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井桃香连续中出纯白美肌

      “怎么了,草大人,这段时间怎么老是看到你唉声叹鶗气,无精打采的样子,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告诉兄弟,我们帮你搞定了,价格好商量,给你打个骨折,哈哈哈!”

      㜪“是啊!草大人,听说前段时间你受了重伤,左手现在伤势如何?好了吗?”

      㠺 “쉵草大人,鿧我听克里斯大人说,你左手勛伤势一直反圴复发作,明明他已经治好了你左手的伤,几天后,在同訐样的位置,又出现同样的伤势,氠到底是什么情况?ᅱ难道是某种毒药?是什么人如此歹毒,竟然要害草大人?”

      “唉!别提了,一提这事我就来气,这段时间老子运气不好,好像中邪了,出门老是遇到麻烦,每次都遇到同一波人,尤其是其中的一个人,手上的武器很奇怪,괚每次让我不得不防ힽ备着,但不管你怎么个防备,他就是阴魂不散一直跟着你。

      这只左手啊,我看是废了,要ꕦ不떫是疼痛难忍,我真不想再治疗了,不管我怎么为左手做防护措施,高级装备我都用上,尽我最大努力稲加了几道防护,甚至是在战斗时刻意让釻右手进行阻挡,结果还是一样,永远是左手,永远是在那个位置受伤,对方明明可以杀了我,但每次都是进行警瑦告,就是不杀我,专门和我的左手过不去,再这样下去,我会被他们给逼疯的。”

      쐘 “草大人,你到底惹了什么强者,需要䒊让他们如此对待你,这不像是杀人,更像是戏耍人,折磨人,有点像猫捉老鼠时,戏耍老鼠的游戏。”

      “ﮘ草大人,给你一个建议✘,离开这狮峰城吧!改头换面之后,先出去避避风头,这段时间也不要惹事生非了,安安心心的提升自己实力,ᷭ避其锋芒,好汉不吃眼前亏,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了,那时候就不是你怕他们,而是他们绕着你的道走了。”

      “哈哈哈!笑话,我草泥码自出댌道以来,上百年时间过去了,至今没怕过谁,不过是几个跳梁小丑,只会装神弄鬼,故弄玄虚ﲱ而已,不足为虑。” ⧬

      “是吗?草大人,如果真的只是几个跳梁小丑,会让你像现在如此狼狈不堪?之前矜我就提醒过你,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你我都这把年纪了,专心修炼,提高自己修为才是当务之急之事,你偏偏不听,现在好了吧,被几个后辈晚生给毁了一世英明,收手吧!现在离开还来得及,先去避一避风头,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찊人的事情,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笑话,草大人,既然他们要玩,咱们就陪着他们玩,查出他们的落脚点和他们的身份没有,敢和我们草大人作对,真是老寿星上吊,活腻了。”

      “唉!那些人不好对付啊藖!明面上的两个人实力不怎么样,修为比我高一些,但经验明显不足,应该只是初˭出茅庐的几个小辈,但是一直隐藏在暗中的那个人,就是一个老手了,应该是负责保护他们两个的人员,可惜了,老子一直无法知道他所使用的兵器,咟因此无法做긤出有效的应对措施,否则,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被动了。”

      “怎么了,草大人,近身格斗类无非就是刀枪刃戟等燭,远程打击类无非就弓矛杖暗器等,一些特殊类型的兵器,也可以根据魄印、运动轨㉐迹和战斗后所遗留下来的痕迹等进行逆向推理,톇从而得出一个大概的目标位置。草大人,你可是老手了,ఠ怎么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马失前蹄了?”一位邻桌的食客对草泥码的行为严重鄙视,就差在脸上写出这鸂两个字,让草泥码心情很不爽,很不爽。

      “草大人,我建议你䀅还是改行吧!镇上的春风楼不错䃩,很适合你这种老骨头,人老心不老,宝刀还未生锈㒾,正好可以尽点余热,也不会毁了你一世英明。”

      “是啊!草大톱人,前半生你那些缺德事干得多了,刚好这后半生可以进行弥补,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这个主意不错,䛻草大人,我最近刚得到一本武林秘籍鼣,听说是葵花宝典的뺂改进版,叫菊花宝鉴,最适合雰草大人这种改过自新之人。重振雄风时刻到了,草大人啊!”

      来这家酒楼之人,大部分都是熟客,彼此之间都认识,也都知道各自那见不得人的勾当,官府知道这家酒楼的存在,但也拿他们没办法,不敢来酒楼放肆,除非这些食客离开酒楼的范围,官府之人才敢大摇大摆的进行抓捕,这就从侧面说明了这家名㪖为有间酒楼的能量。

      걳草泥码听到众人的话语,冷嘲热讽居多,不过,他也只敢쬙面上装作怒火冲天,和ꃸ众人打嘴仗,但心里却不敢真正动手,敢来这家酒楼町之人,大部分都不是好人,都是狠角色,他已经属于比较善良的,至少还有一些底线,当然这是他自认为的,其他人就不一样,翻手覆手之间,直接翻脸不认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都在这酒楼现场发生过。

      “各位,暗中的那家伙,使用的应该不是一般的兵器,至今我没有听过,更没有见过那种兵器,无声无息,除了留下一个孔洞之外,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像是法术攻击,但好像又不一样。各位大人,你们也ʒ帮我分析分析,会是什么类型的武器?事情是这样的,两个月前,我在剋。。。”草泥码想了想,见今天有几位是他们这一个群体中比较博学多闻,见多识广的强者挕也来ʞ了,决定将这ꏋ两三个月来的遭遇,向众人进行说明,主要是想知道,那把害自己的武器到底是啥什么来历⡌,希望从中找出线툨索,对方是特地为自己而来,还是无意中路过,正好自己撞到枪口,成了那个被拿来立威的倒霉蛋。

      疞 䐒 “一个孔洞,速度快,射程远,穿透力强,没有任何声响,准确度高,集中于一点,没有任何痕迹,这世上有这玳种武器吗?”

      “草大人,克里斯大勱人对于你左手的伤口툩特点,做出什么样的推断?”一位书生模样的强者,手中折扇“唰”的一声帅气的打开,潇洒的扇动几⌠下,询问着更加具体的伤害情况。

      “克里斯大人说那武器只是在肌肉中撕开一个空洞,导致伤口周围出现严重的肌肉、神经和血管损伤。。。”草泥码也不废话,细想一下这段时间治疗自햍己的克里斯大夫每次和自己说的话,将其中的一些댨重点提出来,重复部分剔除,重新组成词汇,为众人描述那把武器造成伤害的特点和症状,留了一个心思,并未说可能造成的后遗症⢖。

      볅“草大人,按照克里斯大人的话,这么说来,也只是个小问题,那武器的威力应该不强,可能只是某种比较罕见的武器,只是你比较倒霉,刚好碰上了,没事的,反正不会死人,浪费点医疗费而已。”

      “草大人,我给你一个建议,以后作案就不要做什么防护措施,反正不管你怎么个准备,得到的结果都一样,还不如发现他们之后,꒖大大方方让他䌑们多打几次,也许他们就是哪个大势力ꉀ的公子,出门进行试炼,要是发现你有受虐倾向,人家说不定还不找你,这下你就彻底安全了。”

      “哈哈哈!这䂦个方法可以有,草大人,记住了,人家打你左脸,你要把右脸贴上,不能让人怀疑你是有目的餑的,否则,你可就要一直被人家惦淮记上了,不过,打着打着,也就习惯了,多受几次伤,你也就免疫了,小事情,小事情。”

      “丫的,你们当老子是好欺负ᵧ的啊!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来欺负老子?每次럪都是明面上出现两人,暗中埋伏三个人,要不是最后一位老子一直没办法确定他的位䏱置,否则,以他们这群人的修为,早就被老子灭了,还轮到他们嚣张?”草泥码窝火就窝火在最后一位上,他特意买了一些辅助道具,已经将感知扩展到两倍的壩弓箭手射程范围,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但还是无法锁定目标,甚至连对方袭击自己武器的轨迹都无法搞清楚,怨气冲天。

      “草大人,还是出㥢去躲躲吧䒓!你要想到另外一种情况,也许隐藏那位是巅峰境界的强者,甚至可能是超巅峰境界强者,离开狮峰城不是胆怯了,而是避其锋芒,等到这个风声过了,你那时候修为也ĥ提高了,若是除了你之外,没有其他人受到袭击,与此同时,他们还是契而不舍对你进行袭击,那就意味着你得罪了某个势力,因此鬰你被他们盯ୱ上了,这时候你就要想着如何脱身了,否则的话쓗,没有必要为此劳心伤썑神,只是徒躿增烦恼罢了。”一位与草泥码熟悉的食客又一次进行劝说,在这家酒楼食客中,还能关心别人的安危,并且提出自己建劾议,这说明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是难得一见的莫陬逆之交崽了。

      “罹理迪大人,现在还没有到绝望的地步,还有一线希望,克里斯大人说了,那位⢃隐藏在暗处的强者,并没有要陵杀我的意思,否则第一次和他们相遇之时,我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对方对星力㣅力道控制到毫厘,准确度精准到微末,不是我能力敌的存在。既然对方没有要杀我的意愿୆,我又何必因此而灰溜溜的离开狮峰城?虽然对方很强,但老子也不是好惹牉的,对方的弱点就在于明面上的那几个人,一鴞旦他们敢对老子下杀手,哼!”草泥码心里还是不甘心离开,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自己又是怎么招惹对方的ゥ,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谜,现在自己这样离开,以后自己还有什么脸切面回来,回来之后又如何长期在这狮峰城中呆下去。

      “就是嘛,草大人,做人要有人样,臻像咱们这种枭雄般的人物,要是被一两个ꩱ跳梁小丑给吓得屁滚尿流,灰溜溜的离开狮峰城,还不如轰轰烈烈大战一场,还能留下千散古美名。”

      “草大人,我们看好你,干死那群袭击者,让他们记住我狮峰城的威风。”

      “草大人,挺住,不就是被袭击賭嘛,你就当作是遇到烈性野马了,不将他们训服了,怎么对得起草大人万人斩的称号。”

      客栈中起哄者越来越多,让原本有一丝犹豫的草泥马,䜪将那最后一丝理性给掐灭,彻底绝了自己的后路,否则,以后自己就成了狮峰城的笑话,一世英名就全部毁了。

      “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这才几杯酒下肚,一个个就醉得不省人事,开始䛑胡言乱语,自命不簅凡߃了。唉쯫!还枭雄呢,依我之见,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