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搞

      (一大早收到好几㭦位书友送的推荐票,谢谢,继续写下去的动力䉷!撒花~)

      西街佟掌柜开的香烛铺,前几天门板坏了,请陆力去给重新做一扇。

      现在롺听苏清欢说货架的事儿,陆力哪里还有心情去管什么香烛⍼铺子?

      “我去飝跟佟掌柜说声,改日再给她弄,先凑合用着。”

      话音未落,人已经急匆匆的向西街走去,生怕㬇回来晚了到摜手的图就被人抢走。

      ਾ 巧娘看着丈夫的蘺背影,哭笑不得,仩门板坏了怎么能凑合퓮,可꧸怜的佟掌柜,乺还得再将就几天。

      估计等清欢的铺子全部搞定,他才能有心情去给佟掌柜修门。廧

      “巧娘,你知不知道哪里有木⡬材铺?횁我现在去定上。”

      陵来的路上,苏清欢看了一圈,都没有发现有卖木材的地方。

      “他那地方偏僻,没在这边。”

      巧ꀾ娘⶜领着她出门,走了几步绞指向Ꝃ最边上一家店,“绕过墨斋后头就是,跟他提꟝陆力让你去的,还能实惠点。”

      牛车被楚烈拴在布行门ᒀ口,两人步行着去往木材铺。

      果然最头上是一家卖文房四宝的墨斋,旁边还有个小胡同,木ꈗ材铺就开在里面第二휪家。

      索 没有招牌,只是墙边立块牌子,黑笔写着“木材”,字迹非常潦草。

      “这么隐ㆿ蔽?掌䯘柜㟔的选这地脚生意能行吗?”苏清欢ಚ些许不解。

      怪不得自己没有注意到,一般人都会认为墨斋就是最后一间,谁还会往边上瞧?

      “丫头,我就卖个木材,也不用他们挑选,需㡴要的自然来找,不需要的也不会进来。”

      铺子里走出来一位男子,个头不高,右脸还有块红色胎记,皮肤黑的缘故,倒不是那么扎眼。

      没想到话被掌柜的听见了,苏清欢心㊙里暗ꉔ骂自己多嘴,很抱歉的朝他笑笑,“布行的陆掌柜介绍我过来的。”瓊

      男子把门外的牌子摆正,招呼二人,“进来吧。”

      铺子不大,而且摆放杂乱,堆放着各种木材,长短不一。

      原“老陆让你嵲们来的?我姓朱,他们都叫我朱三。姷”

      ∟ 朱三命苦,这个铺子就是他的家,他排行老三,还有两个哥哥,十几年ꗡ前俩哥哥都ᎆ因病去世。ệ

      ⫺ 娘悲伤过度,做饭的⿔时候出了岔子,引发了一场大火,爹옊娘都在툡火灾中丧生蕤。

      多亏街坊邻居帮着把屋重建起来,开了这个木材铺维持生计。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都称呼他朱三ಙ,听习惯了,原来的名字是啥他自己可能都不记得了。㏔

      “朱掌柜,我们打算做几个⃥货架,开铺子用,劳烦你给介绍一下。”

      楚烈蹲下去翻看那些木板,发现横断处花纹和都不同푴,具体差别在哪里他也不懂。

      ᄊ 씘 朱三本身也是个实在人,㢧这片就혦这一家木材铺,如果他做生意銚耍点小聪明,早就赚得盆满钵满。

      陆力平日常和他打交道,关系处得不错,看楚烈他俩是陆力介绍来的,朱三也不藏着ꔓ掖着。

      “这种色泽淡黄,纹理ퟃ线条直,而且暴晒后不容易变形,唯一的缺点可能是会贵一些,这个便宜,颜色深些,不过就是容易裂,经不起风吹日晒。”

      又从最角落里抬出一块深褐色的木板,上面挂了一层薄灰,朱三顺手拿起地上的抹布把灰擦去。 菙

      “别看这种长得不好看,但是坚固耐用,一般人我都不去推荐。”

      꾕楐手在板上一叩,发出清透的回声,“剩下的活就看陆力了。”

      这种木材是从썧外县进的,木质太坚硬,制作过程比较费力,对木匠的手艺很有挑战性。

      再加上很多人不认这种㚕,时间久了,他也就睅懒得再ತ推荐了,任由它在角落里落灰灘。

      楚烈仔细蔳检查了一番,木材确实很好,纹理也是好看的,听朱三的报价比刚才那款便宜不少,他觉得可以,只是这颜色……

      “颜色倒是不要紧,我没打算用它本来的颜色。”

      苏清欢看出他的顾虑,确实,这个色太重,放铺子里显得沉闷,吃食铺子得让客人觉得有食欲才会买单。

      不过这价格质量,性价比极高鲹,对现在的她来说虆是最合适的,至于颜色等쌀做好拿켓回去改造一下就成了。

      “朱掌柜,就᫞定这种吧,钱我现在给你算清?”

      苏清欢说着作势要去拿荷包。

      “不用䶳,等做完再算行了,哪间铺子?我待会给你送去。”

      终于有人认可他的话㦄了,朱三乐呵呵的去找板子,“你们有眼光,这样的木材,质量保证没得说!”

      “潏朱掌柜,就是之前算命的那间铺子,我和你一起去吧。”

      楚烈说道,朱三应该是用他的板车运过쪂去,他跟在边上搭把手。

      “哟!那不是老陆家的铺子嘛,原来他说的租户就是你俩啊!”

      뫒陆力家的铺子原▰本是租给一个算命的老汧婆子,租金都收不回来,前뭌一阵子来他这里,陆力兴奋的告诉他,铺子有人租了。

      听到朱三说话,苏清欢飍随口应道:“对,就是陆掌柜家的,正好他也是做木匠的,全齐活了。”

      溜达到门外,这条胡同最里面竟然还有个棺材铺謢,펹也是,干这行的就别开在繁등华地带了,两边邻居卖啥都受影响。

      ਖ਼ 楚烈跟朱三,一人一头,抬着木板往车上放,朱三见她盯着棺材铺出神,想必是有些诧异。

      “棺材铺是老孙头开的,冸也不用宣传,这东西,开在别的地方晦气!”

      果然跟自己想的좵一样,苏清欢笑笑,“晦气啥?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嘛。꾋”ⁱ

      “丫头年纪不大,看得倒是鮮挺开,不错,现在活着的人觉得䟻它晦气,等老了那天,还是繭得乖尃乖躺进去。”

      提到这,之前就发生过这种事,有个大户人家的管家,主家打算做几个椅子,派他来订木板。

      뫿 本来谈的挺好,当场就给朱三把银两结清䂋了,出门的时候,瞄到了胡同里的棺材铺,顿时大惊失봖色,连呼晦气。

      ꈿ 朱三没想到他反应能这么剧烈,愣在那傻了眼,管家不依᤯不饶要退钱,鍁嚷잼嚷着主家如果用这里的木板,宅子就回䪑倒霉。

      没办法,朱三只好把银子全部退回,自己还生了一肚子气,今日苏清欢讲这番话,说到他心坎里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