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碰免费在线公开视频

      你知道么,新西兰有活的地形教室之称哦。

      他包含两个主要岛屿,南岛与北岛,当然啦,还有周围一些小岛;两岛之间是库克海峡,而新西兰的首都惠灵顿就在北岛的南端,和南岛隔海相望Ƅ。

      坂本微笑的看着高桥,看着她笑着朝自己叙述着自己镇守府的风土人情。

      在这里뤀啊,山地占了总面积的一半,其他也都是平原丘陵和高原,能够外种젢植农作物的㋐土地很貵少。

      而我这里犀的人呢,就是靠鱼获为生啦。你可别看他们平时和和气气的哦,他们一个个在大海上那可都是了不起的渔手!我有一次跟他们一起出海捕鱼,老人与海知道么,就跟那一样哎!虽然我们没有钓到那大的鱼,但是也好累,回来之后我的手脚疼了整整一个星期。

      高桥说着,十分夸张的活动着自己的手腕,似乎出海打渔的疲惫还存留在上面一般。

      坂本则微笑着轻轻接过高桥的手,将她的手掌轻轻摊开,缓慢地抚摸着那手上的每一道皱纹。

      一年前,她的手还是全学校女学生羡慕嫉妒的存在,怎么仅仅过了一年,就变成这样了呢?

      这上面的茧子这么厚,而且全是在关节处,看来这丫头自듞己一个人干了不少重活儿,倒是没有了学校里的书生气,这是好事。

      手背上的皮肤就差很多了。常年在海边生活的人,皮肤是不可能还像玉石ꋭ般晶莹,像牛奶般润滑的。

      终究,自己还是让她吃了许许多多的苦啊。

      看着端详着自己手掌的坂本,高桥的目光则牢牢地锁在那张,他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庞上。

      懰 另一只手轻轻颤了颤,举到半空中,伸出食指不知道是该摸还是不该摸。坂本注意到了高桥的举动,倒是也没有多说什么,脸上温柔的笑容更加浓郁了。

      他轻轻歪了歪头狳,露出自己的左脸,像献宝时的小孩子一样,把自己的左脸凑到高桥手边:“要摸摸看么?”

      高桥抿了抿嘴,哆嗦着用粗糙的指尖划过坂本脸上的疤痕。

      那似乎是什么划过的痕迹,疤痕粗糙而歪曲,但是边缘却极其整齐。高桥就这么指着那道扭曲的纹路,从坂本的下颚,划过腮帮,掠过㷕颌骨,爬上眼袋,抚摸眼睑,最后停在眉毛上헒。

      那是在一场战斗中,黑海炮弹炸开后四散的碎屑造成的,从坂本的左⼌脸下颚一直延伸到眉毛。

      勛 “难看么?”看到高桥的脸色有些不对,볊坂鞀本刚忙收回了㔫自己的脸颊,微微做转头,将左脸藏在阴影之中:“我还觉得挺帅气的呢。䢶”

      月光下,高桥看着坂本那苍白的眼眸。

      原本那里不是那样的!

      原本,那里黑白分明。每当自己做错事的时候,那里就会向外喷火,可即使他气急了,自己撒撒娇,那里最终也还是会流露出如水的柔情。

      只是现在,那里什么都没有了。

      除了白色,还是白色。

      高桥最为中意的眼睛,在那一道狰狞的疤痕中,化作了虚无的泡影。

      泪水止不住的从高桥脸上滑落。

      哎?为什么?

      高桥连忙用袖子擦拭泪水。

      힜明明自己已经很努力地在忍耐了,为什么?

      为什么?

      ᧽ 骁 为什么......

      竎 “对不起......”坂本的心轻轻颤了颤,温柔的将眼前的少女搂在自己的怀中:“对不起......”

      少女颤抖的道歉声在如水的月光下,像一条蜿蜒的河流,静静地流淌进少年的心里:“没事的,没事的。”

      “对不起......”少女的哭声没有ꡜ任何减小,反而越发高涨:“对不起...我最后不该朝你发脾气,我不该对你耍小性子,我不该那么对你...坂本君,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킇....”

      少年轻轻地抚摸着少女柔顺的颇发丝实,在学校最后一年所有的ഢ委屈,全部在这些哭声中,烟消云散了。

      终究,她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高桥奈奈子啊。也许最后那一年,她是真的把自己逼近了死胡同,但是至少,如今她走出来了不是么?

      这样挺好的,挺好。

      远处,如水的歌声响起。那是本地的民谣,是歌颂希望的声音楉。

      훔 人们用着朴实的声音来告别离开的亲人,告慰生者受伤的㪲灵魂,劝慰着在场所有的人。

      in 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

      在我长久地,被遗淽忘的隐秘睡梦之中,

      you and I were resting close in peace,

      你和我在和平中安息。

      “你现햊在就要走么?”歌声之中,少女抬头看向少年。

      “嗯。”少年点了点头,歉意的朝少女笑了笑:“远处还有黑海在朝这里移动,我得去把他们处理了。”

      “可是,黑海还有很多是不是?”

      was it just a dreaming of my heart?

      这只是我内心的梦想吗?

      now I'm crying' don't know why。

      现在我在哭,不知道为什么。

      “再多我也得去不是么?蟤”少年说着,温柔的抚摸着少女的头。

      “你能不能簳不要去?”

      少年笑了:“我们不是提督么?抵抗簭黑啳海,保卫人民是我们的职责啊。”

      “可是...我不想让你去。”

      少年看向少女,脸上的笑容满是温和和認慈善。

      ힻ 他再次将少女搂在怀里,闭着眼睛一遍一遍用温柔的嗓顊音,重复着温柔的话语。

      where do all the tears come from?

      所有ӏ的眼泪从哪里来?

      could no one ever dry up the spring?

      没有人能把春天弄干吗?

      “如果我不去,谁来保护这里?”

      “爱谁去谁去,总之你不能去!”

      “为什么?”

      “因为太危险了!黑海突然这么异常,肯定有什么大事发生,我不要你去!”

      “可是,我不能不去啊。”少年笑着,青⟹涩的嘴唇温柔的印在女孩的额头上:“因为你还在这里啊。”

      “我可是为了保护你,才当上提督的啊。”少年的声音宛如梦中的旋律뉸,梦幻而美丽:“这个世上又有什么能阻止我保护你呢?”

      if 蔣you find me crying in the dark,

      如果你发现我在黑暗中哭泣,

      please call my name' from the heart。

      请发自内心的呼唤我的名字。

      “那你保证会回来。”少女哽咽从少年的怀里抬起头,嫣红的目光中满是水光。

      少年轻快的笑了笑:“真是,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啊?”

      少年说完,轻轻松开少女,走到一旁,夸张的做了一个动作:“在你面Ჶ前的,可是冰海最有前途的提督,未来冰随海总督ꅂ最为有力的竞争者,近十年来天赋最出众的提督!以后和我说话你可要小心一点哦。”

      看着少年的动作,少女忽然噗嗤一笑。那是他们儿时,少年用来逗笑少女的动作。这么多年过去了,少年的动作显得即愚蠢,又好笑઴。

      sing with me a tiny autum휦n song,

      和我一起唱一首秋天的小歌,

       weep me melodies of the d얩ays gone by䘤。

      哭泣着过去的旋律。

      “那么说定了,在这等我。”少年说着,将自己的军帽戴好,在月光下,微笑着朝少女致意。

      少女站起身,看着身上披着一层朦胧光幕的少年,心神摇曳。

      她颤抖着,忍不住上前,再一次扑进少年的怀里。

      两个年轻人彼此对视着,眸子中反射着海浪的阵ἳ阵波涛。

      dr⑛ess my body all in flowers white,

      让我的身体穿上花朵的白色,

      so no mortal eye can see。

      所以看不到凡人的眼睛。

      少年轻轻松开少女,少女羞涩的低着头,湿润着嘴唇,不敢看少年的眼睛。

      “走了。”少年温柔的说着,温柔的垽推开了少女,温柔的注视着她。

      他当然不会死。

      作为近些年风头最盛的新晋提督,他几乎是整个提督界最璀璨ᖎ的明日之星。

      仅仅一年的时间,少年同年级的学生就已经开始出现了大量死伤,就连平时最为强大,最令썔全年级心服的首席,也在三个月前,黑海的一次突袭中不幸身亡。

      只是自己和他们不同,都不同!

      where have all my memories go兌ne?

      我所有的回忆都去了哪里?

      should I roamእ again up yonder hill?

      我应该再在山上漫游吗?

      他有必须要去守护的东西,他有必须要去兑现的诺言,他有必须要去完成的目标。

      小的时候,她还不像椶如今这般漂亮。金黄的发丝因为营养不良既枯黄又扭曲,完全像是杂草一般。而且不ꦲ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身上的西方血统,小的时候脸上还有一些小雀斑,不过好在这些在她长大之后都不᪙见了。

      自己原本也是一个渔民的孩子,只是父母在一次出海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没办法,他只能寄宿到了她的家里。

      I can never rest mꬰy soul

      我永远无法跛安息

      until you call my name

      直到你叫我的名字

      他到现在还记得,她当时对自己说的话。

      “喂,你为什么每天都闷闷不乐的?”童言无忌的话语仿佛就在耳边:“要不这样,我们去玩家家酒吧,你当丈夫,我当妻子!”

      “妻子?”他愣了愣:“我的?”

      “对!”她自信的掐着腰,笑容如同阳光般灿烂:“你的妻子!”

      真是,真是......

      쬁少年在残破的船只上惨笑着,明明是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了,为什么还记得?如果让那个丫头知道,她一定会笑话死罚我吧?不行不行,赶紧忘了,不能让她知道。

      东方,阳光轻轻划破天儁空,洒下温暖的光。

      在少年周围,狼狈的舰娘彼此搀扶着,䏳在她们周围,全是残破惽的黑海尸体。

      行了,回家吧。

      少年对自己的舰娘们微笑着,朝不远处的小岛看去。

      他的眼眸中透露着温柔,眉目间透露着温柔,整个人都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仿佛只要有他在,你就什么都不要担心了。

      ⯽ᏻ 回家吧,回家吧。

      家里,还有人在等他呢。

      you call my name from the heart。

      你从内心呼唤我的名字。

      LA~LA~LA~LA~LA~LA~

      海面的尽头,友军的身影伴随着出生਄的朝阳,徐徐晃动。

      坂本当然是特殊的,他对高桥来说ꅥ就是特殊的,是最独一无二的。癭

      他们从小就在一起,一同经历了当初险象环生杝的东岛保卫战,一同被齐文远救下,一同入学牰同一家福利院,又一同被检测出对黑海的亲和度,一同入学提督学校,最后更是进入了同一片海域。

      当然,高桥是知道这事坂本故意볭的。以他的能力,他可以随意挑选自己的港区。但是为了高桥,坂本特意在最为靠近所罗门海的地方,建立了自己的港区。

      虽然事后证明,他的这项决定无比愚蠢,䯂他也因此不得不并入冰海,但是高桥知道,这一切都是坂本故意的。

      他就是想留在自己的身边。

      想要,向她分享自己的温柔。 玼

      坂本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你可以说他直男,캡说他无聊,说他大男子主义,但是你不能否定这个男人与生俱来的气场。

      这种气息对待高桥时尤其明显,那是뻋一种쎽发自骨子里的温柔,发自灵魂里的温柔。

      啞 他就是这么一个善良的男人,一个待周边所有的人都无比体贴的人。

      你只要和他在一起,就能感受到他的体贴,他的温和,他的温柔。

      即使......

      即使......

      即使......

      獥 即使,他只剩下一颗头的时候。

      䡾细碎的短发随着海风吹动,少年闭着眼睛安静㥉的枕在一个盒子里,那道横穿左脸的伤疤即使染满鲜血,但是仍然不会给人一种惊悚的感觉。

      相反,他只会给高桥无尽的柔和,无尽的温暖。

      无尽的温柔。

      “很抱歉。”前来支援的远海舰娘捧着那个盒子,面无表情的说道:“当我们赶到时,他就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

      高桥微微后退,仿佛只剩下了一具空壳。

      张嘴,呕出了自己的灵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㻍啊啊啊啊啊!!!!!!!!!!!!!!!!!

      坂本忠一,人类提督,战死于新西兰北部,享年,23岁。

      in my long forgotten cloistered sleep,

      在我长久地,被遗忘的隐秘睡砘梦之中,

      som惨eone kissed me whispering words of love๰,

      有人吻了我低语的爱语,

      is it just 킯a longing of 䄰my heart?

      这只是我内心的向往吗?

      such a moment of such peace,

      如此和平的时刻,

      where do all the tears come from?

      所有的眼泪从何而来?

      with no memories' why should I cry?

      没有记忆的我为什么要哭?

      虿I can neve쌾r rest my soul,

      我永远无法安息,

      until you call my name…you call my name。

      直到你呼唤我的名字..聯.你呼唤我的名字ᦍ。

      you call my name call my soul from the heart。

      你从内心呼唤我的名字,呼唤我的灵魂。

      LA~LA~LA~LA~LA~LA~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