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开车我和她在车后面

      欧阳定下了歌曲的名字就攌叫《华夏》。

      很大气的名字。

      可能欧阳确实很喜欢华夏风,歌词从南到北、从古到今的,囊括了很多华夏的人文元稖素,各种意象一个个在里面蹦跶。

      从䐱好的方面砉来讲,这让整首歌的内容格外丰富,但反过来杂뷖糅到一起的东西,就会给人以凌乱和堆砌的感觉퉮。

      就像写文章,观点引经据典,旁征博引,而内在逻辑䖅并愮不明显,到最后可能别人完全不知道你表达的是什么。

      尤其是八个人的歌词合到一起后,歌词风格、内涵都存在很大ฃ的差异,听起来更乱了。

      ㈖韩试在跟他们一起练习的时候,脑袋Ѡ里就老是响起一首背景乐:从碗大又圆,到面长又宽,能扯到武林高手、捾一生漂泊,歎还有鋔月亮无瑕。 㐄

      韩试怎么都用心不起벝来,真的只또想洗洗睡了。

      Ч 关键是欧阳导师和队友们都非常满意。在ꬆDemo出来,合练了几次之后,切欧阳更是越来越兴奋,还不时夸奖韩试的词写的真好。

      韩试的䂀小段㢄词㏑,最终被欧阳放在了歌曲的最中间。整首歌以大鼓起拍,然后是齐毅几人的抒情唱法,韩试的唱词时加上了一段琵琶,再接着才是欧阳和陈兴于的Rap高潮部分。

      齐毅就一脸佩服地说:“欧阳导师真是太厉害了,能把华夏风和ᘁRap如此完美的结췅合在一起。”

      当时欧阳满脸笑容:“哪里,你们뼄的词也都完成得很好。尤其是韩试,真的很有文学功底,歌词太让我惊艳了。”

      齖欧阳越夸,韩试越心虚。他以自己听过的中国风歌曲作为对照,只觉得《华夏》有形无㼓神ࢵ,有皮相没气骨,闹哄哄地完全没那个意境。 ᘠ ♒ 他们组只带着灯光舞美彩排了三次,欧阳就极为自信地宣布练习结束,只等公演了。

      “欧阳导师这组的歌词写的太棒了,听着极美,非常ﮄ有华夏风的味道。”

      “欧阳导师很厉害,我第一次听到华夏风和Rap放一起,还这么好听。”

      “他们组的舞台简直又美又炸!”

      其他组的练习生们的赞叹,一度让韩试怀疑,自己理解的华夏㽔风是不是陷入了误区。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三次舞台公ᯑ演这一天。

      第三次舞台公演是练习生与导师的合作뵄舞台表演,之后将迎臵来《爱┠豆练习生》的排名公布,32名练习生再一次淘汰16人。

      韩试썀一ﴌ直不急不躁,但他也发现了练习生们这些蚽天非틯常明显的心态差异。

      像上次排名的前十名基本还能保持稳定,至少看上去都还比较从容。

      ⹀ ⊳而有些练习生则将自己绷成了一根弦。他听齐毅说,有几ᆲ名练习生,除了吃饭洗澡,几乎Ⰽ所有时间都呆在练习室疯狂排练。实䏻在困得不行了,就在练习室地板上躺一小会儿ᢅ。

      他们可能对节目组的口号深信不疑:茱越努力越幸运。

      骚 வ韩试自问做不到这䎶样刻苦,但对几人的精神是佩服的。他虝不愿做移山的愚公,但也绝不会做嘲笑别人的智叟셒。

      但也有好几名练习生,大概自知很难留下来,成了一条心甘情愿的咸鱼钰。

      化妆的时候,齐毅突然问韩试:“队长,我怎么感觉你每次上台前一薶点都不担心?”

      他的重心也不是韩试的答案,而是自己扯좦了下头发,闷闷道:“我違就每次紧张的不行,现在掌心里全都是ޕ汗。”

      齐毅试图找话题缓脊解臗自己的焦虑:“队长,你有什么保养的秘诀吗恮?我一熬夜皮肤就好差㳕。”

      锦花姐一녵边整理韩试的︜头发,一边用羡慕的口吻插嘴道:“韩试就是天生底子好,我给他化妆都不用打多少粉底。”

      花姐㱡接着抱怨道掇:“不过这反而那些浓妆要麻烦多了。韩试还不喜欢我化妆太久,我真是难。”

      璉 说到化妆领域,花姐的话明显多了,有点邀功似地道:“舞台灯光超级吃妆的,强光照射下五官都会变平。我得小心描摹,才能让韩试在镜头前呈现出本来的样子。”

      花姐对齐毅笑道:“你那反而简单,妆浓一点,黑眼圈和皮肤瑕疵全没了。翝”

      齐毅最近真的很拼,比那几个彻夜排练的练习帊生好不了多少。

      䆟韩试对化妆的门道一窍不通,他以为丽质天生就可以ى素颜出镜了。

      稠跟花姐道了声谢,他才向被打击的齐毅轻笑道:“投胎也是个技术活。何况∼我又不熬夜。”

      齐毅翻了个白眼,但聊天之后状态明显放松了些。

      化完妆,韩试又偷偷跑到后台去望了下现场。观众比上次还多了쐺些,表演还没开始,各种猆声音交集到一块显得很吵。

       烮 这次韩试刻意找了找,在不计其数的灯牌中,他还真的发现了属于自己的,至少有十几块。

      这也算忙里偷闲,他喜滋滋地挿回去ꤹ候场了。

      四个小组的表演顺序是由导师쎃抽签决定的,﫽韩试所在的欧严阳组是第二个上场。

      他们组连同导师欧阳在内的九人,都是相同款式的服装,솥只ᕵ是着装色㯴调有差别。衣服明显精心设计过,非常合身,上衣还有点唐装的影子,与他们的表演閴主题很搭鹱配。

      第一组上台的是柳烟团队的表듅演。柳烟作为享誉国际的舞蹈名家,绝不是浪得虚名。韩试就看到站在舞台中央的她,真的光芒万丈,赏心悦目,一举一꠬动都能勾人心魄。

      ᆁ他们组的八名练习生虽然表现不俗,但也有点沦为伴舞ᔎ的感觉。观众们的注意⁄力也绝大部分集中在了她一人身上。

      难怪第三次舞台公演没有现场投票的环节。导师们平时不显山露水,一但站上舞台ⶍ,练习生们显然还是望尘莫及。

      韩试记得节目时长是两个小时多一点,而这次公演只有四组表演。所以柳烟组表演结束之后莧,每个练习生都有䧐足够的时间和观众互动ᫌ,给自己拉票。

      ꛐ 《䙊华夏》在柳烟组之后上场。在韩试眼里有些杂乱的表演,骪没想到现ꭩ场反响却比前一组还要热烈。

      声浪差点掀翻了屋顶。

      密集的鼓点、华丽的编曲、眼花缭乱的舞台,尤其是欧阳和陈兴于的Rap,不断把现场的气氛推向高潮。

      韩试都不由心潮澎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