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开眼戒百度云网盘资源下载云盘

      本来,许秋还打算和学姐来一场深入的交流,关于㴪“非富勒烯衍生物”方向。

      却没想到她只是有一个初步的概念。

      㥫 这还讨뉿论个*哦。

      此情此景,很像是当初她提出将钙钛矿材料,融入有机光伏体系中一样。

      伴 那时候,她也是只提了一个概念,后面的内容都是许秋来开发出来的。

      不过,一向咸鱼的学姐,居然肯从二区灌闷水쭟的舒适区中走出来,也是一件幸事。

      倒也不能为此去打击♋人家。

      还是沉默以对吧。

      ……

      许秋将学姐提出的几点文章已经修改完毕后,去实验室里找韩嘉莹。

      此时,她正在测试器件,从旁边基片堆叠的状况来看,应该快要测完了。

      一般在器件测试前,都࢕会比较在意基片表面的保护,一片片的都要正面向上,整齐码好。

      但⑋对于测完的基片,尤其是效率很低的,摆放起来就会随意ⓓ很多,因为可能再过不久,它们就要被回收了。 ⲏ

      有机光伏领域,主要的实验工作还是材料的合成,以及器件女的制备与条件优化,这两者的变数比较大。

      ⽤至于其他檁的表征方面,实验操作相对固定,只要不出띥现重大的失误,那么测出⻼来什么,基本就是什么,主要看研究者귽怎么去分析实验数据。

      因此,在合成完一批材料后,韩嘉莹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制备器件、测试器件。

      “如何,快测完了吗?”ᅬ许秋问道。

      “快쮒啦,我先测ʸ的是师兄的柈四个体系,最高效率是9.8%,没有你之前做的高。”韩嘉莹道:

      뚚 “不过,四个体系性能牪变化趋势和你得到的基本一致,都是随着支链碳䥾原子个数的增加,效率先升后降,2樌OD侧链是极值点。”

      “趋势一样就行,效ᑽ率高一点低一点都没关系的,再说了,你用的是饐铝电极,而非银电极,性能低也正常。”许秋道:

      “那么,你的两个体系P3T和P5T얭呢,变换了支链,器件性能上,有没有什么明显的改变。”

      “P3T的体系,폒性能变化不大翖,随着侧链缩短,效率从6.20%到了6.42%,”韩嘉莹道珞:뺥

      “但是P5T的体系,改变还是挺明显的,随着侧链变长,效率从4.01%,跃升到了5.88%。”

      许秋思考片刻,说道:

      “这个现象还挺有意思的,看来对于P5T体系来说,侧䌛链改变前后,刚好是一个重要的临界点,而P3T体系并不是。

      P5T有些类似于我当初P4T的体系,后者⢕是侧链从2HD媜,变为2OD,效率大幅提升,再到2䇾DT,效率小幅下降。”

      “师兄,这个发现,是不是也能发一篇文章呐。”韩嘉莹道。

      “想多了,并不能,你呀,整天想着文章⿾文章的,”许秋笑道:

      “这个发现的分量还不够,只是描述了一个现象,最多变为一句描述,写在文章里面。

      除鍂非我能分析出꒰来,造成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뤟那样幑的话还差不多,但我现在并没有这个能力。”箁

      촭 㹒“这样啊,”韩嘉莹似懂非䠶懂的点了点头,说道:

      “可我记得陈婉清学姐,她打算做P4T-2OD结晶性,随处理温殾度变化的实验,那个不也是描述了一걟个现象吗?”

      “不太一样,”许秋道: 

      “因为她可以结合光吸收光谱、透射电镜、原子力显微镜、掠入射X射线衍射等表征手段,进行综合ឤ分析。

      换种说法,遷就是她能做的表征多,能讲一个完整的故事出컞来,而我的这个发现,只是故丵事的一个开头。”

      “我好像明白了,看你当时说话的语气,还以为又一篇文章到手了呢。”韩嘉莹道。

      ꑧ “我只㕹是有感而发罢了䖨,想灌水也不是说灌就能灌的。”许秋笑道。

      血……

      学妹继续实验,许秋站在她旁边,开始分析: 욕

      目前看来,她制备器件的熟练度,已经很高了,各种冯仪器操作둑、几种旋涂方法⸈均已掌ଵ握。

      而且基墭于他的体系,学妹也重复出来了9.8%的效率,他当初不用银电极,最高值也只是9.9꠫9%,差别不大。

      至于她的两个体系,P3T쫐、P5T,大多数能用到的已知的实验优化手玻段,包括引入氟原子、调控侧链、真·热旋涂,都已经用쟵的差不多了。

      这埓就说明,这两个体系潜力已尽。

      䯩 塚除非再出现颠覆性的实验优化手段,方能扭转乾坤。

      但想想也知道,并不容易。

      那么,最终结果,P3T、P5T的器件效率大概率在6%-8%之间徘徊쏥。 勷

      对应的文章档次,大致是一到两わ篇二区。

      大概率能发两篇,因为类似的分子结构几乎没人报道,虽说P3T、P5T两者的结构相似了椣些,但毕竟是不同的结构。

      如果一个效率6%、另一个效率7%,先发6%的,再发澋7%的䝤,就更加合适了。

      这就是自己做合成实验的优势所在。

      因为很多组是不做合成的,那么就形成了一个门槛。

      只⅝要器件制备水平够高,稍微改一改分子结构,得到一个差不多的结果,就能发一篇文章。

      紶蚗这样看来,当初许秋选择从P4T体系开始试水,还是蛮幸运的。

      当然,던也不完全是运气使然。

      那时候,他挑选材料,并不是拿个骰子掷出,点数是几就是几T,也是有自己考量的。

      首先,许秋根据文献报道的DF䡠T结果,总结出了一杺套自己的理论:

      モDFT结果中,能级分布总体上⧾比较均匀,可以保证材料的共轭性能,有利于电荷输运,HOMᚧO/LUMO能级分别集中分布在诲D/A单元上,有助于激子拆興分。

      这种结构的分子,大概率性能会好㔟一些。 圝

      然后,他再用高阶DFT模拟,计算了从P2T到P5灮T这四种分子后,仔细观察了这些分子的HO备MO/LUMO能级分布图。

      表现最好的P4T,其次是P2T,最后是P3T、P5T就差一些。

      整体上,P4T的能级分布较为均匀,每个结构单元上均有分布,分子的共轭性比较好。

      뉒而且它的HOMO/LUMO能级,分别集中在D单元2T上和A单元2TBT上。

      뽊 既ꪱ符僩合他的理论,实践上又证明了性能确实好。

      许秋推断,造成这样的情况,或许和P4T是对称的结롏构有关。

      相对来讲,非对称性的P3T、ꆤP5T就差一些。

      但这套理论也不是完美的。

      比如P2T,同样是对称的结构,从H쏒OM탗Oⵘ/LUMO能级分布图上来看,分子的共轭性也比㐋较好,但性能却是四组材料中垫底的。

      뀂 这就表明,有其他理论框架外的因素,对结果造成了影响。

      具体是什么影响,目前的许秋也很难分析出来。

      毕竟,拥有几百上千个原子的材料,在微观尺度上的复杂ⱒ程꫿度,那是难以想象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