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直播授权码下载

      “卑鄙!”

      ‘傻大’咆哮一声,就要冲上。

      啪!

      荀沐一巴掌拍在它脑袋:“笨蛋,先放我下去!”

      “哦哦!”ӥ

      ‘傻大’恍然,正要下降。

      但这时——

      俥 ‘好机会!’

      那头高级‘极限种’稫瞳孔火焰闪烁,已疾速掠来。

      它深知,ꔻ荀沐能降伏‘⩝傻大’,自己也未必是对手!

      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不是硬上,而是智取。

      ——即:攻击‘傻大’,让对方活活摔死!

      数十米距离,转瞬即至。

      呼!

      高级‘极限种’震动双翅,挥舞两爪,狠狠撕向‘傻大’肉翼。

      但,荀沐怎么可能答应?

      俗话说的好,‘仆人有事,主人服其劳’……

      싯 咳咳,不竡扯那么多。

      他其实,就是怕‘傻大’有事,自己挂掉一条小命!

      所以。

      “滚!”

      荀沐厉喝出声,双脚猛地一㘪蹬。

      嗖!

      ᖢ‘傻大’硬生生被压下数米,而他……

      弹射直上,一瞬间打出漫天拳影,与高级‘极限种’轰然相撞。

      砰!

      高级‘极限种’崩飞,在半空中打了几个趔趄,然后暗劲爆发,一大片血肉啪啪啪炸开!

      至于荀沐?

      ⤱他借着这股反冲力,一个白鹤展翅,落在一头‘飞行种丧尸’背上。

      “不过如此!”

      荀沐衣衫翻飞,负手而立。

      好一派高人风范!

      但帅不过三秒……

      这头‘飞行种丧尸’猛地下沉,让他一个前仰,差点一头栽下去。

      ——普通的‘飞行种丧퍌尸’,如何能撑起荀沐륿的体重?

      呼呼呼!

      它拼命扇动着翅膀,却浮力不敌重量,倲还在急速下降。

      “死!”

      高级‘极훅限种’趁势追击。

      它连自己的伤势都不顾ꎤ,疾速俯冲来!

      “主人,小心!”

      ‘傻大’高呼提醒。

      不过,雷声大、雨点小……

      它瞳孔中忹火焰闪烁,振翅悬浮在半空,就是不见行动。

      ‘干他!干他!主人、呸,那个混蛋的人类,去死吧!’

      ‘傻大’心中狂呼。

      ೈ“果然,二狗子靠不住啊!”

      ꥖ 荀沐叹息着,脸上却丝毫不慌。

      他全身放松,双手负阴抱阳,摆出一个太极图。

      轰!

      高级‘极限种’ឋ撞来,却被荀沐一引,冲力卸向前方……

      他整个人,就如一叶鸿毛般,贴着对方㕐一阵低空滑翔。

      “该死的人类,放手!” 믽

      高级‘极限种’手脚并用,张牙舞爪,却硬是甩不开荀沐。

      这时,借着惯性滑翔,距离地面已经不高!

      ⏰“狗子,接着!”

      ꗺ荀沐凌空一旋,长啸出声。 ꜵ

      呼!

      沾衣十八贴,劲力倒转……

      一人一丧尸犹如火箭般分离,高级‘极限种ᤩ’飞向‘傻大’;而荀沐自身,轻飘飘落下!

      “怎么可能?那个混蛋人类、不,主人怎么可能没事?”

      ‘傻大’瞠目结舌,眼睁睁看着老먋对头砸来。

      它心中暗暗ႎ叫苦,表面上却只道:“主人,放心,交给我!”

      ——无它潄,心虚耳。

      刚才有多狂,它现在就有多慌!

      为了避免荀沐秋后算账……

      “嗷吼,吃我一爪妡!”

      ‘傻大’咆哮一声,硬着头皮冲上。

      “吼吼,来吧!” 䀬

      这头高级‘极限种’,也是颇有决断。

      뫭明知此时,已奈何不了荀沐,便果断转移目标!

      毕竟,有‘傻大’在,它想跑都跑不掉;

      坣而除掉‘傻大’,荀沐又不会飞,它就能进退自如!

      色 ……

      兵对兵。

      此时,两方的手下,厮杀正烈!

      哗啦啦!

      拼战在一起的‘飞行种丧尸’,如下饺子般掉落。

      但总得来说,还是‘傻大’更吃亏。

      一来,‘傻大’被策反了一部分手下;

      二来,这里是那头高级‘极限种’的老巢,对方有主场优势。

      䑌 而王对王……

      ‘傻大’,同样是惨败!

      砰!

      两相对撞。

      那头高级‘极限种’无事,‘傻大’却狠狠砸落莣地面!

      毕竟,‘傻大’是速度、体质双极限;굺而对方,是速度、力量、体质三极限!

      ——纵然对方负伤,也不是‘鉝傻大’能对付。

      ……

      ᨙ“叛徒,死!”

      这时,那头高级‘极限种’爆喝一声,乘胜追击。

      它双爪闪烁寒光,直指‘傻大’儮后脑勺,欲要一击致命!

      “主人ᚠ,我错了!救命啊!”

      ‘傻大’凄凄惨ퟲ惨戚戚,哀嚎着抱大腿。

      “差不多了!”

      疄荀沐看着所剩无几的‘傻大’手下,喃喃自语。

      他衣袖一甩。

      嗖!

      飞镖一闪,疾射而出。

      然后,只见——

      “啊!”

      那头高弁级‘极限种’惨叫一声,肉翼骨节遭到重创,直挺挺从半空跌落。

      嗖!

      荀沐冲上去,沙包大的拳头抡下。

      “叫你偷袭!”

      쬍砰!

      攭 脸颊凹陷!

      “叫你落井下石!”

      咔嚓!

      胸膛震碎!

      촐“叫큹你欺负我仆人!”

      呼啦啦!

      肉翼撕裂,血水泼落如雨!

      不过说来,这头高级‘极限种’,比‘傻大’头铁多了。

      整个过程,最多只즲是闷哼,竟从头龾到尾都没求饶!

      “虽然少了些复仇的爽感,但旘好歹出气了!”

      바 荀沐揉揉手腕,长吐口气。

      放开这头半死不活的‘极限种’……

      “咦,傻大呢?”

      他想起还有个仆韈人,貌扭头找去。

      却只见——

      那家伙在ꠓ三十米开外的半空,轻轻地扑扇着翅膀,玺正准备开溜。

      螨 ……

      ‘不要发现我!不要发现我!’

      ‘傻大’心里祈祷着,忽然听到荀沐声音,身子下意识一颤。

      留下,还是继续逃?☃

      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手下鰪死伤殆尽;自由在向它招手;秋后算账的恐惧,支配着它心灵……

       ꞙ 㻪三者叠加,让‘傻大’做出了决定!

      ‘逃!主人说过,二十米开外,就抓不住我३……拼了!’

      它肉翼一振,急速上升。

      “嘿,二狗子不老实啊!”

      荀沐眯起羥眼睛。

      嗖!

      寒光쮌闪烁。

      醅 一只飞镖掠出!

      “啊!”

      ‘傻大’惨叫一声,径直跌落。

      “‘傻大’,你想去哪儿呀?”

      荀䅐沐走过来,蹲下身子:“惊喜不?刺激不?意外不?”

      “主、主人!”

      ‘傻大’涩声道:“您不是说,二十米开外,就抓不到我……”

      둏 “哦,有么?”

      荀沐一巴掌抡在它脑䩊袋上:“你还真是个二狗子,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知不知道,什么叫人心险恶?”

      ‘傻大Ϭ’:……

      我有一句m踎mp霄,不知道讲不当讲!

      “不过好险,真差一点,就被你逃了呢……”

      ኢ荀沐脸上笑吟吟:“你要飞出五十米,我可就真没办法了硴!”

      ‘傻大’:……

      我信你个鬼,又想骗我?

      反正,在摸清荀沐的底细前,它不准备逃跑了!

      当然,前提是,过了眼前这一关짏。 

      “主人!”

      ‘傻大’麻溜儿认怂:“我错了!我该死!硫求放过!”

      “呵呵!”

      荀沐没搭理它,而是看向那头奄奄一息的‘极限种’:“你可愿降?我愿为你赐名——‘傻二’!”爐

      “呸!”

      对方别过脸:“你这人类好生可恶,要杀便杀!”

      ‘你丫,是柯镇恶么?’

      荀沐无语。

      “可惜,彼之英雄,我之仇寇……”

      他叹息着,一爪探出。

      ᣤ 咔! 

      一颗晶核飞出。

      旁边。

      看到这一幕的‘傻大’,下意识一个鑚哆嗦,感觉脑壳都在隐隐作痛。蘷

      “赏你了!”

      荀沐随手抛出。

      “这这,主人?”

      ‘傻大’抓着这颗晶核,就像抓住个烫手山芋。

      潜 东西很好……

      但荀沐不说清楚鬙,它哪里敢收下?

      “这是答应你的分⧏成!”

      荀沐似笑非笑,指着地上的暂尸体:“当然,你若再敢背叛我,当如此僚!”

      “不、不敢!”

      ‘傻大’一个冷颤,连道。

      眅同时,它又为得到这颗杻高阶晶核,心中暗噫喜!

      要知道,对‘巌极限种’来说,普通晶核的纯度不够,就算是以量补质,也作用不大!

      但高阶的晶核不同……

      ‘仗之,我或许,可以尝试突破高级‘极限种’了?’

      ‘傻大’想到这里,一蒡阵傻乐。

      “发什么愣呢?快去给我收集晶核!”

      “是,主人!”

      ‘傻大’二哈一般,屁颠屁颠跑去。

      看到这一幕……

      粛荀沐满意点头:‘果然,胡罗卜加大棒,最能治这二狗子!’

      至于高级‘极限种’晶核?

      他还真不在乎!

      毕竟,都是转化为源能点,其中的能量精纯与否,完全无所橌谓。

      ‘咦?’

      荀沐忽然皱眉,看向地窟方向:‘那个轮回者——白尤,竟然在偷塔?”

      줝 这个糟老头子,坏滴很!

      “傻大!”

      他下意识,就要关门放狗子。

      但脑子一转弯,顿时反应过来:‘我一个老板,跟员工抢什么生意?’

      ‘反正你拿再多,九成都是我的……就当给韭菜施肥了吧!’

      荀沐失笑着摇摇头。

      “主人,这些‘丧尸’、还有‘邪神찍眷属’们,怎么办?”

      “丧尸,你能收服的收服,不能收服的杀掉!至于‘邪神眷属’……些”

      荀沐掏出个传呼机:“喂喂,是联邦警局吗?”

      ……

      没去和白尤相认……

      鹤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

      荀沐带着‘傻大’,南征北战,四处出击。

      男的杀掉、女的抢走陶……

      呸呸,不是!是‘能降伏的降伏,不能降伏的杀掉’!

      䛒就这样。

      ‘傻大’的手下,如滚雪球般,飞速发展壮大。

      而荀沐……

      ಪ 大肆掠夺丧尸晶核,转化源能点,发了먄笔小财。

      直到——

      ‘傻大’一行,碰到了个会‘古武’的‘污染种’。 炙

      那家伙,一身综合实力쁆,直追先天后期……

      荀沐这个小抠盐门,又不舍得花几千上万源能点,提升《九阳神功》。

      结果,ƺ除了他仅以身逃,潔手下全军覆没!

      ……

      总之,荀沐这个浪里白条,喜闻乐见地翻船了! 祕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