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摸天天碰天天添

      麾我愿셇意Ჳ道㹡歉。

      这几个字一出口,原本还吵吵嚷嚷的老师们霎时间便安静了뇹下来。

      但比起名为田中的男老师的幸灾乐祸,满脸ḯ胜利者的笑容,川口老师的震惊不解,似乎不明白女孩这样说的用意,其他老师们的脸上大多挂着松了口气的笑容,看得出来越对这个突룣然的答案很满⛤意。

      女孩说完这句话后便再度沉默,似乎在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川口老师喉头蠕动了一下,她的脸上充斥着不解,焦躁,失伏落,以及一点点的轻松,最终还是忍不住将声音放低,头一次温声问道:“斋藤,你这是做什么?”

      “我说,我愿意道歉,川口老师。”

      女孩再度重复一遍,声音平静认真。

      川口老师嘴畒角抖了抖,她想要再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口,静静地凝望着眼前女孩瘦弱的身影,仿佛能够感受得到这副身体下뛰隐藏着的委屈正透着声音弥漫出来,女孩的声音越平静她越难过。

      这股难过最终如同小栁溪般汇聚ἇ在了一起,变成了滔滔大河,让她一阵梗塞无言,只能沉默而愧疚的伫立着。

      ﯤ她头一次感到了心灰喇意冷,쁕感到原来做老师,居然是如此疲惫无力的一项工作,不由得无声的叹了口气。

      不过好在她这口气还未落地之时,一道声音便强硬的横插了进来。

      “你不能道歉。”

      在场除了女孩外的所有人都是眉头一皱,顺着声音来源看向了另一边,瘴一个相貌清秀气质懒散的꥝年轻男子正双手插兜站在门口,见众人看过来,脸上露出了个人畜无害的笑容,看起来十分的平易近人。

      “你是谁?”

      由쵍于这个人看起来实在不像是初中生的年纪,老师们理所当然的问出了这一句话䚼。

      年轻人当然就是白云山,他瞥了一眼另一边同样睁大眼睛张着小嘴傻愣愣的看熖着自己的女孩,脸上的笑容显得更加的真诚,看起来有些☻腼腆羞涩的微微低头,搓搓手客气道:“冒昧打扰有些抱ꨀ歉,我听说她在学荘校里发퉮生了点事才赶过来的,我算是......阿苏卡的家人。”

      䴀说着这话,白云山对着女孩眨了眨眼睛,示意她不要开口。

      ⲃ “家人?”

      れ 这么年轻,那就不可能是爸힕爸了쀎,记得女孩在家庭关系上有说明自己蘅有好几个哥哥,那么这大概就是其中一个了。 㥬

      老师们下意识点点头,随后才反应过来刚才眼前之人所说的话,脸色有앣些不虞。

      “那么......斋藤的哥哥,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当然就是ǔ字面上的意思了,对吧老师?”

      尽管对于哥哥这一称呼感到了一瞬间的迟疑,不过随即白云山便反应了过来,安頻之若素的接受了这一身份,微笑着看向了一旁的川口老师。

      川口老师脸色还有些迷糊,似ᧆ乎还没搞먓清楚事情的状况,໳只能迷惑的点点头。

      ⩱ ១ “你是想要重新再来讨论一遍吗?可刚才斋藤她已经说好了要道歉了不是吗?”一旁名为田中的男老师皱着眉说话,頑表情看上去有些冷漠。

      禷“她啊膦......她说的不算,我说的才算。”

      白云山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眼前的男老师,脸色似笑非笑:“刚才其实我已经来了有一段时间了,不过看诸位老师讨论的很激烈,也就不好意思插话,只能在旁边先等你们说完。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也差不多搞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希望老师能诚实的回答我几个问题。”

      田中脸色一变닪,眼前这位茜斋藤的哥哥的潜台词十分明显,明摆着就是告诉你他知道事情的经过与真相,所以不要想着浑水摸鱼或者应付了事,也苽知道自己刚才说过了什么,包括那些腦听⢳起来有些刺坪耳的话,所以希望你能好好配合。

      赮形势比人强,毕竟被人背后听见了坏嗐话,田中也没有底气反驳,脸色尴尬的咳嗽낕一声,只能沉着脸示意对方说话。

      白云山微微一笑,似乎很满意对沞方的态度,眼神却在一笑间骤然冷了下来,整个办公室里的温度都似乎因此鷗降下来了几度,一瞬间从夏入冬횴。

      “那么我就开始问了,问题的话,老师뎪不必直接告诉我答案,我只是好奇而已,你们暂且听着就好了。”

      白云山嘴角的笑容刹那间消失。

      致“那么首先第一个问题,我想要知道,为什么我送给我妹妹的书,会被那个叫做石田的学生撕穕掉?䊑”

      办公室里一片安静,只能听见窗外的熏风顺着窗户的缝隙钻入室内。

      白饹云山满꽧意地点点头,扯了扯嘴角继续说道:“第二个问题,为什么我妹妹的书被撕掉☯之后,那个咋叫石田的学生没有任何惩罚?”

      췁 大人们依旧沉默,似乎是不屑,又似乎是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㛸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凭什么当爞我妹妹选择自己给自己主持正义,她反而要受到惩罚,被你们叫来办뫨公室里站着?那个叫石田的学生呢?我到现在貌似都还没有见碅到他。”

       胦 白僬云山的声音越䏾来越宏大,问题越来越尖锐,语气中透露ગ着讽刺,大人们已经显得有些底气뭿不足,时不时的咳嗽一声掩饰尴尬。

      ꉃ“第四봊个问题,既㡋然一切都已经清楚明白了,是那樣个叫얡石田的学生先动的手,那为什么要我妹妹道歉而不是他?这里面有什么我看不懂的逻辑操作,或者高深풝的道理吗?我想要请老师们告诉我。”

      꼊白云山一边说着,一边眼神在这群人的脸上扫去,除了那位川口老师外,所有人下意蛿识都移开了目光,不敢与之燎对视。

      “看来没有。”

      白云山녃毫不意外的冷冷一笑,然⣱后不紧不慢的继续道:“那么,最后一个问돽题,你们既然觉得我上面说的有道理,那么又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老师——”

      ◚空▧气已经쀴下降到了冰点,刚才还吵吵嚷嚷的办公室,此时却因为一个年轻人寥寥ꐪ几句话豵便安静的掉针可闻。气氛中弥漫着尴尬与哑口无言,这些人的脸皮毕竟还没有到达政客一级的水准,因此面对这样的质问,羞耻心作祟下还是做不到睁眼说 瞎话的。

      ቉尤其是首当其冲的田中,此时脸色已经不是涨红,而是一阵牡青一阵白,身侧的手臂都在发抖,却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쑇

      “看来各位回答不出来了。”

      白云山厌恶的扫了他一眼,随后看向了一旁怔긔怔的看着自己的小飞鸟,神色骤然变得温和。

      ⭙他缓步过去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迎着女孩水灵灵的眼眸鰜似乎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沉吟道:“所以你Κ明白了吧,你不能道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