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喵用不了了

      郑伦与陈奇的容貌装束,使得鲁雄、恶来和张桂芳몺等人都是秠诧异无比。 擱

      就连提前知晓的叶辛,见到两人本尊之后都认为两人是否会是亲兄弟,就更别说其他人了!

      ᑫ 郑伦虽潜藏多年,但脾气火爆,看到陈奇的装束后,以为后者模仿自己装束,险些与陈奇打起来。

      而陈奇也是差䮽不多的性格誌脾性,哪里会惯着他。

      若非叶辛和张桂芳等人及时开口ᢕ制止,只怕两人真的要在这青龙关外展开一场封神版的“真假孙悟空”了!

      怒火平息之后,两人一个站一边,大眼瞪大眼。

      不过他们心中同样是诧异无比,都是互相怀疑,自己的爹妈当年是不是还瞒着自ፈ己生了一个。

      否则此人怎会长得与自己如此之像?

      “喂!那匹夫,你家住何方?姓甚名谁?”

      ⡡郑伦荡魔杵一指,朝着陈奇问道。

      陈奇顿时大怒:“你才匹夫,你全家都是匹夫!”

      “你说什么?你是不是想打架?!”

      郑伦也是大怒。

      “打⩹就打,本将会怕你个小小督粮官?!”

      “Ǔ嘿!他奶奶的!”

      揯 眼看两人说着又要动起手来,看戏的诸人都是无语至玈极。 㦀

      不过似鲁雄、恶来等武将,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眼中噙着饶璢有兴趣的神色。

      他们也禍想看看这两个疑似是孪生兄弟的莽夫,动起手来到底孰强孰弱!

       索性叶辛及时开口:“好了!将孤的话当成耳旁风了是吗?!谁再出声,立斩不赦땓!”

      ꧻ 见到叶辛发怒,众人都是脸色微变,连忙躬繼身,不敢言语。鬊

      郑伦和陈奇也是低下了头,口中同时道:“末将无礼,请大王恕罪!”

      叶辛神色缓和了几分,看向陈奇,问道:“你쩦家住何处?师承哪里?何时入的青龙关?”

      闻言,众人都是看向陈奇,面色好奇。

      陈奇不敢隐瞒,拱手回道:“启ு禀大王,末将姓陈名奇,家住北海雄关,家父原本是一军中偏将,后뺹战死沙场,留下我和家中老母,不过末将从小跟随家父习武,学得几分武艺,平日便以打猎为生,赡养家母。”

      “不料一ᡴ日外出打猎,遇一山中道人传授亁秘法,学有所成后,在老母劝说下参军入伍,报效大商,于去年三月,被调至青龙关,归于丘引将军麾下任一偏将。” 많

      众人顿时恍然,郑伦眉头微松了几分。

      而叶辛也是微䖅微点头,看来的确只是巧合,这陈奇与郑伦只是恰好长得̗像点罢了!

      唯一的疑点,就是那道人了!

      瘜叶辛看ح向陈奇,道:“你可知那道꛾人姓甚名谁?”

      䜗陈奇拱手道:“他自称西昆仑炼텠气士,但道号却未曾告知于我,也并未收我为徒,可我因其改变命运,纵然他不Ӳ收我,我也以恩师相称!”

      郑伦一听,顿时一惊,连忙问道:“他可是身穿黑色道袍,黑发白眉,大约四十来岁模样,手持紫色浮尘?!”

      “嗯?”

      陈奇疑惑地看向陈奇:“你也认识恩师?!”

      见状,叶辛眸光一闪,果然是度厄真人!

      这度厄真봢人,有点意思啊!

      看来以后有机会,要前往西昆仑走一遭看看!

      不止是为了度厄真人。

      因为这西昆仑除了度厄真人之外,可是还有不少大能隐居修炼呢!

      ԍ 比如上古妖族十太子陆㸝压道君、上古女仙之首西王母等等。

      这些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大能钗,都曾隐居西昆仑!

      鱎至于元始天尊所创的玉虚宫,则是在东昆仑。

      东昆仑和西昆仑是两座仙家名山,并非同属一处。

      这时,弚郑伦眼神复杂地看着陈奇署,道:“吾名郑伦,亦是拜于西昆仑度厄真人门下!”

      “什么?你……”

      陈奇顿时一怔,旋即看着郑伦,神色也是缓和了一些,“原来恩师名为度厄真人……”

      郑伦拱手道:“你既得恩师授传道法,那也算是吾之同门了,刚才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똌 陈奇也非小气之人,立即拱手回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见两人和好,叶辛点了点头,看向陈奇,道:“陈奇,寡人欲带你前往北海平叛,你쾯可愿随寡人出战?”

      陈奇当即拱手:“既得大王看重,岂敢不往!”

      叶辛微微颔首,随侀即看向癖旁边的张桂芳,道:“张爱卿,这陈奇孤就带走了ꓑ,你䪢没意见吧?”

      ᠵ 张桂芳连忙行礼,道:“大王说的哪쵣里话,天下一切,尽属殷商,吾等武将学艺,俱是为了报效大王,大王能看重陈奇,这是t他럴的荣ꋶ幸,末将怎敢阻拦!”

      叶辛满意的点点头:“爱卿句句有理,不愧是吾大商的忠臣啊!”

      “大王谬赞了!”

      吺张桂芳谦逊地一笑。

      叶辛微笑点头,然ꀠ后道:“既如此,那孤也就不停留了,北海战事要紧!这青龙关交给诸位镇守,寡人很放心!”

      箙这一句话说的张桂芳奪及其身后众将皆是笑逐颜开,拱手说道:“大王谬赞,臣等受之有愧!”

      叶辛摇头一笑,道:“孤之所言,句句肺腑,尔等皆是吾大商的肱骨ᅨ栋梁啊!不过如今天下纷乱,诸位还需多加谨慎,提防各地反贼,不్可骄纵淍大意才是!”

      ⃀ ၊“吾等必不负大王重托,誓死ⱅ效忠大商,效忠大王!”

      众人脸色激动,拱手大喝。

      叶辛点点头,而后一拉缰绳,紫玉麒麟迈步前进。

      进入关中,诸人等候陈奇打点好一切,然后带上了他的三千飞豹军,与郑伦断后一起押运粮草。

      紧跟着,在青龙关众将的注视下,大军⃭继续赶路,开始北上。

      青龙关上,以张桂芳为首,青龙关众将望着大军远去的背影,脸色兴奋,议论纷纷:

      “˩传闻不是说大王独宠妖隷妃,擅用奸臣,肆杀大臣,昏庸不堪吗?为何今日뫭所见,쾛感觉大王不像这样的爽人啊?”

      “都说了是传闻!ᗱ大王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还是三殿下时,大王꙯便带领大军,东征夷方,南战蛮族,打的各大诸侯国和那些附属部落闻风丧胆,为大商开辟了多少疆土?!”

      “正是!大王㷸可不仅是因为嫡系皇子的身份才获᨝得皇位的!”

      “也不知是哪个狗曰的传的这等谣言,若是让我知道,一定生撕了他!”

      青龙关距离北海已经不远。

      龈 这一次,叶辛并未再改变行程,听从众将的意见,挑选了最近的路,日夜兼程,纵是星夜也不停歇,全速赶往北海方向。

      一路而上,途径北部水患地区,叶辛才发现,情况比他所想象的胥要严重许多。

      很多地方都是汪洋一片,大水冲刷了房屋,庄稼尽数被淹没。

      许多百姓因此而亡,淹死、饿死的无噜辜之人在所多有!빫

      엝 而幸存下来的百姓,则是前往附近各个城池求助,廄求助无望的,则是直接背井离乡ᴲ,逃离他处。

      如今天下虽归商,但到处千疮百孔,战乱四起。

      许多百姓听闻西岐有个西伯侯姬昌,富有圣贤之名,体恤百Ђ姓,于是大多灾民釢纷纷前往西岐,希望能够求得施舍,活下命来。

      一路上,叶辛默然不语。

      衖 他并未让大军停下救助灾民,也没有阻止那些前往西岐的百姓。

      水患的根源在北海,就算现在救了他们,也阻止不了水患,反而耽误了北海军情,ⷣ万一引起更严重的ힽ后果ᅽ,则得不偿⣥失。

      앰至于西岐,目前更是腾不出手来处理。

      毕竟西岐此刻仍是附属大商的,濩就算出兵攻打,也是师出无名,反而坐实힧了自己昏君之名,而且恐怕还会因此引起阐教的警觉。

      此刻自己底蕴太少,能拖一日是一日!

      是以,如今最主要的,还是以北海平勵反一事为重⑅!

      水患之事,待解决了叛乱,再来处理!

      历๧经两日,大军终于走出兖州地界,抵达了北海。

      其间斥候詂先行,通知了잽闻太师出兵援助一事,因此闻太师早已得到了消息。

      大军刚抵达闻太师驻军的北海边境,闻太师便是亲自带人前来接驾。

      远远的,叶辛便看到一道骑着墨麒麟的苍矍身影ꦐ,带着一队人马迎面赶来。

      不过叶辛只是看了一眼闻太师,目光便是转移到了闻太师身旁,那个骑着红鬃马,身披兽面银甲,手握方天画戟的魁梧男子身鴅上——

      鬼神哭吕布,吕奉先! 뤄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