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草研究院大象视频

      此时的爱德华家客厅的正中央,已经移开了原先的沙发和茶几。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桌謳子。

      桌子的一圈按到场的人数放着一张张的高背椅。这个世界和前世的西方相同,使用的是分餐制。所以爱德华也没앎有像前世吃火锅那样在中间放一个巨大的锅子。而是给枥每个座位上뼌安排了一只小锅,小锅旁边整齐的摆放着刀叉餐盘酒杯,还特便放了一副像镊子一样的筷子,这是爱德华前世看到网络上外国中餐馆的发明。

      첻 ꇚ 桌子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玻璃转盘,转盘上摆满了各种切好的牛羊肉片,还有一些鱼片、虾滑、牛丸、蔬菜。红的绿的十分好看。

      现在问鰇题来了,如何安排座位。这一世他没有什么宫廷礼仪知识,前世煐的规矩到这里不知道合不合用。一旁的莫妮洼卡看出了他的尴尬,很自然的领着公主和爱丽丝走到中间座位的两边坐下。让侍女露滖露坐到公主的身侧,露露不敢坐,一直到安德莉亚公主点了点头才紧张的坐到公主身边。

      莫妮卡又招呼哈利的女朋友坐到爱丽丝的錘旁边,指挥爱德华请骑士长和娃娃脸牧师分别和公主与少女魔法师对坐。让哈利做到伊妮和艾尔文的中间。至此“客人”就座,她拉鹢开背靠壁炉的主位坐到公主与爱丽丝的中间,让爱德华坐到自己对面。

      爱德华一看这不就是自己前世的酒桌礼仪吗?好像西方的礼仪也类似,只不过把长条桌改成了圆桌而已。但自己便成了“副陪”,而莫妮卡却成了“主陪”。

      安德莉亚公主深深看了一眼以뺮“女主人”自居的莫妮卡,她此时正将一条餐巾铺在自己腿上,神色有些意味深长。

      爱德华这才想起有“菜不能无酒”。便问道:

      “几位想喝什么酒啊?其他饮品我这里也有。”

      “葡萄酒就可以!露露喝果汁。”这是公主殿下。

      “果汁!”爱丽㸧丝喊道。

      “啤酒!”这是骑士长。

      “清水就可以。茶也行。”这是娃娃脸牧师。

      “那我陪公主殿下喝葡萄酒。”莫妮卡说道。 淟

      “我也要啤酒,让伊妮也喝果汁就行。”哈利说道。

      爱德华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瓶从艾兰德带来的葡萄酒递给莫妮卡。自己拿⴮出一个金属大圆筒将它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这种桶是他前世装“扎啤”的罐子,招呼㶴哈利帮忙倒酒。自己则走向了걦旁边的开放式厨房,准욁备鲜榨果汁。 ꬘

      莫妮卡接过酒瓶,看了看瓶身,对着爱德华说道:

      “弗朗茨帝国低地区的酒庄酒,爱德华你的品味提升了啊。”

      然后回头对公主说道:

      “殿下,这边没有什么醒酒器,条件简陋请多包涵。”

      说着,见她也不用什么工具,大拇指在瓶口一捻,瓶口的橡木塞子便弹了出来。然后她为公主面前的高脚玻璃杯道上浅浅的一些,随后也为自己倒上酒。

      等到众人的杯中都有了酒或饮料,莫妮卡举起酒杯开始祝酒:

      “为ᅌ了庆祝炼金分会的成立,并感谢公主楫殿下以及诸位的莅临,请满饮此杯!”

      鳗 等她说完,众人纷纷饮尽杯中酒或饮料。浪

      爱德华前世不喜欢喝酒,酒桌上就像个木头一样不会说话,看到“主陪”位置上的莫妮卡潇洒自如的样子,不由劗得内心感慨,这姑娘要是能“消停点”,娶回来当个管家婆多好……

      这时候一旁的骑士长喝干了手中大杯“扎啤”。吐了口气,说道:

      “史密斯先生,这酒喝着真过瘾,不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泡泡?”在他的传统观念里,骑士就应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这么好喝的啤酒还真没喝过。

      “啊,这酒是‘矮人工会’的新配方,雨林之国前几年发憴现了一种叫啤酒花的植物,加到啤酒ꐺ里会让啤酒发苦,但是保质期会大大延长,也能改善之前啤酒酸涩的口感。海船上的水手最喜欢偿储备这个,现在随着‘矮人工会’卖的到处都是。白鹰港也已经有得卖了。至于那䪚些礅泡泡,是我在买回来灌装的时候后加的。你放心,这些气泡的成分和它原有的那些气泡成分一样,不会对人体有什么危害,只会让它更好喝,而且冰镇之后饮用口感最佳。”爱德华解㱴释道。

      “嗝——”骑士长打了个酒嗝菗,看了看一旁拿着清水的爱德华,不怀好意的说道:

      “唉,史密斯先生你怎么只喝清水啊,你又不是艾尔文那样的苦修士,来来来,咱们年轻人一起喝啤酒!”

      ⶒ爱德华心里苦笑了一下,这位骑士长大人灌他酒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了,但是自己经过෠上次“喝酒升级”事件后,已经不敢喝酒了,但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起身去一旁倒了一杯和骑士长一样的“啤酒”和他对饮起来。

      另一边的莫妮卡已经殷勤的开겮始为身旁的两位“主宾”介绍火锅的吃法以及‘筷子鷀’﯑的用法。并且还很认真的教他们将肉片和鱼片放到沸水里涮几秒钟拿出来最好吃。爱丽丝已㋸经残掌握了其中的诀窍开始大快朵颐起来。另一边的安德莉亚公主一边吃着煮熟的羊肉,一边不经意的问:

      “莫妮卡小姐在哪里发财啊?”

      “您问我的职业是吧?我是个冒险者,确切的说是큳一名‘宝藏猎人’。”莫妮卡很自然的答道。

      “哦?我还没听说过‘宝藏猎人’这个职业呢,能给我详细说说吗?”公主好像来了兴趣。

      “‘宝藏猎人’这个名字还是爱德华起的呢,먠我很喜欢就拿来用了。我的工作왲就是从各种古籍和民间传说里寻找线索,去发掘各种遗迹,找到婁各种财宝古董卖给有钱人。”莫妮卡答道。

      “那么说来,你是一位探险家了。能自由自在的在世界各地探险,真是让妢人羡慕的职业。女性探险家很少见呢,想必你的实力Ӡ一定超群喽。不然很难在野外那危险的环境里找到宝藏!”骑士公主恭维道,脸上羡慕的神情不似作伪。

      藋“我就是运气比较好啦,每次都能活着回来。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到真正的宝藏呢!不然我早就发财了,不用再这样四处奔波。”莫妮卡半真半假的说道。

      “其实你得看是什么宝藏了,有的时候,你会不经意的发现,宝藏就在身边呢。”公主的话似有深意,眼睛瞟向正在和骑士长拼酒的爱德华。 彙

      “䞳是吗?看来我得仔细找找看了。”莫妮卡举杯抿了一口红酒,眼睛也瞟向圆桌对面,可惜酒桌上的火锅热气升腾,让人有၄些看不清。

      安德莉亚不经意间看见莫妮卡左手中指上带了一个指环,应该是那种很古老的戒指,戒指的界面被她刻意转到手心惌里。但从公主的角度看去,莫妮卡虚握着高脚杯时,那藏在掌心的戒面上的纹章,被高脚달杯的玻璃放得很大,很清晰……她好像忽然回神,继续问道:

      “那莫妮卡你下一步要去哪里?雨林之国吗?”

      “是的,前段时间听说有冒险者小队在新的雨林里发现了疑似神庙的建筑,艾兰德帝国的一位老绅士雇佣我的小队去一探究竟。听说有可能找到让人长生的不老泉呢!”

      “那祝你这次成功找到遗迹!干杯”

      “干杯!”

      另一边的爱德华一边应付着骑士长,一边竖着耳嫍朵偷听两位美女的谈话。见到有人向他看过턦来,连忙心虚的转头向骑士长劝酒。

      骑士长这一会功夫已经喝了七八杯啤酒了。莱因哈特可不知道,有一㇬种区别酒的方法叫做酒精度。眼前的酒是爱德华加料的蹦啤酒,酒精度数高达13度。他面色涨红,已经开始有텚些晕了。他在考虑要不要动用体内的斗气化解酒意。但转念一想,我一个堂堂大骑士,跟뎫个孱弱的炼金术士拼酒还要动用斗气,说出去太丢人。我看你小子能撑到什么时候。

      不一会,那桶扎啤就被骑士长喝干了,多긄喝酒少吃菜的莱因哈特开始往桌子底下出溜。而贼兮兮的炼金术士除了去了两次厕所,什么事情都没有。

      一旁喝着茶的艾尔文牧师看出了端倪,看着趴在桌上直打酒嗝的骑士长澦和跑去上厕所的爱德华不注意,ऀ他偷偷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爱德华酒杯里的“啤酒”尝了尝。啧啧,味道怪怪的,看起来像酒,也有点啤酒的味道,但是为什么没有酒味?

      ︋上厕所回来的爱德华看到眯眯眼牧师疑惑的看着他,便给艾尔文也倒了一杯,说道:

      “来,尝尝。我做的饮料,名字叫格瓦斯。很像啤酒齹,䦚但没有酒精,小孩子也可以喝,很有营养的。”

      娃娃脸牧师试探的喝了一口얋,别说,还真的很好喝,随口问道:

      “这是用什么做的?”

      졆 “面包发酵后酿出来的。” 惈

      “古籍里⬲‘箪食壶浆’里的‘浆’是不是就是这个?”牧师一边喝一边问。

      “意思差不多,不过那个是酸的。”

      既 “你真捤坏!”眯眯眼牧师朝已经出溜到桌子底下的莱因哈特努努嘴,说道。

      “施法者不能饮酒,这可是施法者的戒条呢!我这个老实的施法者怎么能破戒。”两个人相视哈哈笑了起来。

      时间到了下午,年轻英俊的骑士长已经被爱德华拖到沙发上呼呼大睡。艾尔文牧师已匒经告辞离开了,他今天来纯粹是为了改善伙食来的。正好称了他的텤心意,还看了几场好戏,给平體静枯燥的苦修士生活平添了不少乐趣。爱丽丝跟着他出门了,可能是想见识一下牧师下午医院的工作。露露被安德莉亚公主安排“服侍”爱丽丝小姐去了。

      哈利和他的女朋友有点坐不住了,但是又不好意思走开,爱德华让他们先走了,自己在这里伺候着。整个桌面杯盘狼藉,桌子对面的画风开始不对起来。

      一开始主位上的两个美女好像相谈甚欢的样子,然后见那瓶红酒已经喝干,便向爱德华要啤酒。爱德华无奈,也不敢用自酿的格瓦斯糊弄。只好又拿出一桶啤酒,给两位美人换上大杯。两个美人开始了拼酒。都是酒到杯干。不一会功夫一桶“扎啤”便见底了。

      此时两位美女的坐姿从开始的优雅,变成很“爷们”的大马金刀。“咚咚”的用大号的扎탟啤杯敲打䌶着桌子,大声使唤着新任会长大人赶快倒酒。两位美人脸上、脖颈以及手臂变得粉红,可能是屋里太热的缘故,两人变得香汗淋漓。画面变得无比的诱人。

      爱ꤥ德华觉得自己有些幻视加幻听,␾这是型月里的saber在和ꧢ最终幻想里ᷠ的蒂法对饮?还是妖尾里女版的纳兹和格雷在拼酒?总之画风变得好奇怪!刚想上前说二位你们不要再喝啦,两人就一起凶巴巴的瞪了过来,新任ࡄ会长大人只好哆哆嗦嗦的去倒酒。即使爱德华接酒的时候尽䎐量慢一点,好延缓两人喝酒的速度,但是第二桶也见底了。

      两位美女喝酒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浑身酒气上岝涌,坐在那里互相对视着。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的身上泛起薄薄的金光,腾腾的蒸汽从皮肤上升起,这是两人开始动用斗气化解身上的酒意。就仿佛爱德华前世武侠小说里的两位大侠在比拼内力。而爱德华成了负责在一旁倒֑酒的店小二。

      拼酒,尤其是拼啤酒就是这样,看㤌谁先“喷”了,或是谁先去上厕所谁就输了。两人此时不相上下。

      一旁的爱德华内心里吐槽:嚯——这又改乔帮主和段誉拼酒那一段了。不过段誉六脉神剑没这么大动静,那是“乔帮主VS乔帮主”?话说我这内心戏咋就这么多呢瀪?你就不能写写美女此时的心情?他无语的望着苍天……

      伍最终,在天快黑的时候,露露和爱丽丝回来了。战况到了最后的时刻,两个美女的面色愈来愈白,眼睛却越뎿来越亮。就在爱德华去给爱丽丝开门的时候。莫妮卡忽然无力的趴在桌子上。而安德莉亚公主微笑着摆出一个胜利的手势,头一㮂歪也晕倒在椅子上。

      最终,公主在侍女露露和骂着:“爱德华你这个混蛋,你让我姐姐和那么多酒……”的爱丽丝的搀扶下,上了前来뇳迎接的马车。被爱德华叫醒的骑士长先是猴急的跑去洗手间放水,然后小跑着跟上已经Ꞃ走出뀑去的三女。还不忘回头指着爱德华做了个:“敢阴我,咱们走着瞧”的表情。

      上了马车,走出一段。“不省人事”的公主忽然坐了起来䫺,看起来十分的清醒。

      “安德쯦莉亚你装⠫醉啊?”爱丽丝问道。

      “是的,这是‘骑櫮士’间的对决呢!”公主说道。

      “跟谁?那个莫妮卡?你们拼酒拼成这㐋样怎么成骑士间的对决了。你不是说她肯定不是骑士吗?”爱丽丝不解的问道。

      “不,这次确定了,是骑イ士!货真价实的大骑士,但是我᛺赢了!”公主嘴角挂起得意的微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