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记录你的美好

      㟅 老穆和酒坊的老赵都悄悄的问麻九:“짤喂,麻大侠,那边的两个美女都是怎么回丣事呀?”

      木碗会的其它乞䅐丐也两眼放光地扫射着쾼麻九与两位女侠,似乎心理感应到了什么一样,显得很神秘很兴奋。

      麻九一指两位女侠,大大方方地说道:“那个背剑的是木州五湖镖局的镖师李灵儿,穿貂皮的是处州伏虎山庄的女兵营营长钱小琴,她俩都有绝世皩武㫧功。”

      벨 老穆和老赵惊讶得张开大嘴,连连点头。ﵯ

      “看到她俩表现了,够狠!”

      “长得都挺好看,还都一脸的福相。”

      “这回婉红肯定牙疼······”

      ྲྀ“别瞎操心行不?就你有心眼?”

      ··ﲣ····

      乞丐们议论纷纷,说长道短,神色闪烁。

      行了!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赶紧撤退吧!

      麻九把朱碗主婉红老穆老猫叫到一起,婉红突然想起了什么,道:“朱碗主,我怎么没看到大花小花呢?”

      一句话把ി朱碗主给问住了。

      大花小花是被胖三骗进了知府衙门,不堪忍受败Ⰹ类知府的折磨,自杀了。

      麻九和李灵儿代替赵巧儿进入知府内宅的时俛候,亲眼트见到了大花小花死后的悲惨情景。

      这一㕜点,麻九ﮝ跟朱碗뿜主和老猫说过。

      “大花小花在处州嫁人了!也是一对双胞胎,很偶然的事情。”老猫在一边给朱碗主打圆场。

      “嫁人是好事!这事以后再聊,先说正事吧!行吗?”麻九看着婉红,有点乞寐求的味道。 

      “说正事呗!”婉红对老猫的话似乎丝毫没有怀疑。

      麻九干咳了一下,说道:“我虽然离开了木碗会一段时间,但,咱们木碗会的情况和处境我还是了解的,木碗会在通州杀了鬼子兵,转移到处州后又和鬼子兵进行了☗战斗,枵现在,又刚刚参与了灭铁马庄的行动,在官府和鬼子兵的眼睛里,通州木碗会已经是罪大恶极了,几个州的官府都在通缉我们,鬼子兵也在寻找我们的下落。所細以,我们的处境仍然很危险,说白了,就怕大批的鬼子兵。”麻九停顿了一下,拍了拍裤脚上的泥土,又擦擦鵾脸。

      昨夜挖地道挖的,麻九的裤子上还残留着一些泥土,脸上还ؑ有泥土的印迹。

      鍊“现在,咱䑧们怎么办?要留在曖附近吗?”老穆终于提出了最现实䣫的问题。

      “必须转移,找个妥当的地方。”朱碗主说的很肯湥定。

      婉红使劲一拍手,有些兴奋地说道:軓“知道白云山吗?”쎗

      “知道啊!你问这个干啥?那是血魔匁教的地盘吧?我们沿途没少听说关于血魔教的事駃,他们可残忍菛了,喝人血。”朱碗主咬着嘴唇,冷凒冷地说道。 쒏

      “那里现在是木碗会的地盘,几天前,我和꫒麻九䃳等ཛྷ人为了搭救一位卖豆꽏腐的䔇姑娘,联合一位神人,这人迤既会制造火药,还知道上白云山的小道,我和麻九等人就背上他制造的黑火药,跟着此人沿着偏僻小路,爬上了白云山,来到了匪徒们盘踞的白云洞,正赶上血缝魔教的恶徒们庆祝生日,聚在敞口的白云洞洞底吃喝呢,我们就从白云洞的上面,把火药包扔了下去,把吃喝的恶徒们全部炸死了,血魔教的教主和白云四풑鬼也被炸死了,我们又从里面攻打了白云山的两道山门,整个白云山的血魔教恶徒全部被我们消蹇灭了。”

      婉红说的很轻松,还把故事略微变动了一下,其实白云四鬼只有其中的三鬼被炸药炸死,老三淹얱死鬼杜水是在木州城西的一个叫四马架的地方被麻九晁和李灵儿杀䦲死的,当时杜水正带领一群恶䪇徒在采所为的血花,在屠杀一家四口的生命呢!

      这些婉红并不知道。

      媾 “婉红,你的意思是咱们上白云山?㚕”朱碗蜯主的腔调有櫦些异样,很显然,ට刚才럣婉红说消灭了血魔教,而ㄴ且是麻九几个人干的,这太令朱碗主䓵吃惊了。

      老猫和老穆同样吃惊,都用敬佩甚至崇拜的目光看着麻九和婉红,他们见识过火药的威力,那是麻九用倭瓜地雷把袭击通州木碗会老营的鬼子⨸兵炸得满天飞,没想到,这回袭击血魔教同样用了火药。

      ⭍“当然了,白云山扤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再说了,也比较隐蔽퐻,不易狆引起官府欽和鬼子兵的注意。阌”婉红捋捋头发,表情十分的庄⺈重。

      쵗 朱碗主老猫和老穆都低头思㋸考着,忽然,几人ي都不约而同地抬起头,䊱把目光投向了麻九。

      老穆已经悄悄问过朱碗主了,知道姜盆主已经去世,胖三这个叛徒也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盆主不在了,婉红和麻九两位护法自然成了螀木碗会鷭的最高领导者了,再说了,麻九自从法场被救回来,人似乎也聪明了㱞,也智慧了,这些,木碗会的人们都能感觉到。

      为此,大家当然要听听麻九的意见了。

      麻九见大家都看着自己,就清清嗓子,缓缓地说道:“现在,咱们通州木碗会已经成了官府⨸的眼中钉肉쾜中刺,如果集体行动的话,人员多,目标大,风险可想而知,櫃但,咱们又不能解散,木碗会救国救难的大旗咱们还得高高举起,对于敌人的围剿,我们还要坚决的反击,所以,我们再打游击肯定是不行了,现在珢,最好有一块根据地,在那里休养生息,积蓄力量,等待机会。”

      说到这里髷,麻九停了停,看到朱碗主老猫老穆都ቬ在不住的点头,䐜婉红也投来赞许的目光,便继续说道:“要说找一块根据地,在那里积蓄力量,不断发展,其实,我的心里有几听个地方。一个就是处州木碗ꏱ会的老营,在处州西北五十里的鸡冠山,鸡冠山原来是一个叫座山雕的一伙山贼占据着,前一段时间,处州木碗会联合伏虎山庄的人把鸡冠山的座山雕消灭了,驱散了山贼。但是,因为栺处州木碗会出了叛徒,向处州知府告密,说处州木碗会杀死了前知府和不少的捕快,结果,处州木碗会就遇到詙了麻烦,虽然我和婉红等杀死了处州知府,但处州木碗会已经在官府那里挂了号,鸡冠山已经引起了官府的极大注意,现在,连处州木碗会都撤离了鸡冠山,转移굕到了五猴山的势力范围黑牛山,所以,鸡冠山不行。”

      “全是废话!不行你说它干啥?”婉红在一边瞪着麻九,有些生气了。

      “说说也好,叫老穆老㉸猫㜵了解一下兄弟木碗会⏭的情况,也有必要。麻九现在是处州木碗会的盆主,䰈鸡冠山是麻九带人打下来ᒊ的。”朱碗主一边插嘴,意在缓和婉红和麻九出现的铻紧张情绪。

      当时,在花州城外,埋葬完姜盆主后,麻九简单地把䱪当处州木碗会盆主的经过跟朱碗主讲过,老猫没有听到。

      老猫老穆露出更加吃惊的神色ͤ,这麻九,简直神了。◙

      “我已经不是处州木碗会的盆主了,当时我答应王鼎主就代理到正月十五。”麻九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丝的忧虑,也许在担心处州䦪木碗会的安危吧。

      “可今天是正幸月十四。”婉红㱰撇过来一句。

      “我知道!我跟处州木碗会的大虎说了,一到正月十五,就由他负责木碗会的事情궥。”麻九理直气壮。

      “盆主効当不当,好齻像你自己说的不算,见不到王鼎主,你还是处州木碗녯会的卧盆主。”婉红说颕的也很硬气。

      嶪 “不讨论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了,我接着说正经事。”麻九摆摆手,示意婉红不要争论这些无聊的问题了。

      婉红眨眨眼睛,把头转向了一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