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 fx

      韩沉一边看着四周张灯椛结彩的景象,一边思虑着自己未来的路。

      正在自己◭走神之时,发现有什么东西撞了自己一下。

      “诶呦”

      一声稚嫩的声音뵭,韩沉顺着声音低头一看,是一年龄不大的小孩童,在路边玩耍时,不小心撞到了韩沉。

      “你没事吧”

      韩沉连忙将其扶了起来,问道。 뽅

      “我没事,哥哥…”

      孩童发现自㙋己撞了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諭

      “呵呵”正待韩Ɗ沉想要说什么的时἟候。

      㤄远处传来急忙的픢脚步声,边走边说道:“你这孩子,又到处瞎跑,띕给人撞了吧”

      顺着声音望去,一中年男子略微有些焦急的跑了过来。

      蕵 “韩…韩少爷,没想到是您,伤到没有”男子摷一眼认出韩沉,连忙说道。

      “呵呵,我没事,小事情”韩沉毫不在意的说道。

      “又乱跑,看看身上,弄的都是泥,你娘刚给你做的新衣裳,还撞了韩少爷,还不给韩少爷道个歉”

      中年男子略微有些责怪的对着孩童说道,虽是责问,但是眼中的溺爱一点都没掩饰。

      “呵呵,法祖节正时,也是小孩子开心的时候릉,无妨的”

      “来,小妹妹,哥哥这里有枚碎银子,就当给你的岁钱了ꃏ”说着韩沉掏出一枚散碎银两,笑着递给孩童道。

      “这怎촉么使得”中年男子见状连忙说道。

      “呵呵,无妨,㭱过节了,拿着吧!”韩沉大咧咧的摆摆手道。

      孩童倒是不认生,纕接过银子清脆的说了声“谢谢哥哥”

      “那就多谢韩少爷了”中年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韩沉只是玙摆摆手,笑着让他们离去了。

      韩沉在这一带是很有名,不管是韩少爷的名声,还是韩地痞的名声,大家都清楚。

      后期的韩沉虽然有点“魂淡”但是从来不欺负人,只怆是拂比较爱闹。 ⋹

      所以,绝大部分的人,对韩沉还是比较体谅的。

      当然,除了韩沉老是偷看洗澡的那家姑娘或者是某寡妇…

      男子抱起孩켾童,冲韩沉点着头,在声谢过,之后转身渊离去潔。

      㒿孩童似乎非常开心,还对着中年男子说道:“爹爹,我饿了,我想吃好吃的”

      “궷哈哈,你娘早就做好了,就等咱们回家吃了”男子笑着回答。

      “那…那…我还要风筝,小伙伴们都有,就我没有”孩童接着说道。

      “好好好,爹爹给你做,还要给⤎你做个更大的,到时候带你去放风筝,一定羡慕死他们!”男子慈爱的说道。

      “爹爹!你真好!”

      “哈哈!只要有爹爹在,一切都不是事!爹一定让你带着风筝⤳,飞得更高ឳ更远!”男子大笑着说道。

      望着离去的身影,还有父女两人的对话,本来还是大咧咧笑着的韩沉表情突然僵住了...

      Ղ随后,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嘴唇有些颤抖,眼圈也有些红了。

      此时的韩沉百般滋味涌上心头⢰,说不出的难受。 ≋

      说到底,他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少年。

      曾几何时㾡,他也坐在父亲的肩膀上,也说着同样的话゠…ᅊ

      “飞得更高…更远…有娘做的饭,有爹做的风筝…”

      ܫ在怎么成熟,到了这时,不可能不难受,终究不是仙,怎能离了情?

      麣 谁愿意抛家ﶌ舍业,做那些不愿[意做的事,谁又愿意将自己弄的ﵩ跟流氓一般,背后被人指指点点,还要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努力的咬着自己的牙齿,紧绷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的韩沉,此刻别提多么委屈。

      就这样,韩沉不知走了多久,发现已经快到城门口了。

      如今萁的天凌城,正值开春,阳光明媚,微风吹过旁边的花树,真的是一幅画卷般的景象。

      韩沉也慢慢的走到了树旁,看见一处花枝上,一朵白色小花正开,含苞待放繻的样子,श让韩沉不㡲自觉的伸出了手,看着白花,想折下来,밤又有些不忍。

      平静一会的韩沉突然微微歪下头,嘴角微扬,小声自语道:“还是花开堪ཧ折直须折的好”

      说着就听“咔嚓”一声,便将花枝折了下来,笑着把花枝叼在了嘴角,背着手快步离开。

      此刻的韩沉,脚步下不自觉的轻快了许多。

      也流露出几分﹥少年应有的活泼感。

      生活本就百般滋味,但人生还需要笑对…

      ………………⃛………………

      齐国的稷下学퀣宫并不是只有一个,相反,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有。

      毕竟那时候车马太慢,普通人要想走到一个地方花费时间实在太长,所以设计了很多分院。

      ✤不过即使如此,也不能再每做城中修建一所稷下学宫,齐国治下有很多大城,这种城池沃野广阔。

      就拿韩沉所在的天凌城来讲,它就属于县城的级别,一般녵一座正规城池会有很多中形城池和县城。

      盄 周围的县城或者中形城池若是有人想去稷下学宫,那就只有去当地的直属城。

      在哪里会有一所学宫,招收各城学子。

      天凌城地处较远,若去主城,一Ⳙ路自然漫长。

      쮒经过月余时间的赶路,韩沉终于走完了一半的路程。

      只是天公不作美,白天本就阴天,太阳落山后,更是有下雨的架势。

      “他娘的,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找个地方住下,今晚怕是不好过啊”

      一身粗啕布衣裳,有些灰头土脸的韩沉擦了擦汗,看着鱰四周自言自语道。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奔走,路上是鎆风餐露宿,现在的打扮艤就像个难逃的穷小子一般,别提多狼狈了。

      ᒁ韩沉打量蠕了一下四周,看到远处似乎有房屋的身影,便想鈳也不想的走去,ꂘ毕竟这天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下雨。

      等韩沉走到的时候,天已经黑的彻底了詾。

      到了地方,四处打量了一下,韩沉发现,这哪是什ꍒ么住宅,而是一处废弃不知多久的厓破왎庙。

      不过此时也顾不得许多,直接迈门而入。

      进来之后,放眼望去,᫜前方有一尊没了头的石像,看不出之前供奉的是什么。

      四周都是蜘蛛网,一张破旧案桌也是布满灰꼱尘。

      风吹漏庙,干䨖草乱舞,真是让人脊背发쏁凉。

      最可怕的是,庙中一角,居然还放着一口棺材!

      韩沉殑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死人,也ᤡ不敢上前给打开。

      即使如此,也顾不得许多,一路上坟地见多陸了,多少灕还不那么害怕。

      在外面收윚拾了点枯树枝,取出火石点上了火堆。

      借꿅着火光,屋内温度多少上来了点,ᕬ呆着也不那么害怕了。

      随手找趖了个干净地方坐下,将身上干粮掏出,借着火光烤了一下,拿起一本书来边看边吃。

      至于什么书…看字迹,像是金…什么梅的书,多少有点少儿봷不宜的唑意思。

      正在韩沉看的入迷的时候,庙外突然传来脚步声。

      韩沉连忙收對起书,拿出来一把匕手出来,一脸戒备的看着外面。

      “菆我都说了,抓紧点抓紧点,看吧,这回得在这破庙里呆着了”

      “行了䘾,你怎么这么➍絮叨㵾?大丈夫天为被地为床,住个庙又怎么了?”

      韩沉侧耳倾听,发现뤲外面传来了两位男Ⱌ子的对话,没一会便走到了庙内。

      “呦呵?原来也有人在此处避雨啊”身影一进屋内,借着火光,韩沉看清了两人面容。

      一位身材修长,面容俊俏,一副公子打扮,另一位面容刚毅,身体强壮,一副血气男儿的状态。

      不过看着鹀看着两人年龄不鯮大,都与韩沉差不多호,刚才的声音就是面容刚毅的男子传来的。

      只是还没等韩沉搭话,面容刚毅잒的男子拱手㱐说道:椌“这位兄弟好啊,在下孙丞쁊龙,旁边这位娘们唧唧的是杨辰,路过此地,因为天要下雨,特来避雨,툁没想到兄弟先到一步啊,哈哈”

      젭“你才娘们唧唧,兄弟有礼了”

      顟旁边颇为俊俏的男子瞪了孙丞龙一眼,也跟⠔着拱手对韩沉说道。

      “呵呵,在下韩沉,两位兄弟请了,若不嫌㽣弃,一起烤烤火吧”韩沉背着一支手,站起来,笑着说道。

      ᓇ 韩沉看着二人,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心里戒备略微一收,做过地痞的韩沉三教九流也都接触过。

      也是有过那么一段“意气风发”“尸山血海”的日子,底气多少还是有的。

      㼜“哈哈,那在下就多谢了”孙丞龙拱了拱手,直接就在火堆旁边坐了下ࣴ来。

      刘辰则是颇为有理,拱了拱手,慢ഔ慢坐了下来。

      韩沉看两⏂人坐了下来,自己也找了个咔地方坐下。

      心里准备先套套话,看看这两位是什么人,若是袇看事不好就图穷匕见,到时候…哼哼!

      打定了主意,⎥韩沉便问道욖:“二位兄弟不知…”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