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鸣人和雏田睡

      话音刚落,却见赵镛突然出剑,右手如同雷霆般疾然向前探出,点点剑光如银花在ꑧ眼前显现,并很快铺满了谭琴的整片视野。 䒽 쵠

      他想要先发制ਈ人!

      心念至此,谭琴刚想伸手还击,定睛看去时却只觉得对方这出剑毫无章法可言,忙停下了出手的动作,聚气环궹绕周身后便打算静观其变。

      但见那跃出的剑光和剑气看似平平ꬮ无奇,却偏偏如灵蛇般紧紧缠住自己周身的区域,几下便迎上了自己讀的护体屏障,扎得上面满是疮痍,以至于自己的处境看上去岌岌可危。

      有些诡异啊。

      “这一招并非是有章可循的,显然是他临时䎎原创的剑招。”电光火石之际,谭琴在脑中飞速思考,“这种䒻无可稽考的招式显然没办法被‘融功’所捕捉,看࿈样㢍子只能用寻常的手段还击了。ퟺ”

      身为剑修的宗师,赵镛显然名不虚传,哪怕不使用任何江湖上闻名的剑法,单凭简单几剑就耍出了千万的变化。寻常高手若是㷞第一次与之交手冚,难免会被这样的剑术弄得眼花缭乱,从而只能被熘动接招,而无法找到一丝反击的机会。

      然而谭琴毕竟是谭琴,他可并非是寻常的宗师境高手可以比拟的。

      心神一蔭动,却见原本被他扔在地上的挂糖葫芦的竹签突然飞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回谭琴手中,庞然如潮水的真气流淌进了这根短短的竹签内,竟令其显现出耀眼的光芒。

      赵镛见状,先是眉头一皱,随后猛然抖动手腕,原本含苞欲放的点点剑花这一次竟彻底绽放了开来,一枚枚如똷星芒般耀眼,在这一瞬间狠狠地尽数飞向了谭琴的쯋头颅!

      谭琴只是微微眯起了眼,他知道这些剑花中皆藏着赵镛ቶ凌厉的内力,一旦被击中,多半要被斩肉劈骨,恐怕连一具完整的面目都没法保留下来吧。

      “哼。”

      轻哼一声,他足尖飞速地点地、侧身飙微曲膝盖,刹那间整个身躯如同利箭般跃出,竟㵦快得连残影都无法察觉!

      须臾间,只见一道道锐利的䶪剑芒悄然凭空产生,几괷个呼吸间便铺满了半边的苍穹,那浩然的剑气势⢀如破竹地将周身怀有敌意的剑气如薄纸般碾碎,如此之后竟仍余势不减,直直地冲这赵镛所在的方位袭来!

      겞“居然会这样……”

      见自己精閞心准备的攻势被轻易瓦解,赵镛的眉头一下子皱得更紧了,握住剑柄的手指在微微发抖,但表面辛上仍做出㼸一副云淡风轻的姿态。

      然而他心里很清楚,对方的实力很强——倒不如说有些过强了,一度볦超出了૨自己的预料。

      ቟䇥 自己步入宗师境已久,对方却是刚入宗师境的新人,按理说双方的实力差距应该是不言而喻的才ᄊ对,但如今的结果却完全反ꐄ了过来,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这不应该是一个刚入宗师境的̢人该有的战斗水平啊。

      “什——”

      然쓠而,只是这样快速的一思考,眨眼间对方的身形已袭到了自己的身前,赵镛已经看到了谭琴那张讨厌的面孔清清楚楚地出现在了自己䀥面前,顿时气得怒火中烧。

      由不得他反应快不快,敌袭将临,再不还手就♸是死路一条了! 䳍

      于是,赵镛毫不犹豫地挺剑而出,翻飞的剑意流动于剑刃之上Ῐ,闪着寒芒剑刃裹挟着滔뤄天的剑气凌空飞舞,霎时便迎上Ꟈ了那根短短的竹签!

      䐔 刹那间,竹젫签与剑刃狠狠地相撞在了一起!

      “铮——”

      短兵相接的瞬间,赵镛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是什么声音?

      明明只是一根竹签而已,在与长剑碰撞后却莫名地产生了金属碰撞的声音,就贄这样荡起了一阵맡悠长的轰鸣,在赵镛的耳中久久挥之▛不去馦。

      在这一刻,赵镛清楚地感觉到,有ᷛ一股巨力沿着兵刃交接的位置震开了自己的⼋虎口、爬上了自己的手臂,并且还颇有些得寸进尺的意思在,竟沿着自己的身体上下狂飙——

      不妙!

      Ķ 感受到了来自虎口的那股巨大压力,他顿时大惊失色,此刻根本就不敢再犹豫,急忙运气抵抗着一股巨力的来袭,但依然还是晚了一步——

      真气沿着经脉刚到达胸口处时,对面的那股巨力就已经深入体内三寸有余了。

      在猝不及防之下,赵镛被⎺这股气劲直接拍中胸꬏口大穴,闷哼一声身体就失去了气力,纵身疾然向后猛退,双腿连续用力踩地好几步,才堪堪抵消了这股后劲。

      尽管如此,他此刻已然是面如金纸,只得苦涩地笑了笑,嘴角微微向外渗出了些许血迹,显然是受緎了不小的内伤。

      已经够了。

      已经输了。

      自诎己根本不是这一位的对手。

      虽然还没有彻底地决出胜负,但刚刚袭来的那股巨力已经让赵镛明白了,自己再怎么努力反抗都只是在垂死挣扎,谭琴的胜利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真没想到,谭家居然出了这样的一位少年天才啊。

      “你、你小子是宗师巅峰,我没说错吧?”

      微微喘着粗气,赵镛无奈地抬起头来,苦笑道:“哈,쀶你藏拙藏⤥得可真是够深啊,谭贤侄。看样子先前你晋升宗师的消息是你故意放出来的幌子,你目前的境界肯定在此之ꎙ上,你一定是宗师択巅峰——不,裃甚至是凌云境也有可能。”

      “毕竟偌大的一个异人崶界,似乎并没有你不会的功法啊。”܀

      此刻,蹲在后面的赵察原本已经止住了吐血,然而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惊得肺腑不宁,结果便是胸中一阵气血上涌,不得已再吐出虲了一口鲜血,随后两眼一黑就昏了过去。

      識 ᳛ 他本以为自己得罪铖了一位宗ꚮ师就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了,却不想这位不起眼的小少爷似乎是个凌云境?那可是诸派掌门人才能有的境界啊!

      也就是说,目前的谭琴已经有了自成一派的能力了。而这样的一位人物,自己ڧ刚刚居然不知死活地派人想杀他?

      果然,自己还是昏过去算了。

      面无表情地听完了这番话㾄后,谭琴在心里默默地嘀咕了一句:“檓凌云境是我十三岁时候的事情了,赵前辈您应该把眼光放得再高一点,至쩻少也应该盪是乾坤境起步嘛。”

      当然,这些话他是不会直接讲出来的,毕竟敌人对自己的实力有所猜测㘈是一件好事,这样他们对自己动手前想必会三思了,也省得三天两头就有高手来追杀自己。

      “你的话讲完了,对吧?”

      双哦眼微眯,谭琴抬手将竹签的头对准了赵镛的脑袋,冷冷道:“赵前辈,原本我是打算对你们赵家网开一面的,但却没想到你们居然这么不识趣,三番五꽑次地对我们谭家下湛手。”

      这样说着,他便想起໔了自己十岁那年许多不美好的펙回忆,以及䃭更早之前쏵这具身体本尊的霟所见所闻。

      ൒ 他见证了谭家和赵家两个大家族在白鹭郡整个的对抗历史,见识了赵家许许多多阴暗的一幕,期间无数的亲人同伴惨遭毒手,也有数不清슜的无辜百姓遭受连累。

      赵家人,根本不值得怜悯,赵察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

      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很简单,一个标准的纨绔罢了。

      ሼ 就像其他没有教养的富贵公子一样,他顶着家族的名号到处惹事,白鹭郡的百姓早就不堪重负,但苦于赵察被赵家罩着,所以他才能总是能免于官府的惩罚。

      䶵 这一位,小的䣵时候热衷于欺辱折磨自己,长大了后在赵镛的许可下又要ા杀掉自己,甚至面对着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不惜让两位碎෷地境强者出手,力求让自己死透。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儿子是如此,他做老子的可没办法推卸责任啊。

      摒弃了脑海中的杂念,他冷声道:“当然作为竞争对手,我也不能说你们的想法뮝是错的,但是总是用下三滥的阴招可没什么好处ᙿ,至少我在看见你们赵解家的人的时候,牙齿都是痒痒的,恨不得提着刀就把你们家族上下全部屠戮干净。”

      “随你的便吧,你要杀便杀,说这些废话是想给谁听啊?”

      赵뼪镛不屑地咧着嘴,幽幽惨笑道:“自己标榜正义,然后杀掉我们这些‘邪恶’?这不过是虚伪罢了。灭掉我们赵家之后,制霸白鹭郡的不正是你们谭家구吗?你只是为了利益动的手罢了。”

      说到最后,他死死地盯着谭琴的双目,冷笑着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콵 “归根到底,ㆬ你和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啊——除了虚伪的这一点。”

      赵镛的话令谭琴微微一愣,脑中顿时涌起了万千的思绪。

      慜虚伪?也许这的确是一个很适合自己的词吧。

      肇自己游历了整个异人界六年,见到的既有青山绿水,也有荒芜的沙漠和土丘。善恶自己都曾见过,只是选择瓎了看得见的善、消灭了看不见的恶,然后自作主张地将自己的“善”给予应该帮助的人。

      这样的自己看上去无疑≴是넻在故作姿态￝罢了,当然担负得起“虚伪”一词。

      “你说得对,我很虚伪。晪”谭琴点了点头,淡然道,“但和你这个没出过白鹭郡的地头蛇相比,至少我见过外面更好的景色,那些是你永远也不可能理解的。”

      言罢,他也不再和对方废话㟊,提起竹签就朝着赵镛的脖颈刺去;䐆赵镛则是识趣地闭上了双目,选择了引颈受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