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螺主播

      “大头,你再说一遍,你刚刚说啥来着?朝廷给咱们免费送盐?”

      一位老夫人用一种极度不相信的语气开口询问道。

      “婶婶,这布告上说,今日午时三刻,就在处决两个反贼的现场,陛下下旨要给咱们老百姓免费送盐了。”

      “每家每户可是一两食盐呢。”

      “真的吗?”

      “真的给咱们免费送一两食盐吗?”

      一时间,人群骚动了起来。

      “该死的卢桂岭,就在五天前,俺家老头子把祖传的玉佩拿去,给他换了一小把食盐,就这他还说是可怜我们家呢。”

      “该死的王长远,看中俺家的闺女,说要一两食盐来换,我操他祖宗。”

      “················”

      一时之间,百姓们是群起而攻之,纷纷声讨卢桂岭和王长远的种种恶行。

      那架势,不用等到午时三刻就地正法,就老百姓的吐沫星子估计都能淹死这二位了。

      程咬金前脚刚刚进家,崔炳辉后脚就到了。

      而且还带来了几大箱子的厚礼。

      这家伙,就算是崔氏过门的时候,崔家也没给这么多嫁妆。

      “姐夫啊,弟弟我错怪你了,弟弟不该怀疑姐夫对崔家的一番好心啊。”

      崔炳辉是感激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让程咬金的夫人崔氏都眼泪汪汪的。

      “弟弟啊,那天晚上老爷便告诉姐姐了,有好处的事情,他不会忘记咱们崔家的,可是有危险的事情他也不会交给咱们去做。”

      听了姐姐的话,崔炳辉更加是感动的不得了。

      “姐夫,以后崔家还是要靠姐夫多多保护啊,谁能想到卢家和王家,就这样一夜之间倾塌了。”

      崔炳辉想想都觉得浑身后背发凉。

      “炳辉啊,进了自家门就是一家人,姐夫既然娶了你姐姐,自然会照顾崔家的,眼下之计炳辉还是要抓紧与卢氏和王氏那边断绝一切关系啊。姐夫可是知道咱们崔家娶了两个王家的媳妇,三个卢家的媳妇的。”

      程咬金话音落地,崔炳辉立即便明白了过来。

      他们世家联姻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程咬金这只是说的下一辈的,就有五个孩子联姻,要是往上追朔起来的话。

      这家伙牵扯就太大了。

      不过崔炳辉也是一个狠人啊。

      当场就施礼告退了。

      “姐夫,姐姐,炳辉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崔炳辉风风火火的坐着马车回府了。

      人在感觉到危险的时候,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

      更何况这个危险,关乎着整个崔氏家族的生死存亡。

      回到崔府以后,崔炳辉立即召集了族中的几位长者。

      虽然如今他已经高居族长一职,可是几位叔伯还是很有话语权的,而且也是威望甚高。

      崔炳辉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详细的说了出来。

      几位叔伯虽然非痛心,也知道大势已去,这样也许是保全崔氏最好的方法了。

      “炳辉,放心的去做吧,为了整个家族,有时候难免是要牺牲一些人的。”

      “更何况,如今王氏和卢氏造反之名已成定局,还有几个时辰,就要依法处斩了。”

      得到几位叔伯的支持,崔炳辉更是瞬间便行动了起来。

      一位儿媳和四位侄媳,全部被崔家扫地出门。

      这还不算,崔炳辉还专门让管家开始出动,在整个长安城传出消息,他们崔氏永远与卢氏和王氏势不两立。

      而且上书一封给当今陛下,表明自己的立场和态度。

      崔氏家族这一招玩的那叫一个双击666啊。

      消息一出,人们纷纷对崔家拍手称赞,老百姓就是这样的人。

      哪怕你以前干过很多恶事,只要能够再次改邪归正重新做人,他们还是可以接受,甚至是原谅的。

      有一个带头的,就有无数跟风的。

      这不,那几家世家望族也立即绷不住了。

      他们也很快做出了决定,将王氏和卢氏的嫁过来的媳妇,全部统统休掉。

      还有一招比崔氏还狠,他们几家嫁过去的女儿,全部声称断绝一切关系。

      人要是狠起心来,绝对比动物还要狠。

      一时之间,卢氏和王氏家族的女儿成了这个世界上最为可怜之人。

      曾将高高在上的她们,哪里会想到有一天会走到这种地步。

      李世民这一觉睡得那叫一个踏实和安稳。

      刚刚起床,就收到了崔炳辉的奏折。

      看到崔炳辉的上书,李世民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

      这正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李世民神采奕奕的走出了甘露殿。

      他要遵守承诺,带领承安一起去现场看看情况。

      到了平安王府的时候,这个小家伙还睡的正香。

      李世民阻止了丫鬟和内侍的行礼参拜,若是如此肯定会吵醒承安的。

      坐在床头的李世民,看着连睡觉都不老实的李承安,脸颊上挂满了笑意。

      这个小家伙啊,睡觉是真的不老实啊。

      一张被褥被他卷在身子底下,露出来大半个屁股蛋子。

      李世民轻轻的想将被褥给李承安拉过来盖上。

      李承安被这动静给惊醒了。

      一看是父皇坐火炕上,李承安不好意思的坐了起来。

      “父皇怎么不多睡一会,现在时辰还未到吧。”

      李承安揉揉眼睛开口说道。

      “父皇,已经睡够了,父皇心里高兴,连做梦都是笑醒的。”

      “承安这次真是为父皇解决了一个大困难啊,不对,应该是两个。”

      “你这一石二鸟之计,实在是高明的很,今日你都没看到当时魏征的表情。”

      “你可是把他们几个老臣给骗惨了。”

      李世民微笑着开口说道。

      “父皇,正所谓兵不厌诈,不按套路出牌,才是最好的套路。”

      “················”

      好家伙,李承安睁开眼,就给李世民讲起了谋略。

      听的李世民是连连点头。

      快到午膳的时候,长乐迈着轻盈而欢快的脚步来了。

      昨晚上长乐将虎皮大氅送给了母后,欢喜的观音婢是抱住长乐亲了又亲。

      至今长乐还感觉腮帮子有点紧巴巴的呢。

      “父皇,承安哥哥,长乐饿了。”

      小丫头一进来就委屈巴巴的开口说道。

      李世民听了心里高兴啊,还是长乐懂得父皇的心思,其实他来这里,也是来蹭饭吃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