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资源网

      “那几具尸体...怕是在着火之前,就已经失去生命了。”

      李主事对剑清和融枂两人说着他的猜测。

      “他们的具体死因,仵作还在查。”

      说着,他竟是有些无望地摇了摇头。

      “不过,这些尸体我也看过了...十之八九是跟这起大火无关。”

      老张闻言,也是脸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正如李主事所言,这些尸体上的火伤纵然不是后来才有的,可想来也绝非让他们死亡的致命伤。”

      老张摊开了双手来,对着两人耸肩说道。

      “再说回这大火...”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待老张我发现之时,已然不是什么星星之火...它,早已成势了。”

      老张有些后怕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摇头说道。

      “若非那天夜里老张我忽然尿急,否则这火怕是没有这般容易就被灭掉。”

      指了指这唯一的废墟——曾经的那家大客栈。

      “老张我疾声呼叫了有一会儿之后,才算是把附近的弟兄们给叫了过来。”

      又指向这客栈周边那些还算是完好的商铺民居。

      “把这些居住在周围的人群叫醒疏散了以后,伙同着六扇门的弟兄费了老大的功夫,才堪堪让那火势没有蔓延到其他的地方去...只不过,这客栈却是显然救不回来了。”

      接着老张却是用甚为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融枂,顿了一下方才继续说道。

      “待这客栈的火势小了以后...我们才敢冲进去看看这里边的情况是如何。”

      摇头叹息道。

      “结果就是这般...我们在这里边除了客栈掌柜和小二们的尸体外,什么都没有发现。”

      和李主事对视了一眼,李主事对着他点头致意了一下,接着对融枂和剑清两人满脸苦笑地说道。

      “那时已有六扇门的弟兄向在下通报了此事,故而在下自然没法安心躺在床上休养生息了。”

      他拍了拍老张的肩膀。

      “为了稳住当下在徐苏内有些浮躁的军心,在下便跟各位弟兄们说...这往好处了猜,在二位没有归来之前,那便是净火洞的弟子们可能是奉了那位血梅前辈之命,所以就隐去了他们的行迹也说不定。”

      说着,他便望向了城门。

      “守在四面城门上的弟兄们也都说,从未再看到除了融枂姑娘你之外,任何一位净火洞的弟子有离开过这徐苏。”

      然后他却是看了一眼融枂,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然而,观方才融枂姑娘的反应,虽说是往好了猜...显然,这猜测的方向除了稳固军心外就没有别的用处了,对吧?”

      接着,他就双眸紧紧地盯着剑清和融枂两人,沉声问道。

      “那么...问题来了。”

      不愿放过两人脸色任何的蛛丝马迹。

      “血梅前辈去哪儿了?”

      别误会,他并不认为放火的凶手会是这两人,而是因为接下来的问题,他是真的想不通——虽说,从他的职责上来讲,倒也不是完全不怀疑这两人以及那一位瘸腿的少年。

      “净火洞的其余弟子还好说,但是血梅前辈...在下可不认为他会发现不了这走水的势头。”

      他依然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剑清和融枂。

      “更别说,他也连同那些净火洞弟子们一同失去了踪迹。”

      不管是剑清还是融枂,两人显然都听出了李主事言语之中的质疑,剑清看着这些六扇门的捕快,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那揽着融枂的手不由得用力了一点...而融枂却是对着剑清轻轻地摇了摇头,小声说道。

      “剑清师姐,那一事应当跟他们没有多大干系。”

      话是这么说,融枂当然也不是全无戒备之心...语焉不尽祥全,在这闪烁其辞中无忧草三字更是直接被她给隐去了。

      “那一事?”

      李主事眯起了双眼来...按理来说,这女子两人之间的悄悄话他是不该听的——可此时,就算没有人提,但实际上也无限接近于审讯了。

      融枂看着这位李主事,轻轻地点了点头,正待要将“那一事”稍稍向李主事解释的时候,剑清却是径直地插话道。

      “既然话都说道这里了,再瞒着李主事想必也无济于事了。”

      她看向那只留下了灰烬的废墟。

      “融阳师叔,于两日前便离开徐苏了。”

      李主事皱眉。

      “为了你们所说的【那一事】?”

      他像是完全想不明白一般,眉头深皱向融枂问道。

      “现如今,还有什么比这木人之乱更要紧的!”

      说着,他竟是看着剑清和融枂冷笑了一下。

      “那么...那位太九小兄弟呢?”

      在得知血梅当真不在这徐苏之后,他真的生气了。

      “血梅前辈不是向在下保证过,会看住他的么?”

      甚是懊恼地指了指那沦为废墟的客栈。

      “你们也好,那位太九小兄弟也罢,现如今更是连血梅前辈也这样...这话语中的真真假假,让一应的线索全部都乱成了一锅粥!”

      显然,血梅的离开大大出乎了李主事的预料之外...让他难得地有些失态了——毕竟,要是血梅还在这徐苏里头的话,这家客栈也决然不会变成现如今这副模样。

      剑清只是静静地等待着李主事将他想要宣泄的情绪宣泄完,尔后方才对着李主事点了点头。

      “李主事所说的话...都对。”

      她竟是在肯定李主事先前的那一番话!

      “这些李主事明白,我也明白...师叔他,会不明白么?”

      她毫不胆怯地和李主事的双眼对视着。

      “所以,就算是这样...可师叔他却依然决定要离开徐苏,这意味着什么...”

      剑清也看了一眼这化作废墟的客栈。

      “李主事只要冷静下来稍稍想一想...应该也同样会明白的。”

      话音刚落,已然是冷静下来的李主事便瞪大了双眼。

      “难不成,你们口中的【那一事】比起这木人之乱还要来得更加严重?!”

      震惊犹如高潮迭起一般,一波接着一波。

      “所以,那一事究竟是什么?!”

      剑清对着李主事摇了摇头。

      “具体事项还请待师叔回来之后,李主事您亲自向他请教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