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二区

      张献忠开心地大笑,垵亲昵地骂道:“龟儿子,父王明知道你这是在拍马屁,不过拍得恰到好处,拍得舒服。其实ﶾ有些事情经常回头⩐看一看总结一下옊也有好处,他可以给你摁好多警示,哪怕是教训也弥足珍贵。因为我们所有的经验教训都是用血淋淋的쐗鲜活生命换来的,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就是这个道芔理,吃一堑,长一智,正是经验之谈。”

      张可望面ௌ色凝重,道:“父帅教训的是,聪明人永远不犯同样的错误,不在一个地方跌两次跤。”

      “那么,对于川东北姚黄残部占据达州夔州你有什么恺看法?”张献忠看了一眼他最看重的长养子,考校说。

      䘉  张可望说:“如š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荳,父王四次进川,有三次从夔州进出,也就是说䫨这条通道需要掌ꭽ握在我们手里。过去,我们多鹤方作战,既要对付官军,还要对付李自成,很快,又要应付马上就要对我们形成威胁的满清。至于姚黄十三家,过去我们一度认为他不过是疮癣之疥腽,没有认真加以剿灭。他们可能就认为强龙不压地O头蛇,我们对薡之无可奈何了。现在,强敌即将压境,必须搞娤好门前卫烅生,防止家끼鬼引进外贼,仰或是挟寇自重,与大顺军残㭕部一ꫀ起搅乱川东北。所以,我带兵前往时须审时度势,或利৖用矛盾分化瓦解,或借力打力。必要的时候,可以推波助澜,我ſ琢磨着收编为上,礼送为中,动兵为下。不知孩儿是否领会了义父的意思?”

      张ᇹ献忠频频点头,笑道:“吾儿果然长大了,成熟了,知道动心⋚思了。对于李自成残部Ƌ,我现在有点儿犹豫껡。或许,过去我和李瞎子偏重于斗争,但都忽视㽣了一点,就是古人说的唇亡齿寒。先前,李瞎子在北方,抗拒着官军和鞑子的两面夹击,甚至咱们还在其背后捅上一刀使其多方受敌,自顾不暇。眼下,汉中已经降蘙清,残明也丢掉了‘联虏灭寇’的幻想。鞑璁子既然要马踏华夏,必然要消灭我大西。如今少了李自成的遮蔽,我们将㤻受到直接攻击。所以,只要其屵不直接攻击我大西,我也不必赶尽杀绝。毕竟他们无论杀鞑子杀剆官军,都对我有屏障作用。뭎这个意思,你明白了吗?”

      张可望笑道:“父王高屋建瓴,目光长远,孩儿深受教诲。那我就改为礼送出境为上,收编为中,动兵䴛为下。可↷否?” 먱

      工张献忠点点头,说:“古人云授人与鱼,不如授人붊以渔。宗泽考校岳飞阵法的时候,岳武穆说了賸一句话,得到了宗帅赞扬,是什么?”

      跫 “是否‘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s,存乎一摴心’那句?”

      “龟儿子蛮聪明㏌的嘛,就是这句话。兵书上常讲:将在外,君命有所퉲不受。什么意思?战争双方㵆都是鲜活的人,双方都会根据敌情、我情、社情힒,天时、地利、人和等条件,制造泿假象,迷惑对方。所以䩂,战场情况千变万化,说瞬息万变也不为过。而ˬ这一切,作为后方的君王是不知道的,他的命令往往是主观的、机械的、过时的,作为前方的统帅,根据国君的指导思想,自己做出最切쬗合实际最有利的部属即可,不必拘泥于所谓的命模令。ւ本王既然任命你为前敌统帅,自然不会过问太具体的事情。一切都需要૥你仔细侦查大顺军和姚黄残部的情况,然后做出判断。我只提醒你一点,尽量不要两面作战。即舜不要䤱同一时期既햱攻击大顺军,又攻击姚黄残部,逼得敌人联合起来对付你。即是对姚黄残部,也要区别对待。他们的兵力加起来,会等于或超过你的。而且,他㇦们对地熊形地物的熟旱悉程度不知道要超过▍你‐多少倍。”

      “谢谢父王教诲,每次与父枮王谈话,孩儿都受益良多。到了前敌,욫我一定认真体会贯彻落实父王的旨意,创造性地开展工作,力争最好的效果。”张可望表态说。

      “尽人事,听天命吧。在咱们说话功夫,说不定敌情又有了变化。我띷今天给你说了半天李自成,除了情不自禁的回忆之外,意思就是告诉你,一个主帅,或者说军事长官的做派会给他的部队留下很深的뾧烙印,他的部下会延㖱续他的风格和特点。就⑒说我们和大顺军来说就有很大不同。望儿说说,主要有哪些同与不同。”

      张可望思考了一下,说道:“相同点很多,譬如你们都是陕西人,兘都是受压迫起而反抗暴政,都是农믙民军中的佼佼者,都建立了国号,都是傣能屈能伸的大丈夫,都有忍辱负重吃苦耐劳的特点。不同嘛也有,您带兵比较灵活,忽东忽西,来无影,去无踪。而李自成目标比较坚定,他的进攻氷方向明眼人都可以摸到规躠律,有些死板。另腧外,他攻蠷坚的时候真왇打实嗑比较多,我们用计或者突袭偷袭比较多。还有......”

      讋 张献忠喝了一杯酒,哈哈大笑道:“说的已딒经不错了,其实李自成还有一个优缺点你没有说道,就是他的将和兵比较ῑ轴,认死理,坚韧有余灵动不足。这样的部队最好不要把他逼得太急,否则他们会给雡你玩命硬嗑,死活不退。再者,我们的部队特别注意机动性,每当ꗸ缴获特别注意骡马的收集,我们的部队基本上是马七步三,所以可以快速机蹳动转移。而李部和我们正相反,马三步七,大部分是步兵,机糃动速度慢,适宜攻坚和防守。所以,要充分认识敌我之不同。而且,你这次要花相当大一部分精力对付姚黄残部,这是一帮唯利是图,没有合作和团结精神的山大王,基本上是每股占据ᆸ一个뼏县或几个镇子,以邻为壑,互不服气各自为政묓的乌合绲之众。最多的只是两三个县有些联系,但是,一旦同时受到攻击,也会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所以,要分化瓦解各个击破。”

      (上一章豚)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