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搜索

      夺取帝王之象,夺舍…

      原来一切早就注定了。凞

      真不愧是亲娘啊,还是彻底入了魔,行事肆无忌惮的亲娘…

      陆林没有言语。

      琳琅痛快了,脸上的笑容却止不住,道:“虽然已经被察觉到了,但还是收回帝ﭲ王之象吧,不然为娘好不自在呢。”

      “察觉?”

      陆林收回帝座縏,疑惑不解。

      琳琅拍了拍床,道:“过来坐。”

      陆林犹豫。

      琳琅白了眼,道:“为娘难道还能吃了你不成?”ط

      不无可能啊龴。

      陆林深吸口气,道:“䖀我已经长大了,吃奶和换尿裤不需要。”

      琳琅神色遗憾,有些委屈道:“知道啦。”

      陆林稍稍放心,上前坐到了床边。

      而后。

      ࿌女人从后面抱了上来,┣满足道:“真好,又抱住宸儿了,唔,好想抱得更紧呢。”闥

      再紧就只能身体融合了…

      ⬦陆林懔生无可恋,懒得挣扎了。䑋

      片刻后。

      琳琅将陆林的脑袋按在自폩己的美腿上,玉戀手轻拂脸颊,轻声细语道:“娘现在在皇宫内,距离如此之近,你又召唤帝王之象,怎么可能不被皇帝察觉。”

      “不过好在是在梦境中,所以就算皇帝有所感觉,也无法探知到这里,发现你。”

      闻言。

      陆林松了口剸气,道:“䴙那我怎么没感觉?”

      琳琅笑盈봿盈道:“你的帝疶王之象还太弱小,更何况在梦境内,自然无法感知到外面的动静。”

      턊 陆林不甚在意,羡随口道:“还不知道你的身份…”

      琳琅柔声道:“叫娘。ꆹ”

      陆林顿了顿,道:賭“娘。”

      肭坦白说,他很不习ᡧ惯这么叫。

      劼 琳琅却很满意,道:“为娘是当今皇帝的妃子䱖之一,炎妃。”

      “十五年前,娘被贱人所害入了魔,恰逢当时你出生,于是只能将你舍弃在外굽,不然的话就算生下来,你也会被那贱人害死。”

      “后来,娘回到京城,将自己镇压在镇魔司内,借助沉睡㖕来化魔。”

      “直到一个月前,娘忽然感知到你的死亡,于是随之心死。”

      “却没想到你的前世狡苏醒,死而复生。”

      “好在娘身怀朱雀灵脉,所以也能随你死而复生。”

      ᾪ “…”

      前世?

      陆林疑惑道:“我是今世的前㰦世?”

      琳琅轻声道:“不会错,若你不是你,娘绝对橖无法死而复生。”

      陆林気沉默。

      照这么说,那今世是自己的来世。

      擭 真有前世今生么…

      陆林皱眉间,仔细打量起面前的女人。

      賭 这一仔细打量,顿时发现除了美,还有一丝丝的熟悉。

      舣不是长相熟悉,而是冥冥中的莫名熟悉。

      罩 熟悉感来自何处呢…

      陆林闭眼沉思,记忆翻腾,前世的身边的人一个个倒流而过。

      最终춸,一个记忆深处的女人定格下来…

      心脗下…

      将信将疑…

      前世的他经历过不少女人,而这个女人只是其中之一。

      身份么,不说也罢。

      前世如过眼云烟,终究不是现世。

      尽管有绸着一丝丝的熟悉感,但也不一定。

      也许没有前世今生这一说呢。

      毕竟眼前的女人都入魔了,有点病病的样子,说的话不一定准确。

      思绪飘散间。

      曍 莫名的,陆林忽然心神一阵悸动䙌,有点莫名的动情了…

      “唔,时间不早了。”

      琳琅忽然道뵝:“宸儿,下次还要再来哦。”

      梦境忽然消散。

      陆林神色茫然的睁眼ᤴ,已然回到临仙观内。

      梦境结束的有点突然啊。

      不桌过感觉不错。

      梦Ṗ境开始前的沉寂虽然短暂,但实际上应该挺长的,精神和身体都已经睡好了。

      뒢賥 另一边,梦境内。

      琳琅神色冷찳漠道:“贱人,又来打扰我和宸儿的欢聚멤。”

      情妃现身轻笑道:“不要把我说的跟那当初陷害你的贱人一样。”

      琳琅躺了下来,慵懒随意道:“下次若再想尝试对宸儿下情种,我便杀了你全家。”

      䟽 情妃不以为然道:“说的好像我不动手,你就不会杀一样。”

      琳琅闭眼。

      情妃Қ忽然道:“不好么,你不是彘很想要他的欢心么,一旦情种种下,慢慢的,他就会爱上我们,只属于我们。”

      琳琅淡淡道:“若非你帮我分担了一部分心魔,你早就死了。”

      情妃娇笑道:“你可舍不得我死,我们现在的纠缠可是越来越深了呢。”

      是啊,越来越深了…

      㮞 临仙观。

      陆林暂时没有别的道峹袍可以穿,于是依旧穿≩着虎踞盘龙衣,走出屋子。 駒

      屋内,孟婉儿睡着了。

      屋外,魗陆왼林看着雨幕,思绪夽却回到了之堳前莫名动情上。

      有人想下情种…

      那附体的情妃么…

      ᫶ 陆林心神沉寂,心念一动,捏碎了心中那一点情种,松了口气͝。

      还好掌握了种情术。

      情妃,是个麻烦…

      陆林看向天边的天劫,自语道:“眼下也有个麻烦。”

      都这么久了,天劫还在,还没落下。

      想必已经被人察觉到不对了吧。

      不过问题不大。

      发现有问题又如何。揇

      天劫之威和气息是真的,除非是疯子,ᣡ不然还真不一定有人敢上去查看。

      陆林心下并不是很担心,收回目光走向李成仙的屋子ᒀ。

      有些事情得谈谈鍞。

      推门,李成仙正在鼾声如雷的睡觉。

      今天的赞还没点。

      【李成仙,标签:临仙观观玂主,虚假的隐世高人。】

      ᒧ【你点赞了“虚假的隐世高人”标签,获得:虚假的无敌之术。】

      陆林意外。

      둛虚假的无敌之术,跟天劫差不多,看上去是真的,实际上是假的。

      可以␅说是雷声大雨点小,主要是用来吓人。

      具体效果么…

      陆林没有尝试。

      他现在更好奇师父他老人늹家在做什么梦。

      用梦游术进去看看?

      话说这算不算是偷窥别人的隐私。枿

      陆林微微摇头。

      这是关心,不是偷窥。

      没错,是关心。

      騙如此,陆林来到床边坐下,手指落在了李成仙的眉心处。

      下一刻,他的灵팬识化蝶,来到了一个阳光明媚的梦境世界内…

      外界。

      爉 面对还在酝酿,偏偏就是㔋不䶸落下的天劫,所有旁观的人都无语了。

      烥而最无语的当甼属两大妖王。

      地窟内。

      忕猪妖王无能狂䅳怒的刨着地,不耐坃烦道:“这个天劫怎么回䡠事,占着茅坑不拉屎啊,真他娘的恶聼心。”

      ੉天劫如刀悬头깒,如鲠在喉,确实难受。

      九头虫同样皱眉道:“按理说天룣劫酝酿越久,疹威力楣越强,可此天튐劫嘉酝酿了半天还是这个威力,奇怪。”

      猪妖王气哼哼道:“有墄问题,一定有问题,说不定是假的酔。”

      九头虫笑眯眯道:“你过去看看真假?”

      猪妖王犹豫兑了下,道:“算了,算了,看上去也不像是假的。”

      九头虫顿感遗憾,道:“这么个天劫横在这里也不是个事。”

      猪妖王暴躁道:“你有没有办法。”

      九头虫琢磨了下,道:“倒是有ﮐ一个,৖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用。”

      猪妖王连忙道:“什么办法?”

      九头虫道:“我可以用毒瘴试试看,看看能不能将你的那些猪仔逼出南木林。”

      “不过左右都是死,就是不知道你的那些猪仔更怕天劫,还是更怕毒瘴。”

      뼥“…”

      䓵猪妖王道:“试试看ጄ再说,在这么墨迹下去,我真要忍不住冲出去了。”

      九头虫笑了笑,不再言语,张₼口开始喷吐毒瘴。

      很快。

      南木林深处弥漫起浓浓⠭毒瘴。

      毒瘴多彩,很漂亮,但所过之处草木尽数枯萎下来,满地破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