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发你视频APP只下载广告

      “官家,小奴推荐陈悦继任内省都都知턤一职”

      “哦!这是为何?”

      ⎾听说林霄来求见,赵桓也以为他是来求官的,却万想不到林霄居然推荐起别人来了煩,不由大感兴趣地问道。

      뷤而殿门外的陈悦更是跟便秘似地老脸憋通红玢,生怕从赵䎔桓嘴里说出不行两字...

      “新朝新气象,官家登基,有如初升的太阳,光芒万丈,正可涤清前朝所有污垢,还我大宋一个晴朗天下...”

      林霄쫩也算是豁出去了,把知道的,所有能拍马屁的词全用上了...

      ᪸ 殿门外的陈悦只听的如痴如醉,暗竖大拇指,心说看人这马屁拍的,响响亮읋亮,安偏又义正言辞,佩服、佩服,够不要脸...

      果然,赵桓听的也是龙颜大悦,点头笑道:“说的好,可为什么赸不能是你呢?朕觉得你也不错”

      “谢官家夸赞,不过小奴以䬡为,陈悦跟随官家时间最长,且忠心耿耿,任劳任怨,兼又能力出众,乃内省都都知的不㓗二人选,同时又可体现官家不忘旧人的广阔胸襟,这样有小奴在外,陈大人在内,当可确保官家无后顾之忧,还请官家明鉴”

      当不要脸成为一种习惯,就不会再觉得所说所做肉麻或是恶心,小林맾同学显然已深得其中뻤真걔味...

      赵桓看着面前低眉顺目的林क霄,不由满心欢喜,欣然一叹道:“若所有人ൂ都能跟你一样想法,朕那还会有那么多烦恼?”

      听赵桓这么说,林霄心里不由微微一动,恭声道:“官家,朝廷大事,小奴是不懂的,不过小奴以为,从前太㳾上皇用顺手那些官员,是不是也该换一批了”

      貮“嗯?”

      听林霄这么说,赵桓的眼神瞬间变得深邃起来,而林霄则是把头垂的更低,就好像做错事的孩鯡子似的,再ꧯ不说话...

      斩 걐 읝“去韤吧!好好把内搲辑事厂办好,朕自不అ会薄待你”

      沉寂片刻鉫后,赵桓开口赶人了...

      “小奴告退!”

      朱琏䉎和赵桓两口子都有点不正常,如果有可能的话,林霄谁都不想见,听赵桓让他走了,忙再次施礼退殡出.䱹..

      “林大人的恩情Ʞ,陈某记下了”

      见林霄出来,陈᫳悦忙向御书房里走去,ឪ在跟林霄错肩的一瞬间,低声说出了这句话...

      林霄笑了笑,没有再说话,只是抱拳向輂他一礼,就大步远去钳...

      林霄有种直谡觉,章文其实훁就是赵桓下旨弄死的,原因是这家伙还跟老皇帝勾䫑勾搭搭,而这些当然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现在这种结果,㴨不也正是他想要的吗?

      答应乔昇要捞高槛,所以离开濩皇宫后,林霄鬦就雾直接到开封府找聂山了..슠.

      上次ᰗ抓捕金人奸细的时候,聂山跟林霄弄的很不乐呵。

      ኜ 而聂山显然也没想到林霄쩗属不死小强的,事后不但屁事没有,地位却是越发稳固,这样一来,他就更不好意思往林霄这凑了。

      现在听说林霄主动找上门,聂炏山不由心里七上八፶下地打起鼓来,心说这小阉货不会是来找麻烦的吧鱚?

      菢疑惑归疑惑,聂山还是第一时间迎了出来띲...

      “不知林都知大驾光临,下官ꡦ有失远迎,还乞恕罪,快里面请!”

      “呵呵!兄弟是不请自来,怎能怪到聂大人?ﴟ”

      林霄一直觉得这家伙有点问题,只不过没有证据,所以一直都没来找他麻烦...

      ԛ 说话间,两个虚头巴脑㻀的家伙互相吹捧着走进开封府二堂㼾,这里也是聂山平时休息和会客的地方㘚...

      虚忽差不多了,林霄脸色一整,道:“不瞒聂大人,兄弟今天来,其实是有事来求聂大人的”

      “哦!林漑大人请说,只要是下鴤官力所能及的,一定全力而为”

      “说起来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就是我想见个人”

      “见谁?”

      “高槛”

      㰃 牍“高俅的儿子、좝高衙内?”

      桵 䫡 “犃正是!”

      林霄没有直接说捞人,因为那样容易给人留下鑖把柄,而说探望的话,则可操作的事就多了...

      听林霄说要见高槛,聂山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片刻后才道:“林都知有所不知,高槛所犯的⹔案子实不止这一件,其中还涉及到好几浍起人命,卷宗已经呈到大理寺,下官也是无能为力”

      听聂山这么说,林霄顿时明白过来,之前肯定也有人给高槛求过情,毕竟高俅当了那么多年太尉,怎可能一个人都没交下?

      林霄甚至相信,高槛纯属自作自受,不㧶过没办法,谁ૼ让他答应乔昇的... ⚪

      想到쏽这,淡然一笑道:磋“聂鱜大人误会了,在下只是想看看他,并没说要带他走,聂大人不会连在下的这点请求都不答应吧?”

      林霄语气虽轻,却充满威胁之意,官场就是这么回事,乯今天你不给我面子,明天就别怪我不惯着你...

      “这...那好吧!林都知请随下官来”

      “聂大人派别人搁带在下去就行,无需亲自陪同”

      “那怎么行?林都知是贵客,另外下官今晚还想在天香楼摆一桌,希望林都知能赏光”

      聂山虽没说请林霄喝酒是赔罪,但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

      “呵呵!喝酒没问题,不过换个地方吧!我不大喜欢天香楼那地方”

      上次䯿去过天香楼,林霄就有种直觉,那里是赵楷的产业,所以再不肯去.❟..

      “没问题,只要林都知肯赏光就行”...

      两人边走边说,离开开封府大堂,直觉转向后面的牢房。

      关押犯人的牢房有很多种,像高槛这种没有最后判决的,一般都关在府衙后的监牢,只有确定罪名后,才会被押走或是直接砍头...

      监牢是个半地下所在滖,牢头打开监舍大门,向下没走几步,就有䗃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尽管有了心理准备,林霄却还是差点没被ⱒ熏了跟㴁头..-.

      在牢头的引领下,又向里面走了一会,才੡在一个用铁栅栏阻隔而成的监舍外停下。

      让林霄意外的是,监舍内除了已经蓬头垢面的高槛,居然还有一个头发胡子都粘连在一ḟ起的犯人...

      “高槛,都知大人来看你了,凓高槛,聋了吗?”

      随着牢头的呼喊,蜷缩在角落里的高槛,终于缓缓转过身,茫然的目光扫过来,没有林霄想象中的哭闹和求饶,只是扫了一眼,就再次趴了回去...

      袭 “告诉父亲大人,不蛣要再费力了,我罪有应得,罪该万死...”

      说罢,就趴삖在那里再没了声息...

      林霄固然感觉高槛的反Ⰳ应很意外,可他的目光却在看另一个犯人,因为在那个夿犯人眼中,他清晰地看到有一丝精光闪过...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