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交av色下载app

      黄昏时分。

      玉衡山上,山门前。

      鯫两名守门女弟子正在议论꾄不断。

      “好想下釡山去看夭夭姑娘。”

      “唉,正好今天轮到我们当值,想去也去不了。”

      “也不知道这次论心谁会赢。”

      “…”

      值此쿗之际。

      一名城卫军现身赶来,气喘吁吁的停下,对守门女弟子道:“在下有要事禀报,劳烦两位通知一下山主大人。”

      一薆名女弟子随口道:“什么事要惊动山主大人?”

      탗 퍭城卫军沉声道:“南木林中惊现蛇妖,统领已经派人前去明月城通知月卫司,但现在事关重大,我们中人有報人被那蛇妖所伤冥,急需救治,因此特来求助玉衡山山主出手。”

      玉衡山精通救仴治之术,是眼下最合适的求助者。

      謒 ㄶ “妖?”

      女弟子狐疑道:“你若是所言不实,下场可知?”

      城卫炐军深吸口气,曱道:“在下拿性命担保的确是妖,而且那妖已经被斩杀,尸体就在南木林。”

      另一名女弟子闻言嗤笑,道:“你们区区几个武人还能杀的了妖?”

      “好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警,你先守着,我带他进去见山主。”

      白衣女弟子说完看向城卫军,淡淡道:“跟我来吧。” 蒪

      찑 片刻后。

      躓通体由玉石打造的玉华殿前。

      白衣女弟子道:“你在此逕等候,我先去通知山主。”

      城卫军道:“是。”

      女弟子入殿消失。

      城卫军笔直而立,目光焦急迫切。

      둋 很快。

      栗 白衣女弟子返身回来,道:“进殿之后不许抬头,不然的话你的头就得留下了ఁ。”

      闻言。

      城卫灸军连忙低头看向地面,道:“是㓥。”

      女弟子前行,城卫军随后。

      大䱖殿内,灯火通明。

      中央两边梆分⿻别螸立着一列同样身着白衣的女子。

      城卫军目不斜视,完全不敢有丝毫好奇之心,低头小心翼翼的前行,目光始终看着大殿的玉石地面。

      玉衡山上有上百⩀玉阁。

      传言中,上百玉阁全都是由玄玉打造而成,随便一丁点碎屑都价值千金。

      如今有幸得见,城卫军心中的震撼难以言喻。

      若非这次遇到妖,他这辈子恐怕都没资格进入玉衡山,来到这玉华殿,见到玉衡山的山主玉冰清。

      如今来了一次,余生出去可就有资本吹牛了。

      “将你们所遇之事道来。” 銲

      Ⅵ 耳边,清冷动听,犹如仙子䊦般的声音响起。

      城卫军连忙跪地,低头道:“㴋南木林有猎户打猎,遇到了一群野猪,野猪暴动,追出林子…”

      촇“统无领带人前去搭救,结果途中忽然遇到一双头蛇妖…” 

      “猎人王老二不知用了各种手段,身化金옶光巨人,斩杀了那只⢑双头蛇妖…”

      “我等损失十三名弟兄槿,现在还有七名弟兄受伤,身中蛇妖之毒,奄奄一息…”

      “…”

      蛇妖,猎人?

      大殿内,一女子忍不住开口,道:“山主,此事错漏百出,一猎人如何能够斩杀蛇妖。”

      闻言。

      大殿尽头,玉石床榻上。

      一双光洁玉腿随意交错,视线上移,掠೟过那纤细柳腰与大熊,滑过玉颈,看到了一张清冷动人,惊艳容颜。

      “哦?” 䵒

      玉冰清慵懒随意的打了个哈欠,道:“那便由你去证明吧。”

      白衣女子美腿交错间于高开叉裙摆下裸露不断,走出横列,道쥞:“璇儿䞙遵命。”

      另一边。

      明月城内,月卫司。

      古正中正在处理事物。

      敲门声响起,手下人道:“司长大人,南珃木林城卫军有事禀报,说是遇到崭了뉰妖。”

      샻妖…

      最近真的是一点也不太平啊。

      僑 古正中放下笔,జ沉声道:“带他过来。”

      时间流逝。﷏

      落日⽩不知何时鷚隐去了一半。

      玉衡山脚下的喧嚣不见停止,原因是楼兰阁那完全可以当做房车的华丽马车并没有∓离开,始终停在光音寺前。ꄥ

      ݛ身为楼兰阁内的花魁,夭夭无论待遇还是声望都人尽皆知。

      ﷌在以往,夭夭끮从不狠出楼兰阁,想见一面只能花钱去楼兰룐阁,方有机会见到一面ᨙ。

      现在,美人竟然㬝离开楼兰阁,出现在玉衡山脚下。

      낯 汐多好的닺机会。

      这种机会这么能够错过。

      于是,玉衡山脚下彻底热闹起来。

      光音寺更是人来人往,香客络绎不绝。

      牲 当然,最热闹的是那辆大型马车,周围全是男性,其中不㿶乏七星山中的修行弟子与明月城中的富家子弟。

      一时间,论心已然成了一大盛事,吸引来不知道多少人。

      遗憾的是如此热闹却和临仙观无关。

      此刻,临亼仙浀观内。

      陆林ᙕ送走香客,看了뿔眼那远处连绵不绝的喧嚣人群,依依不舍的回到了道观内。

      多好的机会啊。

      这么多人,要是能过去走一走,那点赞收获还不是拿到手软脚软。

      可惜现在的他不敢出去,更不敢过去。

      妖女就在那里,这要是过去凑热闹,万一被发现就回不来了。 躔

      所以,老实呆在道观里吧。

      믞院子里。

      좇陆林伸了个懒腰,盏看了眼整日醉醺醺的师父,无奈前去做饭。

      饭后,道⹔观依旧冷清。

      陆林一边给李成仙倒酒,一边道:鵞“师父,我感觉我的修炼遇到瓶颈了。”

      李成仙随手吃着花生米,道:“说来听听。”

      陆林想了想,뀱道:“感觉修炼到头了,没办캞法再继续提升修为。”

      修炼既然到头了,那接下来肯定是突破啊。

      不过刚修炼一个月就圆满境界了?

      ̻不可能。

      李成仙嘬了口酒,道:“错觉,修炼无止境,怎么可能到头了呢,你之所以有这种感觉,肯定是因为自己偷偷修炼㈋飞星问算,把自己练出问题了。”

      陆林哭笑不忧得,也不争辩,道:“那要是修为圆满了,怎么突破?” 븇

      끠 说不㝳定自己这就是修为圆满了呢。

      毕竟靠的陹是系统,这些日子里뉤也加了不少真气和气血,修为圆满什么的还真有可能。

      “突破啊,那讲究可就多了。馟”

      李成仙翻了翻脑子里仅有ꇘ的知识,道鈒:“也罢,为师今天就好好跟你说一遚说,让你知道知道修行有多难。”녗

      “修为的突破分两种,一种是练气突破,一种是练体突破。”

      “突破后的境界叫开光,蕲重点就在于开。”

      “练气毝可᲌以开灵,开灵又分五行之灵,开的灵越多,突破后越强。”

      “练体可以开脉,同样有五种等级的经脉可以开,分为铜脉,银脉,金脉,地脉,天脉。”

      ٮ“…”

      此间一说一听。 㚣

      南木林外,营地内。

      月卫司司长古正中与玉衡山弟子玉璇儿分别带人赶了过糤来,看到了那奄奄一息的众人。

       有妖气!

      鶀古正中和玉璇儿瞬间ݤ便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