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理论第一页

      ꢳ咳咳,刘璇珠┤干咳两声,一本正经的道:什么时候实力超越我了,有三成姿格,什ヸ么时候实力超过皇帝了,有六成姿格,什么时候超过皇氏老祖了,有九成姿格。

      叶青锋疑惑道:为什么没ﭗ有十成姿格?

      讅刘璇珠道:傻瓜,任何事都没有十成把握。

      这样啊,叶青锋点点头,眉头思索,不睼知道在想什么。

      见叶青锋不昸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刘璇珠道:回去吧,以后不要从这个方向上来,会被当成入侵者的。

      叶青锋道:雪莲还没弄到手,鎄回去也没法交差。

      웒 刘璇顩珠道:艃你要其他地࿬方的麜雪莲也就罢了,这座山的雪莲别说是你我,퟽就连我爹来求都不可能。쳭 쬤

      叶青锋道샢:可是这样볫苦竹和心兰怎么办,他们还等着救命药呢膲。

      闻言,刘璇珠想롤了想,道:这样吧,你先出了这云层,我ថ去拿点别的来。

       叶夁青锋闻言,眼睛一얢亮,道:你真有办法?

      翻 刘璇珠骄傲的道:那当然,⿰也ᖙ不看看我什么身份㧾。

      叶青锋笑道:多谢,再欠你一个人情。

      哼了一声,刘璇珠道:谁稀罕,快走吧。

      ⟍ 额,叶青锋有些尴尬的手足无措,不知道说싲什么好,便直接转身离开了。

      见状,刘璇珠忽然轻笑一声,道:这傻瓜牣。

      说完摛,一转身,唤出飞剑,扶䌤摇直上雪山顶。

      ……

      ⰷ第二天早上,⛄大厅中,叶清泉,紫薰柔,药不理,周全四人正商议着对策,忽然一个战士急匆匆的跑来道:禀ᄓ庄主,刘捕头单身前来。

      闻言,叶清泉急忙道:快请进来。

      是!那战士闻言톳,抱拳称是,便魄离开了。骦

      不多时,刘捕头带刀走入大厅中,直接ﵹ开门见山问道:两日前可有官差传话?

      叶清泉闻言,心中咯噔一下,不过没敢表露出来,道:刘捕头稍安勿躁,请坐。

      说着,周全会意,亲自搬了一条凳子放到正中央。

      刘捕头走来这一路就发现了不对劲,如今见正厅都没有下人몉,这就更不对劲了콹,联想到那两人没有回来,心中有了猜测,不过到是不慌,应言坐了下来。

      汷见刘捕头坐了下来,叶清泉心욜中稍安,笑道:刘捕头来的正好펤,我뤸庄中前日遭逢大难,死伤无数,❿想请您为我们主持公道。

      闻言,刘捕头眼睛一眯,莫非是指那两个人?然到他们竟然故意前来只是为了找个借口过来,嫁祸给府主?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吗?还是他们狼子野心,连府主的位置也想染指?

      不过没看到尸体前,不敢确定,问道:什么大难,谁干的,可有人证物证?

      䉰叶清泉道:有的,一共六人,只是眼下我庄人丁稀少,劳烦刘捕头与我一道同去。

      ᦱ 刘捕头点点头,战起身,示意带路,不过心中更确定了就뭟是那家伙干的了。

      躄 大院中,整齐的六具尸体陈放㻵,用白布盖着,叶清泉亲겊自走过去掀开白布道☡:恹请看,就是这六人,害的我三百多人的山庄,如今只剩下不到七十人。

      刘捕头닗闻言,皱着眉头,竟㳞然没有䫖那二人쒼尸首,会是藏起来的吗,带着疑问,蹲下身子,装模做样的检查ⅷ。

      忽然,看到血色彼岸那两个蒙面女子的额头上的标记,面色一变,知道这是个烫手山芋,谁接谁倒霉,管不了不说,自身难保啊。

      可是又不好表现出来,于是岔开话题道:前日府主大㫕人派两名手持公文的官差前来问话,不知道他们二人㳰身在何处?

      叶清泉闻言,装傻道:不曾见过啊,前日我庄大难,可能他们怕麻烦上身,便回去了吧。

      刘捕头道:可他们也没回来。

      叶清泉皱着眉道:没샐回去?那可能去周边游玩吧,只是这件凶案还请刘捕头多费心呐᠓。

      见叶清泉据不承认,而又刚好确实⬟发生这么多血案,有理有据,有人有证,这还真不好逼⃋问,只是这场麻烦却不会因为不明不白就能结束的,刘댐捕头道:这个你放心,回头我就会开始调查,这些人你安排火化了吧,只是今日还有一事须告知M于你。

      叶清泉知道正事来了,道:请讲。

      刘捕头闻言,拿出一把公文加一件书信道媈:这公文你看一下,ꧠ这封书信是给你们家멁老爷子的。

      闻言,叶清泉接过公文,随意看了一眼,面色凄苦的笑팤道:呵,刘捕头还不知道吧,我爹前日为了山庄所有人战死了,你们要抓的苦竹如今也是危在旦夕,府主大人真是对我们红尘酒庄特殊照顾了啊。

      刘捕头一惊,道:你说叶老兄死了!

      륥叶횓清泉仰天一叹,道:哎!我能拿我爹说事吗。

      刘捕头见状,眼睛一缩,竟然是真的,战神わ死了!道:能带我去看看叶老兄吗? 

      摇摇头,叶清泉道:不能了,山庄连办后늣事的银子都没了,于昨日火化掉了,如今只有骨灰留作悼念了。

      ꂶ 叹息一ᦵ声,刘捕头道:节哀,此事我等真是爱莫能助,如此,苦竹若康复,就依䣣照府主大人的意思,与你同日问斩吧,期间츺可以自由活动。

      叶清泉道:刘捕头,我想问一下,为救什么一定要定罪,这事能怨我燀吗,攢若不是ﺌ他廖家主动前来,会因此被灭族吗?쿛

      県 ﴚ刘捕头道:于情,他们主动过来,你们灭了他们,此事府主大人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你们也化身过主动,灭了他们剩余죩的男女老少,这段命䴓案就必须要有人顶。럁

      于理,你们这么做也是因他们而起,所以府主才特赦其他䎬人,舤这其中也有府主的仁厚,否则就不是䄛你们二人了。

      叶清泉道鏪:就算如掍此,为ꑓ什么在结案三月有余后复审此案,还偏要多加一人。

      刘捕头闻言,拍了拍叶清泉的肩膀道:叶兄,此ꦼ事你也别怪府主大人了,这是上头施压,意欲将你们红尘酒庄所有人攘括其中ή.

      只是府主以结案为借口,宁死不从,芁最后还是因为有皇氏的影子在,才被逼加了苦竹一人。

      府主也曂是念及⟰旧情之入,诸般无奈下选择妥协。

      若是不服,你们可想듬办法去见皇帝陛下申述,这段时间也是你们的机会。

      叶清泉心存侥幸问道:那当时的约定可还算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