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冷镇

      集合地就是胡拉部落的驻地,距离这里数百里。

      赶着羊群,队伍行进的速度不快,七八天的功夫,才赶到了了。

      远远望去,灰绿色的草原上,密密麻麻的帐篷;

      人禿头攒动,马匹牛羊䮮随处可见,甚ꊄ至还有贩货的妇女,稀稀拉拉的排列在驻地入口处。

      ⒇“果然不同凡响!”

      心中感慨,堑方宏宇已然适应了百十人村落,馃忽然见到这番气象,心中隐隐激湻动。

      伦贝尔鹟几人也是一脸的兴奋,东ꘑ瞅瞅西看看,目不暇接。

      ꈦ“平时也没有这么多人的,这是战前集结,才鈌有的景㷦象!”

      看了看几个好奇的“小子”,安琥金面色平静욤的解释道。

      凂 “哦,”

      点点头,几人没有收回目光澶,依旧左顾右盼,仿佛刘姥姥进大观园。

      司空见惯,遽上使却是没有减速,带着队伍迅速来到了登记处。

      登记交接,足足一刻钟,这才算是完成了任务。

      뼇“好了,你们的驻地在西北区,领了帐篷,就过去吧!”

      收好任务令牌,上使冲着安琥金公事公办道。

      “多谢上使!”

      恭敬行礼,安琥金不敢怠慢。

      菖 在﹩胡礼迪的示意下,其他几人也都纷纷低头,以示尊敬。

      点点头,上使扫过方宏宇,嘴角弯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转身离去。

      目送对方远去,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在部落中人⌔的带领下,领了帐篷等物资,向西边走去。

      西边是一大片空地,早有不少人驻扎;

      外围扎着木栏,门口还挂着牌子:三等驻地!

      “村长,这驻地还分等级呢?”

      看到牌子,方宏宇好뢚奇道。

      伦贝尔几人也是ॿ第一次见到,同样凑了过来,侧耳倾听。

      “嗯,一等是给千人以上的大村落准备的,靠溪水近杹些,物㊹资供应也淳足些,”

      “二等是三百人ෙ以上的中等村落,条件稍微差了点儿,但也不错,”

      “三等늖是给我们这种小村鿱落的,数量最多,人也最杂,物资供应不足,”

      뵧 话到这里,他略微顿了一下,压低声音道:

      “有时候䶼,䨵还需要去争抢一番,否᨝则,根本就不够人吃马嚼的!”

      眉头一挑,方宏宇与伦贝尔几人对视一眼,都有些讶然:

      还需要抢食儿?!

      贡品可都是相同的比例嘞!

      怎么到了分ﴩ配的时候,还有偏有向?

      都是为部䴫落出力的,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知道几人心中所想,胡礼迪插嘴进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大村落的实力强Ꙍ,自然待遇好,没话可说的;”

      “而且,你们也不要出去乱说,惹恼了部落中人,咱们可扛不住的!”

      “到了这里,那就是备战的士兵了,生死都在人家一念之间的!”

      话到ᾷ最后,他加重了语气,表情也肃然郑重䲒了起来!

      瞳孔一缩,几人心中一凛!

      “我艹,真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呀!”

      暗暗爆了粗口,方宏宇进一步认识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

      太危险了,这简直就是没有王法了ᓪ嘛!

      得小心些,别莫名其妙的丢了性命!

      伦贝尔几人也都谨慎了许多,不似刚才那般左顾右盼了。

      很快,他们进入了驻地区。

       来的不算晚,还有不少的好엍位置,距离栅栏门比较近。

      几人动作麻利,迅速安营专扎寨,占据了一个比较有利的位置,一旦有物资送到,也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刚刚收拾停当,门口处就又来了一拨人,二十多个,气势有些凶悍,目光极具侵略性。

      扫隖视了一拳,方宏宇퉈刚要收回目光,却是发现:

      那群人中,一个光头的中年汉子쉡,像是个领豣头的,正一脸冷意的看向自己这边;

      不,准确的将,是自己旁边的安琥金与胡礼迪,眼神冰寒!

      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去:

      安琥金抬起了头,阴沉着脸,正与那人对视!

      脚步顿下,来人一摆手,带着属下,向着他们走了过来。

      傻蹉子也看出来촓了,对方来者不善。

      伦贝尔几人赶紧走了过来,站在安琥金身侧菴,肌肉微微绷紧。

      “安琥金,好久不见了!”

      来到近前,光头中年人歪了歪嘴。

      “柯腊图!”

      双诉目微眯,安琥金声音低沉。

      “嘿嘿,这么多年了,你这实力,不见长进呀!”

      打量了一꜈下安琥金,光头柯腊图目中闪过不屑之色,撇了撇嘴。

      緬 “三级筋骨境,还不是嫎初入!”

      靠的进了,方宏宇的感应中,柯腊图的实力一目了然:

      虽然不及自己,但也比安琥金强了不少;

      不知道二人有什么过节?푴

      ܔ看着架势,怕是不好善了!

      心中嘀咕,他顺势扫了一圈:

      除了光头外,剩下的二十五个人中;

      갈 一个初入筋骨境三级;

      慨两个筋骨境二级; ༀ

      六个筋骨境一级;

      实力远超自己这一方!

      瑈 “哼,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声音冰寒,安琥金眯着的眼睛中厉色闪耀。

      “呵呵,说得好,睧你暁的死活跟我何干!”

      笑了笑,柯腊图歪了歪嘴,跟着,面色一冷:

      “但是,这块地方我看上㡑了,你们,给我滚!”

      “你!”

      面色一变,安琥金目中怒火升腾。

      伦贝尔几人也是一脸的怒容,拳头紧紧攥起!

      “柯腊图,驻地不许出手,你敢坏规矩吗?!”

      非常冷静,胡礼迪知道拿规矩说事儿:

      꽉虽然这规꽒矩没有那么严苛,但要是较起真儿来,是可以砍头的!

      “哈哈,我什么时候说要动手了?看把你们吓得!”

      仰天大笑,柯腊图目中满擜是嘲讽之意。

      “哈哈哈,村长说的是,你那只眼睛看见我们动手了!”

      썽 “哈哈,可礡不是吗,你看那小子,拳头狟都攥起来了呢,是你们要动手吧,哈哈哈!”

      “你想多了,他昑们敢动手吗,就凭这些废物吗,哈哈哈…..”

      “没错,废物,哈哈哈……”

      “……緼”

      笑的肆无忌惮,柯腊图身后诸人,冷嘲热讽!

      怒容满面,安琥金心中愤恨,却也知道对方说的是实情:

      切不说坏不坏规矩,单凭实力,自己这边就要吃眼前亏!

      他只能强压怒气,冷声道:“先来后到,我们是不会让的!”

      “没错,旁边不是还有不少地方吗!” 캅

      据理力争,胡礼迪附和一声。嬒

      看了看二人,柯腊图咧嘴一笑:

      “呵呵,可我就相中这块地方呢!”

      “哼,你想如何?部落巡逻队可就在边上呢!”

      芪 胡礼迪冷哼一声ᱠ,指了指栅栏外的队伍。

      “哈哈哈,怕了!”看着对方气急败坏的模样,柯腊图笑容更甚。

      “哈哈哈,胆小鬼!”

      “滚回女人的裙袍里去吧!”

       “一群怂货!”

      “……”

      笑骂声再起,柯腊图身后众人无所顾忌。

      拳头ꤍ攥紧,安琥金胸口气闷,眼看就要压制不住怒火了。

      赶忙拉住了村长,胡礼迪咬着牙道:

      “地方就是不让了,你们又能如何?!”

      撇了撇嘴,柯腊图淡淡道:

      “不让,可以呀!”

      “不过,部落驻地不限制比斗呢!”

      “讪我要挑战,安琥金,你不会不敢接吧?哈哈哈!異”

      “你쏿?!”

      怒意沸腾,胡礼迪没想到对方如此无耻:

      ᡣ 挑战是部落鼓励的事情;

      但是,强者挑战弱者,那就是궍无耻了; 瑓

      这个柯腊图可是三级筋骨境了,居然挑战二级的村长,攔真是太无耻了!

      此刻,门口处人来人往,굆

      周围,也有不少村落中人,

      都됳看到了这边的情况,

      秉承着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稍的“良好”传统,都凑了过来!

      借人风,柯腊图愈发嚣张:

      “安琥金,你不会是不敢吧?”

      “洹当年,你三级筋骨境的时候,渙强杀了我的阿哥,”

       “现在,不会不敢接招了吧?”

      眉头一挑,方宏宇终于明白了过来:原来是血仇啊!

      “ꉖ哼,뢤当时是村落战争,自然……”

      知道内情,胡礼迪马上争辩。

      “好,我答应了!”

      没让胡礼迪说完,安琥金立悒刻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柯腊图说的没错,虽然是村落战争,但的确是自己杀了他的哥哥;

      这笔血债,是无法抹去的,对方的挑战,也无可厚非!

      ı

      “村长,你的伤!”

      珟 面色一边,胡礼迪一脸担忧的看向安琥金。

      “无妨!”

      摆了摆手,安琥金ꔞ就要出列,却是被一只手拦了下来。

      “阿叔,我来吧,你的ྼ伤势未愈,实力又弱于对方,我怕……”

      伸手的是海日古,他担心柯腊图会下重手,自己起码速度超群,自保有余。

      ㇃“受伤?理由可真是充分呀!”

      撇了撇嘴,柯腊图目中闪过不屑之色,继续道:

      “勽既然如此︲,咱们就比试箭术好璷了,”

      “输了也不用你赔命,让出地方,磕头认错!”

      “什么?!”

      异口同声,众人怒目圆睁:

      士可杀不可辱,居然让人磕头认错,这比杀人还过分!

      是个战士,就无法接受这种耻辱!

      最终的结局,恐怕就是自杀雪耻!

      这不是把人往死里逼吗?!

      “这都不行?”

      撇了撇嘴,柯腊图目中嘲讽之色更甚。

      “好,我….”

      安琥金把心一横,打算豁出去,答应下来了!

      “村长,我来吧!”ᙊ

      ൉伸手拦住了安琥金,方宏宇踱步而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