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影视时尚>

      陈安安继续说道:

      낊 “看看人家对面济世堂,高朋满座的。⇳再看看諭我们텼,你们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㵒林默心里腹诽道:高朋满座?这成语用这儿合适咜吗?

      朱一品反驳道:

      “安虜安,此言差矣쇳。我觉得我们天和㋙医馆的人࿝,应该时刻保持医者仁心。现在天下百姓健康无病,也说明我们天和医馆的人医术高超,保了讫一方的ꕻ平安哪!”

      “啪!”✏

      陈安安一棍子又拍在了朱一品桌子前,怒道:

      “就是因为你有这样不思进取,不求上进想法,才让对面嘎济世堂抢了我们生意!”

      䦵“不ଭ好了!”

      “不好了!”

      “出大事!出大事娳!”

      庄田田大喊着暈他的罷经典台词跑了进来。

      看到庄田田进来,陈安安眼睛一亮,急忙上前拉住庄田田对他说道:

      “田田,你这么急着慌的,是干嘛啊?是不是得了什么急症啊?快来让我们朱哥哥给你望闻问切一下,看在你是熟人的份上,给你打个八五折吧。”

      “朱大夫?”볭

      庄田田还没揱反应过来,于是叫了一声朱一品忈。等他叫完怛,才发现陈安安话里的不对劲,于是无语的撇嘴道:

      “熟䳳人才打八五折啊?再说了,我又不是높来看病的。”

      陈安安见他不上当,继续忽悠道:

      “田田!你以前没病不代表你现在没病,你现在没病不代表你以后没病。你现在把你以后的病治了,那你以后不就不得病了吗됻?”

      裬林默众人听到陈安安这番忽悠,全都无语的看着他,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杀ⴟ熟? 䔽

      庄田田已经被她忽悠的晕乎了,懵逼道:

      “安⫶安,我感觉你说的好像哪里不对,但是我又找不到理由去反驳你。”孋

      赵布祝这时候凑了上去,立马拍着马屁道:

      “田田,你看安安那么机智的一ய个人,说出来的话怎么能让你反驳呢?”

      说完,他又看向陈安安建˒议道:

      “安安,你看这样好不好。田田也算是我们的老朋友了,我们除了给他八五折,再送他一服四物汤?”≇

      林默听到说要送四物汤给庄田田,不厚道的笑了出来。

      庄田田奇怪的看着林默,疑惑的问道:

      “ハ小濍默,你干嘛突然间「发笑啊?”

      林默ꦹ瞪了眼赵布祝,跟庄田田解释道:

      “田田,这四物汤是女人专用的药。女人喝了之后可以排毒养颜,调经止带。男人喝了之后,会变成娘娘腔。”

      别问林默为什么知道,主要是验他前天在房间里看到桌上放着一碗汤,他以为是柳若馨碒给他熬的补药,二话不说端起来咕嘟咕嘟就一口喝了下去。

      可是,等柳若馨回到房间喝药的时候,发现药不见了,便问林默。

      林默跟她说了事情的经过后,柳若馨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跟林默解释了他喝下去的是什么,还说这药男人喝ᠬ了会变成娘娘腔。

      林默被这副作用吓到了,那天晚上吐了一邏晚上,才感觉终ᙫ于把喝进去的药吐干净。也因为这件事,他发誓再也䠓不随便乱爱乱즗喝了。

      庄田田听完林默的解释后,生气的看着赵布祝,恼怒道:

      “好你个赵布祝ᦽ,我拿你当兄弟,你居然想让我变成女人!枉我平时对你这么好!ᇅ”

      柳若馨嘲讽的说道:“俗话说,杀生不杀熟。表嫂,你倒好,专门捡熟人杀。”

      陈安安见自己忽悠庄田田的把戏,被林默柳若馨两口子拆鍥穿,怒道:

      “我要是不杀熟,你们这么大帮人吃什么喝什么啊?出去查˞个破案子,还得老娘自㼱掏腰包倒贴!

      好不容易领个赏吧,杨宇轩全去买房子了,表弟妹你全去买包包化妆品了。还有惼赵布祝的表哥赵本三鴵,他宁愿捐了也不给我!我容易嘛我!”

      林默不乐意道:

       “表嫂,你这就不地道了吧?我和若馨每个月给你一百两银子,掠还不够啊?我要是每个月给苟尚仁一百两银子,他估计得把我供起来。

      还有,上次卖沉香木的四紮千两,这次皇上让老朱,给了你一百两黄金嘛,还不够啊?我跟你说,ꙕ做人呢要懂得知足,俗话说……”댹

      “等等,沅一百两黄金?”

      林默话还没讲完,陈安安就出言打断他说话问道。

      林默不明白她什么意思,疑惑的点了剼点头,肯定道:

      “是啊,一෹百两啊?只有多,没有少。”

      톓 陈安安得到了林默的肯定,ሴ眼睛冷冷的看向了正准㷡备偷偷溜㲋走的饒朱一品。

      冷䜨声吼道:

      “朱一品!你给我站住!”

      朱一品僵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陈安安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一把揪住他的耳݋朵,죝拉着他走了回来鸂,冷声问道:

      “你不是跟我说只有八十两吗?剩下的二十两,你是忕不是拿去找狐狸精了?!”

      朱一品耳朵吃痛,哎哟翻天的叫着:

      繲 “安安,你听我解释,你先松手,疼!疼啊!”

      “不行!你不给我说清楚,我是绝对不会放开的!”

      朱一品解释道:☛

      囜 㓏 “我拿去给杨宇轩修刀去了!”

      “修刀?”

      鸕众人将目光投向了杨宇轩,想从涜他那ꑭ得到答案。

      杨禢宇轩点了点头,表示朱一品没撒谎。其实他也是昨天才知道的,昨天他回到房间看到朱一品拿着쳊他的刀。

      刚开始他以为朱一品要偷他的刀,但后来想想又不对。一把断刀,谁稀罕。在他的追问下,朱一品才将整件事情跟他解释了一遍。

      林默疑拱惑的问道:

      “不是,老朱你干嘛硰要给老杨修刀啊?”

      ꩈ 朱一品随后跟大家解释,原来他是看杨宇轩老是拿着一把断刀,作为一个特务,老是拿着욒一㭃把断刀那怎么行。

      于是,他将杨宇轩的刀偷了出来。又悄悄地拿了朱见深给骹陈安安的二十两金子去给杨宇轩补刀,打算等过段时间결再䩨找林默借钱还给陈安安。

      虽然他偷拿陈安安的钱是不怎么地道,但是他也不是说不还的瀄那种。

      朱一品解释完后,对陈安安道歉道:

      “安安,对不起啊,我不该私自拿你的钱。你放心,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롩陈安安松开了揪着朱一品耳쉍朵뮾的手愤,柔声说道:

      “朱哥吴哥,以后这种事情你可以跟我说,我也不是那种扣扣搜搜的人。这钱就算了,我们两个还分什么彼此啊!”

      众人惊讶的看着陈安ﲾ安,不明白陈安安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大方了。

      “安安,你没事吧?”

      朱一品쑄摸ੇ了摸陈安安的额头,没发烧啊,怎么开始说胡话了?

      陈安安拍掉他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柔声道:

      “朱哥巅哥,我没事。”

      说完,一把抱住了핧朱一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