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战之特殊较量

      城外,

      三千丈人军已是列队站好,冰娇、姑娘班以及黑、钢两位统制列在阵前。

      因为选拔尚未进行,且此战并未打算让他们参与,所以兵是兵、将士将,相互之间并未构建任何联系。

      人数来看,两方人马相差悬殊。

      对面,

      妖族二十五人,座下二十五匹高大骏马。

      为首一人,面容阴魅,形貌极丑,持一把红刃短刀。

      其后二十四人,皆戴恶鬼面具,身披软甲,关节处有狰狞骨刺,手持青刃短刀,阴气弥漫,仿佛来自墟墓之中。

      罗刹军。

      这是牧清风从冰娇那听来的名字。

      牧清风正头顶小初雪,赤手空拳的站在相距妖族人马大约五十米的位置,与丈人军却是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初见妖族,一件有趣的事情就浮了上来。

      眼下,牧清风发现,掌握了流之后,除了自身方面的提升,竟也可以感受到对方体内能量的流动。

      虽然没有参照,但牧清风的直觉告诉他,眼前所谓的妖族,不过是一个一品中期的异加上一些未成品的食材罢了。

      还是食材,便已是修成人形,这些异的种族定是不凡。

      罗刹,罗刹……

      可惜,牧清风对这些知之甚少,无从想来。

      不过,这里面还有异的存在,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啧啧,你们人族胆子如此之小,我只带了二十几个阴骑,就惊动了你们这么多人,早知如此,何必耍阴招陷害我们少主?”为首那人,声音阴冷,不屑道。

      “陷害?我怎么听说是一银发少年,将你们少主及护卫轻松杀掉的。”牧清风玩味道。

      那人闻言,升起一丝怒意,冷哼道:“蝼蚁岂有撼天之能,若不是利用少主对人族的信任,设计陷害,你们绝不可能伤到少主一丝毫毛。”

      “哦吼,那你们的少主,也够蠢的,连‘蝼蚁’之计也不能识破。啧啧。”牧清风撇嘴道。

      “你…”那人一时吃瘪,无从反驳,怒道,“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蝼蚁和神的差距!待我杀了你,提着你的头,让你看着我们扫平你的军队,屠了你的城,然后再吃掉你的双眼!”

      那人话未说完,牧清风就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

      “哈哈哈哈!说你们蠢你们还不信,我都死了还怎么看?啊?哈哈哈!”

      “你……”

      见说不过,那人作势要杀过来,牧清风连忙止住笑,道:

      “我一向不斩无名之辈,报上你的姓名来。”

      “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我危翔的名字,因为死得将会是你。”

      “危翔……喂翔,好名字。”牧清风摩挲着下巴点头道。

      “嗯?你怎么知道的?”

      “嗐,我就说你们智商不行,你还不承认。”

      至此,危翔彻底被激怒了,持刀快马向牧清风杀来。

      “嘿嘿~”

      牧清风轻轻一笑,半跪式蹲下,左手触地,诡气贴着地面瞬间向前涌去。

      “冰蔓!”

      只见,极寒之冰以一个扇形飞速向前蔓延而去,将危翔座下的马蹄直接冻住。

      惯性之下,奔跑中的马直接摔跪在地,马上的危翔也被甩了出来。

      冰蔓并未就此停下,眨眼之间,就将余下的二十四匹马也冻在原地。

      而且,牧清风在使出“冰蔓”的瞬间,也加速向前跑去。

      不过,目标不是危翔,而是那二十四份食材。

      “冰棍!”

      一边冲刺,牧清风一边用诡气召出了自己的盘龙冰棍。

      蔓延的寒冰依旧是光滑的设计,不过如今有了流的存在,已经不会再影响到他自己了。

      通过流的掌控,可以控制着每次自己落脚之处的寒冰移开,踩过之后,再重新复原,只是要多费些心力而已。

      罗刹军众食材们尚未反应过来,牧清风已经冲至身前。

      只见他冲进已经废了坐骑的骑兵之中,一跃而起,冰棍舞动,丈人棍法加上诡气的运用,每一棍都附加着诡气的渗透,或抽、或扫、或抡……“罗刹军二十四食材”在仓乱之间命丧当场。

      除去几份幸运的留下了残缺的尸体,其余全部化为冰晶碎末,随风飘去。

      霎时,前来叫战的罗刹军,只剩下危翔一人,连马都没了。

      丈人军,

      已肆意地欢呼起来,对牧清风的崇拜也愈发疯狂起来。

      “俺老黑这辈子值了啊,能在将军手下任职,真是神明眷顾。”黑炭呲着大白牙,兴奋地笑道。

      “要我说,不是神明眷顾,将军就是神明,你看将军那奇异之术,哪是我们人类能做得到的?”钢蛋操着粗犷的嗓音分析着。

      “哈哈,老钢,你不是还要当教皇嘛,教皇不也是神明。”黑炭又笑道。

      “教皇?神明?你见过教皇吗?”

      “没见过。”

      “一个活在‘听说’当中的人。”

      “正经神谁待在‘听说’中啊。”

      “是啊。”

      “你见过教皇吗?”

      “没有,但我已经见过神了。”

      “俺也见到了。”

      “优秀(优秀)!”

      …………

      这还只是两位统制间的对话,在丈人军所有将士心中,教皇的影响逐渐开始淡去,被牧清风所替代。

      毕竟,谁不信仰能看得见的神呢?

      唯一淡定的,还是冰娇,因为她心里的清风将军,比这还要厉害无数倍。

      …………

      危翔虽然被马甩出,但仍然稳定住了身形,稳稳落地。

      他也看到牧清风杀向“罗刹军二十四食材”,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么短的距离,自己还没回撤支援,还活着的就只剩下他一人了。

      “你到底是谁?!”危翔的愤怒声音中,夹杂着一丝难以掩饰的恐惧。

      因为,他很清楚,换做他自己,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快解决掉自己带来的这些罗刹军的。

      “蝼蚁,不配知道神的名字。”牧清风装逼道。

      “你……”

      空剎对我们不满已久,这次竟找来其他的异合作,不行,我不能死在这里,我得把情报传回族内。危翔心里下了决心。

      想到这,危翔一跃而起,竟化作一只大鸟——灰黑色的羽毛,钩子一样的喙,巨大的雪白色的爪子,阴气环绕。

      鸟?

      罗刹鸟?

      忽见此番变化,牧清风脑海中蹦出这么个词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