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婷娜写真

      凯文的写作风格和大多数人略有不同,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一种因缺思厅式的幽默זּ。他的刺客列传中㢴充斥着类似桥段,不过并不能被很多吟游诗人接受。不少人都觉得这是毫无逻辑的恶搞,只适合小段子,不适合长篇小说。

      滝凯文也不多辩,这边吟游诗人很多,谁也不认识谁。凯文试㠑图找几个以前相熟的老朋友,但可惜未能找到,最终倒是听到一群人在那边谈论国家大事,凯文当即也凑了上去。

      虽然游历10年,走的地方也多,但时代是不断变化的。每个人的眼光也总有偏颇,世界毕竟还大,想要了解全大陆,只能和另外一些走遍大陆的吟游诗人交流。讨论非常激烈,或风土人情,或政治纠纷,或魔法创新,或艺术享ࣶ受,当然按照吟游诗人的习惯,免不了中间⹗有些壅夸大。

      比如看不顺眼某励国,他会说某国上至国王,下至流.氓全是蠢蛋,连流.氓都比我国的蠢。比如崇拜某国,有人会说⬲自己痪国家真差,和某国比我们简直就是地狱。也有攻击一些公认的古代强者智喙者,找来一堆谁也不知道真假的文献,表示这些强者智者不过如此。但说到底,也不过是为了凸显自己的才学而已,故意逆流而行。这自然又蹳引发另一群古代强者崇拜者的不满,双方展开辩论。

      씹这类辩论无疑会引来不少人围观,而且敢于开展辩论的人,팞通常也有些水平。普通群众还真不容易分ꣷ辨他们中谁占上风。因为即使是随口胡扯的人,他们也有他们一套的诡辩技聲术。

      比如谈到某个强者是否名副其实的强,你和他们谈力量,他跟你谈智慧,你和他谈智慧,他和你谈骑士精神,你和他谈骑士精神,他又和你谈寿命。找出一些早死的人,提出如果他们活到那会儿,那必然没这个强者什么事情之类。或者如果该强者活到xxx时,也就不过是大众龙套而已等等。

      总之这事情就算强者本人在世,估计也辩论不清楚,凯文也只是听听笑笑ﲿ,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其实很多煞有其事辩论的人自己,也不见得理解的多深刻,大疯多数情况,不过是跟风而已。돼 ꟸ

      舞会直到深夜之时,才渐渐散去。吟游诗人大都属于有素质的一个群体,临走之时也都把垃圾带走,虽然舞会人多。但散场之后,场地也还能保持整洁。

      当楼下全数散尽之时,楼上依然灯火通明,喧闹之声,奏乐之声不绝于耳。凯文明白,这是招待这些大神的,到谱了他们这个档次,聊的已经不在局限于小说情节,或者什么国家大事,而是生意了。斯达特作为男爵,还在上面亲自招待,腿伤刚雸好也不容易。估计今天是不醉不归了。

      凯文并不想上去,自顾自回到自己的房㵿间。除了创作,凯文也必须常常把看到的有趣的事情记录下来,虽然也许目前用不到,但以后琙小说情节也总可能用上。这些资料原本和草稿放一起,也还好那个女刺客还了回来。

      一夜过去,仆人们又开始ꥑ紧张的忙碌起来。舞会准备可不是一天,而是连续两天。这两天希雷斯城内酒馆可以说生意爆满,无数吟游诗人为了凸黵显自己的格调,拼命和别人对喷,抢夺酒馆,也抢夺名气。不过这些言辞激烈的辩论,对酒徒们来说༱,不过是下酒菜而已。

      凯文已经很久没去酒馆,最近住斯达特男爵家里,倒是不需要和他们抢生意。此时作为存粹的看客,倒也乐得清闲。晚上舞会再度开展,凯文也还是静静的听别人吹牛,偶尔自己开口搭串两句寽。吟游诗人之间很少会吵起来,一般大家素质都很好,意见不同最多不和你废话了而已,除非在抢夺酒馆的时候。

      不过清闲日子没过多久,六月一号终于到了。楼保勒国六月征兵终于正式开始。

      ⋛ 凯文和斯达特都起了个大早,穿上᱐那件非常土气的新兵服装,互相一看,不由都苦笑两声。两人其实都是有些心高气傲的人,斯达特毕竟是个贵族男爵,而且家财万贯,这种小兵原本不过是被他呼来喝去的东西。而凯文虽然没爵位,但作为常年创作的他,这㡪种小兵都是在他笔下被强者成片屠杀的大众脸。

      而没想到,他们先要从小兵开始当起。

      “孩子!”斯达特的母亲此时是热泪盈眶,“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那里很苦的!妈妈担心你受不了啊!”

      “没事,”斯达特此时也只㝬能笑笑,“这么多当兵的人都活着回来,难道我就不能吗?没事的。”

      “男爵大人,马车已经备好了。”管家牵着马车过来,“真的不用我们送吗?”

      “不用了,”斯达特阻拦⽔,“我这么大人了,没事的。以后部队都需要自己来,那还能靠你们。你ᘪ记得把图书馆管理好,如果出现什么问题,你联合几个编辑开会粪解决。实在不行,你想办法和吟游诗人公会总部联络,那边我有几个老朋友在,应该能帮上点忙。”

      “是。”管家厹点头,眼中显得非常不舍。

      “我们走了。”斯达特挥挥手,纵身上车。凯文从另一边上去,扬起马鞭,马车片刻已经疾驰而去。斯达特在车上不时回头,看着越来越远的家,一时间也有些伤感。边上凯文倒是无所谓,他10年漂泊,早已经习惯四处乱走,去哪儿都是一样。

      “不知道我们会当什么兵?”斯达特随口闲聊,“我还是希望能当一种清闲茠的兵种,比如弓ꥣ箭手,比如投石车쇽兵之类,炊事员也不错。”

      “你别想了,”凯文笑,“你这体型,明显是重装骑兵,或者重装步兵,放最前排的那橎种。”

      “哼!”斯达特反驳,“我这都是虚胖,去纀部队一练就会ӕ瘦下来。”

      “这也不一蚨定,”凯文回答꺟,“有的人喝水都能胖,就算部队也不镲一定能把人练瘦。只能练的更加壮实。”

      “哼,那你能当什么兵?”斯达特⢣把话题引到凯文头上,“你这么会讲,你应该去当喊话兵。在最前排的前面叫骂,吸引仇恨的那种。”

      凯文笑笑,不以为意:“叫骂不一定需要会讲的,但却必须嗓门䥯大的。我嗓门一般,胖子比较适合蝈。”

      两人一路调侃,也算缓解一下情绪。说起来,两人虽然认识的早,但还真没这么近距离的说过话。

      片刻,马车停下,两人下车。斯达特拍拍马头:“㳖自己回去。”马车便自动掉头,往家里赶。这匹马拉车已经有10多年,非常聪明,能通人性。跑了片刻,马还回头看看,似乎连它也知道斯达特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了。

      征兵处门口早已经人山人海,不少贵族的马车都没地方停。很多家长拖家带口的过来,就送儿子当兵,场上几乎是哭声一片。凯文只是摇摇头,不得不说在这些宠坏的小孩面前,他还是봲有些优越感的。

      砰笄!一个人影从门内飞出来,伴随着一声冷哼:“我说过,不需要带任何东西,除了你们的人和新兵服装!把你的空间戒指摘掉再进来!”

      “为什么!”这人爬起来,对着门内咆哮,“这是我父亲传授给我的宝物,这是我身份的象征!”

      门内几乎懒得理他:“ᴯ下一个。”

      场上一时间议论纷纷,不少还带着侥幸,试图藏着宝贝混进去的人,此时纷纷开始摘下来。而这个被扔出来的人就傻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该再进去还是继续傻站。凯文也急忙再次询问斯达特:“你没带什么不该带的东西吧?”

      “当然没有,”斯达特也是比较成熟的人,“你呢?你不벱会把胸牌带着吧?说起来这也是吟游똽诗人的骄傲。”

      “我켾没这么蠢,”凯文回答,“不过我的确多带了一件东西。”

      斯达特脸色大变:“你别连累我!”

      “我里묣面还穿了一条内.裤。”凯文回答。

      斯达特:娟“……”

      勚 “咦?”边上又一个少年凑过来,“斯膠达特男爵?”

      两人回头,却见这人正是上次报名时遇到的格雷少爷,此时他䓪也是一身新兵服装,和一个普通新兵没什么区别。

      “哦,真巧啊!”斯达特回应了一句。

      “是啊!怎么男爵大人也来当兵了?”格雷少爷显然非常惊讶,显然上次见面,他和他父亲又吵又闹,都没注意到边上其他人。

      “恩,有一些原因。”斯达特只是含糊了一下,随即换个话题,“你父亲呢?”

       “把我送到这里就走了,”格雷少爷回答,“还扬言说我敢逃回去,就打断我的腿。哼!”

      “你好像很不愿ﻢ意当兵啊?”斯达特回答。

      “当然不愿意,”格雷少爷一脸厌恶,“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游侠,或者成为一个勇者。谁愿意去当一个龙套小兵啊!”

      凯文在边上插一句:“套路小说害人,都把士兵当龙套了。”

      “难道不是吗?”格雷少爷反驳。

      “也对。”凯文也不和他多辩论。

      쳤三人沉默片刻,格雷少爷悄悄凑上来:“男爵大人,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躲避掉啊?”

      “这……这怎么躲避?”两人诧异,斯达特回答,᲻“你现在想跑,也没人拦着你啊?”

      “但是我爸会打我的,”格雷少爷皱眉,“有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比如我现在受伤了?是不是就不合格了呢?”

      斯达特想絜起报名之时那个长官说的,如果右腿的伤势到六月一号还没好,那就不꙰用来了。当即点点头:“大概是吧?”

      格雷少爷思考片Л刻,在路边捡起一块石头,似乎想往自己腿上砸,但又有些不敢,犹豫片刻,抬头问:“我要砸到什么程度才会不合格?一定要断腿吗?”

      两人眼中都是鄙夷之色,一个敢于砸断腿的鰅人,却不敢参军,这到底是勇敢还是怯懦?不过两人都没说话,只是用眼첓神表示。但格雷少爷只有十五岁,光看眼神实在看不明白,不由有些急了:“你们说话呀!”

      “我们不知道,你随意셴吧。”斯达特回答。凯文肚子里其实有一大堆教育的台词,但一想自己也没教育他的义务,索性也乖乖ﳗ闭嘴。静静看戏。

      “那我砸了!”格雷少爷狠狠的作势砸向自己的脚面,砰的一声,匲石块命中,他表情一阵扭曲,似乎非常痛苦。

      凯文小声说:“明显没断骨头。”斯达特也只是轻轻点点头。

      “可以了吧?”格雷少爷一瘸一拐的过来,连边上其他人都露出鄙夷之色,但他自己完全看不见。

      “大概吧,差不多到我们了,我们进去。”斯达特招呼一声,三个人自然而然的一同进入征兵处。

      依然是上次的那位少校,格雷少爷先一步一瘸一拐的上去:“对不起,少校先生。我的腿受伤了。”

      少校皱眉,站起来,随便摸了摸他的脚:“没什么䨺,进去吧!里面有传送阵,直接送到疮军营。”

      “可是……可是我受伤了。我……”格雷少于慌张。

      少校直接懒得和他废话:“下一个。”格雷少爷左骇看右看晻,一脸失望,뼯终于还是无奈走进了传送室。

      斯达特和凯文想继上去,少校点点头:“你们三个想一起吗?还是各自找各自的教官。凯文,你是魔法师。我这边有比较精通魔法的教官,不过你㗡们三个似乎认识,可以考虑分在一起。”

      凯文摇摇头:“我是不接受元素体质,算了。就分一起吧。”

      “等等,”斯达特打断,“那个眪格雷少爷和我们不熟,弄不好会拖我们后腿。就我们两个一꧲起吧。”

      对此凯文持反对意见:“我个人倒是认为格雷少爷必然垫底,有一个ꨪ垫底的,我们也会轻松一些。”

      两人一时沉默,少校只是冷冷的开口:“商量完了没有?”

      “就一起吧!”斯达特也终于妥协,想想毕竟熟人好说话一些。少校再无废话,挥手示意两人进屋。

      白光一闪,两人๏已经来到军演传送点。一进这边,就感觉到៬浓厚的军营气氛,呐喊声声,一堆堆卫兵来回巡逻,远处还有各种喊杀声,兵器撞击声传来,似乎正在操练。凯文和斯达特都好奇的左看右看。

      “你们两个,名字!”边上一个卫兵上前。态度明显比平时要拽很多。说来也是,平时斯达特是贵族,凯文也是平῁民中的上层人物,卫兵见了都比较恭敬。如今他们两个不过是新兵,比卫兵地位还低,当然不会给好脸色。

      两人无奈,恭敬的报上姓名。卫兵点点头,拿出本子查看一下:“去最东边的帐篷,找一个叫的马卡斯的教官。李”

      믛 “是。”两人点头。当即认准方向,寻找帐篷,片刻,还在路上遇见一瘸一拐的格雷少爷壓。初到陌⺋生地方,大家认识好歹照应一下,两人也就扶了他一下。

      一路来到最东边的帐篷,进去一看,已经有四个人坐在小凳子上。中间一个身穿军官军服,军衔中尉,无疑就是马卡斯教官。边上三个新兵,服珑装虽然都一样,但气质还是非常强势。

      一个不停的转着手里的帽子,一个一边抖腿一边和另一个聊着什么,看见有人进来,立马安静了下来。这位长官确认过新来的人的名单之后,示意大家坐下。

      “很高兴能认识大家,”长官微笑,显得人畜无害,“自我介绍一下,你们可以叫我马卡斯长官。接下来三个月,将由我来带领大家进行军营训练。”

      底뾇下转帽子的依然转帽子,抖腿的还在抖腿。马卡斯只是笑笑:“今天第一天,我也不难为你们。你们都是各大贵族过来,很有实力龳。不过还是要把话说在前面,这里大家穿上军装,就没有贵族。只有新兵和⦗长官,希望大家明白。”

      “哼。”底下有人冷哼一句。

      马卡斯还在笑:“接下来的三个月,可能会齇比较辛苦。但希望大家能坚持下来,我们军营只需要精茦英!而绝不需要……”马卡斯随手把转帽子的帽子给抢了,让这位没帽子可转。

      “而绝不需要垃圾。”马卡斯笑着说完下半句。

      “你说什么?”转帽子的人火了,看上去应该是个高等贵族。马卡斯这种军衔以前在他们面前可能都是点头哈腰的人,如今突然这么硬气实在难以接受。

      “你误会了,”马卡斯笑,“我不是针对你,我是指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腾!前面三个人顿时站뷪起⏕来,互相对视一眼,均得到共识。当即握紧双拳,爆ᾝ出红色斗气,一拥而上!格雷少爷马上跟风,也跳起来。

      马卡斯面不改色,一拳砸出,躺下一个。轻松闪避俩两侧攻击,随手一抓,把两人撞一起,跌在一边。马上飞起一脚,踹飞了格雷少爷。

      仅仅片刻之间,斗气都不用,轻松放倒四个㚧人,他们躺在地上痛苦万分,几乎爬不起来。只有凯文和编辑,依然端坐静听,背挺直,手放膝盖,表情严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