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渣蕉在线观看

      入了春后,御花园里春色更浓。

      白的是刚开的梨花,红的是开满了枝的月季,鹅色黄的是迎春,只是这满园的颜色,却比不得款款行来的丽人。

      东方莲华扶着太后,慢慢走在花丛间。

      “莲华,哀家看你最近气色很好,都快赶得上你当年做姑娘时了,面上一条褶子都没有,萧贵妃见了你都要自行惭愧了。”

      太后这几日在凤白泠母女的照料下,凤体安康。

      她细看身旁的东方莲华,她皮肤细腻,白里透着红,就如剥了壳的荔枝,还真让她这个老太婆羡慕不已。

      “太后,莲华怎么敢和萧贵妃比,贵妃天生丽质。我只是用了一些阿泠给的新颜色的傅粉和口脂,阿泠说是更适合我的肤色。”

      是女子都爱美,东方莲华以前重病缠身,无心顾忌妆容,身体好了些后,凤白泠就给了她一些新的傅粉、黛笔还有口脂、腮粉、眼粉。

      东方莲华都还没说,阿泠还给了她一套保养品,那些水乳面霜涂在脸上,第二天起来,皮肤都光滑白了,可比珍珠粉好用多了。

      大楚国这些年,国泰民安,各国通达,各国的一些水粉胭脂也通过游商边境贸易,络绎不绝进入大楚。

      不过这些哪里比得上凤白泠从就急救箱第二层里拿出来的宝贝管用,她不过是换了个瓶罐,东方莲华根本不知道。

      每一种有好几种颜色,都很合适东方莲华,可比大楚的小姐贵妇们用的花式全都了。

      东方莲华最初还不乐意用,可因为要进宫,就用了一次,没想到,化了妆后,她肤白而自然,腮红更添气色,砖红色的口脂春天用着更显气色。

      太后眼中的东方莲华整个人都焕然一新,年轻了十岁不止。

      “阿泠这孩子,有这等宝贝还藏着掩着,哀家回去就整治她。”

      太后笑骂道。

      说话间,太后脸色变了变,她皱着眉,感到前几日那种不适感,再度袭来……

      李庆刚给凤白泠报完讯,就听得一名小太监匆匆走了过来,在李庆耳边一阵耳语。

      李庆听完,面色就变了。

      “凤郡主,太后旧疾复发了。”

      太后被送回来时,已经昏过去了一次。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永业帝那,片刻之后,永业帝一身怒气到了慈元宫。

      太医院的太医们也都赶来了。

      “凤白泠,你作何解释?”

      永业帝质问道。

      原本太后这几日的病情已经好转,永业帝龙颜大悦,对于凤白泠母女俩的态度也有所好转。

      “圣上,臣等早就说过,凤郡主的药是无效的。”

      “太后这几日上吐下泻,损了元气,不好再用药。”

      “凤郡主病急乱用药,可害惨了太后。”

      御医们七嘴八舌,替太后把脉后都是摇头不止。

      太后的脉象比之前还乱,疼痛如刀绞,他们没有法子,还不忘对凤白泠落井下石。

      “圣上,容臣女再给太后看看。”

      凤白泠已经问过东方莲华,太后是突然复发的,这几日她们母女俩和太后同吃同住,饮食上也很注意,药也是每日都正常服用,太后体内的寄生虫按理说,已经排得差不多了才对。

      “朕再给你半天时间,若是太后的病今日无法稳定下来,朕就砍了你的脑袋!公主府也别想置身事外!”

      永业帝一身的戾气,虎视眈眈,等在一旁。

      凤白泠进了寝宫,太后一脸惨白,已经口不能言。

      “祖母,你莫担心,先喝几口水。”

      凤白泠说着,命人端来一杯茶水,趁着喝水的功夫里,她将一颗内窥镜胶囊给太后吃了下去。

      胶囊滑入食道,迅速进入体内,凤白泠忙操控第七识。

      脑海中,浮现除了太后体内的情况。

      先是食道,再是肠胃,一切都很正常。

      凤白泠心中诧然,太后的肠胃内,没有看到寄生虫的痕迹,看样子,之前的驱虫药应该已经发挥了作用。

      可为何,太后还会疼痛不止。

      凤白泠蹙眉,回忆着过往自己见过的各种病例。

      22世纪,环境急剧恶化,一些寄生虫发生了变异, 21世纪只有200多种寄生虫,可到了22世纪,翻了一倍不止。

      一些寄生虫病死灰复燃,战地水文环境恶劣,很多人患有各种寄生虫病,对症下药的特效药也就应运而生。

      凤白泠再三询问太后,发现太后这一次虽然疼痛,可疼痛的部位不同了。

      上一次,她是腹部疼痛,这一次,却是肝胆位置。

      难道说,是驱虫不当,导致的寄生虫乱蹿,感染了肝胆之类的其他器官?

      凤白泠有了判断后,立刻用第七识检查其他器官。

      在内窥镜的帮助下,她看到太后的肝胆部位都有了可疑的条状物,尤其是胆管内,已经有了发育好的华支睾吸虫的成虫。

      如果不是内窥镜胶囊来的及时,凤白泠根本无法发现这异常。

      只有用药不当,才会造成寄生虫转移,凤白泠自问自己的药量很准确,除非,有了在药上动了手脚。

      “来人,把太后今天和昨天吃的药的药渣拿过来。”

      凤白泠面沉如水,一旦成虫蹿入肝胆,那治疗难度就加大了,需要特效药。

      可特效药也不是说有就有的,尤其是她如今的第七识……

      凤白泠打开急救箱,第一层急救箱里,还是那几样老的药品和仪器。

      要想要特效药,只有一个法子,就是找独孤鹜。

      凤白泠心急如焚,她只有半天时间。

      药渣很快就送来了。

      凤白泠闻了闻气味,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慈元宫内,不仅是永业帝,就是皇后、萧贵妃母子俩也都闻讯赶了过来。

      “圣上,臣妾早就说过,凤郡主根本不懂得什么医术,怎能将太后交给她。”

      萧贵妃今日可是精心妆扮过的,想要挽回她在永业帝面前的形象,她等了几天,可算是等到了转机,绝不能错过看凤白泠被砍脑袋的好机会。

      “萧贵妃,若不是阿泠的药,你能站在这里说话?”

      素来不惹事的东方莲华忽的一句话,呛得萧贵妃脸的绿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