽也知道,但并不生气。大妈是拿픋女孩们当自己的女儿看待,女儿再淘气,做妈妈的也不会真生气。

      李梨就说,“别看大妈跆很凶,其实对我们可好了。”

      “哪儿好?一个骚老巫婆。”

      “比如,遇到下雨,宿舍没人,她总是替我们收僵衣服。60岁的人了,又那么胖,五层楼,她爬上爬下,从不嫌累。”

      侧 “哦,佩服。换作是我,可做不到。”

      “还有,碰到有的男生,在楼下呵斥女生,大妈总看篎不惯媢,过去一把把男生推开,‘滚’,然后,把哭哭啼啼的女生拉回楼内。”

      “哟,那我以后可不敢对你不好,大妈凶神恶煞,我可对付不了。”

      李梨笑笑,“你是正人君子,不知道怎样跟大妈这样的人打交道。”

      “君子也不全是好人。五千年前的孔子是君子吧?‘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什么狗屁话?简直是侮辱你们女生!”

      李梨笑笑,“2500年。”

      我很奇怪,“你知道孔子距今多少年?”我们理科,中学虽学过历史,可我只对数理化感兴趣,根本不㫂知道孔子是什么时候的人。听说过上下五千年,便随口胡说五千年前的◌孔子。至于‘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纯粹是学来骂人的话。

      “《史记》说是公元前551年。”

      “你还看过史记?”我只知道史记是一本史书。其它什么也不知道。

      我突然发现,李梨的桌子ᢃ上,格子柜上,甚至床头,全是厚厚的书。《全唐诗》《史记》《汉书》《古文观止》《全球通史》《红楼梦》...

      “天哪!잆看这么多书?”

      “只看了一小部分,正在看。反正有的是⹟时间,慢慢看。”

      我拿起《史记》,“我可以看看吗?”

      李梨点点头。“这只是白䣼话文精选篇,原著要比这厚得多。”

      我翻开史记,空白处,留下许多铅笔文字。字迹娟秀,非常漂亮。“买这么多书,要花툑不少钱吧?”

      “多数是爸爸的书,这本是我买的。”

      “我只看过《三国演义》,也没看全,只知道刘备是好人,曹操是坏人。”

      “曹操不是坏人。《三国志》从不认为曹是坏人,侬而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诗人。其实明清以前,也并不认为曹是奸臣,是汉贼。”

      “哦,这么说,《三国演义》全是假的了?”

      “也不全是假,大约三分真七分假吧。也胞不能这样分,《三国演义》是小说,不是史书。”

      “那史书全是真的了。”

      “也不是,尽信书,不如无书。历史是任人打扮忭的小姑娘。大师们这样评论。”

      “什么意思?”혨

      “历史是胜利者写的,成王败寇。有些与史实有很大的差距。比如玄武门之变...”李梨见我一脸茫然,“算了,不说了这个了。”

      我发现桌子上有榼一本大大的字帖,“赵孟..,”第三个字就不认识了。

      “頫,fu,燚他有时也写赵孟俯。”

      “怪不得你写字这么漂亮。”

      “其实写得并不ẩ好;从小爸爸就逼我练字。”

      “你这么喜欢读这些书,干嘛不䢈学文科?一门高数就把你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你才不人不鬼呢!”李梨娇嗔道,眼角眉梢却带着笑。李梨浅施粉黛,只穿一件薄薄的紫色毛衣,酥胸高耸,芳气袭人。

      我不由得呼吸急促,吻着她的额头,手落在李梨的胸膛上。李梨浑身一震,߰将胸膛紧紧靠在我胸前,却坚决而迅速地把的我手拿开。

      我立即警鬇醒,连忙道谦:“对不起,对不起,我该死,我该死!”说着,我把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以示惩罚。

      李梨抚摸着我拍红的手,“我们不可以这样子...”

      蕇 我对李梨的人品,是敬重;对李梨的才华,是仰慕;对李梨的聪明机变,是欣赏;对李梨娇弱的体质,是爱护。

      我虽非君子,但绝렚不会做出有违女孩心意的事情。如果那样,岂不是小狗不如。高中生还规规矩矩,念了大学,反而念成个禽兽?

      ᢺ李梨真正是秀外而慧中之人。深藏若虚,平时看不出与其它⠂女孩有什么不同,诗书满腹,却深藏不露,把所有的光芒都收敛起来。

      “我虽然喜欢文史,可爸爸说,改革开放需要工业与科㊯技,靠儒教是追赶不了世界的。而且,学工科,毕业分配可以去爸爸的...算了,不说了,木已成舟,多说无益,考北京理工,我也没有后悔。卪”

      “你很听爸爸的话哈。”

      “我是独生女,爸爸拿我当宝贝呢。”

      “项链是爸爸给买的吧,这钻石很贵吧?”

      “只是红宝石,个头又小,不贵。爸爸说,当年穷,憼没给妈妈买贵重的礼物,现在补偿到我身上,呵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