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母

      “别磨磨蹭蹭的,麻利儿的往Ⱏ前冲,否则休怪老子棍棒伺候!”斟

      先前抵抗西城贼寇时那名被刘熙祚抢蛁了武器的千总刘大彪此时正对着一群新兵骂骂咧咧。

      촫新兵蛋子王大ꀕ力和赵二虎此时赫然在队伍中。

      “二虎兄弟,这人就是先前在西城时你给他掷武器的那位吧?”王大力问道。

      赵二虎闻言,苦着촂脸道:“可不就是他嘛,就因为这去事,你没发现咱们的把总老是针对我嘛?训练加倍不说,只要一犯错,惩罚都是别人的数倍,据说都是咱们身后这位特意交待的。”

      王大力仔细㿠回想这几日的训练日常浨,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回头偷瞄了一眼后面大骂不止的刘大彪,见他凶神恶煞、满脸横须、膀大詆腰圆,当即打䧍了个寒颤道:“兄弟,看来你摊上大事儿了,今后这日子恐怕不好过了。”

      赵二虎䈊叹了口气道:“唉ᎀ,兄弟还能怎么办,只要不被他们玩死就行了。

      快别说话了,继续往前冲,那家伙向咱们看过来了......” 畱

      此时排在他们前方的,乃是数列手持火铳的老兵,队伍㭴中间则是他们这群新兵蛋子,至于队伍最后的,便是手持皮鞭旒和棍ﻈ棒的一헃众军官们。

      心惊胆战地跟随火铳兵不断往前逼近,或许是肾上腺素过度分泌的原因,王大力此时既紧张又激动。

      反观身旁地赵二虎,此时只见他目光锐利地盯着前方,似乎并没有那么紧张。

      “砰砰砰.....ﺛ.”

      最前方地火铳兵驻足,不断地朝前开火。

      宋家的家丁侍卫们在一番炮火地攻击下死伤惨重,斗志早已瓦解,而官军卷土重来,将宋陈两家围了个水泄不通,更有密密麻麻地军士往大门冲锋,是故这帮拿钱做事的人如今只剩下逃命的念头了。

      在前方火铳兵排队枪毙的操作⒝下,对方又是伤亡不少,争先恐后地四散逃命。

      这时一侧带队的把总举刀大喝一声:“兄弟们,随我杀呀!”

      于是一众逿新兵们便齐喝着向宋府大门冲ﺏ去౅,有将刀当䫠做棍子使的,也有紧张之下刀背钷刀刃不分的。

      王大力好不容易将一名敌人制服,却是死活下不去手,反倒险些ख़被对方用冷刀砍伤。

      王大力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二话不说一刀斩下,那偷᫵袭自己텦的敌人便倒在血泊之中。

      这时一旁的赵ƛ二虎回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没事了,这杀人只要开了头,往后就没那么害怕了!”

      王大力见꫗他浑身浴血㰛,显然死在他刀下的人已不在少数,当即木然地点点头。

      这时二人冲进庭院,见庭院左梠侧的一颗大树上正吊着一个人,而树的侧后方,四名黑衣人正簇拥着一个猥琐地身影想要翻出墙去,二人忙凑了过去。

      见被吊着的居둕然是军中的长킐官,二人大吃一惊,准备将绳子割断。

      不料被吊着的正是左英才,见有人欲要上前解救,忙开口道:“你们先别管我,速速将宋世豪拿下,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两ቦ人对视一眼,齐齐向四名黑衣人杀了过去。

      四名黑衣人軷见状,纷纷提刀向二人迎了上来。

      赵二虎一个助跑,腾空用膝盖顶翻一人,落地后又是一个漂亮的转身,挥刀抹了另一名黑衣人的脖子。

      王大力紧随其后,醽将翻倒㪌在地的那名黑衣人补了刀,又急忙加入战圈。

      뎸 别看赵二虎身ץ材瘦小,身法却是极为灵活,剩下的两名黑衣人此时已被他逼到墙角,待王大力加入后,两名黑衣人撑了没多久,便分别被二人斩杀。

      王大力喘着粗气,方才战斗时胸膛被划㞂了一刀,还好自己躲闪及时,以至于伤口不是太深。

      而赵二虎凭着灵活的身法,除了体⍫力有些透支外,却是毫发无伤。

      此时二人쵑齐齐将刀指向正骑坐在围墙上ఴ的宋世豪:“你自己下来,还是我们把你推出去?”

      宋世豪偏头向外看了看,暗骂自己给自己挖坑,早知如此,当初何必把围墙修那么高。

      这高度要是掉下去,即便不死也得将五脏六腑摔出个好歹来,当即对二人赔笑道:“不劳两位军爷,小的自己ꛅ下来!”

      见他磨磨蹭蹭半天下不来,赵二虎又是一个跳跃,抓住宋世豪欄的衣袍将他一把扯了下来。

      宋世豪被摔了个狗啃泥,又见两把刀已是架到了脖nj子鞥上,当即惊恐地叫道:꾬

      “啊,两位军爷,别杀我,金银财宝都给你们,什么컽都给你们啊,求求你们别杀我啊!”

      㼖 赵二虎心细,见这人衣着不凡,便将삐刀横在对方脖子上:䣜“你是谁?老实交代!”

      “我......我是宋家家主宋世豪,求求你,别杀我!”宋世豪惊恐交加地说道。

      二人对视了一眼,赵二虎押着宋世豪,王大力则是前去解救左英才。

      㹏左英才见二人身手不凡,头脑又颇为灵活,当即对二人赞赏有加:

      “你二人干得好,整个过程本千户都뒟看见了,定会在巡按大人面前为你们请功!对了,你茭们的长官是谁,要不要考虑一下,过来跟我呀......”

      “左英才,你这败军之将,也好意思来跟本千总抢兵?”刚进门的ാ刘大彪恰巧听到左英才的话。

      左英才一怔,丝毫不在意被骂作败军之将,而是将信将疑地问道:

      “他们是你的砄兵?开什么玩笑,你这莽夫能带出这么优秀的兵?”

      刘大彪顿时便不乐意虢了:“嘿!我怎么就带不出好兵来了,你这败军之将也配对我说三道四?!”

      左英才指짓着刘大彪说道:“两位兄弟,你们这位长官吃喝嫖赌,不学无术,跟着他早晚学坏!”ᇋ

      刘大彪:“你是败军之将ᥔ!”

      左英才:“这家伙睡觉打呼,三个月不洗澡,脚还特别臭,今后你们肯定受不了!”

      蹆 ﳒ刘大彪:“你是败军之将!”

      左英才:“这位,刘大彪,你们的쯍长官,嗜酒如命,一喝醉就喜欢鞭笞军士......”

      刘大酊彪:“你是败២军之将!”

      左英才大怒:“够了,刘大彪,能不能不要拿败军之将说무事?咹”

      刘大彪摊摊手:“是你一上来便揭人老底䨩的呀!”

      左英才一时气结:“你鄵......无耻!”

      赵二虎和王大䛾力二人看的目瞪口呆。

      “怎么徣回事?”这时刚进门的刘p熙祚见到二人争论,便开口问道。

      这ڞ时左英才忙开口道:“禀大人,这两位小兄弟身手了得,砍杀了不少反贼,还亲自将贼首俘获,更重㟫要的鈘是,他们还救了末将......”

      刘熙祚看着争得面红耳赤的两人:“那你们争论什么掣?”

      刘大彪便抢先开口道:“大人,这姓左的书呆子见末将这两个新兵蛋子身手不错,便要干那挖墙脚的龌龊事,末将气不过,这才与他争论几句,呵呵......”

      “我这不是惜才么,这样的勇士跟着这莽夫能有什么前途?”左英才嘀咕道。

      刘熙祚闻言,当即开口道:“你二人不用争了,他们以后随部训练,但平日就跟在本官身边,免得影响你二人和气!”

      춵 刘大彪和左英才顿时傻眼了,心刢中腹诽不已。

      无耻啊,如此藺明目张胆地抢人,作为长官的节操呢?

      腑 ᩈ “好了,此事就这样决定了,现在你们带人仔细搜查,抄没宋家所有财产,再将宋家人全部押到前Ө堂来交给府尊!”刘熙祚下令道。

      不多时,宋家上下一百余口哭哭啼啼地被押至堂前,而家主宋世豪则是被五花大绑跪至最前面。

      张任阴沉着脸一拍案桌:“宋世豪,你也有今天?”

      宋턂世豪忙大哭着不断磕头:“大人,小人知颹错,小人愿如约献上八成家资,求大人放了小人全家啊!”

      张任冷笑道:“哼!你说的轻巧,那被你们杀害的六百余名官差和军士怎么算?”

      宋世豪顿时哑口无言。

      这时有官差上前道:“禀府尊,宋家所有能搜到的钱粮地契、古玩字画都在这儿了!”

      张任看着庭院中的上百口大箱子,指着宋世豪喝到:

      “还有没有私藏,若你老实交代,本府可以考虑留你个全尸!”

      宋世豪顿时屎尿齐流:“大人,小人若如实招来,能否饶小人一命,小人还不想死啊!”

      张任冷哼一声ꀞ:“真是不知死活,还敢跟本府谈条圔件?来人,用刑!”

      话音䷊刚落,两名官差便拿着一ٿ副夹棍套在了宋世豪的手指上。

      在场的丘八们皆是瞠目结舌,这官差都是숌随身携带刑具的么?

      “啊......”

      宋世豪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

      “说不说?!”

      宋世豪疼地大颗大颗地汗水넩滚落在地,居然硬气地撑了过来。

      张任见状,朝两名官差点了点头。 ￯

      只见两名官差又从身上各自取出一把铁钳。

      “嘶......”

      围观的一众士兵们见状,顿时抚倒吸了一口凉气。

      宋世豪感到不妙,定睛一看஼,顿时心理防线全方位崩溃,大哭道:

      “我说,我全都说呀!뚑在这棵树的下面,还有10万两金子,后院的枯井里,还藏了30万两白银...ྜྷ...”

      “那粮食呢?”刘熙祚问道。

      “낣粮食峿...≏...粮食一共6万石,都存在巷口的仓库了。”

      话音刚落,刘熙祚便令一众士兵去寻找挖掘。

      뱣不多时,又是数十口箱子被抬到前堂,又有军士来报,存粮的仓库完好ꖣ无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