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的加油院女人美容院app

      脸好疼啊!

      孟辞尴尬的嘿嘿嘿的笑几声,解释道枊:㫺“父亲那是因为没看到你,只要一见到你,他肯定就不是这个反应了!”

      她心内一ᯔ阵哀嚎。

      挄 这都什么鬼啊!

      为什么别的主角穿越之后都是各种一路开挂,无数人保驾护航,而她却是每次各种苦逼!

      这就是当键盘侠的代价吗?

      担心永昌侯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孟辞拽着沈绎往前两步,扬声道:“父亲,您总算是됼回来了,我和兄长都ၠ很想您!尤其是兄长,这些天一直在念叨父亲呢!”

      没办法,不止要增进男ꐻ女主䞞角的感情,还要加速“父子”相认。

      永昌侯迅速冲了出来,侯夫人也扶了扶头上的簪子紧随其后。

      弃 永昌侯的右脸上红了一片,脖子瑕上有两道小小的抓痕,都⚠在昭示着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怒汧气冲冲的盯着沈绎。

      孟辞䓲赶紧往前一步,拦ⷦ在沈绎前面,微笑着对꼟永昌侯说道:“父亲,这就是大哥,是您当初在文县留下的曋孩子!”

      “放屁!”永昌侯嗓⳧门贼大,쩚震慑瓦砾,“我在文县的确呆过大半年,但一直规规矩尜矩的,从来没有干那等拈花惹草的事情!这小兔崽⫗子绝䇫对不是我的种!”

      永昌侯夫人脸上全是快意,对着看热闹的奴才们道:“你们都听到了吧,还不快来人,将这个野种押到京兆尹去!”

      䫯 沈绎的脸上的笑容消失,眸子⼥冷飕飕,整个人像是制冷空调一样往外冒冷气癵。

      孟辞缩了缩脖子桋,一边死死的拽住他,一埼边扬声道:“等等!父亲,您再好好想想,您看看他腰间那个玉佩,你不觉得眼熟뿘吗?”

      永昌侯垂眸看向沈绎腰间锃,疑了一声:“这玉佩是我的呀!”

      孟辞松了口气。

      便宜㠘爹爹,උ你总算是想起来了。

      뭿 然而这口气还没放完,永昌侯就脸色一绷:“你这玉佩㒒从畊何而来,夫人刚说你来府上那一日浑身是伤,这玉佩该不会是抢来的吧!”

      我鯳的妈呀。咮

      到这个份上,永昌侯居然还不明白。

      孟辞怒道:“爹爹,您看看他这张脸……”

      䈵 “他脸怎么了,他长得可一点都不像我,我比他要……”永昌侯仔细盯了ܖ沈绎一眼,那个帅字说不出口,改口道,“♩我比他㣽端正的多!”

      永昌侯一介武夫,长得五大三粗,孔武有力。

       沈绎虽然也练武,可是他的长相整体却是带着几分女相。

      孟辞受不了了,大声道:“爹爹,他是您儿ਛ子,当然长得像您!不像您,难道像陛下吗?难道他还是陛下的儿子不成?”

      ꑯ “爹爹,你仔细看看,这张脸到底像谁啊?㘼”

      这个提示已经太明显了。

      ﬗ永惣昌侯总算是回过神,他狐疑的看了沈绎半天,٣脸色渐渐变了。

      孟辞这下彻底放松了。

      我的便宜爹如今应该明굃白过来了。

      她深刻的怀疑,永昌侯之所以这么多年手握兵权都没有被陛下忌惮,纯粹是因为太蠢!

      除了打仗,在其他方面他简直就是神经大条,这茕样的人,压根动不了坏心思,因为一眼就能看破。

      所以陛下才这么放心!

      在原书的设定中,永昌侯是当朝陛下的伴读,自**好,当年两人是一起去的文县。当今陛下是个风流耎人物,无媥奈王뿜妃家世显赫,脾气火爆。

      他在京都不敢䤸太过放肆。 Հ

      隐藏身份到了㚣文县,是为了帮先皇调查㩣一个重大的案件,于是便遇到了鹾沈绎的母亲,沈母当年也是书香门第,虽然没落퐶,但是矜持犹在。

      她说,绝不与人做妾。

      沿 영于是陛下便哄她说没有娶妻,陛下长相英俊又有才还多金,没多久,沈母就沦陷綨了。

      如此恩爱几月之后,事뱐情查清,他要回京都,不好拿出自己霟的贴身物件,怕暴露身份,便将永昌侯䍂的祖传玉佩拿来做了定情信物。

      约定等他尘埃落定,便三媒六聘前来迎娶。

      然而等陛下回到京都,先皇便病重,几个皇子之间明争暗斗,陛下要借助皇后家族的势力,断然不敢在那时候迎沈母回来。

      沈母久盼情郎不至,又发现自己怀了身孕。

      ⼵ 纠结之下生下孩子,沦为笑柄,被逐出家门,艰难谋生。

      而陛下在经过数年争斗之后,总算坐上了皇位,后族根深蒂固,并非一时就能撼动。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也在记忆中渐渐模糊。

      若不是沈绎偶然出现,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想到沈母此人。

      此刻,永昌侯已经明白过来,这个沈许绎并非自己ࣲ的孩子,多半是陛下的擗沧海遗珠。

      当年陛下᤹与沈母幽会,自己还帮忙遮掩过。

      越看越是这么回事,永昌侯面色一变,哪里还有之前怒气冲冲的样子,他热情无比的拍了拍沈绎的肩膀㥦:“哎呀,还䷇是辞儿有眼光!刚才是我太激动,如今一看,你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我,我侯府的孩子啊!”

      “好孩子,这些年,鎅是㟩你爹对不起你啊獦!”

      孟辞挑了挑眉。 ௗ

      짿 哟,这便宜爹话里有话啊。

      不说我对不起你,说你爹……

      也不敢直接说是我的孩子!

      看来也不是那么的蠢扏。

      事情峰回路转⌆,侯夫人得意的脸色崩塌,她指着沈绎,语调尖锐:“㤡孟尝,他真的是你的孩子?”

      永昌侯有些惧内,这些年身边都没有妾室。

      其实说惧内,不如说他对女人没太多的兴趣,他的人生就是打仗,还有听陛下的׌话。

      孟辞之前追书的时候,一度觉得永昌侯跟陛下肯定有ル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到了这把年㾏纪,两人还同ῥ塌而眠过。

      짥你说,这对玆CP我磕不磕?

      永昌侯浓眉一凝:“是我们侯府的孩子,能将他寻回是一件大喜事。夫人你往后要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对他!”

      孟辞也欣慰的笑了:“母亲,我早就说过,这是我的嫡亲兄长,你就是不信尪,你看现在父亲也承认了吧。以后兄长就是府内的大少爷,我是二少爷!”

      齇 侯夫人踉跄两步,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原o本乌鸡眼一样的眼眶里涌出连绵不绝的泪水:“我,我的命好苦啊!”ᝍ

      长 “夫君背着我养外室,孩子又不体贴,我还活着有什么劲!”

       孟辞……

      ﮲ 老娘,您这哭哭啼啼的,是要崩人设的呀!

      侯夫人可听不到孟辞的吐槽,她一边哭一边熤道:“既然你寻回了自己的孩子,孟尝,袞我要跟你和离,辞儿,你是跟我回你外祖父家还是继续留在这伯府?”

      !!!!

      怎么这么快就跳跃到要偻跟爹还是跟娘的琲问题上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