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岁了依然风韵犹存

      在青岛工作四年之后,我认识了青岛姑娘萍萍。萍萍小我五岁,颇有几分李梨的影子。小姑娘纯真灵动,涉世未深,而我已经算是老江湖了。我打算重新开始恋爱,但我不能一面与萍萍交往,心里却仍想着李梨。我决定请假去一次临沂。一探究竟。

      但怎样探望?我却没有主意。写信告诉她?还是通过安然转告?还是不提前告诉她?见了面说什么?我知道她并没有结婚,那么,重温旧梦吗?对她一无所知,我完全没有主意。或者,不见面。可是不见面,怎样探望?不见面,那为什么探望?

      且不管那么多,去了再说。我决定了的事,就会义无反顾。

      长途,公交,问路,终于到了XX化工的门口。XX化工厂是临沂最大的企业,门卫森严。我知道,它是一家与军品相关的大型国企。

      马路对面,二十米外,是一片农贸市场。我就躲在市场里,等待工厂下班。我想,下班的时候,一定能够见到李梨。

      7:30,工厂大门大开,自行车大军蜂涌而出。我急切地搜索着,然而,直到8:30,工厂关上了大门,又关上了小门,我并没有发现李梨的踪迹。更没有看见李梨的父母。李梨出差了吗?还是休假?我不得而知。

      第二天,我早早地来到那片市场,买了个玉米棒子,慢慢的啃,眼睛盯着化工厂门前的马路。

      7:30刚过,一个熟悉的身影,骑着一辆墨绿色的自行车,沿马路缓缓的来到厂门口。我心跳加速,我一眼就认出,她,正是我的李梨!我热泪盈眶,心里呼喊着,李梨,李梨,你好吗?...却不敢上前相见。

      李梨停下车,打完卡,站在那儿,并没有进厂,若有所思。忽然转过身,向马路对面看过来。我下意识地躲到菜棚后面,眼睛紧紧盯住李梨。

      李梨看了一会儿,摇摇头。一个小伙子赶上来,和李梨交谈了几句,一起推车进厂,骑上车,慢慢消失在厂区。

      一辆吉普车开过来,司机按喇叭,栏杆却没有打开。司机下车进了门卫室,门卫不在。车上下来两个中年人,竟然是叔叔和阿姨,李梨的爸妈!

      两人身型矫健,我心中疑惑,安然曾说李梨的父母身体非常不好,这是怎么回事呢?也许是隔得远,我看不清吧。

      我六神无主,啃完玉米,也不知该做什么。

      安然说李梨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那一定是有男朋友了。也许那个小伙子就是她的男朋友了。想必她已经走出了那段伤心的过往。我不能再纠缠于她。重修旧好,实际上已不可能。

      看过了,知道她很好,这就行了。达到了探望的目的。或许,这就是我此行的目的。

      从此后,我认真的与萍萍交往,不再想李梨的事情。

      (8)安然骂人

      我和李梨的初恋悲剧,有其深刻的时代背景。今天,则完全不同了。至少,东部省份的所有一二线城市,工作机会、前景没有什么大的不同。而且在今天,年轻人谈恋爱,谁说一定要结婚?我们当时,不为结婚而谈恋爱,那是耍流氓。

      可以这样假设,如果李梨来青岛工作,4年之后分房结婚,再过4年,我们换了大房子,她的父母刚好退休,把他们接到青岛,跟我们一起生活,尽享天伦之乐。可自传不能假设。

      手机普及的时候,好事者整理通讯录,我看到了安然的手机。我给安然打手机,弄清是我后,未及寒喧,安然即破口大骂:“你个无情无义的臭狗屎,玩弄女孩子的臭流氓,见异思迁的无耻之徒,见到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就把李梨踢到一边,居然娶了一个那么小的妻子,你还恬不知耻,居然敢给我打电话,你快一头撞死算了,别玷污了我的耳朵...”【畅游中国评:安然的性格】

      我被安然彻底骂蒙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不说话了?你做得出这种无耻之事,还怕别人说?”

      “我怎么就...无情无义,还玩弄女孩子...安然,你不了解情况...你骂我可以,但不要侮辱我的妻子,她没有错。”

      “我不了解情况?李梨的妈妈糖尿病,眼睛已接近失明,她爸爸冠心病已做过两次搭桥手术,李梨不留在临沂照顾爸妈,她还是人吗?!”【畅游中国评:读者不要被瞒过了】

      “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我听到这消息,一时惊呆了。

      “你当然不知道。李梨以与我绝交为威胁,严厉禁止我向你透露半句。在学校的最后三个月,她白天不说话,晚上睡觉,蒙着被子天天哭。可你作为她的男朋友,需要别人告诉你这些吗?需要别人告诉你她的难处吗?你敢说你没有娶一个小你五岁多的妻子?可怜的李梨,三年没有交男朋友,李梨妈妈急不行...李梨直到得知你结婚了,她才匆匆结婚。”

      “我...我...”安然的话,让我震惊,安然的话,句句义正辞严。

      “行了,别废话了,你赶紧离婚,有没有孩子我也不问,我去让李梨离婚,你赶紧娶了她,补过于万一,你不是现在飞黄腾达了吗,有房有车,很有钱是不是?”

      安然当然是气活,从安然处得知,李梨嫁了一个XXX化工厂的工程师,本是一个平庸的人,没几年化工厂关门,现在到处打游击找工作。李梨考了公务员,收入稳定但太少,不足以支撑家庭的开销。

      安然是东北人,火气发出来了,也就恢复理智了,“你的妻子当然没有错,我没有责备小姑娘的意思,可是你怎么对得起李梨,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意外知道了这些,我并没有给李梨打电话。李梨已成家,有配偶有儿子,不能去打扰她的生活。

      过了几天,安然又给我打电话,“咱俩通电话的事,我跟李梨说了。她很平静,并没怎么责怪我。只是说我骂得太狠了,还说你不是那样的人。只是详细问了你的情况,让我代她问好。我说我陪你去看看她,她拒绝了。说当前还是不见的好,十年以后再见面吧。”

      “毕业之后,你去看过李梨吗?”

      “没有,她不让我去。我们只是电话联系。”【畅游中国评:此对话有深意,所谓眼见为实】

      我25岁之前,没有多少人对我好过。少年时爸爸在三公里外的中学教书,只有在周日才能见到(父亲是一个复杂的人,聪明,多才多艺,工作兢兢业业,作为一个父亲,尽职尽责。但同时又是一个迀腐、骄傲,刚愎自用的书生。)妈妈整天忙于操持家务,根本顾不上我的冷暖。爷爷奶奶对我非常不好(因为有了长房长孙的哥哥。却不想长房长孙卑劣且无能。待到我扬眉吐气时,又想让我生二胎,传宗族血脉,我摇摇头,说国家政策不允许,漠然离去),姥爷说不上好与不好,04年开车去看他时,给过他200元钱,算是替母亲孝敬他老人家。姥姥在我出生时就已过世多年。姐姐哥哥也是自己玩自己的,没有多少亲情可言。小学中学的同学教师,也不过是同学老师。上大学时两个姐姐一个哥哥都已工作,都有稳定的工作,有稳定的收入。而我依然过着5块钱吃一周的生活。只有大学里的李梨,真正关心过我,让我吃过只有在过年才能吃到的鸡块和牛肉。在我悲伤苦闷的时候,可以向李梨倾诉。在我小有成就的时候,可以与李梨一起分享。在我暴怒的时候,有李梨温馨解语,为我梳解戾气。只有李梨,真正爱过我,这种爱,不仅是男女之间的情爱,更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世间的温暖,让我第一次觉得,在这冰冷的人世间有了亲人。我对李梨的爱发自内心,并刻骨铭心。如果李梨家在青岛,那将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事。然而,历史不容假设。所以李梨的离开,让我撕心裂肺,两年的时间,才渐渐淡下来。及至遇到萍萍,她是为数不多的对我好的人。尽管年龄不大,对我的关心却不少,她是第二个走进我内心的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