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视频污在线观看下载

      ⏹两人离开南北大道,在ⲗ偏街背巷里七拐八拐地小心前椷行着,一会䙾儿引起一阵犬角吠,一会姯儿引起一阵鹅叫,一会儿惊起一只野猫,一会儿惊起几只老鼠苘,꡺巷子里一片黑暗,雪堆、灰堆、冰堆、柴禾堆到处都是,道路坎坷呀!

      终于来到傻婆婆家门口了,麻九小琴在门口站了一会험儿,发现周围没人,麻九双手搭在一人多高的土墙墙头上,纵身跃上了土墙,跳进了院子,土墙上稀里哗啦地掉下了一些土渣᲋滓。

      麻九打开了挂着草帘子的木폞头大门,小琴闪身走了进去。

      喵······

      喵······

      老黑猫从窗户台上跳了下来,屁颠屁颠地迎了上来,它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着黄光,看着挺吓人的。

      麻九在送傻二来的时候,和老黑㟘猫混熟的。这只猫也许有些年纪了,已经有了一定的智力,它很会讨人欢心,只要你把手伸向它的身边,它立马就倒在地上,四只爪子朝上,眼睛盯ⷨ着你,和你玩︕耍起来,它不住地滚来滚去,用肉呼呼的爪ג子触碰你的手指,显得异常陶졐醉,异常兴奋。

      麻九还给老黑猫起了一个名字,叫黑虎,为啥ʰ呀?因为在麻九把傻二送到傻婆婆这里来之前,傻梯婆婆一直把老黑猫当㐾做老虎,还时婾常给老黑猫磕头作揖的,感谢老虎没有吃掉她的儿子大军。

      这都怨麻九从大狱出来,第一次到傻婆婆家说的一句话,说傻婆婆的儿子大军上五猴山学武去奖了,山上老虎很多,经常吃人,所以,傻婆婆就害怕了,就给这只黑色的小老虎磕头作揖了。

      荶 其实,傻婆婆原来不傻,是木碗会的儿子大军在木碗会与弯刀会的一次战斗中阵亡了,消失了,傻婆婆思念儿子才变得呆呆傻的。

      木碗会与弯刀会决战,歼灭了弯刀会,缴获了大量的马匹,麻九奉命与졣朱碗主胖三三人到曲州去卖马,半路上碰到了痐失去亲人的傻二,傻二见到谁都叫娘亲,还特别的虔诚,麻九裡琢磨唵,傻婆婆想ᘔ儿子,傻二想妈妈,何不将二人撮合一下呢? 譗 뾙 故此,麻九等在卖完马后就将傻二带到ߏ了通州傻婆婆家,不出麻九等人的预料,傻婆婆与傻二一见面㫄,就演绎了一场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母子重㏰逢大戏,这个家庭完美了!

      事隔几个月了,母子两人的生活还好吧嘘?

      麻九从兜里掏出鳗鱼头,扔给了老黑猫----黑虎,刚才在快活林吃饭时,麻九就想到了黑뀄虎,故此,就先把鳗鱼鱼头揣了起来。

      黑虎一见香喷喷的鱼头,顿时精神百倍,用头摩擦了几下麻九的大腿,就叼馗起鱼头跑开䞽了。

      猫喜欢吃独食,喜欢在偏僻的旮旯里独自享受美味佳肴。

      渖 昏暗的灯湚光从东屋斑驳的窗户中射出来,显得十分的微弱,有些忽明忽暗的。

      水井架子和辘轳静静㘧地立在院子当中,算是夜晚一道独特的风景。

      麻九拉开房门,两人走进了屋里。

      正屋一片黑暗,有些潮湿的感觉,这是做饭造成的,使得空裑气中含有大量的水汽。耬

      Ɂ

      麻九拽着小琴碎步朝门缝溢出光亮的东屋挪去。

      东屋房门吱嘎一声打槲开了,一片光亮洒到了正屋,傻二出现㒒在光影ʡ里。

      衣服顺溜,꽹头发ꇭ顺溜,人也顺溜了!

      퐏폾“谁呀?”

      텇 傻二的声音变聪明了!

      ဌ已经没有呆傻之气了!

      ៥ 语气充满感情,声音有节奏有高低有疑惑有尊重有等待有뫌嗔意。

      “是我!麻九大哥。”麻九应道。

      “慢一点,麻大哥,脚下有木头柈子!”傻二开大了门缝,提丈醒麻九。

      덅 麻九小琴走进了里屋。傻二跟进来,带上了门。

      一股菜饭ﰋ的香味냬扑뺴面而来,温馨惬意。

      南炕上饭桌子还没有撤掉䓁,쯨但已是杯盘狼藉曉了墽,看架势,饭菜似乎不错,碗碟不少,一盏油灯端坐在饭桌之上,火苗在悠闲地摇摆볽着,跳动着,虽然脆弱,依旧顽强。

      傻婆婆头朝里倒在炕上,枕在一卷棉被上,轻轻地打঳着鼾声,睡得很甜。

      “坐啊!麻大哥ﰎ!”傻二指了指炕沿说道。

      麻九小琴并排坐到了炕梢,紧靠身后的火盆,麻九把布条包裹的蜡烛放到了炕上,一坐在炕上,下部就有一种温热的感觉,炕很热。

      麻九脑슥海里顿时浮现了和婉红挨着一起睡觉的情景,ᛶ有些温热有些心慌有些遐想有些渴望。

      他不禁抬头看了看小琴,小詀琴很恬静,就像来到了自己的家里。

      틬灯光映照之下,小琴很美,真实而又朦胧,墙上,两个人的影子重合在了一起,仿佛心心相印一般。

      “吃饭了吗?麻大哥。”傻二不敢看小琴,只是盯着麻九问道。

      “吃了,在街里饭馆吃的。”麻九鞮淡淡的回答。

      傻二一听麻九两人吃过了饭,脸上顿时现出轻松ᗘ之色,他上前一步,把饭粫桌上的油灯拿起来,挂到卢了幔帐杆子的灯架上。

      油灯㐭变高了,屋里亮堂了一些,灯下的阴影也大了起来。

      傻二搬起饭桌,用꫕脚踢开屋门,摸黑把饭桌送到了外屋。

      回到里屋的傻二伸出手,摸了一下头朝里睡觉的傻婆婆的脚丫子,发出一声轻叹,便随手拿过来一条枕巾模样的东西,盖在了老人的脚上。

      “깽人老了,不抗冻了,手脚总是冰凉。”傻二像是自言自语,还像是说给麻九两人听的。

      “圫干娘身体还好吧?㮙大军。”麻九突然问傻二。

      自从傻二来到了傻婆婆家里י,他就是傻婆婆的儿子大军了,傻婆婆叫,麻九叫,他应该已经习惯了。

      “你是说我娘吧?他老人家挺欢实的,就是愿意睡点小觉,还有,她的头发白了不少,我记得以鶐前她没有白发呀!”傻二也坐在了炕沿上,不过,坐的很浅,可能是表示对麻九两人的恭敬吧。

      ᖝ 听到傻二说老人以前没有白发,뗰麻九先是一愣,转念一想,终于明白了,原来,傻二说的娘不是傻婆婆,应该是自己被弯刀会害死的亲娘。

      看来傻二还是有点记忆的,설估计他那被弯刀会杀死的亲娘,应该比傻婆婆年轻多了!

      옝 想到这里,麻九假装不知道傻二话里的意思,说道:

      “大军,往后给你娘多多梳头,俗话说的好,梳头,梳头,青春倒流,你勤给老쌰人梳头,她的白发自然就会减少了!记翧住了吗?”

      “记住了!麻大哥,以后给她多多梳头!多多梳头的话,那我娘脸上的褶子也会没了吗?眼睛会变大吗?嘴会变小吗?耳朵会变薄吗?”

      “大军,ᙩ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一点也不懂啊?”

      麻九的心狂跳起来,手心也冒出了细汗,坏了,傻二已经发现眼前的傻婆婆不是自己的亲娘了,可见傻二已经恢复了记忆,要是这样,可咋办呀笠?告不告诉他真相Ⲓ呢?

      麻九正焦虑呢,傻二一下从炕沿上出溜下来了,倚在间壁墙上,뭾一边挠着脑袋,一边说道: 뢌

      “麻大哥,小弟最近就像做了一场大梦,这梦好长好苦,朦朦胧胧的,清醒过来时,身边的ﵘ事情都变了,娘变得苍老了,爹也不在ﶺ了,愹家庭变换了住址,连自己的名字也变了,但原来叫什么,我还一时想不起来,所以,我怀疑自己得෥了什么病症。”

      “那你记得我吗?搾”麻九试探地说道。

      “我恍惚记得,麻大哥给我家拿了不少的粮食果菜,还有银子,不过这个记휅忆很遥远,很模糊。”

      푢 “这就对了,我告诉你,我是秋天时候来的,那时你⁗刚刚能뛘下地走路,之前你和人打架时脑部受了重伤,被人打了一棍子原,昏迷了好几天,整天高烧,梦话连连,你醒来时,就变得呆呆傻傻的,不过,㳈现在好了,又ꊮ恢复正常了。我想,你脑子里的一ፔ些记忆,应该就是梦境,昏迷时做的梦。”

      没办法,麻九还不能告诉傻二真相,只能告诉他,他脑子里关于以前的妵残缺不全的记忆是春秋大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