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根电影院yy11111手机观看

      程斌深吸了一口气,这伙人明显让张盛驱使马腾军来攻打首阳山,他们想干什么?如果就张总管的人和今天伏击㫳大᧋当家的是一伙人就太恐怖了,他们信息来源很快,谋定而思动潷,程斌心里快速飞速的旋转着,越想就越恐怖。

      ⩧“是四⢻当家?”这瞬间程斌想通了很多,其中关键人物就是四当家徐章。셯

      蟔一෎声弓弦声,一支利묩箭直奔使方天画戟的大汉面门上串了过去,这大汉用自己的方天画戟的枪尖对上箭尖,连续几声弓弦声,这大汉一点不着急,原地不动,方天画戟用的出神入化格挡住,一柄银白色的枪尖如盘蛇出现在大汉眼前,瞬ᯆ间隔断뀠了大汉和程斌。

      ⌊ 而程斌很快的又被使ꥄ矛的阎行给制住了!

      “ᅮ是你陋?”大汉认出来,眼前这个小孩子是下午一直没出手的,骑着最大的一匹白马的小子,不,出过手,歯他出手击落那支མ射向那个统兵的弩箭,那一枪足够威胁到自己了。

      “你是谁?”赵云出声问道。

      “我还想问你ﹼ是谁呢!륳”大汉有点凝重,他不敢看不起这个小孩,刚才那一枪很是诡异,但鮝也感觉有些熟悉,刚才那偷袭差点要了自己的命。

      赵云也不想偷袭,是赵先让他这么做,救人要紧,毕竟这个頵程斌是师兄点名要的人,所以只用了七分力쇇,这个用长戟的也不简单。

      “不想说,就手上见真章吧!亮红兄,勿亮火把!”

      浒 火把䣐一个个点上,里面足足有五十人,每个人手里都薢拿着弩,大汉脸色一紧,他阬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他下午见过,可以连发十औ二箭的弩,首阳山匪徒大部分就是被这东西杀死的,这六百支箭往自己身上招呼,自己也受不了啊!

      “亮红兄,让我与他对决!不要干扰!” 䓺

      “子折龙,这是战争,不是个人对决,ᱠ不要意气用事!”≐赵先沉声道⇸。

      쿩 栫“亮红兄,这人很强,我想比试一下!”

      赵先拗不过Ꙑ自己这兄弟,武者雄心,㬖于是点了点头,举了举手里的长枪㚗:“大伙退거开흻,里面空㰟间很大,弩箭准备,如果要逃,格杀勿论!”

      众人小心翼翼的往里挪,ꝳ里面一个很大的空间,一个角落里放着首阳山历年来打劫回来的货物,还有黄金,堆成一座小山一涊样,实际上首阳山的收入并不多,他们几乎收的是过路费,由于每次收的不多,才没ᶧ有ꮁ被覆灭,这些年实际的收入都在这里,ꇳ并没有想象那么多,但是对于其他山寨来说,那是富裕的流油。

      摩天岭众,没有人看向这些财物,都警惕的看着手提方天画戟的大汉。

      赵云早已站在一块石头上手⒀持着폋枪,等待着,大汉提着方天画戟鏜大踏步向前,戟如枪向前刺出,赵云由쵱于个子还小,枪远不如这大汉的方天画戟长,赵云用枪㚙尖将方天画戟的枪头毛一拨,方天画戟枪头讚旋转一百八十度,让月牙刀刃对上赵云的枪头,赵云一收枪头,用刺的方式刺向大汉,大汉手头一空,反手将赵云的枪格挡住,两人一用力,䁞分开来ꇘ,ߜ但很快的⸁又交战在ꝥ一起,赵云枪若盘蛇出游,大汉的方天画戟ホ却挥得虎虎生风,勇猛캳异常。

      在一次碰撞后,大汉退后几步,停止了动作,“你是赵云赵子龙?”大汉气喘吁吁,但眼前的赵子龙却游刃有余,一丝汗渍都没有,显而易见,两人的差距,对方已经是超一流境高手,所以大汉马上停下。

      “你怎么知道?”

      “我听说过你!我听师父说,师叔童渊쥆收了三个徒弟,最强的一个就是小师弟赵云赵子龙!”  ꥍ “你师父?”

      㝚“我师父是䖹李彦,不知道童渊师畠叔有没有说过!”

      “我听师父说过一次慐,却一直无缘见过面。”

      ꥱ “那我们也算是自家人了,我只拿四个珠子你不会拦멞住我吧?”

      “这,……”赵云有些为难,他是老好人,很少拒绝别人,这个师兄第一次见面,对方只”是툾要四颗龽珠子而已。

      “子龙,你这师兄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湜这里我们布局很久了鄇,׿岂能让他璴说拿走就拿銰走?”阎行出声道。

      程斌心里慢慢清洗起来……

      点 赵云摇了摇头,对方的招式与ᶉ自己极其相似。

      “这还有假?他的戟法是和我师所教的枪法极其相似!”

      “子龙,这家伙到现在都不肯说出他自己的名字,这种藏藏掩掩༞的货色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你这嘜小子,想死啊!Ꮽ”这大汉眼中⁀冒出凶色,他当然不想说出名字,他可不想泄露行踪,但事到如此,只能说出自己的名字了:“子龙师弟,我叫启崖!”ᎈ

      “那么你为什么要那四颗五色珠子呢?”

      “我受常山张家所托!”

      ㄦ“有何证明?”大石后侦面现出一个身影,来的正是张任。

      张任先到的是鸟齗鼠同穴山,一路上一直在考虑是不是哪里会有遗漏龌,这是他上辈子投标前养成的习惯,在大战之前﮽总是要思考会不会有遗漏,很多自己未思考到的龮都是对手最后告ꝙ诉你,㢘这是要付鋯出很大的代价,越是胜利前夕越要小心,这踴是自己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才腉学会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想了好几遍,直到身边武安更在旁大大咧咧的笑着说,“緔现ʗ在想想常山张家送了那么多货物,还为我们探路!”

      张任才想明白,遗漏在哪里,张家这么久没有出现,这是不合理的,自己一方一直只逽考虑了首阳山,或者马腾军都考虑了,唯틦独忘了这常山张家,一个能出太尉ﰿ的家族会是那么好欺负的吗?这张家很有可能躲在一边伺机而动,张家要的是财物糸回归,跟自己的主要目的不一样,这鸟鼠同穴山这边,外面有武安日坐镇,里面有徐章作为头目配合,还有秋雨的投降,秋雨知ᬖ道自¥己是左慈的徒弟不늓敢做小动作,何况自己告诉他自己来自于羽林军,自己看过徐章的汇报,这首阳山程°斌的设计禀就是被朝廷收购,啊呸,是招安,更何况,就算拼起来,自己的人逃跑每人都是一人双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