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鸟

      在岭游建筑集团公司董事류长办公室,刚从枧头回来的朱伟斌、朱伟昌两兄弟,正在õ向朱鷴岭ꜛ游报告枧头之行。他们既是朱岭游的堂侄,也是岭游建筑集团公司的鰵员工。

      “你们不是被抓了么,怎么出来的?”

      朱岭游四十多岁,不高,微仇胖。他是朱龙文的剅堂兄,是朱伟斌和朱伟ꆞ昌的堂伯。珍字房的子孙,两人最大的使命,是让珍房能成为家主,为整个珍房谋福利。

      蹮朱氏家族的家主之争,比竞选꺑总统还要激烈。表面到处拉票宣传自己,抹黑对手是常态,暗溁地里无所不用:威胁利诱崸,甚至杀人放血。

      贚 珍房的人当了家主,全族的资源,自然会偏瀔向珍房。整个珍房,也都全力支持朱岭游担任家主。

      朱龙文为什么要算计朱贤?这是他与生俱来的使命。十年之前,朱龙文将朱贤⩠调到枧头时,就已经푡开始了。哪想到,琼房还是想让朱贤参选族长,虽只是候选人之一,但朱岭游觉得还是应该除掉朱贤。

      Ꚙ 朱贤一直将朱ᆐ龙文视为同事和朋友,从来没有怀疑过朱龙文,最终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了他,老婆孩子也差点死了。

      朱伟斌扬着脸,得意地说:“证据不足呗,我们一口咬定,三叔是突然醒来的,我㼉们只是想送뽐他去医院抢救,没有᫕想惜其他褰。调查局查了这㢀么长时间,问了不下十次,我们总是坚持这个说法。最终,调查局没办法,只有放人。”

      䠍 朱伟斌原本是个光头,在枧头关了段时间,头发都发出来的。只不过他已经开始秃顶,有头发还不如光头。

      朱岭游问:“枧头徐家发生了一件大事,你们知道吗?”

      嘴角有颗痣的朱伟昌抢着说道:“知道,徐家开族委会理事会,现场有人扔手雷,所有人一个不剩全部炸死。”

      朱岭游诧异地问:“为什么扔手雷?”

      Ȃ开会的时候扔手雷,徐如松也是疯了。他难道不知道,手雷在封闭环境的威力会非常大吗?对手死了,自㓫己也没跑。不管如何,都是族人,何ࡃ必呢?

      朱岭游如果杀人,챖至少不会对珍房的人动᳐手。

      汯“据说是失误,有一个人扔了手雷,其他人都扔出手雷。这些蒵手雷也真是厉害,不管是闣躲在桌子下面还是凳子潰下面,哪怕是躲在人堆里,都没ꪚ逃过弹片的索命。”

      ᅰ 朱伟昌在听说徐家的手雷威力如此大之后,࢈也生出了准备一点同款手雷的冲动。这么大的威力,谁敢跟自己作对,把他全家炸死。

       朱岭游喃喃地说:“希望是失误。” 뗬

      听到徐家的惨剧后,他很久都没有说话Ί。徐家最近遭受了一连串的打击,先是朱贤逃脱,后是徐魤基松父子三人被杀,再是族长徐遂章和姚勋死,最后是所有੷理事死光。

      徐家死的人,一次比一次重要,一次比一次多。徐家族委会的理事,几乎是徐家所有的精英。就算徐家再选出新的理事和族长,以后也不可能是个大家族了。

      믏 朱岭游现在最担心곣的是,徐家的理事死于뭫人为。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恐怖了。

      刚才朱伟昌也ἰ说了,理事会一百多人全部死了,按照常理,就算扔了几十枚手雷,也未必会全部炸死。总会有些人死不了,毕竟亜现场那么多桌椅,躲到椅子下面,或者拉个人垫背,就뎧能躲过一劫。 ䷚

      全部死光왝,怎么看都像是玽人为。ᥧ然而,里面的爆炸刚开始,贺国平就带人包围了徐家祠堂。这又解释不通,真要是有人故意,贺国平一定能发现线索才对。

      朱伟斌突然说道:“大伯뼸,听说朱贤的儿子朱达贵回来了,可得防着点这小子。”

      朱岭游随口说道:“他是回来安葬朱贤。”

      豩 作为朱氏珍房的主事人,他对全族的事情都很清楚。特别是像朱达贵这样的敏ﺳ感人物,有人主动会告诉他消息。朱达贵虽有资格竞选,可他只是个外卖员,如果朱达贵敢于参选,Ѣ自己马上就要让全朱氏簤家族的人都知道,朱达贵就是个外卖员。

      꼌 俓 朱伟昌说道:“安葬朱贤只㧷是他的目的之一,恐怕还是想调查朱贤被杀。౑与他同时回来的,还有调查局的人。那个女孩子我认识锥,叫方婧雅。”

      朱岭游不以为然地说:“不用理会,调查局翻不蒞出什么大浪。”

      朱伟斌有些担忧问:“他不会竞选族长吧ꢑ?”௶

      诌 朱岭游冷笑道:“一个外卖员当族长?岂不成了笑话?” ꕥ

      渖他从未将朱达贵当成对手,其他四房哪뽧些人会竞争族长,并且耷成为他的强有力对手,他心里早有一本谱。

      렿朱达贵从ꩅ来没想过当族长襕,他等着家政人员把卫生唴搞好后,就带着方婧雅去拜访家里的长辈。

      朱贤上面幐有两个哥哥和᳾一㜑个姐姐,大伯朱惠求与他同住一栋。二伯朱广求,也住在同心小山区,大姑嫁在京城。

      朱达贵拜访亲戚,只想知道一件事,朱龙文为什么要谋害朱贤刖?后来才知道,朱龙文是㲠珍房的人,今年珍房的朱岭游想騷当族长,对其他竞争对手恶意打击。

      “㢶大伯,我爸死邷在珍房手里,族里准备怎么处理?同族之人,一脉相承,怎么能下得了这样的毒手呢?”

      朱惠求叹息着说:“达贵,这里面的事情很复㛭杂。”

      朱达贵一脸痛惜地说:“这ㄊ一切,是不是朱岭游指使的淪?他为ඬ了当族长无葫所不用其极,这样的人能当族长吗?族长需要才能,更需要品德,无德之人当了族长,只会给本族带来灾难。”

      朱춆惠求叹了口气:“我和你二伯也去质问过朱岭游,可他不承认,又有什么逪办法呢?嫬我已经向族委会提出抗㑷议,你现在回来了,作为当事人癢,族퀿委会必须给你一䅶个说法。”

      什么事情都要讲究实力,他们这一支,目前势单力薄,族委会对他们也不是很重视。目前正值老族长交位,新族长上位之时,更是不会轻易对朱岭游动手。

      朱治达贵淡淡地说:“这셵种事,魳靠别人不如靠自己。”

      朱惠求叮嘱道:“朱岭游人多势众縚,你可不能⑽胡闹。”

      朱达贵淡淡地说:“他又길没有三头六臂,我等会就去㦧会会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