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龙同人3d

      “咳咳,你这店里咋这么多灰?”

      “见怪见怪,你们先坐着,我去沏一壶茶来。”那道人面对屋子里的杂乱,明显有些应接不暇。

      看着两人干站着,连忙收拾掉椅子上摆放的纸人,空出位置招待着他们坐下,匆匆忙忙地又跑到后头准备茶水了。

      借着外头的光线,张恣意也终于看清屋里的摆设,除了进门前的门口摆放的两个纸扎小人,屋里更是堆积着形形色色的纸扎作品,两遍的柜子上摆放着各种祭奠时用的寿供。

      屋里的环境只能用杂乱来形容,纸扎多到快塞满整个屋子,根本没地方放只能是堆积起来,角落里摆放着几把老旧家具,上面也掂满了灰。

      不过他倒是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不管环境有多乱,这儿的纸人却没有沾上半点灰。

      “来,两位小友来品品我的茶艺如何。”那道士从后边端着茶案走了出来,一边赔笑一边整理着茶杯,给两人沏了一杯。

      “嘶……这茶有意思啊,我还从没尝过这么清新的茶。”喝完这一杯以后,王雨不由地露出惊奇的脸色,他还从没想到在这样的环境内,能尝到这样的茶水。

      “嗯,喝不懂,不过有种顺滑的滋味,就是回味起来太过苦涩了……”

      见两人都表示了看法,那道士也没说话,又给茶杯满上了。

      “两位小友,贫道观你们印堂发黑,是不是最近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嗯?你这道士看的还挺准,那你猜猜,我们在那里看见的?”

      “你们两位还是学生,想必是贵校出了些事情,被你们二人撞上了。”那道士露出个憨厚的笑容,似乎只是在开玩笑。

      这句话说着轻松,但成功引起了两人的注意,前头刚在操场遇了鬼,却没想到被个看上去有些神叨的道士说破了。

      这下,张恣意反而对这人感兴趣了起来,回想起先前与清风道士所谈,开口问道,“前头你不是还说老板会出事这种话,既然你是道士,你为什么不去管管?”

      “这事我并非是没有规劝过,实际上那老板也不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了,道士可以抓鬼驱邪,却不能阻止人的本性。”那道士听了他说的话,也是深深地摇了摇头,这人并非是他不想救,只是无能为力。

      “别看那摊位小,那摊主一个月便可赚入十万,就凭着这摊上的替命交汤……被贪婪所操控,人也已经是无药可救了。”说到这道士忍不住露出了一脸愤慨,双拳紧握仿佛有种说不出的憋屈。

      王雨两只眼睛瞪的大大的,卖个馄饨摊,一个月十万?太夸张了吧!

      “不会吧?一月十万,那我倒是想去试着做?可惜这种好事咋就没轮上我……”

      “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小友不必妄自菲薄了,你命里旺土德,获富只是时间问题,一旦接手于那个摊位的人,无一活的过两年,有钱没命花的事情。”

      “嗯?”只听外头传来砰的一声,紧接着门外就发生了一场车祸。

      路口的摊子被那辆货车直接撞了个稀巴烂,谁也没能想到,货车司机因为夜间跑长途,打了个盹就造成了这件悲剧。

      前面还招呼着的馄饨摊老板,现在却成了破烂摊位上的一摊烂泥,只留下一片的血肉模糊,而那只被车祸掀翻的大铁锅,还有一地的狼藉。

      那交汤的气味混着血腥的味道,吸着这一口在胸腔里回荡着,看着那副惨案,再回味起前头吃下的那一碗馄饨。

      张恣意终于忍不住了,趴在地上止不住地吐了起来,直到吐到腹里再吐不出酸水,但大脑里还是一片嗡嗡的声音。

      “太恶心了……让我静静……”这一幕看的王雨也受不了了,跑去了后面一阵呕吐。

      “这便是找替身,很难接受对吧?在那人接手摊子前我便有过劝诫,但他只觉得我是神经病,而后我也再没机会管的了他了……”看到这副场景,道士脸上没有惊恐与不安,只剩下一片落寞。

      “喝了这茶,会好受点。”

      “好……谢谢了……”过了好久两个人才勉强缓了过来,此时张恣意已经确定了这道士不是江湖骗子,而是个真正有担当的道长。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提出了想请对方去一趟中学,降服那个树精,也为了后面能少一些受害者。

      原本他还在忐忑,这个道士会不会当场拒绝他,毕竟这事在清风道士看来都不愿意多管,那树精必定厉害的不行。

      “好,我知道了,树精的事情我身为修道者义不容辞,今晚就动身前去,不过我想让你们帮些忙,帮我把这些材料买回来,或许到时候就指望它们了。”

      这答应的太过爽快,嘴里离不开一句道家,也属实令他有些迷茫,道家?修道之人?自己是否也能像他们一样?

      清风道士也是出自道家里的茅山派,这些人所做的事情和平常所接触的环境对比起来有些格格不入。

      在天黑之前,两人跑里跑外总算是把材料准备好了,此时道士也出了门,一身深蓝色道袍披在了外面。

      而他身后露出的八卦标志,让他有些记不清在那见过一个像这样的标志。

      “走吧,再过三个小时就是月缺之时了,我们这趟是否能收拾掉树精,就看这段时间内我们的究竟能不能彻底杀死它。”

      “行,我和老王尽量配合你道长。”他这东西收拾到一半,就看见了小哥发来的消息,随手回了起来。

      “在那?”

      “旧街,我遇上了个高人,现在他打算帮我处理树精这事,我们今晚就去了,等着我的报喜。”

      “……注意安全。”

      “好!”

      这聊了几句,就尬到了不知继续下去该说什么了,张恣意恨不得给自己脑袋嘣两下子,这原本他还想拉着小哥过来,可真到了嘴边,却再次说不出求助的话。

      天空里飘散的小雪在这个时间段停了下来,从外面来看这个校园看上去有些死气沉沉,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这么晚该怎么进去?

      “走狗洞吧,有时候这留下的痕迹却能在想不到的地方提供帮助。”

      “狗洞……我已经不钻好几年了。”想着想着,越发觉得以前的自己好幼稚,连钻狗洞都能那么期待,天真到可怜,不过现如今还是得重操旧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