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娱乐帝国

      “我只是不想反驳你的话!”随着流云的话音落下,一个黑白分明的太极图出现在啩了流云的手中,柔和与狂暴两种力量完美的糅合在了太极图中。

      而流云也将手中的太极图对着⥮极速飞驰过来的巨龙推了出去。

      寸劲极.霹雳訑!

      黑白分明的太极图与木龙撞在了一起,两股极强的力量在碰撞鼍的一瞬间直接炸了开来,强劲的气浪更是卷起了地上的尘埃,只不过最后留下的只有漫天飞舞的木屑。

      面对着脸上写满了暴怒的律者人格,流云只是平淡的看着对方,缓缓开口,语气一如既往的清冷。

      ﰦ “你之前说的我都承认,因为这ĸ就是我性格中的一部分。ც冷漠,暴虐都是藏在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里。”

      “但是,我把这一切全部放在了内心的角落中,就是因为我想要拿下那层面具,䯩伪装者的日子实在太累了。”

      ſt“芽衣,琪亚娜,布洛尼亚,姬子,德莉莎,觅班长。她뒈们每一个都是我可以放下虚伪面具去接触的人。既然ꈵ如此,为什么不试ᗓ着融化内心的冷漠呢?”

      说完,流云슎脚掌直接猛的踏在大地上,坚硬的地面在流云那狂暴的力量下很干脆的龟裂了开来,而流云的正下方,冲击的正中心ᆲ位置更是直接化为了像子弹一样射向四面八方的碎石。

      同样的在这股嶙力量的作用下,流云맥的身影带起阵阵残影,᫢呼啸的风在耳边响起,也带起了流云额前的刘海鼍,将那双平静的湛蓝双眸给暴露了出来。

      “如果能够翈解冻我又为什么会出现?你口口声声说放앮下面具去接触她们駁,但是你为ͦ什么会害怕呢?为什么看似和每一个人都很亲密却又和每一个人的内心都隔着一段距离呢!”

      늸看着暴射ᤢ而来的流云,墨色人影愤然开口。双手合十抱在胸前,一道巨大的木盾立在他的身后,紧随其后的是数之不尽的木刺藤蔓自天上地下倾泻而出。

      看着这自己曾经以此劓消灭无数伐折罗的招式,流云咬了咬牙,Ķ握起拳头去势不减뽁的锤向墨色人影。

      如果使用真元护体,流云绝对有把握拦下这一招,只不过身体慊中绝大部分的崩歅坏能全部在律者人格的操控下,流云如果赬使用真元护体来拦下这一招,一定会偵将自己的能量给耗尽。

      촆 那可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翻盘了。

      但是,流云的速度ਫ并没有因为漫天飞舞的攻击而停下摘。闭上眼睛全力感知着所有危险的攻击,在攻击来临前的一瞬间蝗迈起寸心拳法的配套身法,朱雀踏云。

      在律者人格的眼中,流云是精准的避开了所有的攻击,每一次都是差之毫厘,就好像在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咬了咬牙,墨色윣人影加强了自己的崩坏能输出,让漫天飞舞的木刺数量再一次暴增。

      俗话说得好,量变引起质变。就算流云全力ᚑ感知着攻击的轨迹,但是还是难以避免的被攻击到。

      看到这里,流云索性放弃了任何的防御手段,全力运用着身法向对方攻了过去,一条通体金黄的神龙自流云的拳上显现。

      “必杀!寸劲极.霹雳——苍龙!”

      在这一瞬间,缠绕着流云拳头的金色神龙叼着黑白分明的太极图对着双手合十的墨色人影飞了过䚦去,速度极快。

      寸心拳法的奥义,黄龙破天,释放体内的崩坏能,将寸心拳法的三种攻击手段化为破坏力更强的招式。 

      只不过这种破坏力极其强大的招式有的时候会伤到自己的身体,所以流੼云很少去尝试这一招。比如说现在,流云挥拳的手还在止不住的颤抖。

      但是,这一击的威力튟也是在流云的期待中。游动的金色巨龙轻易的击碎了律者人格的重重防御,在律者人格的咆哮声中将自己连同太极图一起䑬撞了䷈上去。

      “啊啊啊!”庞大到无法阻挡的力量从胸口瞬间蔓延了全身,让墨色人影忍不住痛呼出声。 

      原本显得张狂的神色现在更是被狰狞所占飣满,只不过无法阻挡这股力量的他被直接击飞了出냤去,重重的撞在了一开始他艺坐的聖王ꅫ座上。

      “天主教有七罪宗,或称七大錄罪或七原罪,他们对人类的恶行进行了分类,罪行按严重程度,ͯ从重到轻꜂依次为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和色欲。”

      “但是,这是人类的痛病。没有人能说自己是完美无瑕的人。”

      “比如说傲慢,目空一切狂妄自︾大,看不起别人,对人不敬重,骄傲无礼。简而言之就是自负。”

      顿了顿,流云的目光直视着在王座上揉着自己胸뭡口坐起来的墨色人影,说来也好笑,两个人都回到了流云刚刚醒过来的位置了。

      “但是只要稍微减少一点뺏自负,那么就可以化为自信,他们会将自信列到ദ七宗罪⚄里껊面去吗?”

      “不会,因为这样他们就会觉得自信是正义的一方面。”

      “那又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撕碎了身上已经变成破烂的衣服,墨色人影咳出了一口鲜血,随后对着平静的站ꦑ在那里说教的流云咆哮道。

      “因为最了解ῗ我的人是你,同瓓样的,最鶢了解你的当然是我。你完全可以在我醒过来之前解决我,这样你就可以简简单Ặ单的获得身体的主权了。但是,你还是没有办法放下自己的原则。”

      和芽衣她们不一样。

       琪亚娜的律者人格是第二律者,和她没什么关系。芽衣的律者人格是她最期望辁活出来的模样,自信,洒脱。流云的律者人格是自己的黑暗面,负面情绪集合体。

      쿁只不过这个律者人格还是不可避免的뀆继承着쐚流云的一部分,就算他不ꕉ想去想,但是还是在不知不觉中表现出来。

      安静等着流云죷苏醒,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使用流云创造的招式,那是因为潜意识里觉得这就是最好的方式。

      “这些年,辛苦你了。”暴虐,冷漠,这是流云小时候为了保◔护自ꄬ己而武装的面具,流云早就慢慢的将这些放了下来。

      因为,流云早就将圣芙蕾雅的大家当做自己的家人翌了。

      但是,律者人格说到שׁ底也是属于自己的一閊部分,ᆑ是被覌自己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自己。

      “呵呵,我就知道会这样。”脸上的狰狞散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和流云一样的柔和笑簵容。律者人格重新坐了回Ὺ去,翘着二郎腿淡淡出声。

      “轩辕剑的试炼,律者的试炼,是不是没想到我们会这么皮?”嘴角勾起,律者人格对着流云做了个你来打我的表情,丝毫看不出刚才的狂气。

      “……”看着用自己的脸做这个表뫬情的家伙,流云再一次提起了拳头。

      “哎,一个轩辕剑主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这样不好Ꭾ。”

      “这一次的试炼从头到尾都只是想要噒让你知道自己的弱点,或许你会疑惑我䘊为什么煓一开ꍺ始会表现出那种模样吧。”

      “在这里我还是要告诉你一声,随着你力量越来越强大,ꂄ虽然你可以完美的控制你的身体,控制你的力量,但是你的心中逐渐出现了骄傲自满的小心思。”

      ᗂ“仅仅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成长到了普通人一辈子也达不到的高度。不࿸仅如此,再困难的战잠斗也没有失败过,而且现在更是拥有了律者核心铆,两把神之键。”

      깰“如果不让你看到,说不定你以后就会变成橃我之前的那个模样,被力量支配的奴隶样。”

      站起身眩来,墨色人影身上的衣服恢复如初,走到流云的面前,脸葏上挂起微笑的同时伸出了手。

      “我有那么脆弱吗?”轻飘笑了一声,流云同样伸出了手쨹。

      如同镜面一般,两道身影伸出的手握在了一起。只不过一个白㌮衣蓝眸,另一个黑衣金瞳。但是,两个人脸上的神᫨情与微笑是一模一样的。

      下一秒,点点荧光自对面身上亮起,律者人格嘴角微动轻轻诉说着什么,直到他消散于天地间。

      “啧,系统出来挨打!”

      有能力将轩辕剑的试炼和律者人格放在钦一起,除了系统,流云想不出任何能做到这件事的人。

      “你以䡉为我是傻瓜吗?略淧~”

      在流云的正前方,这几个字凭空出现在了流云的面前,最后还有一个恶作剧的滑稽表情。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