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在学校无人的地方做

      明世隐与弈务星站在棋局上空漂浮的那圆形的光圈上,不大,却能刚好容꣡纳下两者。

      “老师,我成功了。”弈星看着棋局之中疯疯傻傻的人们,笑着对明世隐说道。只见那李白,狄仁杰,露娜,马可波罗等人,皆是神离綡天外,显然是与李白和二牛一样,都쒳是陷入了幻ఎ境之中。

      圍 “在这幻境之中,所有的人性都失去了意义。没想到啊,这天元棋局竟是有着幻境功用。这般下去,怕是连最㩪后的杀手锏都不必动用了。”明世隐笑着说道。不过下一刻,他便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看到李白缓缓睁开了眼睛,竟是从方才那疯癫的状态中醒了过来。

      明世隐吃惊,弈星也同样吃惊,自己布下这天元棋局,棋局的威力,自然也是自己清楚,这幻境出现不到一刻钟吧,他李白竟然已经挣脱卉出来了?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啊。果然这李白才是整个长安城之局中最不稳定的因素。当初那般竟然让他不退反进,几日不见体内的ナ力量又是殷实了几分。”明世隐一字一句地说道,言语之中竟是多了几分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忌惮。

      “老师,那现在怎么办?”弈星说道,说到底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在面对一些不在自己掌控之中鴁的东西的时候钴,都会不由自主的恐惧,甚至想要逃避。

      “没事,你安心演化这个棋局,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明世隐说完,整个人便消失在了原地,这次连牡丹花瓣都皭没留下,想来是换了种移形换位的方法。

      这里是整个长安城中,不说最为神秘,多少也带着一些诗情画意的魅力,园中的牡丹色彩被棋阵这般一照,整个便瑢染上了淡蓝的幻色。明世隐的身形便逐渐在这騃里显露出来。

      “这棋局演化的时间也不知道需要多久,单从这幻境来说,倒是也不用着急,先去那座门那里看看。”明世隐自言自语,一边]打开牡丹园的门,一边说蠵道。

      彭——

      沉闷的撞击셊声清晰地传进了明世隐的耳狷朵,声音不大,但是足够明世隐听왙到了。明世隐修长的眉毛皱了皱,猛地推开门。屋子内没有人影,想ⷶ来是躲起来罽了。

      麲鞋子与木板的撞击声在这里十㚀分地清楚,像是鞋底上装了扩音器一媅般。每走一部,暗处躲藏的那人쏇便是紧张一分,甚至于手心都渗出了汗珠。

      ꬂ 鎡 不知道过了多久,明世隐的脚步声逐渐向门口靠近,随着开关门的声音,整个搑屋子又安静了胻下来。

      但是她不敢댤放松,因冁为她不知道ⅎ明世隐是不是真的出门了。她透过面前的缝隙向屋子里瞧去,果然已经没人了,她松了口뾞气,悄悄地拿出了那块散发着淡蓝色光亮的方形石块,淡蓝色的光顿时将她的脸照亮“这就是能找到当初那件事情答案的东西吧。”

      上官婉儿心里暗道,小心收好,打开柜门,走到了牡丹房的正中央。右手边是牡丹园,其中的牡丹땒花,都被这阵法的光亮染成了淡蓝色,ሚ覆盖在本身的红色上,显得有些怪异,她突然发觉,怪异的不只是这牡丹花的颜䥄色,还有,这房间中的氛围。

      一道破风声传入了上官婉儿的耳朵,뾔她还未反应过来,脖子ꊬ一痛,整个人便被g按倒在地。

      嘭——

      脑袋和地板的撞击声有些沉闷,通过后脑的那块骨头直接传进了上官婉儿的耳膜,那力道온让她整个大脑⍄都空白了片刻。

      她费力地睁开眼睛,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映入了她的眼帘ﳶ。明世隐一只手卡住上官婉儿的脖颈,宛如一只择人而噬的野兽,打理好的白发被这动作震散,披散在他的肩膀上,在上官婉儿看来,像是从九幽之处爬上地面的罗刹。

      “把东西,拿出来。”明世隐开口了,上官婉儿知道ξ他说的是什么,但是他不能给他,因为这是找到当初那件事唯一答案的唯一方法。

      “不,只有它,我才能知道â当初我父亲的事情,以及我的记忆。”上官婉儿挣扎着说到,因为脖子被卡住,导致说话都断断续续的,并㠖且,血液的不流通让她整张脸都变得通红。

      明世隐闻言,却是哈哈大笑。上官婉儿不解,虽然之前她就意识到明世隐包藏祸心,但是苦于没有证据,便一直搁置下来,今天她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有多么狠毒,并且,有多大的野心。

      “当初你的父亲的死,当然是我一手促成的,当然,你太碍ᵠ事了,렎当初送你出宫,你却又被武则天带了回来,没有办法,我只能将你那段记忆给剥夺掉,你的一切,都是我一手促成的,包括,你这嫏嬛书库监管的位置᳆。”明世隐一边说着,一边加Ꞝ大手上的力度。

      上官婉儿愣住了,她一直在吒找她父亲那件事的幕后主使,챩没想到,这个主使正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共事銔者。

      上官婉儿觉得氧气逐渐没有办法供应自己身体的需求了,她眼前一阵模糊,脸颊上划过了两道冰冷的感觉,好像是自己的泪沼水。父亲的影子出现在了她的眼前,那个小女孩,身后站着那个稍微有点发福的男人,那个男人正扶着她的手,一笔一划地写着“永”字。

      “婉儿,你知道为什么要你写这个字么?”这个中年人说到。

      “是它好看嘛ܻ?”那个小女孩说到。

      “哈哈哈。”中年人笑了笑,捋了捋自己不算很长的胡须,说到“汉字,讲究的便是笔画,点,横,竖,撇,捺,所有的字都绕不开这些,而这个永字,便是包含了这几者在内,可以说,练廴好了永,便练好了汉字。”

      “真的吗?”小䘁女孩听了之后,感觉这个字里面又多出了许多的东西▵,她闛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这个字,似乎从纸上活了过来。

      “而且,汉字是我们文化的最基础的部分,ꏟ写好了汉字,你蜶就为文化打好了基础。而这个‘永蝺’字,又是汉字写好的基础,这就好像长安,是文化依存的基础,这永字,在我看来,就像是⟔这长安城澚一般。”中年人说⪘到,语气中带着满满的自豪。

      小女孩似큵懂非懂,但是她手上的力道逐渐完备了起来。

      画面一转,这里似乎是长安城中的典狱城,她的父亲与她隔着巨大的木条,在年幼的她看来s,这个木门似乎向下接着九幽地府。

      “婉儿,别怕,父亲只是要换一种ౡ方式来陪着你了,不要介入你귃祖父的事情,我只希望你平安快乐地獑长大,혶便足够了。”中年人红퍹着眼圈,但还是带着笑容,对尚駺且年幼的上官婉儿说到。

      上官婉儿点点头,而后,明世隐那张脸便㜦是撕碎这一切闯入了她的眼前。

      “上官婉儿大人,想起来了吗?”明世隐狠声说到。

      嶿 上官婉輝儿涨红着脸,嘶哑着声音说到“你是,魔鬼。”

      “没错,我就是魔鬼,等到这棋局演묡化完成,整个长安城都将不复存在。你们所有人都是我的棋子,你也好,李白也好,狄仁杰也好,武则天也好,吕布也好,甚至于尧天也好。”明世隐越说越快揼,好像是说到了什么激动人心的地方。“所有人襬,都是我的棋子,棋子就应该乖乖呆在棋盘里,我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

      上官婉儿手一抖,一道黑色的气劲打中了明世隐的腹部,明世隐吃痛,手上的力道也弱了不少,上官婉儿趁机挣脱出来,刚冲出牡丹园的门,一道身影从屋顶跃起,٧正是宫本武藏。上官婉儿一惊,手中不知从哪拿出了一只巨大的蛴毛笔,笔杆与那双଻剑对在一起。

      那惊人的力道让她虎口发麻,整个人便是倒飞了出去,撞到了街上傻笑着的行人。而那人似乎没有感觉,爬起来,又疯疯癫癫地向前走去。

      “明世隐,你说来了之后,会有机会和剑仙交手的,怎么这么多次,我都没与剑仙痛痛快快地打一场。”宫本武藏㼑那蹩脚的中文,让上官婉儿皱了皱眉头。

      “放心,很快就会有机会了,在这之前,先帮棘我把她身上的东西抢回来。”明世隐说到。

      싩 宫本武藏点了点头,双刀턻一高一矮,上官婉儿知降道,这是二天一流的起手式。

      果然,下一刻,宫本武藏整个人便是消失在了原地,上官婉儿本能的想躲开,却是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剑落在䗂自己ﻊ的头顶。

      想象中的重击并没有到她的头顶,上官婉儿只听见哐的一声,以及明世隐的大吼“又是你!李白!”

      鶈 她睁开眼睛,那个酒壶便是鉰闯进了她的眼睛。一人一剑,站在了她的眼前,脚下,是刻着奇怪文字的剑阵໱。

      “没䤦事吧。”李白的声音传了过来,上官婉儿不知怎么的,竟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看到这,李白转过头去,看着明世隐埯,说到“我都说过了,不管最后那人是谁,只要是对长安城有着非分之想的人,都不会给他好下场。”

      갚“李白,껍我承认你确实是个天才,但是,綢这个棋阵,不是你能解决掉的。安心写你的诗不好么?为什么非要来趟这趟混水。”

      ឋ “长安,是我诗句的根,所以这整个盛世,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长安,而且,也只能是长安。”李白一字一句地说到。

      䴝上官婉儿心头銒一颤,父亲当初对她说的那句话又莫名地浮现在了脑海中“长安,是文化依存的基础,这永字,在我看来,就像是这长安城一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