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第一国产综合精品

      “清风寨,武奉!”瘦小青年拿着一根绿呦呦的棒子,横ⵢ胸而立。

      “都说清风寨的人随便出来一个都能力压我们小城里的人,我倒要试试。胸”试字出口,林策灵气运行,‘风行术’开启,他整个人像是一道白烟,只是眨了ꄻ下眼睛的功夫,长剑已经来到武刯奉面前,长剑寒光闪闪,武奉横跨一步,长棍一斜,“吧嗒”,棍尾敲在剑尖处,堪堪抵住这一杀招。

      擂台下,莫无修ᾞ陈海和清风寨九城的入云境强者将擂台围了一㳖圈,他们心神戒騡备,蓄势待发,若有一丝不对,便冲上擂台救人。

      这是个值得他全力以赴的对手,林策眼神中充满兴奋,他씣脚不停歇,风行术运行到极致,武奉身前仿佛围着一圈光圈,光圈里都是林策詻的身影。武奉双手横棍,不时出手邵挡住袭来的长剑,“쬵嗤”,福至心亗灵般,他长棍一点,但还是慢了半拍,衣袖被割去半截。

      这떁是对剑控制到极其细微的掌握了,只能出其不意,武奉横起长棍,守的滴水不漏,舌头楮快速蠕动着,突然,他张开嘴巴,一道炽热的火焰喷薄而出,林策脚섈尖急速朝后点了几点,“呼”,武奉面前方圆一丈的地方,都被火焰覆盖,쇦瞬间,擂台被烧的焦黑,幸好这擂台是用石板所铸造,若是木板,恐怕就要被其烧成焦炭了。

      林策冷汗直冒,暗呼厉害,他要是慢个半拍,就要被其烧成火人了。

      “倒也别出心裁,不过你必输无疑。”杓林策冷笑着,既然知道其䤴手段,也就不足为虑了。

      멡风行术再次施展,天下武功无攻不破唯快不破,所谓守久必慕失,在喷吐了三抉次火焰之后,林策抓住一丝机会,在武奉肩膀上拍了一剑。

      “我认输。”武奉苦笑着摇摇塁头,落寞得下擂台,这次清风寨五人论实力他排第二,原以为第一场比试十拿九稳,没想到林策身法诡异,剑道修为也是极高,他输的不冤。

      武奉走到清风寨众人面前,퓖俞越鲤拍了拍他肩膀,道:“无妨,他的术法与剑术极为契合,输了也没什么,下次我来对付他。”˶武奉点点头,心里好过一些。

      熄“赢了,”陈风华与师姐拍着手掌欢呼。林策信步走来,他身姿伟岸,白衣翩翩,ẖ斜斜背着长剑夹杂一丝不羁的味道,擂台下有几个胆大的少女还冲其撱抛콚媚眼,只是林策虽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但他与陈银雪从小一起长大,眼中已容不下其他女子。

      二号则是一个叫岩石城的和王家城的两个人作对厮杀,这两个挀人实力平平,修为虽然上了出尘境,但剑道垥也藄就刚刚踏辅入第二层次,比之陈银雪还差上许多,打狭了不少回合,那个岩石城的人弃剑认输,王家城的人得意洋洋,虽然他们是联袂前来,但都有各篬自的利益。

      第三场灵泉城的莫青狼上场,对手同样是王家城的人,这一场又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莫青狼施展出一道土黄色的光芒,双手诡异得放大一倍,不过躷他的对手也不赖,王家城的人剑道竟然也是细致入微。闦

      “又一个더剑道第三层。”陈风华长呼了爓口气,有些郁闷䄗,他还离这魦个层次只差一层窗户纸。

      莫青狼仰头大吼一声,拳头如狂风骤雨般桮朝着빕对手轰击而去,对手开始还能抵挡,到得最后,ਨ被莫青狼找到一个破绽,一拳轰下擂台。

      “又赢了一场。”王家城的那个老뺡者脸色难看,如今他们城的人只剩下两个,而且淘汰掉的还是最强的一个,这一趟过来很有可能要蔻空手而回。

      䋏 “詂他们实力相仿,只是灵泉돮城䗏的人常年与北蛮交战,实战经验丰富,若不是你们普王家城的人畏首畏尾,恐怕结局未必会输湺。”

      接下来几场都댑是清风寨的人,修行的实力都是清一色的出尘境,剑道有灎高有低,第三层次的也不多,三个人里能有一个,从这里也能看出,其他八城里的后辈里挑选的三人最㭰强的一个也就是剑道第三层,剩下两个多是第二层次的剹居多。而灵泉城一方算上莫青狼就有四人之多,还有陈风华这个变数。 ٶ

      这也能看笍出,灵泉城的实力隐隐的力压其他八㩓城,也就比清风寨差些罢了。 ᦷ ⇱

      不出意外的,八位的周琦也获得了胜利,而第十场,轮到陈风华了。

      在林策和周琦的帮助下,陈风华的轮椅被搬上了擂台,他慢慢推着轮椅,对面的也是清风寨的人,ꂰ是ඍ个矮胖小子,此刻他不耐烦的掏着耳朵,不屑一顾道。“ⶥ也不知你家里人怎么想,双腿废了还要逞能。还是尽快认输算了,万一不小心打伤了你,你岂不是废上加废?”

      陈风华微微一笑,“你的话太多了,若论打嘴仗我直接认输罢。” 㝾 䭺 小胖子拔出长剑,勃然大怒,“黄口小儿,你在找死。”

      话音快,出剑更快,一剑刺出,剑尖颤动,陈风华淡然拔剑,待的长剑快要刺到胸口Ṉ之时轻松格挡住,小胖子每一剑招招都往他的头部,胸膛,丹田处刺来,可以说是阴毒狠辣招招必杀,只是陈风华也不同寻常,一年烧火긍加上这两个月师姐不停的喂招,只是单纯防守,也能从容不迫。

      剑上传来的力道层次分明的颤抖着,从其力道和剑招上判断,陈风华一脸无奈,又是一个细致入微。出尘境加剑道第三层次的全力输出,他有些应俐接不暇,还好烧火剑法极大的锻炼了他的耐力和毅力,是以倒也能应付眼前的局面。

      ꒧小胖子悲哀的发现,他成为眼前这个小孩的喂招对象了,他也曾围着陈风华绕起圈子,可陈风华经过两三个月的锻炼,只是轻轻转动轮椅,总能恰到好处的正面对上。到的后面,四处绕圈的胖子体ꈚ力还要比陈风华消耗的更快一些。

      ᑹ 小胖子捏着长剑哭丧着脸,他修行的是土系术法,只要施展出来,能在身上放置一膋个娀防御层,极大的保护自己,只需一心防守,待对ໆ手露出破⏻绽伺机出手或者逼得对手认输即可,没想到碰到这㸬么个对手,也是和他打的一种心思,自己刚刚大ꈕ话说了出来,总不能低头认输罢?

      擂台上于瞷是出现了古怪的一幕,一个一味狂攻,一个一味防守,灵泉城一方为陈风华暗暗担心,清风寨一方也是皱갛起眉头,毕竟陈风华年龄幼小又身患残疾,能뀥叫其上场的,应该不会只有这些手段。

      不远处,一个白衣人抱着长ꔉ剑从容的坐在地上,论然不顾地上的草屑会弄脏흋他的衣物。边上灵泉城的人看㏍了来人ꥴ和他们这些大老粗一样的坐姿,纷纷热情的聚融过来问东问西。白衣人ጜ一眨不녭眨的看着擂台上的陈风华,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长剑快要拿㷼捏ᅑ不住之时,突然,一种突破桎梏的畅快感짢涌上心头,这是剑道第三层䧉次,陈风华脸上禶一喜,随后一眨不眨的盯着小胖子,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死吧。

      小胖ᆗ子盯着⵿陈风华的眼睛,脑袋一밡阵晕眩。

      随后,“啪”,陈风华也是恨他歹毒,用剑背使劲打在胖子脸上。 㶒 ႂ 遼瞬间,小胖子脸轎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 台下陈海一个뾑健步冲上擂台,高声喊道:“第十场,灵泉城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