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教师黄强

      次日,步阳酒庄内。

      双肥得知自己雇佣的人失败了后,大发雷霆,怒砸桌子:“废物,你不是谁们是濠州有名的杀手吗?”

      “庄主,我也不明白啊,他们怎么会杀不了这鞥两个人。”白一个身着儒士衣服⚳的男子满脸疑惑。

      ꎧ ࿒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交代,如今这两人已经进了一曲酒庄。”双䨲肥一脸ℤ焦혝急,他可是有些了解朱文允ᷘ这个人,做事向来凌厉,绝不心慈手软。

      “我们还是不交代好了,䚦或者直接供出来,不然他们争斗起来,难受的是我们这些人。”

      “也罢,朱文允这人可不誈简单,看来ហ还是要把那人供出来了。”

      悝忽然,几个人影破窗而入,他们身着黑衣,看上去䬆像是杀手。鸵

      “双庄主,好大胆子啊!居然连我们凤公子鱁都敢动!”这声音听上去居然有些像张金뮬。

      ᵗ“你们是何人?”双肥䑌惊恐的望着几人,显然,他怕之前的那些话被这些人听见。

      ┐“明知故问,我家公子向你问好。”

      双肥二人一听,脸色突变階,说曹操曹操到。

      “原来是朱二公子的人来了倈,还请上座,我们二人正덂要去找你。”如士衣男子自然是比双룜肥要聪明些。

      “哼!不必了,把事情交代一下,不然别怪我们心狠手辣。”

      “别!你们别着急,我俲告诉你们还껌不䈫行吗?”双肥畏怯的推开了架在堤他脖子上的长淆剑。

      “说!不可有一丝遗漏!”

      Ṋ“是朱大㏔公子,他让我们干的!”如今,刀都伸来了,要是再不老实交代ᚈ,怕是命都丢了。

       “什么!怎么可能?”几个黑衣人惊出声,他们没想到,幕后主使居然是朱家大公子。

      “怎么不可能,难道我不能这样做吗?我的好弟弟没有想到吧?”一个男子从书架后缓缓走了出来,他身着抅奢华黑衣,手中拿着一根银簪,一脸笑容。不知为何,他的笑容居然让人觉得可怕。

      넵“大少爷Ӑ!”

      这些黑衣人见到黑衣男子的模样后,惊呼三字。

      “张金,我们又见ㅄ面了,当我弟弟的护卫的感觉怎么样?是否感觉疲惫?”

      “大少爷这话何意?”

      朱大公子笑着挥了挥手中的银簪:“张金,可认得这是何物?”

      张金ᆂ将目光看向银簪,眼眸椁瞬间被怒火占据:“朱文新橷,你对絛我娘子做了什么闑?”这根银簪正是他娘子之物,还是他们的∈定情信物。

      朱文新便是这ಯ朱大公子大名字,他将银䝢子丢了出去:“这就要看你了,要是听话的话,你娘子便安然无恙,若是不听话的话,那就不知道了,你那娘子长得也还行,不知道那些弟兄喜不喜欢㹤已婚之妇?”说罢,朱ꡌ文新有些疯狂大笑了笑。퐎

      籂 “朱文新,你个混蛋!”此刻的张金手中大剑已是挥向朱文新。

      而朱文新没有任何躲텝闪,因为她知道,张金不敢劈下来。 뼹

      正如他所想,张金的剑在离他额头三寸之处停了下来,他怒喝道:“放了我的娘子!”

      朱文新笑道:“你以为ౙ就你的娘子在我手中吗?你那六岁女儿虽然年龄尚小,不过卖到外地的青楼去,倒也不错。”

      “混蛋䕎!”张金嘶声怒吼,他想杀了眼前这个混蛋,可是理智告诉自䝂己,若是剑下去了,那么自己的妻子就不保㸉了。

      这时,朱文新指着其余的黑衣人笑道:“杀了我,你的妻子就没命了,若뉷是杀了他们,你的妻子便会活命。”

      其余的黑衣人听闻,身体不由往后一挪,他们不知道张金会不会听从朱文新的话,但是他们见张金已经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张金往后一犮看,这些可都是这些年来陪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他又怎么忍心下手。

      见张金迟迟没有举动,朱文新拍了排Т手:“既然你下不去手,那就我帮你。” 

      “嗖!”

      数只长箭破窗而入,居然全部命ᯆ中了那䈰些黑衣人,在几道惨叫声下,一个个黑衣人倒记地。

      쪒 “朱文新!你个疯子!”

      Ὓ “哦?这些狢人可不是我杀的,可都是你杀的,双肥,你说是吧?”朱文新玩味笑道。

      “是!쾕小人亲眼见到,张金用长剑刺死了他的同伴。”

      “你们!”张ᾩ金似乎是气急攻잯心,居然口吐鲜血,跪倒在地面上,瞋目切齿。

      朱文新走了过去,用一块手帕擦去了张金嘴角的鲜血,随后将那块手帕丢去涗,拍了拍张金的肩膀,道:“老老实实听话,不然你的妻子可活不了多久,我还会说出去你杀了你的同伴。”ꦒ

      “叮当!”

      张金已经握不住剑볋了,他手掌颤抖,他什么都做不了,他怒视着朱文新:“你要我怎么做?”

      ₶“杀了倬那个风石宝,你就能去见你的妻子了。如果可以的话,把我那个卛不听话道弟弟也杀了。”

      “不行!我蕡不回对讱我家公子出手!”朱文允在张金心郧中的地位极⧋重,甚至跟筭他的妻儿持平。

      “那我野不勉强你,杀了风石宝即可,其余道不用你管。”说罢,朱文新捡起地上的长箭,用手指抚摸了一下:“果真是把好剑,只不过அ人不会用啊!”

      他将剑递到了张金面前:“拿ꉀ着剑回去,告诉我那弟弟,说你中了埋伏,就你活了下来,然后怎么说,就看你自己了。”

      张金迟疑片刻,拿起了剑,鲧看着那些躺在地面上已经没有聨生命的兄꟬弟,眼眸ְ中流出了眼泪,随后,便是朝翻窗而出。

      身后则ᗎ是传来了朱文新的声音:“记住!你现在可是我的人了,有些话该讲不该讲,你应该懂吧?”

      ㈿张金听闻,眼神一闪,便是离去。

      ﶱ 见张金离去,双肥开口了:“大少爷,这就让他走了?”

      ꢃ뮗 桊“收拾一下这里,将这些人找个地方埋了,不要让别人发现덻。”̽

      也是在这一华刻,张金回来了,他冷声道:“我的兄弟,我来埋!”

      说罢,他便是捡起了落在一旁的手帕,原来手帕盖住蓩了那根银簪∬。原⩦来一时的怒火,居然让他忘记了那根银簪,他将银簪小心翼翼的塞入怀内。

      “好!这件事你处理吧,双肥,你们怶帮下他。”朱温新瞥了张金一眼,随后拂袖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