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长是女仆大人国语

      血红色的光芒⦄一斩而去。

      㯘漫天的릥雨水,被这血红色的狂刀一卷,未顿时雾气缭绕。

      唐剑宇用手中的โ剑抵挡,同时甁一脚踹向武英。

      武英同样一脚踹出,砰地一声,双方脱离开来,全都后退而去。

      “再来。”轕武英发出一声兴奋的吼声,拖着龙陨血刀,冲向唐剑宇,ⰴ疯狂如一头野兽。

      ᪠ 唐剑宇迎了上画去。

      一辆车开来,车上的天花跟中年男子望着广场上囇的战斗。

      “这个武英很不错。”天花赞叹道ꀵ。

      㬜 中年男子点点头道:“够疯狂,有一种我自无敌的气势,这样的人反而能一往无前。这个武神山,要是能够拉到我们天圆地方拻,那就好了。”

      “再疯狂也不及破晓十二门疯쎏狂,反正只要龙陨石不被破晓十二门夺走༒,那就问题不大,我们在这뇮里坐山观虎斗就好了。”天花双手环胸,头往后靠,半躺在座位上。 繪

      中年男子转头四顾一拳,脸上浮现一丝疑惑。

      “暗中的人,怎么少了许多?”

      “很多不都被尧封街跟唐剑宇给打得ᤸ奄奄一息。”天᭟花回道。

      䫇  中年男子摇摇头道:“不对,少的人更多了。”

      “那就是他们碰到了,原本就有仇,或者互相看不顺眼,就打起쫚来了。”天花说道。

      “你有见到天佛院的那个缘念大ራ师吗?”中年男子问道。

      天ઙ花想了一下,摇摇头道:“我一直都跟你馕在一쬹起,没有见到。有可能,他还在湖边。”

      中年男子突然紧张了起来,浑身都在颤抖,就像是老鼠感觉到了猫的气息。

      訁“你怎么了?”天花疑惑的问道。

      眼光余角,天花瞥到了后座的一个身韋影。

      车上一直都只有他们两个人,后面怎么会突然出现一崇个人?

      无声无息,如此恐怖?

      天花没感㚪觉到就算了,就连中年男子地雨都没有感觉좽到。뻙

      一滴冷汗从地͉雨的额头上滑落,地雨缓缓转头䂘,望向后面坐着的那个人。

      一个眉毛极长的光头縒老者。

      靠着椅背,坐姿霸气,如一个帝王一般,俯视着前方的天花和地雨。

      天花想动,却被地雨给按住了。

      能够悄无声息的进来车里,让끻他地雨Ԁ毫无察觉的人,绝不是他们能够打得过的。

      而这个꽪可怕的强者没有立即动手,貇说明릚他没有杀心。

      如果这时候轻举妄动,惹得这个可怕强者不爽了,那就很有可能会灭了他们。

       “放心,我不会杀你们。”弘智开口说道。

      地穹雨终于是松了一口毴气,虽然心中有这种理解,但是这个可怕强者没有说出来,那就只是猜测。

      一个至少是玄之炼体八段中期的可怕强者,想杀他们,还是很容易的。

      “多谢ର前辈。Ꮚ”地雨小心翼翼的说道。

      周遭那些消失不见的人,看样子应该都是被这个突然冒出眡来的可怕强者干掉了。

      而这个可怕强者঻的ꈊ造型,让地雨想到了天佛院的缘念大师。

      这么想来,缘念大师来此,可能不是为了龙陨石,也不是为了林闲,而是为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可怕强者。

      一开始,地雨还以为,缘念大师是为了林闲而来的。

      也因此,地雨对林闲的身份更加好챤奇。

      盒 根据天风查来的消息,林闲只是海涯市的一个复读三年的高中生,根本就没走出过东麟州ﭻ,这场不应该跟天佛院的人有接触。

      现在终于可以解释得通了。

      而这个可怕剞强者在这里,那么缘念大师呢?

      挠一念至此,地雨更加平静了。

      反观天花,则铬是无法淡定,心中像是➖有千万只蚂蚁再爬一样。

      骳毕竟,小命掌握在别人的手里,那是很难受的。

      “前辈原本就在这里?”地雨问ᆹ道。

      纎天花一愣,닭一脸狐疑。

      “一下子就猜想到了这么多,难怪天圆地方能够发展到如今这个层次。”弘智抬起深邃的眼眸,眼光幽幽。婍

      “看样子,前辈跟我们天圆地方的ዠ理念是一样的。”地雨深吸一口气,说道:“恳请前辈,加入我们天圆地方。”

      “我的耐心是有限薧度的,不该说的话不要廇说。”弘智声音森冷,让车里这片空间的温䈻度突然下降了几千度一般。

      天花瑟瑟发抖起来。

      弘智望着前方广场上,那里的战斗较为吸引他,那里的人也是他想要的。

      营养,很高级的营养。

      “你꼤下去,去对一下暗中那个人。”弘智指着前方的㝼一个黑暗处。

      地雨顺着弘智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了两道身影。

      “华鹊。”地雨轻声说道。

      难怪,广场上只有唐剑绬宇跟尧封즕街,而不见这个华鹊。

      地雨没有丝毫犹豫,打开车门下车,冲쏿向了那片黑暗。

      拨开黑暗,撕开雨滴形成的帘幕,奔袭向拿到身影。

      䓭原本关注着广场上战斗的华鹊,感觉到了汹涌而来的强大气息,猛然转头,身影一闪而退。

      地雨没有任何言语,再次冲上去,极其猛袅烈的攻击。

      而广场上,唐剑宇半跪在地面上,뭗手上的龙陨剑撑着他的身体。

      满身鲜血,伤痕累累。

      洮不远处,武英趴在地面上,满脸血污,眼睛却明亮无比,还放声大笑。

      能够跟唐剑宇打个平手,对武英来说,就是一个无比巨大的证明。ﯛ

      열毕竟,武英比唐剑宇小了一辈。 

      ꤄武蔷下车,走上广场,扶起武英,扔了一件雨衣在武英身上。

      武英披着雨㠳衣,坐在一繉旁,靠着墙壁,抱着他的那把龙陨血刀。

      “尧封街,你今혘日是断然拿不走那块龙陨石的,何不给我。”武蔷开쑫口说道。

      虽然尧封街受伤了,但是疯狂的尧封街,要是打쑉起来,绝对是会䪽让他受슞重伤的。 骧

      而目前这个强敌环伺的环境,一旦受重伤,那就等于死亡了。

      ᜾即使是武神山,也要考虑到这一点。뚃

      虽쾑然武神山是东麟州的强大势力,但是暗中的那些强者,可不管这些。

      刀઩口䗽舔命的人,只要能够活下去,什么꠹事情都会去做的,做完了就远遁,躲起来。 蔡

      受重伤的尧封瞽街走出来,气势凌冽,如一把傲立的长枪。

      䣅 让他尧封街乖ϵ乖的把龙陨石交出轊来?

      这不是一句很可笑很傻的话吗?

      就因为这句话,想要龙陨石,就从他尧封街的尸뻺体上踏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