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别忧伤了二之宫君

      江玦骅渐渐适应了这只小鬼魂的存在,每天上学睡觉打游戏,身后都跟着条小尾巴。

      江玦骅走在湖边,小尾巴跟在身后,双手捧脸面泛桃花。

      “你别这么看着我。”江玦骅从牙缝里挤出句话。

      “呐。”云卿飘到他跟前,“因为阿玦很好看呀。”

      江玦骅可疑的红了耳尖,“你也很好看,你看我也没有一直盯着你啊。”

      “你也觉得我好看?!”小鬼魂的关注点明显不对。

      “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看着我?”

      “因为。”云卿的声音落寞下去,“阿玦可以盯着很多漂亮的女孩子看,但卿卿不行,卿卿只有阿玦了。”

      江玦骅:……莫名觉得自己好渣,而且…他也没有一直盯着别人看好吗?!……都是她们自己贴上了的啊。

      云卿看着江玦骅不知悔改的表情,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像热恋中的小女友。江玦骅看着她娇俏的侧脸心中一动,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对面推推搡搡的走过来一群人,江玦骅被踩了一脚,回头看对方的时候不知道被谁撞了一下,脚底一滑跌落下去。

      江玦骅慌乱地挥动着双臂想要求救,岸上的人群正在争执,没有一个人发现在水中挣扎的他。水进到江玦骅的眼睛里,辣辣的疼,他渐渐听不清岸上的喧哗声。

      忽然伸出一双手搂住了他的腰,将他带到了对面岸上。那双手比湖水还要冰冷,江玦骅费力地睁开眼,顺着那洁白的脖颈往上看,一滴滴水珠贴着那秀美的脸滴落下来,那张脸是不正常的苍白。

      云卿微微闭眼,撞进江玦骅怀里,双手搂着他的腰,“我好累,要休息一下。”娇软的声音勾得人心痒痒的,江玦骅抱着怀里的人,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对岸的人好像看不见这边的两人,争吵依旧在继续,但江玦骅已经听不见他们的吵闹声,眼中只有怀里的女孩。

      “阿玦,你怎么不会游泳啦?”女孩在他怀里闷声闷气的像在撒娇。

      江玦骅忽然感觉一阵发冷,抱着女孩的双手几乎失去直觉,冰冷的衣服湿透了贴在身上,江玦骅第一次觉得自己怎么狼狈。

      她不过是把他当成另外一个人的替身罢了,她的痴缠缱绻都不是因为他,他却因为她的奋不顾身而动心。

      云卿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阿玦,你怎么了?一直在抖。”

      江玦骅将她按回了自己怀里,不想让她看见自己通红的眼。

      太蠢了,他想,像个懦夫。

      忽然怀里一空,江玦骅低下头,发现云卿渐渐变得透明,甚至比他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还要透明。

      江玦骅焦急道:“你怎么了?!”

      “没事。”云卿的声音有些虚弱,“就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江玦骅心理愈加不是滋味,“为了他,你连自己都不顾了吗?”

      云卿窝在他怀里,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

      回到家后,江玦骅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云卿呆在书桌上,蔫蔫的一反常态。

      江玦骅坐到椅子上,看着云卿精致的眉眼

      云卿懒懒地睁开眼看着他,“你脸色很不好哦,要记得喝姜汤,不然很容易感冒的。”

      “你也会让他喝姜汤吗?”

      “谁?”

      “……阿耀。”

      云卿沉默了一下,“会呀,阿玦不记得了吗?”

      “你能给我讲一下他的事情吗?”江玦骅之前刻意地忽略了云卿的过往,直到今天他才知道,那个叫阿耀的人一直在她的眼中心上。

      “阿耀以前啊……”云卿想了好一会儿,“很讨女孩子喜欢,有好多女孩子围在他身边,他生病的时候总有一群师姐师妹前去看他,我也想去,但师兄不让我离开梓石峰。”

      江玦骅看着女孩脸上的笑容,感觉格外的碍眼。

      “他说他喜欢我,但是我不信,不能信,不敢信。他是个很好的人,我不能让他背负上那些东西。”

      江玦骅不能理解她的意思,女孩脸上的悲伤让他感觉一阵压抑,“你……爱他吗?”

      “我不敢。”女孩脸上的表情甚是委屈,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脸上又露出了甜甜的笑容,“现在敢了。”

      “什么……”

      “阿玦,我喜欢你。”

      江玦骅不敢去看女孩亮晶晶的眼睛,转身落荒而逃。

      他已看不清自己的内心,他一边想要取代那个人成为她眼中的光,一边又不想成为那个人的替身。

      落水外加忧思过度的结果就是江玦骅晚上发起了高烧,迷糊间,他听见一声声呼喊,有时是阿玦,有时是阿耀,在呼喊声中,江玦骅沉沉昏睡过去。

      云卿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失去知觉的男主

      “时间到了?”

      【是哒!卿卿大人】

      原剧情里男主因为落水穿越

      老天让他三更走,她偏偏留人到五更

      她真棒!

      ……

      江玦骅睁开眼时,发现眼前的一切格外陌生,富有古韵的摆设和浓郁的熏香。

      毛手毛脚的小丫鬟打翻了水盆,跑了出去:“老爷!夫人!公子醒了!”

      过了一会儿,一个小脚的妇人赶来,哭哭啼啼地将江玦骅搂进怀里,江玦骅依旧两眼放空神游天外。

      这里是哪里?卿卿呢?他怎么会莫名其妙地来这里,卿卿要是找不到他怎么办?会不会以为自己抛弃了她,和那个负心汉一样。

      “儿啊,你这是做什么,不想去月临派咱就不去了,好端端的寻死做什么?”

      江玦骅只听清了月临派三个字,好像卿卿曾经说过,那是她从前待的地方。

      “我要去月临派。”

      江玦骅转头看着他的“母亲”,强调道:“我要去月临派。”

      ——————————————————

      去苮海除妖回来的副掌门与之前有些不同

      先是掘了十里灵园种上血色香魂花,再是从袇妖镇顺回了只白色孔雀。

      说起这只孔雀,那是全身洁白如雪,唯有眼睛红如宝石。明明是只公孔雀,却从未有人见它开过屏,修长的尾屏总是垂在身后,走起路来高贵冷艳,那高冷范和它的主人如出一辙。

      ……

      云卿指点完梓石峰的弟子,不紧不慢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打开门,那只传说中高贵冷艳的白色孔雀花枝招展地开着屏,哒哒哒小跑着向云卿冲来,云卿抬腿将孔雀一脚踹开。

      【云卿:六崽,孔雀也有发情期吗?】

      【六崽:有……但好像还没到啊。】

      【云卿:算了,过几天带它去绝育。】

      殷杳鸢不知怎的,忽然感觉背后一股寒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