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段视频旧版下载

      当天下午,盘蛇ୖ走出病房,和弗兰克一起来到了关押领头人的地下室。

      㱤 领头人被릹吊在地下室中身ᄽ无寸缕,后背跟胸口的皮肤上是密密麻麻的血痕和灼伤后留下的溃烂。当弗兰克和盘蛇到的时候他刚刚被看守的鏥PE专员唤醒。

      一盆凉水从头顶浇下,冰冷䪭的水分在裸露的皮ἁ肤上蒸发,刺激着领头人的意识,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只是这样轻轻的颤抖,就让他身上的伤口再次裂开,疼得他龇牙咧嘴。当他睁开眼,看见了站在他面前的盘蛇和弗兰克。

      等其他人都离开后,盘蛇和弗兰克才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弗兰克就从后腰处摸出了一剀个金属的小酒瓶,开꘥始惬意地小酌起来。而盘芄蛇则是慢悠悠的䡥开始审问。

      둗“名字㘟?”

      “你爹!”领头人强忍着身上的剧痛,用自己最大的声音爆喝。

      “介于我的身份,你说的这句话基本是在白日做梦。”盘蛇也不动怒,只是一脸平静地看着对方的脸,“还请你至少先把你⁚的名字或者代号告诉我,㎢这样也能更方便我们接下来的谈话。”

      夵 “咳倀咳……呵,你们以为椯我不知道吗。”鲜红的血丝如裂纹般密布在那具黝黑的身体上,他每说几个字都要痛苦地喘几口气,“你们表面上虽然一直在鼓励保护隐私,但实际上帝国的情报网络可以说是无孔不入。你们已瓗经获得了我的面部识别,只要知道我的真名,䣢就뼖可以把我挖个底朝天!”

      “我想你误会了,我向你询问名字和代号是出于我的个人习惯,真的只是为了称呼你,因为我觉得用我们查出来那些假名字来称呼你的话不够严谨。”盘蛇还是面无表情,“再说了,我们为什么要浪费资源在你的身份上,你又不是什么神秘的大人物。所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接下来我就用你之前使用过的化용名来称呼你吧,‘瑞尔褳’先生。”

      其实凭借神女的权限和计算能力,⊎哪怕瑞尔没有说出他的真名,也可以把他查个透底,不过盘蛇没有和他挑明。

      枇化名瑞尔的领头人又冷哼一声:“真不愧是帝国的皇子,这份虚伪♧真是让人恶心。”

      “介于你的伤势,我建议你还是不要为了激怒我,呍故意在每次说话前都哼唧一声表示对我的不屑和鄙视。你以为我看不出来᠐吗,你每多说一个字身体都会疼得抽搐一下,我希望你能留点力气来完成这场交谈。”盘蛇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的语速还是那么慢悠悠的,好像一点都不苲着急。

      “可恶!”瑞尔心里有霮些焦躁了⸫。他虽然刚恢复意识没多久,大脑也因为剧痛没法过多的思考,但他还是大致知道现鋵在的状麵况。眼前这位第五皇子应该是受伤了,而且可能还不轻,但他还是坚持亲自来审问自己,说明自己身上的情报还是有些价值的。如果能把这些情报加以利用,说不定自己还有檤一线生机……当然,这绝不是因为自己贪生怕死,是在为我们伟大的革命保留火밴种!瑞尔内心是这么说服自己的。所以他才表现出一副嫉恶如仇的样子,来侧面抬高自己身上情报的价值,顺便塑造出一个硬汉的形象,说不定还有意外惊喜。

      뎤 但是眼前这位皇子却一直是风轻云淡的态度,似乎并不执着于询问自己,也没有对自己的冷酷的硬汉形象有什么表示。这就让瑞尔心中有些苝犹豫了,所以他也暂时没有开口,只是⹇还在判断现在自己的处境。

      盘蛇好像看穿蓌了瑞尔的顾虑,毫不避讳地说道:“参与反抗组织,炸毁公ຘ共设施,袭击PE执法人员,还有辱薭骂皇室……根据我们帝国的律法,数罪并罚,我现在就可以将你当场处决蔋。☤如果你没有什么情报能够换你的命˽,那我就开始执行了。”说着,盘蛇站咢了起来,然后又突然想到禨了什么:“哦对了,因为你不肯告知我们真名,所以你的死亡档案上只有‘瑞尔’整个假名和你这张脸了。”

      弗兰克喝着酒,一会儿看看一本正经的盘蛇,一会儿看看쒲色厉内荏的瑞尔,ꢌ心里觉得好笑,不过表面上还뉝是装作一个冷漠的灌酒机器。

      㚇 盘蛇握起拳头,汹涌的能量凝聚在他的右拳上。他缓缓抬起手,蓄势待发:聤“再提醒你一句,在我这拳打到你身上之前,你还有说最后一句话的机会。无论你这最后一句话的内容是什么,都会被记录在你的死亡档案上,除非是有足够价值的情报。”

      瑞尔看着盘蛇扬起的拳头,心中像是悬着一块千斤重的秤砣。他毫不怀疑这拳如果打在身上,那自己原本就千疮百孔的身体一定会被当场被打成碎肉块。这一刻,Ⴉ瑞尔有点装不下去了,粭眼神中闪出一丝慌乱。他还想赌,想要大骂一声来巩固自己塑造出来的硬汉形象,就赌对方不敢真的痛下杀手。但是感受到对方身上充满杀意的能量波动后,那句辱骂就卡在他喉咙里出不去了。那一骀刻,时间好像变慢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动作发生了细微的变化,那充满破坏力的拳头离自己越来越近,心口揑悬挂的秤砣好像越来越重。就在对方的拳头就要触碰到他胸膛的时候,他眼中的慌乱再ゝ也藏不下去了。

      “律师!是梅吉库洛家族的律师!”瑞尔撕心裂肺地吼道。那一刻他还担心自己是否来得及喊出这最后一句。他不敢睁眼,巨大的恐惧让他甚至忘记了身上的伤痛,整个人都在止不住地颤抖。

      县一秒┚,两秒……十秒钟后,盘蛇的컷声音把他即将飞散的思绪拉了回来:“你刚刚说律师?”

      瑞尔睁开眼,盘蛇已经收起了自己的拳头,重新坐下道:“详细说说。”

      끵 瑞尔咽愯了口唾沫,颤颤巍巍地諄将律师通过“策划援助”自由联盟的事情都大致说了一遍。自由联盟的行动和声明大多都是参考了律师给他们፟的建议,包括对帝国的宣战,还有通过袭击身为PE专员的第五皇子来进一步立威,以及和樱花道的神都会联合。除了一些联盟高层才知晓的相关细节,其他的大致内容瑞尔都知无不言,直到说完䒀后,他还绞尽脑汁地想还有没有漏下的。毕竟自己好不容易捡回条命,万一被查出有什么疏漏,对方一个心情肭不好反手就给他宰了,那可쓓太倒霉了。

      ଔ 所幸盘蛇听完后,只是面带饶微笑地站起身来,还是一副不卑不亢的语气:“感谢你的配合。你放心,帝国会根据你提供的情报对你适量减刑᠈。”

      说完,他就带着从头到尾没有说一个字的弗뇾兰克打算离䌣开了,不过他即将出门的时候,又突䩝然转过头去,对瑞尔问道:“差点忘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真名呢。”

      “巴卜鲁斡坎斯塔。”瑞尔……或者说巴卜鲁的声音还带着微微的颤抖。

      ṥ“好的,再次感谢你的ᦛ配合,巴卜鲁斡坎斯塔先生。”说完,盘蛇就踏出了大门。离开前他还嘱咐PE的堟看守人员为巴卜鲁找一个医生。

      緝 二人回到医院的临时办公室内。弗兰克毫不避讳地跳上了桌子,卢克则是坐到了柔软的沙发上。

      弗兰克又摸出了那个金属小酒瓶,不过他晃了晃,发现酒已经被自己喝完了,就颇为失望地塞回自己后腰上。他看着沉思中的盘蛇,笑着问道:뗎“今天还真是收获颇丰啊!你是在想那个律师的事情呢?”

      “不,我没有在想这个。我们早就知道,自埑由联盟的人不过是一些思维简单的非陆土著罢了,他们没有这个魄力和⥿器量,胆敢作为第一个向我们帝国正式宣战的反抗组织。所以他们背后一定有别的推动者,这是毋庸置疑的。辩不管是那个律师的梅吉库洛⮅家族,还焲是那个神秘的棋手,甚至是길北美的教会,我都不会奇怪。”盘蛇虽然在沉思,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不凝重。相反,他看上去充满了兴致:“我只是在想,如果刚刚的审问目标换成那个律师,那会怎么样?”

      “虽然我没有正面跟他打过交道,但是关于他的报告我还是看过的。只能说,他是磟个喜怒无常之人,正常人都难以揣测他的行事逻辑和底线,所以他做出什么样的反应都不奇怪吧。”弗兰࿂克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过我猜测,他肯定不会像那个阿卜……那个谁来着?算了不重要,反正肯定不会是装硬汉!”

      “你说的对栲。那家伙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而且性格极其恶劣댐。而且他还有个特殊的癖好,就是窃取文件,尤其喜欢窃取酷刑报告띪之类的文件。所以我猜测,他应该是严刑拷打的专家,自然也不会吃严ᛳ刑拷打这套。”盘蛇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别的我不敢确定,但是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肯定是这个。”

      쓧岗盘蛇脑海中浮现出克瑞෨斯的样子,于是他狠狠地咧开嘴,好像要把腮帮撕裂一般,对着弗兰克狰狞地笑着:“皇子殿下,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