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黄色动漫排名

      当然,今天再去就和昨天不大一样了。

      没有霍欣陪同,刘阿姨见到宁卫民,脸上现出了吃惊的样子。

      好在宁卫民很懂人情世故,他知道没霍欣陪同等于又隔了一层,不好空手上门。

      所以他是先去友谊商店买了点进口的巧克力和香烟才来的。

      而这拜庙的“猪头”往上一送,果然效果显着。

      刘阿姨又露出了昨天一样和蔼的表情,一个劲说宁卫民会为人,太客气。

      跟着就跟昨天一样,乐呵呵亲自带宁卫民去找了库管员小齐,开库进去选货。

      不过今天,刘阿姨自然也就没必要陪着了,她让宁卫民自己选就好。

      临走时,听说宁卫民带来了五千块外汇券,刘阿姨确实也是吃了一惊。

      但真没多想,反倒自行脑补了,呵呵直笑,夸上宁卫民了。

      “哎呀,你这是为你们公司买的吧?要说你们公司就是和别的公司不一样,不愧是搞时装的,很有艺术素养嘛。”

      “小宁啊,阿姨我真得谢谢你。看得出,你是个实在人。你瞧,昨天我刚说要你帮忙多买点这些处理字画,你还真替阿姨想着来着,今天居然就又来买了。”

      “等哪天啊,你有空一定要和欣欣来阿姨家看看,阿姨给你们做几道好菜,也让你尝尝阿姨的手艺。”

      “今儿你就慢慢选吧。要多少都没问题。让小齐帮你挑。价格呢,咱们就还按照昨天那么算,你看怎么样?”

      还怎么样?太行了!

      占这么大的便宜还收好人卡,天底下再没这么美的事儿了!

      虽然那库管员小齐不怎么乐意。

      觉得在这儿得耗挺长时间,还得帮忙挑东西,自己有点冤枉。

      可宁卫民也备着两盒外烟准备打点他的。

      等刘阿姨走了,把东西拿出来一塞给小齐。

      这小子也就兴奋提神儿了,还真不惜力的动手帮忙。

      就这样,二百五十幅极为优秀的近现代画作,又纳入了宁卫民的囊中。

      而这一次,因为有时间、有耐心、有准备而来。

      像齐白石、徐悲鸿和张大千的东西就比较多了,宁卫民和小齐一起凑上的,几乎占了这批画的七成。

      即使不按照三十年后的价值去算,就按目前国内的行情来看,就这二百五十张画,也得值个五六万的。

      而且因为这次交易金额不小,收钱的时候,会计还主动给开了张发票。

      那宁卫民还能不高兴嘛,这就是合理合法的保障啊。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里,彻底上了瘾的宁卫民,心里就好像揣着个火炭,满脑子挥之不去的全是那库里没弄出来的字画。

      可问题是,短时间他不可能再去了。

      因为一是他手里没钱了,二是已经到手的东西就不少了,总得安置一下才行啊。

      再加上到了年底,公司的事务也多了起来,光酒会宴会就不老少。

      宋华桂分身乏术,一个答谢晚宴活动又指给了宁卫民来出面负责,他就连时间都没了。

      这样足足过了一个礼拜,等到晚宴活动的事儿忙和完了。

      张士慧也把几笔生意的三千块利润给送来了。

      宁卫民自己又弄了十几个樟木箱子,把这些画放了进去。

      跟着在重文门饭店又多租了一个房间,专门用来安置这些画。

      他才算又有了重返宝库淘换宝贝的条件。

      于是跟上次一样,照方抓药。

      宁卫民把酒宴上客人没喝完的两瓶法国红酒给带上了,作为觐见的礼物再找刘阿姨。

      只是俗话说的好啊,事不过三。

      这次,宁卫民还偏偏就碰了钉子,遇着坎儿了,竟然没能实现目的,把钱花出去。

      怎么回事啊?

      其实问题倒不是出在刘阿姨的身上。

      刘阿姨对待宁卫民还是很热情的。

      这天一见面,依然是高高兴兴收了礼物,又夸了一通宁卫民会为人处世。

      只不过由于刘阿姨要去参加一个宴会,不能亲自再带着宁卫民去库里了。

      她就给开了张条子,让宁卫民自己去找库管小齐,钱交到会计手里就行。

      当时宁卫民也没觉得会有什么不妥的,毕竟这事儿都干得熟门熟路了。

      上次他跟小齐也聊得不错,那是个好相处的人,他这次又带了烟给小齐,理应不会有什么问题才是。

      可哪知道,偏偏就出乎意料的出现个拦路虎。

      敢情就在小齐带着宁卫民刚要开门进库的时候,他们被一个三十来岁的矮胖女人从身后追来,把他们给叫住了。

      这主儿看着就跟个“肉墩子”似的。

      还挺不客气,听着像是小齐的领导,问小齐要干嘛。

      一听说宁卫民要买画,就兜头冷冰冰的一句。

      “甭看了,画儿不卖了。这里面的东西都被人给包了。人家已经说好了,明天会送一万块的定金来。所以对不起了,这库房彻底封存了。我们要来个一次性处理。”

      这他妈是哪儿来的土豪劣绅啊!

      宁卫民最担心的情况发生了,一瞬间就觉得脑子炸了。

      他极不甘心说。

      “可是……我……我有条子啊……”

      那小齐也很惊奇,帮着说情。

      “张姐,这事儿吧,是刘主任的意思,您看……”

      没想到这“墩子”还一点儿面儿都不给。

      “好,那你叫刘主任亲自跟我打招呼吧。”

      说完,就硬把钥匙从小齐的手里要回去了,然后扭着屁股就走了。

      这不是让宁卫民抓瞎了吗?

      他当然知道刘阿姨已经走了,又去哪儿找人去啊。

      好在小齐是个无功受禄寝食不安的人,烟已经揣兜里了,他看不得宁卫民失魂落魄。

      就主动去打听了一番消息。

      半个小时把具体情况通报给宁卫民了,实在是不容乐观。

      “张姐说的是真的,两天前,我们这儿开了个港澳联谊会,有个来参加活动的港城客人发现了外宾服务部里的字画,好像很感兴趣。”

      “后来……后来那港客好像是直接问我们单位负责组织活动的吴主任了,然后就跟吴主任说好了,打算要把这批书画全买下来。只是吴主任那天好像喝多了,一直忘了跟刘主任亲自交代了。”

      “哦,对了,我还听说,那人好像在港澳就是专门搞字画生意的。你看这事儿闹得。你运气真不好。”

      宁卫民心里这个痛啊。

      这么一个大好的宝库,他掏出来的还不足十分之一。

      眼瞅着就要被旁人夺走,如何能甘心啊?

      还是没魄力啊!

      早知道这样,他就是砸锅卖铁,把手里的那些瓷器家具都变卖了,也应该再抢出一批画儿来!

      而小齐见宁卫民神情着急,倒是出了个主意。

      “哎,我说,那人说要下定金可还没下呢。你要是真想要,也可以下定金啊,抢先下怎么样?你下外汇券。”

      宁卫民苦笑一下,“定金倒是没问题,一万块外汇券我肯定是能凑出来。可问题是我哪儿有人家那么财大气粗啊。我不可能一开口就要把这批字画统统吃下来啊。”

      小齐倒真是好心好意,听宁卫民这么说。还进一步揭露内幕,给他出谋划策。

      “不是不是,我觉得你有点想差了,其实也用不着全吃下来的。”

      “你看,他吴主任是主任,咱刘主任也是主任。这叫半斤对八两。甚至刘主任是直管我们的领导,还占着上风。”

      “其次,你是外资企业的代表,那人是港客,外事影响好像差不多。可你们公司出名啊,这方面你也占上风。”

      “唯一的差距不就是钱上了嘛。他想要,你也想要。那干脆就一人一半不完了嘛。哪怕你不要一半,三五万也行啊?”

      “毕竟你是我们老顾客了,只要能拿出一笔还算像样的的资金。我觉得领导也得顾虑外事影响,不可能完全驳你的面子。总得讲讲先来后到吧?”

      “所以当务之急,还是你得赶紧和刘主任商量一下,谈好了你想要多少。我觉得要是那样的话,其实问题不大……”

      嘿,还别说,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价值。

      只要时机对上,机缘巧合,小人物也能做出大事,改变历史。

      宁卫民琢磨了琢磨,不能不承认,这番分析还真的是很有价值。

      (实话实话,防盗贴纯属无奈之举。防盗也只能防秒盗罢了。但总不能让这些人嘲笑正版读者吧。望理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